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50章 南襄27
夜间

青鸾

        

南襄27


        

新皇登基那日,翎光在家养病,她先被西凉刺客掳走,后被叛军所伤,现在在府上高烧不退。


        

太医来看过了,诊断是玉蟾毒,沉吟道:“先帝,也是因这毒发作而驾崩,不过公主身上这毒性弱,还能撑上半年。这半年内找到解药,性命也就无大碍了。好在微臣方才在宫里听闻,那两个西凉刺客在边关被抓到了,四五日内就羁押回京,这解毒药,想必也能很快送到。”


        

因为沈大人的叮嘱,太医没说沈大人也中了玉蟾毒。


        

翎光松了口气,既然抓到了西凉人,那沈括中劳什子三更掌,也能解开了。


        

翎光礼貌谢过太医。不多时,沈括退朝回府,带了曹公公上门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长萦公主救驾平反有功,特赐封地,赐免死金牌……封为南襄公主。”


        

可除了免死金牌,其他的翎光都不感兴趣。


        

只问了句:“公公,皇上有没有说,玉蟾毒的解药什么时候送来啊?”


        

“公主放心,这解药若是寻到了,定是第一时间送到府上来。”


        

曹公公不知翎光也中了毒,以为她指的是沈括身上的玉蟾毒。


        

笑眯眯道:“公主这次和沈大人,可是大功臣,陛下说了,宫里太医,任由你们差遣,公主还不领旨?”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翎光赶紧双手接过圣旨,将盒子放在一旁。


        

沈括和曹公公说了几句后,便送他出府,旋即脚步很轻地走回了寝殿,隔着屏风,翎光瞥见沈括张开双臂,侍女为他脱下厚重的玄色朝服,披上黑色常服。


        

翎光见状便想,自己也只给沈括穿过一次衣服,还是那日恰好起了个大早,给他穿衣时,翎光察觉气氛分外不对,沈括的气息将她包围着,眼神看着下一刻就能把她吃了。


        

她就不敢再这样了。


        

余光瞥见他撩开帘幔走了进来,翎光往里挪了一点,看他坐在了床边,自然地摸了下她的额头道:“已经不烧了。”


        

翎光把脑袋别开一点:“方才喝了太医的药,就不烧了,”她看着沈括脸上还挺有气色,只隐约散发一股病气,问道,“你中了那个三更掌,怎么从来也不说。”


        

沈括声音轻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须夫人忧心?”


        

“……我听人说,我被掳走时,你重伤还出来找我,险些死在路上了。”


        

“听谁说的?”


        

“赵婉婉。”


        

“她哪知道这些啊,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在你面前么。”


        

他气色果真是比自己好,翎光稍微放心了些,又道:“你没杀那个西凉刺客吧?”


        

“没。”


        

“那便好,你身上的三更掌,我听说要他们三兄弟一人给你一掌才能化解,我还一直担心,你把他杀了怎么办。”


        

“夫人这是听西凉人说的?”


        

翎光点点头。


        

他挑眉,像是没力气般倚靠在床头,脑袋侧过来道:“看来夫人被掳走时,还套了不少信息,没怎么吃苦。”


        

“谁说没怎么吃苦!”翎光躺在里面,立刻大声反驳,“我吃了好多苦,若不是命大,老天保佑,差点死了!”


        

“让夫人受苦了,是为夫的疏忽……灵杉,下次不会了,只要我在的时候,便不会让你移开我的视线。”沈括说话时一直看着她,翎光由下至上接触到他的目光,睫毛扑簌了下,悄悄把脑袋缩回了被子底下。


        

“你一听体己话就躲,像土拨鼠一样。”


        

翎光低低“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她不是不爱听,是不知道怎么回应。


        

感觉到沈括的手指伸进她松散的发间,有一搭没一搭地捋着,说:“夫人的头发短了许多,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养到原先那样长,我还能不能看见……”


        

“养头发很快的,两三年就能像原来那么长了,当然能看见了。哦不对,前提是……西凉人要把玉蟾毒解药给我吃才行。”


        

“再等等……”


        

他说着话时,语气低了许多,似乎是没力气了。


        

翎光蒙在被子里好一会儿,钻出去看了眼。


        

沈括的手指还在自己的发间,他却闭上了眼睛,脑袋微垂着,在打盹一般,安安静静的呼吸。


        

他衣袍扣子系得极紧,皮肤透着一股病态的红润。


        

凝望间,翎光发现他脖颈处好似有一块乌黑的斑,恰好被领子遮住了大半,露出一小块来。


        

