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9章 南襄16
夜间

青鸾

        

南襄16


        

对元策而言,小青鸾是最特别的一个存在,他是看着她长大,从青鸾蛋到孵化,再到分别,送她回家,又到现在。


        

彼时她还是个孩子,现在一眼望去,翎光已经长大了,正在人间历劫,并嫁为人妇。


        

好似变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想知道她人间命数,但元策已经没工夫去找判官查看生死簿了。


        

他依稀记得仙翁曾经说过,长萦公主的命数和徐玄周息息相关。


        

而徐玄周会在恢复功力之际,将长萦公主斩杀,想来那便是她的死期。


        

一般而言,命数尽时,便是历劫归来之日。依照青鸾族的特性,若这一劫苦难深重,感悟良多,兴许能直接涅槃。


        

纵使元策不曾在凡间历过劫,也知道这点。


        

可坏就坏在,徐玄周已经去幽冥界转世投胎了,长萦公主的命数已然改变,不过既定的死劫依旧会在将来某一日,不期而至。


        

拿剑之人就算不是徐玄周,也会另有他人。 首发域名m.bqge。org


        

夜色深了,元策看着翎光同那男子共进晚膳,就像凡间每一对夫妻一样,会给对方夹菜。


        

沈括把她爱吃的莲子夹到她碗中,翎光似乎是过意不去,心想自己这么久了,对沈大人也太差了,回敬了一片肉给他。


        

沈括若有所思,道:“夫人怎知,我爱吃这道金齑鱼脍?”


        

翎光:“因为我爱吃啊。”


        

她从没有注意过沈括喜欢吃什么,想这世上应该没有人不喜欢吃肉的吧?


        

当然,除了喜欢辟谷滴水不沾的徐公子以外。


        

现在翎光想到他,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吃得下饭,还能吃很多。


        

用完膳后,翎光和沈括便坐在了点了熏香的檐廊之下,两人正在手谈,沈括教她下棋。


        

而不远处的元策却忍不住想到,自己曾教她那么多东西,唯独这棋艺,她怎么也不肯学,说:“看着就无聊”。


        

这般懒惰的小青鸾,现在竟然开始和人学棋艺了。


        

心下怅然若失,仿佛被拉扯般难受。


        

元策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感觉,见她同人恩爱,这般酸涩,就好像心爱之物被夺走了般。


        

摇曳的烛光下,黑子落在白子旁边,沈括说:“这叫贴长。”


        

“这样吗。”


        

翎光学着,犹豫地捻着白子落下来,看着他的脸,沈括点头:“和旁人下棋,不可如此。”


        

“为何?”


        

“会被耻笑。”


        

“啊?那你还这样教我。”


        

“就是因为会被耻笑,才这样教你,不然下次老师来了,你跟他这样下棋,他得说我没有好好教你了。”


        

“老师”说的是沈括那位隐退官场的恩师萧丞相。


        

翎光反驳:“可是萧大人很喜欢我啊。”


        

沈括:“所以他骂的是我,不是你,没有人陪他下棋,你又一手臭棋,不好好教你,坏的是我的名声。”


        

翎光哼声道:“萧大人喜欢的就是我一手臭棋,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悔棋吧,我就敢,不然他干嘛找我下棋,他没事干了吗?”


        

“嗯,他就是没事干,你知道就好。”


        

沈括知道恩师有个女儿,很小时候就去世了,他的孩子没有一个活下来的。见了翎光,兴许是想到自己孩子,近日来便喜欢来他府上,没事了同她手谈几局,还给她讲书,讲历史,道家思想。


        

翎光悄悄跟他说过:“萧大人讲书我听不懂,他又要跟我说话,像老师一样,我只好跟他下棋了。果然,一下棋他就不爱说话了。”


        

萧相转头来敲打沈括:“好好教公主棋艺,她的棋下得太臭了!”


        

这也成了每天晚上夫妻俩的保留项目,翎光同他下了一两局,就喊累了。


        

元策站在一旁,低声:“此人这样糟糕的棋艺,怎么好意思教翎光的。”


        

翎光喝了一口糖水,不由得扭头看向旁边,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谁在看着我一样,搞得我心里毛毛的。难道是找我报仇的,我以前应该没有害死过谁吧?”


