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7章 南襄14
夜间

青鸾

        

南襄14


        

翎光从自己寝殿里醒来时,昨夜发生的一切在她脑中快速地回转,睁开眼坐起时,香岚已经到了床边:“殿下!您醒了,沈大人在外面等你。”


        

“我……我是怎么回来的?”翎光记得很清楚,“昨夜,我应该在锦绣楼,睡着了……徐公子呢?他有没有回来。”


        

香岚支吾:“徐公子他……”


        

翎光心沉了下去,千端万绪涌上来:“他没有回来,有没有被发现?你说沈大人在外面等我,那就是……被发现了,”她咬住了牙,抓住香岚的手,“他有没有抓?”


        

“殿下……”


        

门外传来一道声音:“这个问题,公主不妨问下官。”


        

“沈大人?”


        

翎光衣衫还是昨夜的穿着,她直接下了床,光脚走了出去,拉开门,便看见沈括穿着素朴的常服站在门外雪庭之中,修剪得不算齐整的树梢挂着大团的积雪,隐约间露出阴郁的深绿色。


        

沈括面色依旧苍白,但不像之前那般站都站不稳,微微躬身向她行礼。


        

“下官也正想问公主,徐公子的下落。”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翎光站在檐廊上,闻言松口气:“我也不知道。”


        

沈括的目光凝在她身上,声音掷地有声:“那昨夜,公主是怎么回府的?”


        

翎光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很硬气地仰头:“我困了睡着了,不知道怎么回来的。”


        

“锦绣楼四周都是官兵,量他徐玄周武艺再高,也插翅难飞。”


        

翎光微愕:“……锦绣楼四周都是官兵?”她上下扫过沈括的脸庞:“沈大人,原来你一直在附近。”


        

“公主殿下,徐玄周现在何处?公主与此事有关,尚且还只有沈某知道,若是让旁人知晓,公主不怕陛下怪罪么?”


        

“不知道,你就是问十遍百遍,我也不知道!他怎么逃了,那不是你的官兵没看住吗?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你看得那么紧,派那么多兵,都让他跑了。”


        

“……公主伶牙俐齿,下官不与逞辩。若陛下问起,公主还是这番说辞,下官无话可说。”


        

“你才伶牙俐齿,你这不就是威胁我么,陛下若是怪我,横竖不过砍我的脑袋,你当我这么怕死吗!”


        

她心口的怒气还没过去,眼睛里包着一泡泪始终没有落下,嘴里拼命地朝着沈括撒气:“沈大人还是担心下自己的乌纱帽吧!反正你那么多人都没看住他,若是陛下怪罪我,我就说,就说沈大人跟我是一伙的,不是你帮我,我怎么可能送他离开!”


        

沈括拧眉:“公主。”


        

翎光:“干嘛!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忘了我救过你,你欠我一命,你必须帮我。”


        

他依旧坦荡地盯着翎光:“公主帮下官找到徐玄周的下落,下官才能救公主。”


        

僵持不下了半晌,沈括看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又似乎真的不知徐玄周下落,他猜也是,徐玄周既然逃了,断然不可能让长萦公主知晓他的下落。


        

沈括先妥协了:“昨夜公主和徐公子来锦绣楼,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下官不能替你遮掩,若抓不到徐玄周,为今之计,只剩一个,才可免受责罚。”


        

翎光:“什么办法?”


        

他启唇道:“苦肉计。”


        

不多时,沈括的马车将翎光秘密带到了京郊,翎光下了车,当着她的面杀了一只野兔,沈括手掌从野兔的肚皮里抽出,温热的血涂抹在翎光的衣衫上,而后沈括慢慢抬手。


        

“得罪了。”他拇指抹过翎光的脸庞,翎光睫毛眨了下,没有吭声。


        

沈括还用剑划破她的衣裙,却没有划破她的皮肤。


        

到这时,她的外表已然很凌乱狼狈了。


        

翎光说:“我身上没有伤,若是太医替我医治,容易穿帮,一个伤都没有,哪来的这么多血。”


        

她说完撩开衣袖:“你往这儿划。”翎光闭上眼睛,明明在打哆嗦,表情却很倔强。


        

沈括手里提着剑,却很难下去手,他低头看着翎光细瘦的胳膊,血管青色很明显。


        

自己一只手就能轻易圈起来。


        

“你动手了吗?”翎光睁开一只眼睛,看见他迟迟不动,“你怎么还不动手,优柔寡断的,是不是男人啊。”


        

她皱着脸,抬手去蹭他的剑刃,剑刃锋利,划拉一下见了血,翎光嘶了两声,疼,可又因为冷,没有想象中那么疼。


        

“好了好了,就划一个,假不假?”