“这是什么……”


        

翎光有些在意,小心地把发丝从他发间抽出,慢慢直起身来,正要伸手去拨弄看看,沈括像是感觉到了,睁开眼避开了。


        

翎光:“我看你脖子上有一块东西……”


        

“是吗?哦,朝服的染料脱色了,没什么大不了。”


        

“噢……”


        

沈括起身:“我去看着厨房给你煎药,夫人躺着休息,不要乱动了。”


        

“好。”翎光点头,不得其解地摸了下自己的脖子。


        

宫里发的朝服也会掉色么……


        

翎光看着他走出,仙翁和元策坐在翎光寝殿外间的椅子上,也看见了沈括周身缠绕的死气。


        

仙翁道:“他已是将死之人了。”


        

元策点头:“那仙翁去幽冥界走一趟,喊来黑白无常吧。”


        

仙翁咳道:“尊上,人家还没死呢。看着还能活十天半月,那么早叫黑白无常来上差,不妥吧?”


        

这以权谋私的名声,传出去可就不妙了。


        

元策看向沈括的眼神,已经像是看死人了,语气凉道:“黑白无常早些收走他的魂魄,死前的痛苦也要少几分,既如此,赖活不如早死,早死早转世。”


        

沈括盯着煎完药,回房脱下衣衫,泡在褐色药浴中。他支开了所有的下人,低头看见自己身上斑驳的颜色。


        

三更掌的黑斑,已经蔓延到脖子了,今日就险些让翎光发现。


        

也幸好翎光不怎么爱他亲近,不然是无法瞒住的。


        

水蒸气熏腾,脸上的脂粉掉了下来,才能看见他脸色有多苍白。


        

几日后,当初重伤于他的西凉三魔都关在了死牢里,一个眼睛瞎了,两个残肢断腿,模样惨绝人寰。


        

三人宁死都不愿替他疗伤。


        

“姓沈的,你杀了我们三兄弟,你也活不了,玉蟾奇毒,解药只有唯一一枚,你吃了,那娘们也活不了!哈哈哈哈!老子贱命一条,死了,还能拉三个垫背的,值了!”


        

沈括只拿到一瓶解药,这种毒是一种蛊虫,只有母虫才能解毒,而一个母虫,需要耗费数十年来培育。


        

他揭开瓶盖一瞧,里头有只晶莹剔透的乳白色虫子,在瓶壁上爬着。


        

和他了解的一样,确认这是真的解药,沈括将盖子阖上,使了个眼色,命人将他三人处以极刑。


        

沈括起身离开,背影瘦削萧索,背后还传来凄惨无比,却猖狂的喊声:“姓沈的,你身上的黑斑,已经蔓延到脖子了吧,若是到手背,那便是你的死期!”


        

病重后,沈括便不再骑马。


        

坐马车回府,哄着翎光喝药的时候,沈括说她嘴上有东西。


        

翎光抬手擦了擦,沈括摇头:“还有。”


        

“哪儿呢?”


        

“这里。”他捏着她的下巴,顺势很快把玉蟾母虫塞进她的嘴里,然后捂住翎光的嘴。


        

嘴里活蹦乱跳,一下有个东西窜到喉咙里,她痛苦挣扎,扒拉他的手:“你给我吃了什么!”


        

“咽下去了?”


        

看她喉咙动了,沈括才松手:“是解药。”


        

“不是虫子么?”翎光抄起药就喝,苦得脸色一变,又抄起茶壶狂灌水。


        

看她疯狂喝水漱口,沈括才掏出一包柿饼,温声道:“是,那虫子长得恶心,怕你不吃,就骗你吃了。你吃了,也没看见,就当没吃吧。”


        

将柿饼掰成小块,喂到了她的嘴边,翎光看了他一眼,叼走吃了,然后伸手接过整个:“给我吧。”


        

吃了这虫,翎光拉了三日的肚子。


        

问沈括:“重桓,你的掌伤好了么?”


