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42章 南襄19
夜间

青鸾

        


        

元策倒想看看她晚上都在做些什么美梦,为什么能睡觉睡到冒泡泡。


        

他看她好似无忧无虑地在花海中飞翔,停下来时,乌黑清澈的眼睛里却透着些许落寞。


        

因为这偌大的上清境,只有她一只鸟,没有朋友,没有伙伴。


        

旋即,梦境发生变化,小青鸾从上清境里飞了出去。


        

在光怪陆离的梦中,她一飞离上清,就瞬息跨越到了另一个空间,元策跟随一起。


        

他打量四周,看见周遭是今天才带她来的绝尘谷。


        

花团锦簇的绝尘谷里,到处都是鸟儿,小青鸾和这些鸟成群结伴地翱翔在蓝天,发出高亢快乐的啼鸣。


        

鸟儿的快乐,无非就是自由。向更高、更远、更广阔的世界飞去。


        

梦境结束了。


        

元策睁开了双眸,沉沉的视线朝正在吹泡泡的小青鸾望去。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她还睡得很熟。


        

翌日午时,元策带她出去。


        

“我们去哪里呀?”睡饱了的小青鸾,此刻正精神抖擞,眼睛明亮。


        

羽族的大街上,随时随地都能看见有人带着鸟,那是还没化形的羽族小朋友。


        

翎光好奇,就会扭头看看。旁的鸟也好奇她,发出啾啾叫声。


        

翎光小声:“他们竟然不会说话诶。”


        

元策:“他们是小朋友。”


        

翎光:“我也是,可见我要聪明很多,因为我会说话~元策,我们去吃好吃的么。”


        

元策:“去羽翮王宫。”


        

“去王宫吗,去王宫干什么。”她雀跃起来。


        

“去了你便知晓。”


        

绝尘谷并不大,或者说,绝尘谷中心的小城不大。


        

穿过树林外的集市,就进了王宫范围。


        

宫门外的守卫军将他拦下,元策掏出一枚红色翎羽,轻描淡写:“圣者可在?”


        

“神尊大人!”不一会,一披头散发的红衣老者,疾步匆匆地出来迎接,热情行礼道,“神尊大人竟来我绝尘谷了,真是蓬荜生辉,快、快快请进!”


        

元策颔首,跟随进去,翎光好奇地东瞅瞅,西瞅瞅。还不知道,她即将“大难临头”。


        

圣者沉吟道:“不知神尊大驾光临,所谓何事?这鸟是……”


        

元策坐下后,将仰头四处乱看的翎光按在手心里道:“她叫翎光,本尊此番前来,便是有一事相求。”


        

圣者当即拜道:“神尊请说!”


        

他沉声道:“翎光已经一百岁了,还未化形,本尊想让她在羽族的学堂上几年课,学些知识、法术。”


        

还在四处打量的翎光登时睁大了眼睛。


        

圣者稍一愕然,似乎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小事。


        

“这等小事,自然是没问题的!”


        

翎光有些惶然,坐在他的手心里:“元策!你要把我留在羽族,你不要我了么!”


        

圣者的眼睛直了一下。


        

这鸟怎地还直呼元策神尊的名讳!


        

这是什么品种的鸟,难道,是什么上古神族?


        

圣者观察,发现她是有些像青鸾,就是太小了些。


        

更大跌眼镜的是,神尊竟语气温和地对着鸟道:“这羽族的学堂,能让你教到许多的朋友。若你不愿,我们回去再说。”


        

“我……我不交朋友,我也不修行,我不喜欢修行。”


        

翎光委屈的声音道:“你来之前,都没有问过我。”


        

元策愣一下,蹙眉:“是我欠考虑了。”


        

圣者当即打圆场道:“不急不急,这还有一个多月学堂才开课!神尊大人,您与翎光…仙子,”圣者迟疑了下,以“仙子”来称呼,“您与翎光仙子前来羽族,可有住处,不若住在王宫,如何?”