        

沈括也望过去,自然看见的是一片黑暗。


        

不知道翎光是哪根筋搭错了。


        

沈括把棋子都收进棋盅道:“今晚我让侍卫轮流值夜,你不用害怕。”


        

“好……”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越发强烈起来,她说,“可是我不敢一个人睡。”翎光想着要不让香岚进房陪她一晚好了,沈括闻言收棋子的动作停顿住,目光掀起看向她。


        

“知道了。”他说。


        

“啊?”翎光蒙圈地回望他。


        

沈括:“……你先回房沐浴休息。”


        

“噢。”


        

进寝殿,香岚迎上来:“殿下,可以沐浴了。”


        

香岚帮她脱下外衫挂起。


        

元策看见她脱了外衫,露出雪白背脊,一件水绿色的肚兜挂在身上,呼吸猛地一窒,他好似完全没料到会看见这样一幕,立刻转开了目光,急匆匆从她房中离开了。


        

他的步伐太急,直接穿墙而过,却不小心碰到案桌,桌上的纂香“啪”地一声掉在地上。


        

翎光坐在浴桶之中,听见声音一下打了个哆嗦。


        

“香岚,怎么了?是不是有人?”


        

香岚去看了一眼:“没有,殿下,是纂香掉下来了,可能是风吹的。”


        

翎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便小声问香岚道:“这两天你有没有感觉这座宅邸怪怪的?”


        

香岚将花瓣洒在水面上:“殿下在说什么?什么怪怪的?”


        

“就是……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这房子里,是不是有……那种东西啊?”


        

香岚摸不着头脑:“蚊子吗?”


        

“就是阿飘啊!哎呀,香岚,我问你,我以前有没有做过坏事?”


        

香岚一听“阿飘”,也缩了下肩膀,犹豫了下点头:“是做过一些。”


        

翎光大吃一惊,下巴缩进水面,露出睁得大大的眼眸:“那我有没有不小心害死过谁啊?”


        

香岚:“……那倒没有过,殿下您以前虽然做过一些坏事,可没有真的害过人命。就连赵姑娘害了您,让您跌落山崖差点死了,您不也只是上次见面和她扯起了头花吗?殿下这样心善之人,又怎会害人命呢。”


        

翎光:“会不会是你不知道?”


        

香岚犹豫了。


        

这也说不准。


        

她劝道:“殿下不要想那些神神鬼鬼的了。”


        

翎光猛地指着她:“我没说这个字啊,你千万别乱说!”


        

“……是奴婢失言,若殿下心里不安,明日大人休沐,要不,让大人陪您去一趟万佛寺吧?”


        

翎光沐浴之际,元策自然没有多看,不自觉地走到了她那凡人夫君的书房之中,元策坐了下来,揉了下眉心,却感觉自己脸上发着热。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那又是翎光,是罪过。


        

书房之中,沈括不知自己房中来了个不速之客,还在同幕僚低语。


        

幕僚回禀道:“大人,徐玄周如今下落不明,应是徐淖将他给藏了起来,那西凉魔也不知所踪……可大人身上的掌伤,江湖人称更掌,意为阎王要你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现在看着虽然无碍,就怕是……”


        

沈括端起药碗,漆黑的药慢慢入了口:“此事只有几个人知晓,你们不得在公主面前提起。”


        

“自然,属下不会透露给公主知晓。”


        

沈括:“我在朝中政敌颇多,若是只有这几年寿命,等我走后,灵杉无依无靠了,恐遭人构陷为难。我便只能让她同老师交好,认萧相为师,是唯一的上策。幸好老师赏识她,愿意收她为学生。”


        

元策听完他们对话,得知沈括原来身受重伤,只有几年好活。


        

他一下动了恻隐之心。


        

横竖沈括也只有几年寿元,那不如长痛不如短痛,若沈括过几日就病死,自己再叮嘱判官,来生给沈括投个好胎……


        

思绪飘到这里,元策及时制止了。


        

不可。


        

元策摇头。


        

凡人的命数,他是万万不可动的,徐玄周已经是一个意外了。


        

身为上神,又怎能因为一己私欲,动这样扰乱秩序的念头。


        

可是元策在一旁盯着沈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样貌虽不丑,可面相瞧着病弱,是个短命的大奸大恶之相。


        

“此人棋艺不精,又是个病痨,四面树敌,无法护她周全,又如何配得上她?”


