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45章 南襄22
夜间

青鸾

        


        

正文


        

---------


        

第一章


        

三万年前,元策尚且年少,那时他拜入灵宝天尊座下,已修行了两万年,是天尊的关门弟子。


        

神魔大战后不久。


        

某日,上清仙境,来了一位年轻且俊俏的神君,他穿着青色的羽衣,头上也插着几根羽毛,怀里还抱着一颗青绿色的蛋,自称从丹穴山而来。


        

神君脸上带着一丝愁绪,拜过灵宝天尊后,道:“天尊,这是我三妹馆清生下的青鸾蛋,可不知为何,这三千年来,都无法破壳出生,我便将它送到天尊这里来,请天尊瞧瞧看,究竟是何缘由。”


        

原来,这位神君是青鸾族的二皇子絮方,他的三妹馆清,也就是已故的丹穴山青鸾族帝姬。


        

灵宝天尊将手心覆在蛋壳上,这颗圆润饱满的青鸾蛋,便散发出温暖的光芒来。


        

天尊沉吟道:“这是青鸾族的小帝姬。她已经成熟了,理应该破壳了。”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是小帝姬么?”絮方大喜,“敢问天尊,可是近日破壳?”


        

灵宝天尊思量着,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絮方,馆清公主的夫婿,是谁?”


        

“夫婿……”絮方迟疑了下,答道,“是西王母的表侄,白虎族的翊章神君。”


        

“是翊章啊。”灵宝天尊好似有什么话并未表露,可最终也没有说出口来。


        

他手持拂尘,将青鸾蛋轻轻地放在了一旁,而原本站在天尊身后的元策,则悄悄望向了那枚散发着熠熠光辉的青鸾蛋。


        

“絮方,便将这枚青鸾蛋,留在上清境吧,本尊以神力温养她,直到孵化。”天尊最后这样说道。


        

困扰了絮方神君三千年的难题,终于得到了解决,既然有灵宝天尊承诺,那想必这只小青鸾的性命,应当是无忧了,足以保证她的平安破壳。


        

“待到她降生后,你们青鸾族再来上清将她接走吧。”


        

“如此甚好,甚好!絮方谢过天尊。”


        

灵宝天尊宽和地笑了:“这小帝姬可有取名?”


        

絮方回答道:“有,她娘亲生下她那日正是霜降,她说,霜翎不染泥,故此取名翎光。”


        

“翎光?甚好。”


        

絮方:“那翎光,便托付给天尊了!”


        

“无碍。”灵宝天尊宽厚的声音道,继而喊:“元策。”


        

“弟子在。”


        

一旁的元策抬首,年少时的他,拥有更清澈的眉眼,脸庞充斥着一股勃勃英姿的少年气,朗目剑眉,还不似后来那般生人勿进的冰封。


        

灵宝天尊吩咐道:“元策,将这颗青鸾蛋,放在青莲台上。”


        

“是。”


        

元策小心翼翼地将青鸾蛋抱了起来,其实这颗蛋不大,一只手心就能捧,小巧圆润而可爱,还带着一丝温度,可探寻到其中蓬勃的生命力。


        

正因为此,他才过分小心。


        

元策将蛋放在师尊的青莲台上,手指轻轻地抚摸了下蛋壳。


        

触感光滑而温热。


        

“青鸾族刚降生的蛋,原来是这样的小。”


        

元策曾见过青鸾的本体,比人还要高大数倍,那青绿色的艳丽羽毛发出璀璨耀目的光芒,每一片翎羽都极其珍贵。


        

随即,送走絮方的灵宝天尊走了进来。


        

“师尊,”元策不免问道,“这青莲台,乃是净化邪祟之物,为何将青鸾蛋放在青莲台之上?”


        

“因为这颗青鸾蛋,不是普通的青鸾,而是一只神魔混血的青鸾。”


        

天尊的话让元策诧异:“神魔混血?”


        

他低头看着散发着莹润光辉的青色蛋:“可方才,那位青鸾族神君不是说,馆清公主的夫婿,乃是白虎族的翊章神君么。”


        

灵宝天尊点头:“神的血脉,自然是来自馆清,而魔的血脉……不应是翊章神君留下的。”


        

事关青鸾族秘辛,天尊自然不好多问,这孩子迟迟没有破壳孵化,便是这个缘由。


        

天尊说:“魔的降生通常伴随着血腥诛戮,故此,这颗青鸾蛋需要安置在青莲台上,以天神族鲜血每日喂养之,兴许,九千年后,便可成功孵化。”


        

元策:“还要九千年这么久?”