        

“多谢圣者。”


        

元策垂首问她:“翎光,若你不愿在羽族学堂上课,过一个月,我便带你回上清。”


        

翎光看看他,并不回答,蔫了吧唧地趴在他的手心里。


        

见状,元策心知不能逼迫,可在他看来,她太过依赖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事。


        

小青鸾需要伙伴,需要适应外界,在送她回青鸾族前,让她在羽族交些朋友,无疑是对她最好的。


        

如此,元策和翎光便暂住在羽翮王宫。


        

出于贴心,圣者特意安排的内外两间的客房,翎光坐在他的手心里始终没有抬头,元策拨了下她的羽毛:“还生气。”


        

翎光眼睛睁开一条缝隙,里头好似有水珠:“你是不是……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没有。”


        

“那、那你为何要将我送到羽族来上课。”


        

“一百岁的凤凰,本就应当上学堂。”


        

“我跟你学习不成么。”翎光目不转睛地凝视他,眼泪已经包不住了,气声道,“你不要,不要不要我……”


        

“要你。”他心里一抽。


        

百年朝夕相处的陪伴,他同小青鸾,情谊已经不可分离了。


        

翎光的声音难过极了:“那你要我,便让我我跟你回上清吧,你不要把我丢在这里,就、就算你走了,我也要飞回上清,我不要留在羽族。”


        

“你太依赖我了。”他叹气。


        

“不管。”她埋头撞进元策的衣袖里,试图把自己藏起来,“我不留在这里。”


        

元策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她拱进了自己肩膀处趴着,有些湿润,像是小青鸾哭了。


        

“翎光,”他思忖片刻,想出法子,“我陪你在绝尘谷修行,可好?”


        

“不好,”她一口拒绝,然后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你喜欢绝尘谷么。”


        

“不喜欢。”


        

本来喜欢的。


        

“你昨夜不还说,很喜欢这里么。”


        

“那是昨夜。”


        

她是一只善变的小青鸾。


        

“绝尘谷的鸟比上清多得多,我陪你留在此地,你白日上课,下课便回来,你是想留在我身边,还是上清。”


        

她毫不犹豫:“你。”


        

“你不要丢下我,元策……”她脑袋从他肩窝里拱了出来,羽毛已经哭得很难看了。


        

元策手指轻轻地替她擦了擦:“我询问圣者,这羽族学堂的课程,只有三年,你学三年,我便陪你住在绝尘谷三年。”


        

“你没有骗我吗。”翎光睁大雾蒙蒙的眼睛望着他。


        

元策摇头。


        

“那,”翎光说,“你还有政务,有神宫的折子。”


        

元策:“折子,子隐会送来绝尘谷。”


        

“那……”翎光想了想,好像没什么不好的,又问,“你会不会过三年,等我学会了法术,化了人形,就不要我了。”


        

“要的。”


        

三年,她也不可能修炼出人形来。


        

至少也要五百岁。


        

“那……好吧,我听你的。”翎光妥协了。


        

元策伸手摘她,她却躲,溜进了他的胸膛缝隙里。


        

他脸一黑:“气消了,你怎么还不出来,自己飞出来。”


        

翎光藏在他的衣裳里,软糯的声音闷道:“我怕你突然走了,我要一刻不停的,监视你,哼。”


        

语气变了一下:“换个地方监视。”


        

翎光被缠绕着,顺势向下滑,在他的衣裳里迷了路,翅膀胡乱扑棱,她也看不清楚,只是格外清晰地闻到了他身上的气味。


        

被他一只手从外面按住,却无法捉她出来,翎光叫疼:“你别欺负我。”


        

元策沉沉地吸了口气。


        

“小青鸾。”


        

翎光:“呜。”


        

“自己出来。”声音如寒冰般。


        

“不要。”


        

“不出来?”


        

翎光果断:“不。”


        

她就这样被他隔着一层衣料拿捏住。


        

旋即,翎光听见窸窣动静,是元策在抽腰带。


        

他要做什么?


        

下一刻。


        

翎光感觉天旋地转,随着重重叠叠的衣衫坠在了地上。


        

“哎呀!”


        

她疯狂扑棱翅膀,试图钻出来。


        

耳旁听见他在穿戴衣裳。


        

待翎光终于钻出来,探出一颗脑袋,望见元策将外袍提上去。


        

衣领穿上时,只来得及捕捉一截练得极为结实流畅的背肌。


        

翎光仰着头,有些发呆地注视着。就感觉,好像心里飘着一片羽毛,痒痒的。


        

元策转过身来,皱眉弯腰将她提领出去:“说了多少次,你是女孩子,不要偷看男人换衣服。”


        

“可我没有看呀,”翎光说,“你为何要在我这样一只年幼无知的小青鸾面前脱衣服呢?”


