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47章 南襄24
夜间

青鸾

        

南襄24


        

南襄皇帝出宫冬狩,是杀他的好机会。


        

擅长隐藏的西凉高手,还没入冬前就偷偷潜进了皇家围场,熬了两个多月,南襄皇帝终于来了,浩浩荡荡带着臣子侍卫,女眷,来围场狩猎。


        

为了一击必杀,冰冷的箭尖全都磨得锋锐,淬了剧毒。


        

顶尖的弓箭手埋伏在百步外,目光落在远处,那骑在汗血宝马上,身着龙纹金黄骑装的,便是南襄皇帝了。


        

背手抽金镞,箭在弦上,缓缓拉满弯弓,铁箭“咻”地一声射出,在半空飞速旋转。


        

快要到眉心时,翎光倏然睁眼,惊出一身冷汗。


        

太可怕了,翎光梦见在围场有人用弓箭暗杀她。


        

可她还没来得及喘气,就意识到不妙。


        

嘴里塞着破布,四肢被捆绑得严严实实,自己正处于一个陌生的破落房子里,虫蛀的木质结构房屋,从四面八方漏着冷风,翎光支吾出声,突然想起了——


        

自己的确在围场遭遇了意外。 首发域名m.bqge。org


        

一张捕猎用的大网笼罩下来,她都没来得及吹口哨喊人,就看见双厚实的黑靴落在身前,旋即翎光就被迷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在这里。


        

两个胡子拉碴,看起来浑身散发异味的大汉站了起来,这两人身材魁梧,一看便不像中原人士。


        

翎光更害怕了:“唔唔唔……”


        

为首的大汉走到她面前,道:“长萦公主,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只是刺客。”


        

翎光:“……”


        

“你们南襄的狗皇帝已经身中剧毒,没有几日可活,现下应当也没有人会来找你,我们抓你,是有几个问题,你老实说了,就放了你。”


        

翎光立刻点头,抬起下巴示意自己口中还塞着破布。


        

大汉伸手把烂布条从她嘴里抽了出来,翎光马上说:“你问什么?我知无不言,而且你们放了我,我绝对不会出卖你们的!”


        

大汉哈哈一笑,料想到了她会害怕,没想到如此贪生怕死。


        

“我们少将军被囚在你的公主府,后来便下落不明,长萦公主,他去哪儿了?”


        

翎光:“少将军?徐玄周,他不是西凉了么!”


        

大汉脸上的笑消失了,从腰间抽出一把银光锃亮的弯刀:“你这娘们,老子们好好跟你说话,你还骗老子,信不信老子把你脸上的皮扒下来!”


        

“我没骗你们,我记得,不是你们西凉人来里应外合把他接走的么,上元夜那天晚上,锦绣楼!”翎光大为不解,“你们一伙的,你们都不知道他的下落么,为何来问我!”


        

“难道不是你们南襄人从中作梗,将他俘虏了么!”


        

“大哥……他本来就是俘虏,我为何还要从中作梗……谁吃饱了撑的啊。不过,我数月前,曾在京郊万佛寺见过你们少将军,他易容术高超,不回西凉,想必有他的理由,你们抓我也没有用啊,我和你们少将军……可是……差点拜堂的关系,真的,我们关系很好的。”翎光好声好气地求饶,“你们别杀我啊,抓我也没有用处的,我不受宠,皇帝又不是我爹,他只是我皇叔,如果你们准备拿我当人质,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两位英雄,放我一马,我可以帮你们逃出南襄。”


        

两兄弟还没说什么,翎光就已经预判了他们会做什么,提前开始利用优势谈判,看落魄这样,她就知道肯定还在南襄境内。


        

自己昏迷的时间不长,定然还在围场附近。


        

自己消失了,皇帝遇刺,皇后自顾不暇,会管自己死活的,只有沈括了……


        

两个西凉高手最关系的是徐玄周的下落,不成想从她口中得到这样的回答。


        

不顾翎光抗议,将破布重新塞回她的口中,虎背熊腰的两兄弟蹲在不远处商议。


        

“她看着,好像说的是真话,少将军本就是俘虏……”


        

翎光竖起耳朵,只听见几句方言,徐玄周在她面前都不说西凉话,导致现在翎光完全听不懂。


        

哎,害人匪浅啊徐玄周,送你离开,你个叛逆子不回家,现在害得你爹的手下抓我来了。


        

“二哥,现在大哥还没出来,他怕是……”


        

“大哥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以他的准头,南襄皇帝活不过日。他杀了南襄皇帝……值了!”