        

他点头:“好了,不过,身体还有些虚弱,还得养养,要喝药。”


        

翎光瞥向他的脖颈,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也没有先前看见过的黑斑。


        

上元夜,翎光同他去赴了宫宴,夜半从宫里出来,翎光揣着小手炉,和他齐肩并头走回府,沿途看着花灯。


        

翎光的身子好了,沈括还在喝药。


        

看见他咳嗽,翎光将手炉递给他:“你烤吧,我不冷了。”


        

他接过手炉时,翎光碰触到他的指尖,冷得可怕。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她去摸了一下,沈括低头笑着说:“是夫人的手暖。”


        

那黑斑已经到小臂了,他便越发不爱碰翎光,怕过了病气给她,两人的手一触即分,慢慢并肩走过融化的雪夜。


        

开春,沈括说陛下准许他休息一月,便要带翎光下江南去。


        

因着要住些时日,翎光开始收拾东西,发现胭脂似乎变少了许多。


        

许是哪个小丫头偷着用了,翎光也没放在心上。


        

她是在京城长大的,却格外喜欢江南,一路行船过去,船上照料沈括喝药,药碗是白瓷的,他喝过后,就留下红色的唇印在边缘。


        

翎光粗心,一开始还没发觉。沈括也有意避开她喝药,喝完药总是会擦一下,但终于还是让她发觉了。


        

她从沈括手里拿过他刚喝过的药碗,拇指抹过他还没来得及擦掉的红痕。


        

便抬头去看他的唇和脸色。


        

沈括虽一直在喝药,可他气色不差,也是翎光一直没太怀疑过他病情的缘由。


        

今日发觉不对,她没忍住伸手,沈括低头躲避,翎光:“你别动啊。”


        

她一只手从他嘴唇上擦过去。


        

红色的。


        

“你……干嘛用我的胭脂啊?”翎光看着他,一下好似知道了什么,掏出手帕来,慢慢擦过他的嘴唇,脸颊,熟悉的脂粉颜色,只有女子采用的。


        

她眼眶忽地变得通红:“你怎么不告诉我。”


        

“用了夫人的胭脂水粉,忘了跟你说,对不起。”


        

“我不是说这个!”


        

她提高音量:“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的病,你是不是没好?”


        

官船微晃,沈括撑着的胳膊突然一松懈,他直接倒了下去。


        

翎光扑上去:“重桓!”


        

她抓住他的手指,却发觉他竟然连手上也有粉。


        

一抹,才看见底下病变的黑斑,一块块的,触目惊心。


        

翎光怔住了,他试图抽回手去,摇头:“别看。”


        

却被翎光抓住不放,仓惶道:“都怪我,如果……如果我早点发现,我求皇上,让你住在太医院里医治,我们不去江南了,回京城吧!”


        

他还是摇头:“若是太医能治,我也不会如此。”


        

眼泪珠子从她眼中滚了出来。


        

他垂眸看向翎光的手,慢慢握住了,嘴唇还有残留的殷红:“灵杉哭起来,霎是好看。”


        

翎光抽着气,断断续续地哽咽道:“我记得,以前不知是谁,教过我,说女孩子……不能、不能轻易哭,所以我从来不哭,再疼也不。”


        

“偶尔哭一哭,也没关系。”


        

她抽噎:“马上,靠岸了,我们去看郎中,好不好……”


        

沈括答非所问:“我替你去寻过徐玄周,可惜没有找到他。”


        

“徐玄周”本人就在旁,冷眼旁观着。


        

“遗言这么多。”


        

子隐看见殿下哭,也跟着难受,叹息道:“快了快了,仙翁应该马上回来了。”


        

翎光哭得很难看:“你找他干什么,你别闭眼,不要……来人,有郎中吗,来人啊!”


        

她嘶喊着,沈括却道:“灵杉,我在江南,购置了宅院,房契在凌泉那里,你不喜欢皇城,便留在江南吧,豢养面首也好,另寻良人也罢……”沈括慢慢闭了眼,好像还有话没说完。


        

黑白无常急急忙慌地赶到,没等人把遗言说完,便把他的魂拘了。


        

仙翁抹了把额头的汗:“来晚了,来晚了。”


        

翎光正趴在那冰冷尸体上悲恸痛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元策看她难过,心里亦然不是滋味,压着一颗巨石般,旋即转身让子隐赏了黑白无常两样难得的法器。


        

子隐:“让这位沈大人,早些喝了孟婆汤转世吧,千万不要还魂了。”


        

黑白无常欢天喜地:“大人放心,我二人可是有职业操守的,经过我等过手的生魂,绝无还魂可能!死得绝对透透的!”


        

生魂刚刚离体,没有太多的意识,看不见黑白无常,还对人间尚有眷恋,似乎是听见翎光在哭,从拘魂的法器里钻出半个身躯,伸手想要拍拍翎光的背安慰她。


        

被元策用法术推到黑白无常身上:“走开些。”


        

法术碰到那生魂时,元策发现有些不对。


        

金色的生魂?


        

这是什么东西转世么?


        

可还未来得及看清,便被黑白无常捂得死死的带走了。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