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49章 南襄26
夜间

青鸾

        

南襄26


        

翎光睡着了,就仿佛又变回了他的小青鸾。


        

她不再是任灵杉,只是翎光,会靠在他的手心里打瞌睡的青鸾。


        

元策低头视线专注看着她,睫毛下透出缱绻的温柔来。


        

仙翁在身后长叹,子隐有些担忧:“仙翁,神尊用了这么多法术,会不会被反噬……”


        

“反噬定是有的,不过,只要不伤及他本体,便不影响他。只是,不晓得殿下的历劫还会生出什么变故……”


        

翎光就在此地熬了两日,她是数着天明天黑过去的。


        

这儿离北羌近,外面风大,她不认路,怕离了这里就活不了了。


        

可留着等救援,更不现实。


        

两天后,翎光就走出去了,快要冻死之际,遇上了一队从边关调回的士兵。


        

领头人看她蜷缩在地上,以为是死了,过去看她。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翎光才抬起头,露出一张早已脱下易容,苍白无血色的小脸。


        

领兵将士目露惊艳:“姑娘怎会流落至此?”


        

翎光根据这身甲胄认出来,声音哆嗦着,却仍然有气势:“你们是镇守边关的士兵?我是长萦公主,你们将我带回京城,本公主禀告圣上,重重有赏……”


        

翎光记得,赵将军和沈括应当是政敌,这边关军队,是赵将军的人,只有利益和功劳才能驱使人救她。


        

“你是长萦公主?”将士问:“可有凭证。”


        

“回了京城,不就知道了!”她虽模样虚弱,发丝凌乱,但声音铿锵有力,一身气度不凡,“本公主是被西凉人所俘,西凉人打算从北羌边境逃跑,有他们的人接应,你速速派人去边关缉拿,那是刺杀圣上的侵犯,抓到他们……保你加官进爵!”


        

将士这才信了她是长萦公主,立刻派人快马传话给边关,让了一匹马给她:“公主万金之躯,可这里没有马车供您乘坐,这些都是上过战场的马,性子烈了些,如若公主害怕,可以……坐小的这一匹。”


        

“不必了。”翎光摇头,自己用力爬上了马背,伏在马背上,将手搭在马温热的脖子上。


        

这匹马约莫是许久没有洗过澡了,鬃毛上散发着异味,翎光也没有嫌弃,摸了摸它的额头,低声:“走吧。”


        

马很听她的话,快到京城了,有人骑马从城中飞驰而出,将一封密信交给都尉。


        

都尉拆开信一看,目光瞥了眼长萦公主。


        

翎光接触到那视线,感到一丝不妙:“都尉,这信上说了什么?”


        

“没什么,一些军务,走吧公主,这是给您准备的马车,小的送您进宫。”


        

翎光看向马车,又看向马车旁边站着的几个人。


        

摇头:“我骑马便好。”


        

都尉:“公主还是坐马车吧。”


        

“……为何强要我坐马车,本公主不喜欢马车不行吗?”


        

“公主折煞小的了,这马车是特意为公主准备的。”都尉手按在刀上,走到她面前来,做了个请的动作。


        

翎光越发笃定有问题,让自己换马车,不就是为了让人看不见自己回京了么?


        

翎光心想,莫不是宫里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夺皇位的事。赵将军是赵皇后的兄长,定然是拥簇太子的,沈大人表面是中立派,但实际有暗中扶持的另有其人。


        

她极少去想这些政事,沈括向来回家也不说,现如今翎光只能通过蛛丝马迹去猜,是不是赵将军要利用自己要要挟沈括?


        

思及此,翎光四下看了几眼,这里离城门还有些距离,翎光突然一夹马腹,伏低身子,策马朝着城门狂奔起来。


        

都尉一惊,立刻翻身上马:“追!”


        

雪尘飞扬,远远地,翎光看见城门紧闭,离得老远便开始喊:“开城门!我是长萦公主,打开城门!”


        

城墙上,守城士兵只看见一个女子跃马扬鞭,口中在喊些什么。


        

问道身边人:“她在说什么?”