        

“假。”


        

“那再划一道。”翎光撩起裙摆,把小腿给他。


        

沈括没有吭声,锋利的剑轻轻划在她皮肤上时,她吃痛皱着鼻子,却咬牙的模样,让他内心充斥一股不可名状的感受,就像是这一刀,是划在他自己的手心里。


        

沈括抽走她头上发簪,一头青丝落下。


        

就这样一番操作,“遍体鳞伤”的翎光被带了回去。


        

“西凉高手救走徐玄周,掳走公主并重伤将她遗弃在郊外。”的说辞就在陛下面前形成了。


        

至于徐玄周,仿佛凭空蒸发了般,再也寻不到踪迹。


        

西凉高手听闻消息,进京探查一番,果真没有找到徐玄周。


        

“难道少将军自己想办法逃走了?我等根本没有掳走过那个长萦公主,何来被我等重伤之事,看来,少将军的凭空消失,和长萦公主脱不开关系。”


        

沈括旧伤不愈,便派暗探潜入西凉,寻找西凉三魔的踪迹,要找到这三兄弟,来替自己疗伤,不然按太医说辞,自己只有三五年了。


        

三月初十,黄道吉日,宜嫁娶。


        

天不亮时,便听见外头淅沥沥的雨声。


        

翎光穿着中衣坐在寝殿。


        

门外,传来两个陪嫁丫鬟的声音。


        

“今日公主殿下出嫁,竟是个梅雨日,这是不是有些不太……”


        

“嘘,你少说两句。”


        

这两个丫鬟,是最近太妃送来的,说她身边只剩个香岚,到了沈府未免得到的照顾不周,便给了她两个年虽不大的小丫鬟,供她差使。


        

丫鬟喊:“殿下,该起了,内务府的马车到了,咱们要先进宫,再换上嫁衣,梳妆打扮,若是晚了,便要误了吉时。”


        

翎光毕竟是公主,从宫中出嫁才是一贯的礼制,闻言她发了会儿呆,就起来了。


        

撑着一把油纸伞,翎光走到了一个萧索的院落前。


        

“不用跟上来。”翎光对身后两个小丫鬟道完,淋着雨走上檐廊,将门推开。


        

小丫鬟虽然才来一个月,但这府中不大,事他们都听说了。


        

这院落,以前住的是西凉俘虏徐公子。


        

她们望着翎光走了进去,只能说一句:“殿下,咱们只能耽搁一刻钟。”


        

翎光“嗯”了一声,拿起书桌上的话本子,是她给玄周的,因为觉得徐玄周这个人性子无趣,说不定看些话本能有趣些。


        

结果呢,这些话本大概他也没有翻开过。


        

前些日子他看的,居然是什么棋谱。


        

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将军。


        

房中还有个大木箱子,也是她给的,将箱子揭开,里头都是自己送来的一些东西,衣裳,衣裳干净整洁地叠放着,可翎光的目光,却放在了一根簪子上。


        

这发簪是金镶玉的材质,难得一见的雕工,本是翎光所有。


        

她拿起来一瞧:“这是……”


        

记忆闪回慈安寺那一日,自己从山崖跌落,却莫名其妙地活了下来,就好像有高人相救。


        

随后,她又在乡间野外遇上一位老者,为表感谢,一定把发簪相赠。


        

翎光回想起那“老者”的身姿样貌,挺拔而高大的背影,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的熟悉语调,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说话的性子,突然就明了。


        

“是玄周!一定是他!他会易容术,还习武,武艺高强。”


        

“是他救了我,可他都能出城了,为何不趁机逃跑?”


        

翎光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外面就传来丫鬟一声两声的催促,翎光不得已,只能先放下发簪,不论是不是他,亦或是他派遣了西凉高手来救自己,他都已经走了。


        

翎光凝视发簪半晌,将之放回木箱,盖上盖子,咔哒落了锁。


        

马车将翎光送到宫门,换了銮仪进宫,到了她从前住的宫殿。


        

宫殿内外刚打扫过,洁净中还带着潮湿雨水气息。


        

翎光一进门,嬷嬷便拉过她去净面,换衣,翎光只能像个木偶般,被梳妆打扮,戴上沉重的凤冠,披上盖头。


        

不时有人在她耳旁说话。


        

“沈大人……不,驸马爷将恭纳送到午门了。”


        

“殿下,吉时快到了。”


        

“香岚。”翎光出声。


        

“奴婢在。”


        

翎光:“有东西吃么?”


        

香岚悄声:“不能吃东西的,殿下,要完成仪式后才能,这是规矩。”


        

“噢。”


        

不一会儿,香岚背着人塞给她一个糕点,翎光偷偷吃了,太监尖细的声音传来:“吉时到——”


        

翎光被搀扶着起身,走出殿外,向皇上皇后行告别礼,最后拜了拜太妃,皇上皇后本也不喜欢她,做做样子,只有太妃还有两分真心,嘱托她,若是受了委屈,就让人进宫传信给她。


        

随后,在吹奏声中,命妇带着翎光上了舆轿。


        

天空飞来数十上百只叽叽喳喳的喜鹊,命妇喜道:“这么多的喜鹊,公主殿下,这是吉兆啊!”