        

萧瑟的北风吹来,声音都在颤抖,兄弟人来南襄,如今只剩两人。


        

老道:“那那个娘们儿怎么办,带着她会坏事,撬不开她的嘴,要不把她杀了。”


        

翎光突然好像听懂了他们的意思,鱼一样在地上弹起来,呜呜地支吾出声。


        

“你要说什么?只有说出少将军的下落,你才能活命。”老二拿起她口中破布,翎光:“撬得开,我的嘴很好撬开的,我什么都说!你们要玉玺吗,我知道玉玺在哪!”


        

“少将军在哪?”


        

“……你问个我知道的吧?”翎光看两人脸色,连忙说,“上次见他反正是在万佛寺,他是否要出家也未可知,你们不若去各大寺庙里找找看?”


        

翎光:“我可以带路的,我很有用的!你们的中原话说得太差了,只要开口就会被识破的!我不见了,我夫君还会寻我,他权势滔天,肯定会派人四处寻我的!”


        

她积极展示自己的作用,旋即,两人冷笑一声:“正好你当人质,你那夫君一年多以前中了我们兄弟的更掌,没想到还能活到今天。”


        

老给她喂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药丸,说:“随我们一道回西凉后,再给你解毒,这玉蟾毒的解药只在西凉皇宫里有,你休想耍什么花招!小心自己性命。”


        

翎光被迫吞了药,咳嗽着出声问:“等等,更掌是什么,他中了你们的更掌?!”


        

“不错,一年多以前,你那夫君就中了我们的更掌,顾名思义,活不到五更,不晓得他怎么续命的,还没死,真是命大。”


        

翎光怔忪,忽然想起,她其实时常看见沈括喝药,他身上有股浓烈的药味。


        

她也曾问过,沈括说是小病。


        

翎光当时还怀疑是什么隐疾,沈括却说自己没有隐疾,还问她,要试试吗。


        

翎光就不敢再问了。


        

原来……是中了更掌。


        

现在想来,自己好像一直都不够关心他,明明知道他生了病,却没有刨根问底。


        

“你们的更掌,要怎么才能解?”


        

“只有我兄弟合力,一人一掌为他化解内力,才能解此掌,否则,阎王也难救!就算他找到缓解之法,最晚,他也只能活到明年。”


        

翎光连忙坐起身,急切地道:“你们大哥是不是被御林军抓了,他定然会被严刑拷打,然后秋后问斩的,你们不去救他么!”


        

“不去,此次暗杀南襄皇帝前,我们仨就说好了,一命换一命,不亏!别以为老子不晓得你在打什么主意,我们只要不救他,不露面,就能逃出南襄!”


        

翎光多番劝说无果,她被迫换了一身破烂衣裳,这兄弟俩有个似乎是易容高手,掏出一块泥在她脸上捏了一会儿,就将她的模样变成了乡野农夫,性别变了,又将她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埋进挖出的坑洞里填平。


        

然后教她走雪步,这是一种特殊的步伐,能一边走,一边掩盖住自己走动的痕迹,从而不被官兵追踪到。


        

翎光心神不宁,吃了一块硬得像石头的饼。


        

她一直在想沈括中的掌伤。


        

他为什么一直不说……


        

难怪,他连骑射都变得很差劲。


        

翎光想着办法留记号,告诉沈括,不要杀那个西凉人。


        

只有这人才能救他性命。


        

可只要她稍微走错一步,故意留下一个脚印,那西凉人便会掏出弯刀。


        

翎光乌黑漂亮的长头发被他一刀削得短短的。


        

“南襄公主,这次是你的头发,下次,是你的手指!”


        

翎光的狐裘,被埋在了雪地里,她身上的衣服并不御寒,翎光感觉到了迫人的寒冷,从袖口领口袭来,脸上跟吹着刀子似的,割得生疼,她睁不开眼睛,为了活命,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


        

围场里,只找到翎光那匹棕色的马驹倒在地上,沈括又在附近发现了她的口哨落在地上。


        

她一定很害怕。


        

条岔口,两条有脚印,一条没有。


        

兵分路,沈括走了没有脚印的那条路,他顾不得重伤的陛下,连夜带兵缉拿刺客,寻找翎光。


        

一夜未果,沈括失血过多,晕倒在了马背上,被手下送回了京城。


        

整个太医院都在为陛下疗伤,陛下体恤沈括,差遣了一位太医上门来替他把脉,发现他高烧不退。


        

昏迷时,沈括感觉似乎有人在给自己喂药。


        

苦涩的药味在口中弥漫,涌进了胸腔。


        

“灵杉……”


        

太医听见他发出的呓语,摇头:“沈大人啊。”


        

“灵杉……”一口药被他呛咳了出来,沈括挣扎着睁了眼,只看见手下和幕僚守在一侧。


        

“公主……”他说话有气无力,甚至坐不起身,猛烈的咳嗽声里,说出后半句话,“找到了么?”


