新笔趣阁 > 港综最强卧底 > 第68章 女煞星,教你学个乖!
夜间

港综最强卧底

        

租的车子没了,大不了押金不要了。


        

张怡君开走车子,也顺带消弭了他来澳城的痕迹,黄永礼该高兴才是。


        

不过来之前没带那么多钱,没了押金,他手里的钱只够买一个人回去的票了。


        

走到街边,黄永礼打了赖皮王的电话。


        

“你亲自到澳城来,从东星分部接走受伤那人,不回港城,安排他去粤圳。”


        

……


        

“什么时候回?再看吧!”


        

……


        

“挂了!”


        

黄永礼瞥见路边一辆熟悉的车加速驶来,急忙结束通话,跳出亭子。


        

砰!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车撞到电话亭上,噼里啪啦冒起火花。


        

不是偶发事件,而是有意为之,黄永礼瞥见车里冷若冰霜的张怡君,转头就跑。


        

煞星就是煞星,根本不顾一夜夫妻百日恩,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最关键她用的凶器,这车还是黄永礼租的。


        

张怡君穿的还是黑皮衣黑皮裤,完美衬托出身姿的妖娆。


        

黄永礼惊鸿一瞥,恍然醒悟。


        

难怪开车走掉,原来是去换衣服了,女人还真是爱美爱洁!


        

他有点儿后悔,绑得太随意了,应该缠她一圈,再放到后座里,这样就无法挣脱了。


        

黄永礼专门找偏僻小巷躲避,这样车子无法开进来。


        

可他小看了张怡君的决心,车子嗡嗡嗡轰鸣,无论黄永礼从哪个路口出现,她都能只差两秒赶到。


        

张怡君撞不了他,他也无法摆脱张怡君。


        

呼呼!


        

气息紊乱,心砰砰直跳,黄永礼从未这样疲倦过,站在小巷中央,大口大口喘气。


        

不能再跑了,再跑非累死不可!


        

从昨晚到今天凌晨,可恩和张怡君可没少折磨他。


        

腿上的酸麻还没消失呢,这样下去就废了。


        

巷口一边,张怡君目光如利剑,对着黄永礼扎来扎去。


        

呵!


        

黄永礼弯着腰咳嗽两声,突然冲张怡君做个鬼脸。


        

“不就是不告而别吗?”


        

他话里透着戏谑:“你就那么舍不得我?”


        

“混蛋!”


        

张怡君脸色涨红,从车里跃出:“我要杀了你!”


        

“啊!”


        

她痛叫一声,急忙扶住车门,这次没有倒地。


        

张怡君不能和可恩相比,再加上初次蜕变,就持续了十来个小时。


        

这样的强度,铁也能化出水来,何况是人。


        

没跑到巷子里追,就是身体受损太严重。


        

黄永礼刚刚调侃她,她太气愤,忘了这件事,跳得太猛,自然会痛叫出声。


        

“女人啊!”


        

黄永礼慢慢靠近,嬉皮笑脸道:“你该休息的,否则我会心疼的。”


        

“昨晚事情仓促,咱们没有做什么规避措施。万一你怀了我的孩子,可不能没父亲啊!”


        

“啊!我杀了你!”


        

张怡君强忍疼痛,向黄永礼冲来。


        

眼中的愤恨,配上扭曲的面容,她此刻犹如罗刹。


        

“我不能死!”


        

黄永礼早有防备,扭头就跑:“我还要养你和孩子,我必须对你们负责。”


        

嘶!


        

张怡君依靠墙壁,低声痛叫。


        

追不上了!


        

看着跑出巷口的黄永礼,她轻挑眉毛,扶着墙重回车子,再次启动,追了下去。


        

接受过赤盗的专业训练,张怡君追踪和反追踪很有一套,非常自信,不会让黄永礼逃脱。


        

“杀了你!杀了你!”