        

“好像是……打开城门,她是……”


        

话音未落,“咻”地一箭从身后射在了马的后腿上,马儿嘶鸣,翎光从马身上倒飞出去,狼狈跌在地上,一下摔得她不能动弹,几人将她抓上马车,如西凉人那般,将她的嘴用一块布堵了起来。


        

“公主不要声张,自会平安。”


        

都尉牵着马到了城门,掏出令牌:“我是镇国将军麾下骑都尉,奉赵将军之令从边关赶回,城外有我军三万大部队。”


        

守门士兵确认了令牌,点点头:“大军不得入城。”


        

都尉说:“只在城外,我等进城只有寥寥数人。”


        

城墙之上,却传来一道声音:“你马车上那女子,是何人?”


        

都尉面不改色地说:“副都护,此女是我奉命缉拿的要犯。”


        

副都护沉吟片刻:“放行。”


        

翎□□急败坏,一脚猛踹在马车内壁上,把她的脚踹得生疼。


        

身旁士兵连声道:“都护,您刚刚分明……听见了,她说她是长萦公主。神武军正四处找她呢!”


        

“他们是赵将军的人,我怎么跟赵将军作对?她是长萦公主,那便派个人去沈首辅的府上通风报信一声,谁也不得罪。”


        

翎光被带到了赵将军的府上,旋即将她松了绑,只关在了屋里,桌上吃的喝的都有。


        

翎光怕有毒,也不敢碰。


        

她扯着嗓子喊了几声,也没人理会她。


        

过了会儿,门外才传来动静。


        

“大胆,连我你也敢拦?!”


        

“二小姐……赵将军吩咐了,说谁也不能进去。”


        

“本小姐偏要进去!”


        

翎光听出来了。


        

“赵婉婉。”


        

赵将军府上的二小姐不顾阻拦,抬脚将门踹开了,翎光坐在床边看着她:“赵姑娘,是你让人抓我吗?”


        

赵姑娘只是低头睥睨着她:“任灵杉,想不到你也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


        

翎光:“是你爹派人抓我的,你还没有那个胆量。宫里,可是出什么事了么?沈括呢?”


        

她说话声音还算平静,没有和赵婉婉急着争吵。


        

赵婉婉:“这天下就要变天了,沈括和我爹作对,皇上死前下圣旨要立二皇子为储君,说二皇子更堪当大任!可太子是我表兄,沈括他偏偏被二皇子拉拢,不肯临阵倒戈!现在好了,他要没命了,你也要没命了。”


        

翎光表情微怔,心道果真如此,道:“若是他要没命了,赵将军也不会派人把我软禁,直接杀了我便是。那便是说,我还有用……难道,沈括手里有让赵将军忌惮的把柄?”


        

赵婉婉狠狠地剐了她一眼,似乎是以前都没发现,任灵杉居然这么聪明。


        

“宫里宫外,都是我爹的人,谁知道沈括什么时候收卖的人,竟将皇后和太子幽禁了起来!不知道将二皇子藏在了哪里,现在……你落在了我们手里。”


        

“你猜,他会怎么选?”


        

赵婉婉走近她:“他那么爱权力的一个人,会选你,还是二皇子?”


        

翎光听明白了,自己被抓后,皇帝驾崩,下了遗诏,要立二皇子为君。


        

而沈括料到赵将军和皇后有所准备,他早早地派人控制住内廷,将皇后和太子软禁。


        

二皇子名正言顺,理应登基。


        

除非二皇子也追随皇帝而去,太子便作为顺位第一的继位者。现在赵将军抓自己,就是为了找到二皇子的下落,将他杀之后快。


        

翎光抬眸出声:“赵姑娘,你还喜欢他么?”


        

“谁?沈大人?”


        

“嗯。”


        

“不喜欢了,听说他毒深病重都要出城去寻你,他眼光居然这么差,本小姐懒得喜欢了。”


        

“谢谢你进来看我,告诉我这些。”翎光真挚地冲她道。


        

赵婉婉恼道:“我只是想羞辱你!你听不懂吗!”


        

“我知道。”说完,翎光便站起身,一把圈住赵婉婉的脖颈,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一把西凉人常用的弯刀,架在了她脆弱的细颈上。


        

“……你你你,你做什么!”赵婉婉惊恐万分,“你哪里来的刀!”