        

“……油嘴滑舌,”元策将翎光提在桌上,“你若将这种坏习惯带出上清,别说是我上清的鸟。”


        

丹穴山03


        

那日,絮方舅舅对她说:


        

“青鸾的尾翎,能让人拥有一半青鸾族飞行的速度,再也长不出第二根,是得天独厚的天材地宝。通常,是送给心上人的。不过神尊对你有大恩,送给他也无可厚非。”


        

翎光还很懵懂,也不知道心上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御那里有些杂书,被她翻来看了,才模模糊糊有些懂了。


        

“原来是放在心上喜爱的意思啊。”


        

丹穴山四季分明,春天开花,夏天枝繁叶茂,秋天落叶,冬日下雪,而她种植在溪流前的荼白神树,一年比一年高一截。


        

“这树的成长期,比凤凰还要长,我都两千岁了,怎么才比我高一点点。”她伸手浇水,腕间的骨镯带着流光。


        

“今年还是没有开花。”


        

流水中飘荡着落叶和桃花瓣。这些桃花,是从山上落下来的,一路飘零至此。


        

翎光直起腰来,树叶簌簌地垂到白皙的脸上。她五官轮廓深邃,尤其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微上勾的眼尾,高高的鼻梁,带着一丝侵略和挑衅,可神态却一派天真,还有股端庄神性。


        

越是长大,她长相中的矛盾特质便越发明显。一半是神,一半修罗。


        

“小姑!去上课了!”


        

桥的另一端,传来少年朗声,翎光转过头去,看见风御抱着书,穿着缥缈的青衫,冲她招手。


        

“噢,来了。”


        

比起风御身上没有装饰的宽松衣裳,翎光的穿着就要繁复多了,层层叠叠的纱裙,在阳光下细看才能看出斑斓的五彩,连领口的宝石都是价值连城的西海货。


        

照絮方舅舅的话说,她是帝姬,帝姬就该这般打扮。


        

虽然也没人看。


        

上课的学生只有七个。


        

除了她和风御,其他的都是居住在丹穴山的其他种族,有狐族,一只猴子,一只熊,还有一只化形的英招。


        

上课,写作业,练习法术,考试,跟着絮方舅舅这位风神学习飞行,构成了翎光的全部生活。


        

-


        

送翎光回家后,元策便去了暗无天日的神魔眼,他守护神魔两界的连接通道,斩杀邪魔。


        

一千年并不长,只是独身一人,无尽孤独和周遭游荡的魔气,极易入魔。


        

师父说:“心志不坚者,难堪此大任。”


        

但师父选了元策来承担这份责任。


        

每当元策觉得孤独难熬时,就会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尾翎看一眼。


        

一千年过去,元策从神魔眼出来,隔得不远便是神界禁地天神塔。


        

无极仙翁特地来神魔眼接他:“神尊,时平将军来上清拜谒您,已经等候有些时日了。”


        

“时平?”


        

战部有四元帅,四值功曹,和三十六天将,及七十二地煞,六十甲子神,另有十万天兵。


        

四海太平的岁月里,天将们部署在各界。


        

元策记得,时平将军是在太皇天镇守。


        

一千三百年前,自己曾让时平看着那个神魔混血的哑女。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


        

即刻回到上清,时平正站在院落中等候,见他归来,立刻跪地行礼:“属下拜见神尊。”


        

元策大步跨入正殿:“时平,可是出了什么事?”


        

“正是,神尊,属下镇守太皇天多年,那名哑女不曾有过不妥,可就在不久前,属下发现她身上有一丝魔气,恐和魔族余孽有关!兹事重大,属下立刻来上清上报此事。”


        

时平原不知神尊让他监视哑女的用意,直到前段时日发现她可能是魔族余孽的伪装,才幡然大悟:“神尊一千年前便看出那女子有问题,真是慧眼明目!我等拍马不及!”


        

元策:“哑女可有作恶?”


        

“这倒是……并未,只是那天她被人欺辱,属下制止了欺辱她那人,发现哑女身上有魔气罢了。属下担心她作乱,想着她隐藏在我神族多年也不曾被发现……定是有些缘由,搞不好是魔族安插的奸细!可她这一千年,在太皇天,不过是勤勤恳恳的工作,哪里都没去。这奸细,藏得也太深了!属下已将哑女捉住秘密收押,全凭神尊处置。”


        

“你将她收押了?”


        

“是……”时平不好意思地抓头,“这不是,怕她是奸细吗。她一个女子,我也并未严刑拷打,就是,把她带回属下的家里,落了个禁制罢了。还请神尊定夺!”


        

元策没说话,半垂着眼眸思考。


        

哑女摘下骨镯后,近一千年,才被人发现身上带着魔气。


        

那翎光呢?


        

她贪玩,对玩具首饰这些外物,又喜新厌旧,自己给她的骨镯,她有好好戴着吗?


        

元策起身,光亮下,高大的身形在宫殿地面投落出狭长阴影。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