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寒门大俗人 > 第147章 ,活自己
夜间

寒门大俗人

        

“心语!”


        

夏侯欢颜看到乔心语和时芙昕,顿时展颜一笑。


        

这一笑,承得周围盛开的鲜花都失色了。


        

时芙昕是个超级颜控,美男美女她都爱看。


        

京城美人不少,国女监更是不乏充满青春朝气的美女,可那些人都没有眼前的夏侯欢颜这般吸睛。


        

姹紫嫣红的花廊下,夏侯欢颜跟个花仙子似的。


        

看着时芙昕盯着夏侯欢颜两眼放光,乔心语无奈的捂住了脸,得,又多个被欢颜表姐绝世容颜折服的俗人。


        

要她说,人还是得看内在,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呀?!


        

可惜呀,世人皆俗。


        

夏侯欢颜笑盈盈的走向时芙昕和乔心语,先看了看齐心语,随即视线就落在了时芙昕身上,面露好奇:“这位是?”


        

乔心语剪短的回了一下:“时五郎的妹妹,时芙昕。”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夏侯姐姐好。”


        

时芙昕笑着见礼。


        

夏侯欢颜连忙拉住时芙昕:“原来你就是芙昕呀。”说着,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时芙昕,“真是个可人疼的。”


        

呃......


        

被一个十五岁的姑娘说自己可人疼,时芙昕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不过美人在侧,这点小事可以忽略不计,借着夏侯欢颜拉着自己,时芙昕主动拉起了夏侯欢颜的小手。


        

美人就是美人,这手又白又嫩,还软乎乎的,摸起来真舒服。


        

乔心语一下就注意到了时芙昕的小动作,见她吃自家表姐的豆腐,连忙站出来英雄救美,生生挤到了时芙昕和夏侯欢颜中间,把两人给分开了。


        

“表姐,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看武科考试吗?我今天可以特意翘课去了兵部,谁知左等右等都不见你人影。”


        

承诺的事没办好,夏侯欢颜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样的,进兵部的令牌我都借到了,可惜被母亲给收走了,母亲还禁了我的足,不许我出府。”


        

作为国公府最小的姑娘,加之又生的好,上到夏侯老国公、国公爷,下到世子夫妇,都十分宠爱夏侯欢颜。


        

可以说,夏侯欢颜从小就是在蜜罐中长大的。


        

被这么多人宠爱,夏侯欢颜多少有些骄纵和淘气,别看她长得柔柔弱弱,可人家从小到大的梦想是做个行侠仗义的侠女。


        

于是乎,本该养在闺阁之中的娇娇女,经常女扮男装偷跑出府,仗着有定国公府兜底,没少做一些让国公府头疼的事。


        

说起夏侯欢颜想当侠女这事,还和天池老人有点关系。


        

夏侯老国公年轻时,再一次和北燕大战中,重伤差点死去,是从天而降的天池老人救了他。


        

夏侯欢颜五六岁的时候,这事被夏侯老国公当成故事讲给了她听,从那以后,夏侯欢颜就迷上了各种江湖游侠事迹。


        

以前吧,定国公府还纵着她,可自从夏侯欢颜及笄后,世子夫人便硬下心肠,下死力气约束她,出府必须得到府里的允许。


        

想到不能去演武场观看今年武举学子的风采,夏侯欢颜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不过在看到面前的时芙昕和乔心语时,突然灵机一动。


        

“走,跟我去找母亲,只要她同意让我们出府,我就能带你们进入兵部。”说着,就一手拉着一个,快步出了悠然居。


        

作为府里最受宠的姑娘,夏侯欢颜的悠然居是距离国公府正院最近的院子,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三人就来了正院。


        

可是刚踏入正院大门,夏侯欢颜突然急匆匆的拉着时芙昕、乔心语躲到了院子里的花荫下。


        

“欢颜表姐,这是怎么了?”乔心语不解的看着夏侯欢颜。


        

夏侯欢颜微微有些烦躁的说道:“明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来了。”


        

时芙昕往正厅扫了一眼,八月的天气炎热的很,大门都是敞开的,能看到里头坐着两个雍容华贵的贵妇人:“明国公府?东方家的人?”


        

乔心语对着时芙昕点了下头,然后同情的看向夏侯欢颜:“欢颜表姐,姑母看上东方家的谁了?”


        

夏侯欢颜不愉的哼哼道:“管她看上谁呢,反正我是不会嫁入东方家的。”


        

时芙昕有些不解,看向乔心语,等着她解惑。


        

乔心语犹豫了一下说道:“欢颜表姐,其实我觉得东方家还是不错的了,就冲着他们家男子无故不能纳妾这一点,你都该再考虑考虑。”


        

夏侯欢颜远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柔弱,她其实是个主意很正的人,只见她神色坚定的说道:“是,我承认东方家的这条家规很好,可是他们家对儿媳的要求也很高呀。”


        

“这不能做,那不能做,规矩礼仪是京城勋贵中最严苛的,我要嫁去了明国公府,那不真成了笼子里的金丝雀了,那还是我自己吗?”


        

时芙昕诧异的看着夏侯欢颜,有些意外这位娇女居然这么有自己的想法。


        

大楚虽民风开放,对女子的约束并没有其他朝代那么严苛,可是社会大环境还是以父权、夫权为主的。


        

大多数女子从小就被教育要遵守三从四德,这就导致女人一生都在围绕娘家、婆家而转,很少有女人能为自己而活。


        

就是她姐时芙音,骨子里也多少带着点这种观念,从小就主动担起照顾弟妹的责任,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


        

夏侯欢颜,是她第一个遇到的,明确想要活出自己的女子。


        

乔心语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欢颜表姐的性子好像是不怎么适合明国公府:“对了表姐,你今年才及笄,姑母怎么这么迫切的给你找婆家?”


        

夏侯欢颜看了眼时芙昕,想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还不是因为宫里要选秀了。”


        

这事乔心语是知道的,不过她更不解了:“就算宫里要选秀,也跟表姐你没关系吧。”


        

凭借定国公在大楚的威望,皇上也不会选定国公府的嫡小姐进宫给他当小老婆的。


        

夏侯欢颜叹气:“你不知道,这次的选秀有些不一样,但凡朝中勋贵官员,家中只要年满十五没有定亲的姑娘都要参加。”


        

乔心语瞪眼,时芙昕也是神色一正。


        

“为什么?”


        

夏侯欢颜:“因为这次选秀,除了皇上要选妃子,还要给五皇子、六皇子、七皇子挑选皇子妃。”


        

“对了,还有一个小道消息呢,太皇太后不是一直着急萧子清的亲事吗,听说这次也要趁机相看相看呢。”


        

想到她姐十月就要满十五了,时芙昕连忙问道:“选秀什么时候开始?”


        

夏侯欢颜摇头:“这个还不清楚。”


        

时芙昕蹙了蹙眉,时家除去她姐,要是选秀时间在十月之后,那岂不是她姐也要去参选?还有二姐时芙玥,今年也十六了。



寒门大俗人》是作者:画笔敲敲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