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40章 南襄17
夜间

青鸾

        

南襄17


        

元策闻言心口一堵,旋即侧身躲开她投掷之物,便看见沈括轻轻地拍着翎光的后背,宽慰道:“不怕,明日一早我便差人去万佛寺请主持大师上门看看,我们也去拜拜。”


        

翎光发泄完,周身还在微微发抖。


        

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她已经认定这鬼是沈括以前背的人命,现在来故意吓唬自己。


        

这会儿,翎光也发觉自己和沈括靠得太近了,身上有些僵硬,稍微不自在地缩了下。


        

沈括察觉到,手掌慢慢放了下来。


        

“别怕。”


        

翎光点点头。


        

和沈括待在一起,她要好受一些。


        

沈括:“你睡吧,我在你旁边。这佛珠给你,开过光的,能辟邪。”


        

她握住了他手腕间的佛珠,低声应道:“嗯。”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话这么说,却根本没有睡意,翎光只是挨着沈括,数着天明的到来。


        

这一切元策都收入眼底。


        

他知晓翎光天生性子便亲人,自己并不是她唯一依赖的对象,元策也曾见过她和子隐同床共枕。


        

可那时翎光毕竟年纪小,还是原形模样。


        

现在看见她这般被一个难以名状的男子揽入怀中,元策只能尽力压制心口快要沸灼的翻腾怒意,扭头选择不看,


        

她感知力强,周围人都感觉不到,她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哪怕自己不出声,不露面。但不小心将床劈开这样的怪象,却让翎光误以为是怪力乱神。


        

元策自然不可能出现在她面前,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会让她感觉害怕,元策便从他们房中出去,撩起袍角,坐在了方才他们下棋的棋桌旁。


        

他自讨没趣,摆出一个棋局,沉默地钻研起来。


        

可心里却越来越不是滋味,中途起身去看了一眼,翎光已经睡着了。她枕在沈括的腿上,把脸避着光埋了起来。


        

沈括闭目养神,手中转着佛珠。


        

元策站了良久。


        

翌日一早,翎光便同休沐的沈括一同赶往万佛寺,同样是在京郊山上,和皇后常去祈福的慈安寺不是一个方向。


        

马车颠簸了大半日,山脚时,便听得山中古寺钟声敲响,雄浑渊深,绵延不绝。


        

快未时翎光才到寺中,这座古寺香客没有慈安寺那样多,古寺清幽寂静,翎光在佛堂烧香拜了拜,又对沈括道:“你以前身上那些人命,是不是让大师超度一下,做个法事比较好?”


        

为了让她心安,沈括点头应了,一旁,一个瞧着十五六岁年纪的小和尚,向两人双手合十行礼,道:“两位贵人,慧明大师刚做完功课,两位请随我来。”


        

“麻烦小师父了。”翎光和沈括跟着前去,上了布满青苔的台阶,沈括扶着她的后背,翎光看了他一眼,沈括道:“小心些,路滑。”


        

“谢谢。”翎光低低地道,上了台阶后,眼前是另一个大殿,继续往后走,上了起码四五个台阶,走了快一炷香半的工夫,环境越来越僻静,阒寂无声,绿叶成荫,几株盆景背后,似有一只狸花猫飞快地窜过。


        

翎光“咦”了一声:“贵寺养了猫吗?”


        

小和尚回头道:“是,原是只野猫,来讨口吃的,已经养在本寺有一年了。”


        

“到了,这里是寺中师父们的清修之地,慧明大师就在里面,两位贵人,进殿时左脚先迈。”小和尚事无巨细地叮咛,入殿后,听见清脆的木鱼声。


        

翎光的心跟着便静了下来。


        

“慧明大师。”沈括显然和这位师父认识,介绍翎光道,“这是拙荆灵杉。”


        

翎光双十合十行礼:“慧明大师。”


        

大师是个外表瞧着古稀之年的老和尚,目光却犹如孩童般纯净明亮,身着灰色简朴僧袍,注视翎光道:“施主是个福泽深厚之人,得神庇佑,一路好运,事皆吉祥,眼前之难,无论是什么,都是上天对你的考验。”


        

慧明大师嗓音润泽,十分温和,翎光懵懂地点头,也不明白他话里模棱两可的含义。


        

这和尚是不是对谁都这样说,她想。


        

沈括对慧明大师道:“此次前来,是因为昨夜发生了一件怪事……”


        

他长话短说,阐述完整件事后,慧明大师却看着翎光,不解道:“这位女施主身上,不像是有妖邪缠身之象,若是有,那也应当是神灵。”


        

翎光出声:“大师,昨晚那个,真的是鬼。”


        

“怪哉,那施主到本寺之后,可有先前那种感觉?”