        

“或许还会更久,这青鸾帝姬,不是寻常的凤凰。”


        

“以天神族鲜血每日喂养……”元策看着蛋,“那便让弟子来吧,每日一滴血,对弟子而言,不算什么。”


        

如此一来,照料青鸾蛋的人就从絮方神君变成了上清境的弟子元策。


        

还未孵化,却已经有了自己意识的小青鸾安安静静蜷缩在蛋壳里,感觉到外界的动静。


        

以往那个照料她的人,自称是她的二舅舅。


        

总是唉声叹气:“翎光啊,什么时候孵化,真是急死舅舅了,舅舅已经为你吃了三百年的素了,怎么还不孵化啊。”


        

可这回照料她的人,又变了。


        

一道声音年迈,是个老人,唤她“翎光”。一道声音则很年轻,年轻的男声出现的次数要更多一些,喜欢唤她“小青鸾”。


        

透过蛋壳,翎光发现,似乎有一道高大的影子笼罩下来。


        

“啪嗒。”


        

小翎光听见一道如水落下的动静,鲜红色弥漫进了蛋壳,腥甜味混合着无穷的神力,给翎光带来一股澎湃的力量。她拼命地吸收着这股力量,感觉自己似乎更有力气了,不日便能打败蛋壳钻出去了。


        

“小青鸾,还有七千年,你便能孵化了。”他的声音年轻而低沉。


        

“七千年是多久?”


        

翎光想。


        

“是不是还有好长好长的时光。”


        

作为一颗蛋,她自然不可能随时保持清醒,也自然不可能拥有成年神祇那样清晰的思考能力。但翎光已经知道了他每日什么时刻会来,有了本能的记忆,每次元策来的时候,她便会自动苏醒过来,听元策说说话。


        

元策,这是他的名字。


        

翎光也是无意间听来的,那位名叫天尊的老者的声音,便这样唤他。


        

就这样日复一日,某日,翎光照例苏醒后,她等啊等,可是等了很久,元策很久都没有来。


        

“你去哪里了,元策……”


        

蛋壳隔绝了外界,她根本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可总感觉,有股悲伤的气息弥漫着。


        

过了许久,元策终于出现了。


        

他将青鸾蛋从青莲台上轻轻地托起,六千年过去了,元策的眉眼变得坚毅,下颌变得硬朗了,而这颗蛋除了光辉更丰润迷人,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小青鸾,师尊他……归于虚无了。”


        

元策双手捧着青鸾,低低地说。


        

无尽的寂寥盘旋在上清境,司南殿前的荼白神树,枝桠垂了下来,似乎也在悲伤。


        

元策坐在殿外发呆,荼白花落在膝上,他不修炼时,便爱这样,也不爱对旁人吐露自己的心思,除了对小青鸾。


        

许是因为她只是一颗蛋,她什么也不懂,她安静,只懂得聆听。


        

“归于虚无,是什么意思?”


        

彼时的翎光,还没有聪明到那个地步,她只是感觉,许久许久没有听见老者温和的声音了。


        

他好像不在了……


        

翎光后知后觉地想着,又有些难过,她挺喜欢那个老头的。


        

“小青鸾,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元策将青鸾蛋放回了青莲台,按例滴了一滴血在蛋壳上。


        

“我会尽快啦,你不要着急。”


        

翎光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去了。


        

看见血滴被蛋壳吸收进去,元策垂眸道:“师尊说,凤凰降世,会天降异象。我不知你是不是也是一样。”


        

时光变迁,翎光能听见的声音越来越多了。


        

渐渐的,似乎没有人叫他元策了。


        

大多是唤他神尊,或是大人。


        

翎光睡着了,又醒来,迷迷糊糊间听见了旁人的声音。


        

“神尊,天尊羽化前说的,你可还记得?”


        

这是另外一个老者的声音,元策唤他仙翁。


        

元策的声音冷冽地道:“记得,那便拜托仙翁寻来九黎壶了,只要能封印我身上的情丝,便能杜绝所谓的生死情劫。”


        

“如此,无极便去寻觅九黎壶了,听说是在南荒,也不知究竟藏匿在何处,这些神器都有器灵,喜欢自己躲起来。”仙翁说着,好像忽然想起来了,目光看向了青莲台,“对了,神尊,青鸾族这颗凤凰蛋,是不是快到孵化日了?”


        

元策便朝青莲台上望了一眼:“嗯,快到了。”


        

“那,老夫便去东荒的丹穴山走一趟?请青鸾族的絮方神君前来上清?”


        

“不,”元策拒绝了,“未免出现意外,此事还请仙翁保密。”


        

翎光是神魔混血一事,只有天尊与他知晓。


        

还不知她出生后会发生什么,还是暂且放在自己身边先养着吧。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