        

翎光没有出声,撩起盖头瞥了一眼,真是好多喜鹊在飞。


        

却被命妇打了回去:“公主殿下,不能自己撩盖头的。”


        

“我知道了。”翎光揉了揉手。


        

送亲队伍浩浩荡荡,又回到了公主府,停在了公主府旁边的首辅府门外。


        

繁杂的仪式过后,拜了堂,翎光入了婚房,四周安静下来,这一天怎么过的,都是被安排好的,她心里半点波动都没有。


        

沈大人的手长得很好看,是文人的手。


        

温柔地牵过她时,翎光心情却很平静,对于自己要嫁人了,她什么感觉都没有,就连拜堂那一下,也是如此。


        

听着四周没有动静了,翎光撩起盖头看了一眼,屋里红烛摇曳,门外宾朋满座,车马盈门,觥筹交错。


        

翎光摘了凤冠丢在一旁:“累死我了。”


        

她倒在床上,开始吃床上的花生,桂圆,枣子。


        

沈括进来之时,便看见这一幕。


        

她不遵守礼数,他心底也没有太大意外,身着红色喜服,跨进了门槛,将门关上了。


        

翎光听见声音,吃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下,扭过头去。


        

“沈大人。”


        

沈括站在床前,高大影子遮住了翎光眼前大半的光线,声音比平时温和许多,道:“公主,唤我重桓便是,这是我的字。”


        

“……重桓,”翎光顺着他叫出口了,咬了下唇,稍稍坐直了些,“今晚要不……”


        

沈括看着她,睫毛垂落下阴影。


        

“我睡床上,你睡床下?”


        

翎光和他对视,稍微有些心虚:“我来月事了,我不喜欢睡床下。要不……委屈一下,睡一起也不是……不行。”


        

沈括点头:“我睡书房罢了。”


        

-


        

从人间到神界,又到了遥远的丹穴山,元策翩然落地时,便看见荼白树凋零的模样。


        

他多看了几眼,听见竹屋那头传来声音:“是你?”


        

模样是翎光的女子一脸错愕地盯着他:“怎么会是你?”


        

对于当年差点将自己当做魔族抓走自己的神族,林烟这么多年也没能忘记。


        

可她一直不知对方是谁,只记得那令人难忘的气度样貌,绝非常人。


        

元策看着她,半晌道:“你不是翎光,你是谁?”


        

林烟盯着这个俊美不凡,气息强大的神祇:“你又是谁?!”


        

元策容色冷峻,拂袖而出,一卷风吹过,林烟便露出真面目。


        

元策一时并未认出她,只当她是翎光的婢女,冷声质问:“翎光帝姬身在何处?”


        

“怎么又来一个找殿下的……”林烟一下想到了,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你难道是上清神尊?”


        

元策不置可否,很快从林烟口中得出消息,翎光一千年前就去三重天了,这一千年间,什么消息都没有。


        

元策皱起眉。


        

翎光竟然不在丹穴山,絮方神君竟然没发现。


        

絮方怎么可能没发现,定然是他纵容的。


        

林烟还说:“无极仙翁,还有另一个仙君,他们刚刚来过,就在你之前两日才走。”


        

元策手中有青鸾尾翎,他的速度远比仙翁要快,瞬息万里,如无形之风,赶到三重天之时,仙翁才焦急地从北天门出来:“坏了坏了,那就是翎光殿下历劫无疑,得赶紧通知神尊才是!”


        

他在兜率宫听见翎光历劫,也来不及多问什么,就匆匆出来了。


        

岂料下一刻,神尊驾乘三足金乌,便出现在眼前。仙翁老眼一花,被光亮晃瞎了眼:“谁这么缺德!”


        

子隐眯着眼:“是三足金乌!”


        

他吃惊道:“神尊?”


        

仙翁“啊”了一声,赶紧闭着眼迎上去:“神尊啊,你怎么来三重天了?快回人间去!”


        

元策却望向巍峨的北天门,心里陡然有了猜测,嗓音急了一分:“翎光呢?”


        

子隐:“尊上,属下和仙翁已经打听过了!殿下在三重天当了雀仙,刚历劫去了没几天,那个长萦公主,便是她的凡人之身!”


        

元策一瞬如遭雷击,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忆起人间那两月间种种,那么多的不解、熟悉,纷纷在这一刻迎刃而解。


        

他站在金乌背上,难得的疾言厉色:“如此重要之事,你们这般磨蹭!”


        

子隐内疚地低头道:“尊上若是罚子隐……当殿下的男宠,子隐也毫无怨言。”


        

说完,金乌高声啼鸣,一扇翅膀,一地残云吹在子隐的脸上。


        

元策神尊走了。


        

仙翁无言地推了推子隐:“你发什么梦话,子隐,你醒醒啊。”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