        

若自己做主,是决不允许翎光嫁给这样的男人的。


        

随即,便听沈括吩咐一个丫鬟:“把书房的枕头拿到公主寝殿去。”


        

翎光已出浴了,换上了轻薄的睡衣,两片杏色的薄纱披在身上,一看床榻上多了一个枕头,纳闷道:“谁送过来的?”


        

正在点安神香的丫鬟回答:“公主,是驸马爷的。”


        

“重桓的?”翎光还没来得及仔细问,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沈括跨步走进寝殿:“夫人沐浴完了?”


        

翎光一惊,一下跳到床上用薄毯蒙着自己。


        

“香岚……香岚。”翎光本来要问香岚是怎么回事,谁知一喊她,就没人了。


        

香岚知晓公主和沈大人还未同房,她跟着着急,一看沈括来了,她立刻使眼色带着其他丫鬟出去了。


        

回答翎光的是沈括的声音:“香岚出去了,夫人唤她有事么?”


        

翎光直挺挺地蒙在薄毯里,装死。


        

耳畔,听得窸窣的换衣之声,翎光就有些慌了:“重桓……”


        

她悄悄从被角露出一只眼来,看见他脱了外衫,只着白色中衣,身材英武不凡,见他侧身坐上来,翎光又害怕地闭了眼。


        

其实她也知道,成婚这么几个月,不同房很不正常。


        

有了嬷嬷的教诲,翎光早已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了。


        

察觉到沈括撩起被角躺在身旁,热气传来,翎光往里面挪了一点,听见沈括低低的声音:“夫人不是害怕怪力乱神么,民间传闻,鬼怕阳气。有为夫在,不会有事的。”


        

翎光也是感觉心底安稳了些。


        

她从被角探出眼睛,寝殿的烛火她特意让侍女点上的,目光对上他侧过来的脸,翎光小声说:“重桓,我思来想去,我没有害过人命,这东西是你宅子里的,会不会……是你害的?”


        

沈括侧着身,面朝她:“夫人怎会这么想?”


        

呼吸和热气扑面而来,翎光越发地不自在了:“那要不然,那东西干嘛盯上我?而且我感觉,那道看不见的目光,只是很执着地看着我,但不是恨,他不恨我,干嘛看着我呢,是不是看错人了?其实看得是你才对,重桓……你身上是不是有人命?”


        

她问的直白,一时间,沈括难以回答。


        

“有过。”


        

不然也不可能,这样的年纪坐在这样的高位,就算他的老师是萧相。


        

翎光:“……”


        

沈括认真地注视她:“你不要怕我,我杀的是坏人。”


        

沈括伸手:“你把手给我。”


        

翎光信了他的话,因为从没觉得他是坏人过,所以他说杀的都是坏人,翎光也信了,慢慢把手给他,两手指尖刚刚触碰之时,只听“咔嚓”一声,床晃动了一下。


        

“什么声音?”翎光抬起头。


        

话音落,只见结实的花梨木大床咔地一声,从他们中间分成了两半。


        

翎光表情僵住,瞬间裹紧自己的小被子:“救命啊!”


        

沈括面色一凝,意识到这寝殿可能真有问题,直接将翎光连人带被地抱起:“来人!”


        

他高声喊道:“将寝殿封锁!”


        

沈括将翎光抱到了书房之中,又命人将所有的蜡烛点了起来,书房变得亮如白昼,翎光被吓到了,攥紧他的衣袖:“我以为,话本里说的都是假的呢,原来世上真的有……”


        

沈括抱着她低声安慰:“点了灯,不会来了,睡吧灵杉。”


        

“不,我不睡,睡不着了。”她倔强地睁大眼,准确无误地望着元策站的方向。


        

“怎么还看我啊,不会是个色-鬼吧!”翎光一生气,抓起手边的东西就砸过去,对空气喊,“别看了!你没有夫人吗!看别人家夫人做什么!再看你也不会有的!”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