        

“大人您慢些!”凌泉立刻将他扶住。


        

沈括怒声喊:“她呢!”


        

“公主……”


        

沈括死死盯着他。


        

凌泉摇头:“神武军都出动了,抓到了一个西凉人,他还有同伙,公主……不知道在哪。”


        

“去……都去找,我要活的。”他呛咳得脸色苍白如纸,不顾阻拦起身,声音冷如寒铁,“带我,去死牢,我要亲自审问!”


        

凌泉犹豫了下,拦在他身前:“大人,今日……太医说,您掌伤未愈,又中了玉蟾毒,已病入膏肓,不可逞强,若好好养病,还能……属下怕是日后找到公主,也……”


        

他欲言又止,即便不说,沈括也知道他要说什么。


        

“凌泉,”声音虽弱,却掷地作金石声,“去死牢。”


        

“是……”


        

那刺客人在死牢,已是遍体鳞伤,沈括抽出长鞭,手腕使力,又将人抽醒。


        

西凉人醒了,睁开血肉模糊的眼睛,烂掉的嘴角淌着干涸的黑血,看见沈括竟然笑了:“是你,你还没死。”


        

沈括没力气抽鞭,便将鞭子勒在这西凉人的脖颈上,从后头拖住,哑声问:“你们将公主带去哪儿了?”


        

西凉人一声不吭,反而嘿嘿地笑。


        

方才刑审的将领对沈括摇了下头:“沈大人,他嘴硬得很,就是将他打死,也不会开口的。”


        

“说!”结实柔韧的鞭子打成结,几乎将人勒死。


        

西凉人嘴唇微动,沈括压低脑袋:“你说什么?”


        

“我说……”声音是从喉咙里嘶出来的,呸地一口吐在沈括脸上,“走狗。”


        

沈括面无表情抬手擦了下脸,两根手指成钩,直直地戳进对方的眼睛里!


        

“啊——”凄冽的惨叫声里,一对眼珠子被两根手指就那么生生挖了出来,丢弃在了地上。


        

沈括擦了擦手指上的血,身上的玄色大氅黑到看不见被染红的颜色,单脚迈过去,踩碎了那对眼珠:“让人去放出消息,明日午时问斩。”


        

刑审的将领打了个寒颤,这沈大人,真是人不可貌相,以为是个温文尔雅的文官,没想到……


        

沈括已经精疲力尽,他喝了太医院的药,伤还未愈,便骑马出京。


        

凌泉骑马伴随左右,夜色茫茫的风雪中,看沈括身形不稳地摇摆着,墨黑大氅被染白了。


        

他连忙下马,接住了沈括:“大人,大人回去吧!各地官兵都得了缉拿刺客的命令,还有神武军在外面寻公主,一定会寻到公主的!”


        

作为跟在身边多年的亲信,凌泉知晓他这人没有软肋,只有一个,便是自幼失散的生母。


        

沈大人一直在寻,却一直都没能寻到。


        

凌泉半点也不理解,沈括对长萦公主的情从何而来。


        

因为她曾救过他一命么?


        

似乎不尽然。


        

而且说起来,长萦公主和他家大人,本该是仇人的。


        

“先帝便是我出谋划策除去的。”


        

沈括约莫是有些神志不清,烧得滚烫,说起胡话来了。


        

幸而他声音很小,也只有亲信听得见。


        

沈括记得自己那时年少,刚刚入京,藉藉无名,得当今圣上,当时的五王爷赏识,又因一手好文章,得以拜在萧相门下。


        

可以说如果没有他,圣上也谋夺不了天下。他官升品,很快又变成二品,萧相退位,他就成了当朝首辅。


        

长萦公主的爹娘,一个死于宫变,一个被囚禁深宫,活活饿死。


        

自幼被养的骄纵,总是犯错的公主,一日没了爹娘,被困在公主府中,锦衣玉食变成了紧衣缩食。


        

“我对她……本就亏欠。”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