        

车子嗡嗡启动,张怡君陷入了魔障,嘴里不停念叨着。


        

不过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真怀了孩子,她该怎么办?


        

刚过十八岁的她,心里有点儿恐慌。


        

杀掉孩子的父亲吗?


        

哦!


        

不!


        

她不会杀黄永礼,她要抓住他,狠狠折磨他,让他生死两难!


        

无视寥寥几个惊惶躲避的行人,张怡君暗暗演算。


        

先往东走,没有黄永礼的踪迹,那就在西边,车子再过去。


        

没有出乎她所料,再次看到那个混蛋的身影,张怡君咬咬牙,心道跟你耗上了。


        

“下来聊聊?”


        

看到车堵在巷口,黄永礼没有朝反方向离开,好整以暇走近。


        

“我要杀了你!”


        

张怡君气呼呼道,执念发作,什么都听不进去。


        

“不敢下来,就是不敢下来。”


        

黄永礼笑了,带着挪揄:“就你这个样子,还想找我挑战?”


        

“其实你该感谢我。”


        

他口若悬河,竭尽歪曲事实之能:“不能什么都可以跟人赌的,女孩子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


        

“昨晚其实我想要你跟卧室里的女人一起解决问题的,可你两条腿缠住我,再加上那女人扑过来,我才是受害者。”


        

“像我这样淳朴老实的男人,哪里知道女人的厉害。”


        

……


        

说话的时候,他双眼在张怡君身上扫视,似乎记起什么:“是你,还是她?那里有个黑痣?”


        

这个混蛋!


        

还说!还说!


        

张怡君喘着粗气,按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黑痣?


        

自己没有,那个不知羞女人有?


        

为脑海里的闪念羞愧,张怡君的手悄悄握住了门把手,蓄势待发。


        

黄永礼没有觉察到危险,脸上露出向往的表情:“摸着那颗黑痣,特别有感觉。”


        

去死吧!


        

张怡君推开车门,母豹般跃起,挥舞双拳。


        

砰!


        

猝不及防下,黄永礼肩头中了一下,顿时痛得呲牙咧嘴:“你,你不讲武德!”


        

他转头就跑,边跑边喊:“你是吃醋了吗?”


        

吃醋?


        

张怡君咬牙追赶,浑然忘了怀里有枪,可以给黄永礼来两发子弹的。


        

“别跑!”


        

眼见两人相距不超过两米,她忍着疼痛,誓要抓住黄永礼。


        

“你别追了,再追还睡你!”


        

黄永礼说出威胁的话,更像是色厉内荏的狂言。


        

哼!


        

愤怒到极点,张怡君忘记观察四周,眼中只有黄永礼的身影。


        

她没留意黄永礼奔跑有着特殊的步伐,刻意避开了一些地方。


        

嗯?


        

脚下踩到一块地面,看似破布阻隔,其实下面有个凹坑。


        

本来腿脚就不灵便,张怡君无法借力,向旁边倾倒。


        

“啊!你没事吧!”


        

两米外的黄永礼看着这一幕,施施然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渔网,向张怡君罩去:“我来帮你!”


        

准备扶墙自救的张怡君,差点儿咬碎门牙。


        

她现在躲的方向,正是网掉落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避开。


        

渔网缠住身体,黄永礼束紧绳子,笑呵呵走近:“女煞星,教你学个乖!”


        

“小商店里某些东西,出其不意下也有奇效的。”


        

他得意洋洋:“你以为我在小巷子里,是到处乱转吗?趁着你没出现,我还逛了小店铺,买了这张网啊!”


        

“单身女人纠缠男子,可能会赔上自己的……”


        

“哎呦!”


        

‘身体’两字没说出口,黄永礼摆脱张怡君咬到肩膀上嘴,惊讶失声:“你属狗来着?”


        

这女人呆在网里都不老实,需要好好‘惩治’一番。



港综最强卧底》是作者:谁最黑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