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5章 南襄12
夜间

青鸾

        

南襄12


        

宫里太医和江湖郎中都来过了,见到沈括胸口的掌伤,替他把脉后,都摇了头:“沈大人这伤,路数古怪,已扩散至心脉,解铃还须系铃人,若不及时找到重伤大人的歹人替大人疗伤,日后怕是……”


        

太医欲言又止,幕僚追问:“怕是什么,你话倒是说清楚啊!”


        

太医脸色为难:“怕是……只能活个三五年了,也无法再习武,拿重物了。”


        

闻言,沈括的脸色只是沉了些,没有太多变化,温和地颔首道谢:“章太医请回吧,我的伤势,还请章太医隐瞒一一。”


        

章太医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沈大人,下官回去后再翻翻医书,说不定……能找到一些法子。”


        

幕僚将太医送到门外,沈括坐起穿衣。


        

“大人,”幕僚回身,走到他面前,“这都十日了,那西凉三魔还没有音讯,那日已派神武军全城搜罗,但……”


        

“西凉三魔这三兄弟,老一擅易容之术,兴许他们已经混入京城,继续严密监视公主府,只要徐玄周还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他们一定会出现。”沈括坐在案桌之后,沉吟道,“明日花灯节,街头熙攘,人烟浩穰,是最适合动手的时机。”


        

“大人的意思是……”


        

沈括:“让徐玄周出门。”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午时一过,一只信鸽飞进了元策的窗户,停留在他的书桌前。


        

鸽子腿上绑着一张卷起的纸条,正在看书的元策看了那鸽子一眼,侧过身给它让了个位置。


        

兴许是养过鸟的缘故,他对各鸟类都保留着宽容。


        

信鸽往前走了几步,踩在了他手中的书页上。


        

元策伸手轻轻将鸽子拂开:“去外面玩。”


        

专门训练过的信鸽,能捕捉到人身上的气味,从而飞到特定的地点。


        

不远处的高墙上,通过一根西洋望远镜来观察徐玄周的幕僚纳闷住了:“是信鸽腿上的信绑的不够明显吗?他怎么不拆?他就没想过,这是西凉给他的传信吗?他就这么不想回家吗?!”


        

“大人,怎么办?徐玄周他不看信啊!”


        

由于身体不适,只能坐在下面的沈括道:“那就换一种方式。”


        

不一会儿,一颗揉成一团的纸球,直直地砸了过来,快要砸到元策脸上时,他似乎预判了,脑袋一侧,纸团轻轻落在了地面上。


        

拿着西洋镜的幕僚:“好好好,他躲了,他看见了!他……”


        

半晌。


        

“这个徐玄周是不是有病啊??他在看什么看这么起劲,这消息都丢他脸上了,还是不看。”


        

“我看看。”沈括站起身来,让侍卫:“扶我上去。”


        

若是平时,他定然可以一跃就跳上墙,但沈括有伤在身,腿伤令他无法攀爬,只能靠侍卫了。


        

“大人小心些。”


        

沈括接过西洋镜,朝徐玄周的房间望去。


        

满地的纸团子,他看都不看一眼,低头沉浸地看他的书,风轻云淡,眉眼疏朗,半分被关押的戾气都没有。


        

沈括:“莫非他知道有人监视,故意不看?”


        

“抑或知晓有诈。”


        

幕僚说:“这徐玄周真是心机深沉!”


        

沈括旋着西洋镜,想看看徐玄周到底在看什么书,身旁突然传来幕僚声音:“公……公主!”


        

“哪?”沈括放下西洋镜,果然瞧见不远处走来的长萦公主。


        

他正要回身跳进自己院中,忘了身上还有伤,一头栽了下去,发出一声闷哼。


        

幕僚大惊失色:“大人!”


        

翎光疑惑地转头望去。


        

沈括出声:“快撤!”


        

于是,翎光只看见墙角落下的一片衣衫,就好像方才有谁站在那里般。


        

翎光走了过去:“谁啊?”


        

隔壁是沈府,难道说是小偷?


        

走到墙角边,翎光瞥见草丛里似乎有个人影,她蹲身搓了个雪球,就直接砸了过去,喊道:“来人啊!捉贼啊!”


        

“……公主,不要喊了,是我。”


        

“咦?”翎光听出来,连忙拨开草丛,看见一脸麻木,近乎死灰般躺在地上的沈括。


        

她挑眉:“沈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方才看见一个可疑之人,不自觉就追到了你府上来。”沈括抬头,镇定自若,“公主可有看见可疑之人?”


        

“有啊。”


        

”嗯?”


        

“你啊。”翎光看着他。


        

“……”


        

“我开个玩笑,我没看见可疑什么之人,兴许已经逃远了吧。”翎光弯腰拉他起来:“沈大人,你伤好了么?”


        

“快好了。”沈括脸色依旧苍白,似乎是扯到了伤口,鼻间发出痛苦哼声,翎光立刻松手,沈括就啪地坐在了地上,牙关一咬,眉端抽了下。


        

翎光也慌道:“对不起啊沈大人,弄疼你了!我这就派人去你府上,让人将你抬回去吧?”