        

翎光摇了下头:“来贵寺之后就好多了。”


        

慧明大师笑道:“佛门清净之地,妖邪不敢擅闯,否则会魂飞魄散。女施主通身清正,只需求一张护身符即可,不必多忧。”


        

翎光说想给沈括做场法事,二人便暂留在了万佛寺。吃过斋饭,寺庙开始操持法事,翎光坐在殿外不远的石椅上,头顶是遮阴蔽日的古树,手中竹筒里盛的是古井中的泉水。


        

但闻四周飘来淡淡的香火气,听见僧人手中扫帚扫过落叶的声音,似有若无间,好似有一道视线传来,翎光扭过头去,好似看见一片洁白的衣衫。


        

翎光心头一惊:“难道那色-鬼不肯放过我,追到了万佛寺来?不会吧,这么厉害。”


        

这时,她方才瞥见的那只狸花猫,从石栏处钻了过来。


        

翎光当即松了口气,眼睛一亮,走过去蹲在猫咪面前:“原来是你在看我啊,你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这猫有些亲人,拱起柔软的身子在她的裙摆上蹭来蹭去。


        

不远处,元策看见这一幕,若有所思。


        

翎光将自己当做假想的鬼魅,可一发现不过是只无害的狸花猫,她立刻就展开笑颜。


        

那只狸花猫被她疯狂地撸过脑袋,翎光喂了它一些自己带的零嘴,看见扫地僧经过,翎光问了一声,得知它叫花。


        

扫地僧说:“花身上有种花色,黑、白、赭,得名花。”


        

花:“喵。”


        

就像是在回答。


        

“原来你叫花啊,花,花,我是灵杉……”翎光和狸花猫玩了一会儿,突然间,余光处瞥见了一抹白,翎光望过去,神色微愣,屋顶处,又来了一只白猫。


        

翎光没养过猫,自然不晓得什么品种不品种的,只觉那白猫皮毛似雪一般白,眼睛点漆一般,猫安静地注视着自己,仿佛眼里蕴藏着深远的故事般。


        

让翎光一下觉得。


        

这只猫,好像认得自己。


        

它的眼睛很像是人,可是比人的要清澈多了,它的眼里在诉说一些无人听闻的故事。


        

“这庙里,有这么多的猫啊。”翎光自然以为也是庙里的,招手唤道,“小猫咪,有吃的,来不来?”


        

元策无论是化形化物,都修行到了顶峰,演一只猫,自然也不在话下。


        

——这就是他刚想到的好主意。这样既能看到她,又不会使她害怕,做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亦能跟在她身旁左右。


        

他动作轻巧地从屋顶跳到了侧面石栏处,绕过苍翠的盆景,朝她踱步而来。


        

猫咪大多都是傲气的,这一只更是格外地骄傲,不吭一声地走过来,一把将翎光怀里的狸花猫挤开了。


        

元策刚站在她的腿上,便感觉不妥,虽说自己是猫形,可到底是男人。


        

他后退两步,就被翎光一胳膊捞了过去:“别走啊!”


        

“哇。”翎光惊叹于这只白猫皮毛的顺滑,如缎子一般,手掌顺着小猫的脑袋滑下去,抚触过柔软的脖子,至整个背脊,到尾巴。


        

一点一点的,翎光便感觉白猫在她手里石化了。


        

“你不喜欢被人摸吗?”


        

方才狸花猫在她怀里并不是这样的。


        

翎光觉得这只白猫是不是有些怕人,难道是被主人遗弃的,受过伤害?


        

她从小包里掏出一颗花生米喂给他。


        

元策浑身僵硬犹如真正的石头般,花生米到了嘴边,犹豫了下,他张嘴叼走了,转身飞快地从石栏跃上屋顶,一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翎光:“哎?”


        

他跑得也太快了!


        

“喂!你怎么走了,就一颗花生米,就打发掉你了啊!这么不贪心的吗,”翎光站起来喊,“小猫,我这儿还有!你别跟我客气啊!”


        

元策从猫变回人形,身上白衫有些凌乱,气息不稳地靠着红柱,绯红从锁骨发散到了脖颈,蔓延至耳根,喘息里,心跳的咚咚声从喉间溢出。


        

整座寺庙的佛殿修葺得错综复杂,一层又一层的台阶相连,每一层间,都林立着茂密的绿荫。


        

翎光上了个楼梯,又绕了一圈,然后下楼梯,她怕惊扰了那只怕人的小猫咪,故此步伐放得很轻,也没有出声,只用视线在四面仔细寻找着。


        

还是没找到猫,但翎光循着馥郁清香的桂花香气走去,视野的不远处,却蓦然瞥见一个身着月白长衫,靠着大殿漆红梁柱的高大身影。


        

是和尚吗?


        

不,不是……他是长发,墨发用一根乌木簪简单束起。而庙里的师父无论长幼,都是剃了发的。


        

酉时那斑驳的光亮,从树缝间筛落在他发间,金光璀璨,安宁的气息,如一尊温润的金身。


        

不知为何,这道看不清脸庞的侧颜,仿佛是她魂牵梦萦的存在,就算看不见脸,也让人觉得是谪仙般的容颜。


        

翎光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连呼吸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忽然间,对方就像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侧头回首,翎光下意识往梁柱背后一躲,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望过去,她探着头,同那人对上了目光,一瞬风声静止,天光明亮。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