        

“赵姑娘不要说话,你方才提醒了我,赵将军抓我当人质,我为何不抓你做人质?毕竟,我没有那个自信,就算……沈括他不要权力,选择救我,我和他作为政治的牺牲品,想必还是难逃一死。”


        

门外人听见动静,看见她居然抓了赵婉婉,纷纷喊道:“二小姐!”


        

“你快放开二小姐!”


        

翎光:“把刀都丢在地上,不然我真的会伤到她的。”


        

说完低头,在她耳边道:“当初你派人将我推下山崖,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我大难不死,大不了,我跟你鱼死网破,看看在你爹心里,是你这个女儿重要,还是权力重要。”


        

赵婉婉这才有些害怕起来:“任灵杉,你放过我吧……”


        

“都让开!”翎光喝了一声,“备马,我要进宫!”


        

沈括进宫后,已经许久没有阖眼了,启德殿里,他的人控制住了皇后,和那个不中用的太子。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尿骚味儿。


        

曹公公说:“是太子……害怕的,那个了。”


        

外面全是赵将军的人,曹公公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满头是汗道:“沈大人,这该如何是好?御林军首领叛变了,那神武军呢?神武军怎么还不来!”


        

沈括半闭着眼坐在影子里,气息微弱,嘴唇因为缺水而干裂,瓷白的手指转着佛珠。


        

他思考时喜欢这样。


        

若不是这个动作,他瞧着像死人一般。


        

被绑住双手双脚的皇后急道:“沈括,你现在放过本宫,本宫既往不咎,太子登基后,本宫听政,你还是做你的首辅!”


        

“别吵。”他哑声道。


        

神武军还没回来,说明还没找到翎光,沈括心里沉得厉害,这时,听见外头传来赵将军那中气十足的声音。


        

“沈括!长萦公主在老子手里!”


        

沈括睁了眼,盯着黝黑的大殿房梁。


        

“你老实放了皇后和太子,交代二皇子下落!我将她给你!不然,老子就杀了她!”


        

启德殿里没有声音。


        

赵将军已经这样同他僵持几日了,有些绷不住,大吼:“既然你不关心长萦公主的死活!那老子就把她头砍下来送给你!就这么耗下去,你弹尽粮绝,必死无疑!”


        

半晌,空旷大殿内才传来一声:“你说她在你手里,有凭证么?”


        

赵将军哈哈狂笑:“你等着,老子这就将她的手指切下来给你!”


        

“你切她的手指,我便切了太子的脑袋。”


        

太子哭得泪眼朦胧。


        

弓箭手根据声音判断了沈括位置,咻地一箭射出,刚巧射在被沈括抓着挡在身前的太子身上。


        

沈括冷脸抽出塞在太子嘴里的布条,太子没出息地惨叫着大哭:“国舅,你的人射错了!你不要再放箭了!救救我啊!”


        

赵将军也急了,捏紧拳头:“此子智多近妖,早知当年他羽翼未丰,我便该铲除他!”


        

他大喊道:“去!把长萦公主带上来!”


        

翎光刚巧抓着赵姑娘走到午门,她很好地找到了掩体,只要弓箭手敢射箭,就会射中赵婉婉。


        

她发髻凌乱,脸上带着血痕,朗声道:“去通报,本公主手里抓的,是赵家二小姐。”


        

那士兵一听,不敢误事,当场冲进启德殿,大声报道:“赵将军!赵将军!不好了!”


        

“什么破事,嚷得这么大声!”


        

“赵……二小姐,被长萦公主,挟持了。”


        

赵将军:“……”


        

他几乎当场要厥了过去:“废物!一群废物!连个弱质女流都看不好!!”


        

启德殿内,听见消息的皇后一脸绝望:“怎么会这样……”


        

沈括放声笑出,那猖狂笑声,伴随着一声声的咳嗽,嘴角溢出了鲜血。


        

曹公公大惊失色:“沈大人,老奴记得你也中毒了。”


        

“嘘。”沈括摇头,“曹公公,你知道便罢了,等下不要让公主晓得了。”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