        

“不必如此麻烦。”沈括靠着墙,看着她发间簪着一枝红梅,鼻尖和脸颊冻得有些发红,和花的颜色相得益彰。


        

他吹了一声口哨,两个侍卫就立刻从墙的另一边跳了过来:“沈大人。”并对翎光行礼:“小的见过公主。”


        

翎光语气有些怜悯地说:“不必多礼,将你们沈大人带回去休息吧,看他可怜见的,还是别出来吹风了。”


        

沈括想解释一句自己真没有那么脆弱,可实在提不起力气了。


        

两个侍卫一左一右架着沈括,正要带着他飞过去,翎光突然道:“等等。”


        

沈括回头:“公主?”


        

翎光将佛珠还给他:“这是你的佛珠,那日忘了还你,喏。”


        

沈括颔首接过:“还没谢过殿下救命之恩,沈某……改日再来登门致谢。”


        

翎光哎呀一声:“不用这么客气的,你意思意思就行了。”


        

沈括看着她:“……明日我差人送谢礼来。”


        

“好的好的,你什么时候方便都行,今天也可以。”翎光眼眸晶亮地盯着他。


        

把沈括看得又有些不自在了:“……那我待会儿差人送来谢礼。”


        

旋即,沈括有些滑稽地被两个侍卫搀扶跳上墙,又跳下来,回到自己府中。


        

翎光方才弯腰捡起地上的西洋镜,若有所思:“沈大人,你还忘了这个。”


        

她说着把西洋镜往墙外一丢,沈括接过,顿了一下,又道了声谢。


        

翎光说不客气,走远后,回过头看向墙边。


        

虽然她知晓一直有人在监视,但这回是逮了个正着。


        

“没想到沈括居然带伤还亲自监视我,不过……他是在监视我,还是玄周?”


        

翎光站定在元策的院落门前,正巧看见他窗户开着,便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视线往里望去,刚巧看见一只骨相极佳,修长如玉的手,在抚摸雪白信鸽的羽毛。


        

他一边看书,一边心不在焉地捋着那鸽子的白色羽毛,翎光看见便禁不住一愣,仿佛是觉得似曾相识,目光凝固在他的手上,直到这只手停顿住,元策抬眸看向她:“公主来这里作何?”


        

翎光目光上移,很硬气地说:“怎么!没事本公主不能来啊?这是我的公主府,又不是你家!”


        

元策平静无波:“公主说的是。”


        

“这信鸽哪来的?”翎光看过去,心里不知怎地有些古怪,似乎觉得他抚摸鸽子的动作极其碍眼,便伸手将鸽子捉了过来,“这还有封信呢。”


        

她将信拆了下来,便直接将信鸽抛飞出去,看它飞走。


        

旋即翎光直接摊开纸条一看。


        

“明日戌时,锦绣楼……”


        

翎光抬头:“明日不是花灯节么,是谁给你传信,让你去见面啊?”


        

“不知。”


        

“怎么问你什么都不知道。”翎光趴在他的窗上,“是你们……”突然想起,沈大人可能还在监视自己呢,她便绕了一圈,开门进去,看元策坐在椅子上,白衣翩然,广袖大袍,不知道他哪来的衣服,不是自己送给他的。


        

翎光先将窗户关了,又看见地上一堆纸团,吃了一惊,捡起来一看,内容都差不多,其中一张甚至明示写了“少将军”三个字。


        

“少将军,会这么喊你的,只有你们西凉国之人。”翎光眼睛亮了起来,瞧着比他这个“少将军”还要高兴,“玄周!你们西凉真的派人来救你了,你爹派人来了。明日你跟我一起出门!”


        

那日在京郊,元策看见她救了沈括,同沈括相处,便想,兴许长萦公主嫁给沈括后,情愫一生,自己的情丝就能取回来了。


        

若此法不行,便再换一法。


        

他并不像仙翁那样关心自己的情丝。


        

闻言元策心下想,或许徐玄周这个人在她命中就此消失,回到西凉,是最好的结果。


        

即便下凡多日,元策也并不拿自己当徐玄周,他又想取回情丝,又找不到恰当的法子,便只能跟随在长萦公主身旁,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可这样的观察,让他越发觉得她身上的特质与翎光的相似。


        

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像翎光。所以他不能再多看她。


        

元策点头应了:“明日戌时,我随你出门。”


        

翎光还没高兴完,抬头望见他脸上神色,想,他这么想回家,一点留恋都没有。


        

他的心是石头做的,一点不曾动过。


        

翎光又有点难过,凝视他好半晌,望着他黑漆漆捉摸不透的眼瞳,低头敛下了目光,心里的酸楚涌上来。


        

翎光一言不发将这些信全部在他房中焚烧殆尽,才离开回房。想给他准备些东西,又觉得:“他恐怕不想要我的东西,也不会用的。”


        

她忘记了很多长萦公主的过去,记不清自己曾是个怎么样的人。


        

但从外人口中,依稀听说过一些。


        

“我原先可以一口气喜欢那么多人,今日我喜爱他,明日他走了,等他走了,我又可以喜欢上别人了,应该可以吧?”


        

翎光平躺在床上,夜不能寐。


        

元策坐在月下窗前,抚摸那片珍贵的青鸾尾翎。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