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2章 南襄09
夜间

青鸾

        

南襄09


        

今早天还不亮时,约莫寅时,两个黑衣人掠到公主府的屋檐上,二人身手了得,饶是隔壁就是重兵把守的首辅府,都轻松突围,没有惊动任何人,落在了南面徐玄周的院子里。


        

脚尖轻飘飘地踩在雪上。


        

黑衣人熟练地吹迷香,破门而入。


        

面对的却是空荡荡的屋子,隆冬夜里,这间房的气温却比外面还要低!


        

“人呢?”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难道消息有误,徐玄周没住这间房?”


        

二人正要离去,却猛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像是被点了穴道,浑身僵硬着,眼里释放出一个信息——这里有高手!


        

一道不带感情的声音蓦然出现在身后。


        

“你们夜闯公主府,有何目的。”


        

二人心生惊诧:“你是谁?” 首发域名m.bqge。org


        

元策坐在他们的面前,分明没有什么表情,却平白叫人看了胆寒,道:“回答问题。”


        

话音落,二人便感觉到自己不受控制地,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长萦公主明日要跟皇后去四明山的慈安寺,主子交代,要捉走徐玄周,给长萦公主和徐玄周下药,在众目睽睽下让她和她最心爱的男宠苟合,彻底坏掉她的名声。”


        

元策审视二人,冰冷的唇线微启:“你们主子是谁。”


        

“镇、镇国将军府……二姑娘。”


        

“大、大侠,您是……徐玄周吗?”


        

元策并不回答,只道:“你们可以走了。”广袖一拂,二人像一阵烟雾便消散了。


        

跟着,二人便出现在了公主府外。


        

两个黑衣人只感觉脑袋一阵恍惚,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里是……长萦公主府,”黑色门匾在月色下尚能看清字迹,“对,主子交代了,要去捉徐玄周。”


        

两人刚飞上围墙,还未靠近,那边,负责监视公主府动向的神武军猛地惊醒,瞥见两个鬼鬼祟祟之人夜半更靠近公主府,第一反应便是:“来了,西凉国的暗卫!”


        

受命去捉公主男宠的黑衣人大骇:“这里怎会这么多神武军?都是保护长萦公主的吗?”


        

电光火石间,双方拳脚相加,兵器相接,黑衣人四拳难敌,而且无心恋战,只好仓惶落逃,奈何神武军穷追不舍,两人苦不堪言,又不能逃回将军府,只能朝京郊跑去。


        

夜里发生这么大的动静,翎光被吵醒了一次。


        

门外小厮道:“公主,是隔壁沈大人府上,约莫是来了贼人,被抓了个正着。”


        

“有贼人?现在几时了?”翎光清醒了两分,“快把我的聘礼箱子锁好。”


        

“回公主的话,现在是寅时,公主放心吧,有小的们轮流看守,聘礼好好的。”


        

翎光放心了,闭上眼睛:“才寅时啊,我卯时再起。”


        

说完咚一声倒下去,继续睡了。


        

元策出现在她房中,正想施法让她陷入沉睡,好让她去不了慈安寺时,翎光却突然睁开眼睛。


        

元策不得不立刻隐去身形,躲进窗台花瓶里。


        

翎光揉了下眼睛,盯着他消失的地方,怔愣住。


        

“我眼花了吗?”


        

翎光有些不解:“怎么会看见一个陌生男人。”


        

看身形,有些像玄周,但脸却不似,可那张陌生的脸,分明像是见过,翎光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在哪见过。


        

“应当是做梦吧,不然这世上怎么会有这般好看的男子,那是神仙吧?”她起身来披上外衫。


        

翎光本来还想闭着眼做会儿梦的,心里却挂记着自己那十几个箱子的聘礼,担心让贼人给偷了:“他们连首辅府上都敢闯,我一个公主府,肯定是任其自便。不行,我得去看着。”


        

聘礼是谁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翎光现在最值钱的家产,可别让江洋大盗给盗走了。


        

见她不睡觉都要守着聘礼,元策哑然,心想这位公主原先那般喜欢徐玄周,这样快就转移了心思在其他人身上么。


        

他站了好一会儿都没走,忍不住被公主吸引目光。


        

情丝威力颇大,牵动他的心神,听见有人要陷害于她,元策第一反应竟是帮她避开危险,阻拦她去慈安寺。


        

与此同时,京郊客栈,天字二号房中,个异域打扮的男人正聚在黑暗的房中,这人模样有些相似,瞧着是个兄弟。


        

“有消息说,少将军被南襄皇帝赐给了先帝的女儿长萦公主,听说长萦此女荒-淫无度,还不知要怎么折-辱我们少将军!”


        

“少将军腿也废掉了,不能反抗,实在太过受罪!”说话之人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眼中蓄满水痕,“徐将军下了死命令,让我们务必把少将军救出来,我们明日进城,我已打探过,元宵夜花灯节,举国同庆,是守卫最松散的时机,届时我们便潜入公主府,将少将军救出!不跟这帮南襄人缠斗,只要救出少将军便好。”


        

说话间,几人瞥见外头传来火光。


        

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看了一眼:“大哥,糟了,有官兵来了!”


        

两个被赵婉婉派出去抓徐玄周的黑衣人,已经逃到了京外。


        

而神武军的人马已经搜寻到了京郊客栈中,拿着令牌逼问:“有没有看见可疑之人?”


        

客栈掌柜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就冲出来扑通跪下,抱住了军爷的腿。


        

“几位军爷,我们都是做老实买卖的,不是黑店啊,没有什么可疑的!”


        

军爷一拍桌面:“老子问的是,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我问东你答西!老子问你,有没有外地口音,或打扮奇怪,遮住脸的,或身上有血腥味的人来你们这儿投宿?方才有没有听见怪声?”


        

那两个西凉国探子逃匿,他们紧追不舍到了此地,荒郊野外的,就这么消失了。


        

这里就这么一个亮着灯火的客栈。


        

神武军地毯式地在林中搜寻了起来,第一个要查的,就是这间客栈。


        

掌柜支吾了下,说:“是有奇怪的人,天……天字一号房的客人,便是遮住了脸,我观他器宇轩昂,应当不是普通人,身边还有带刀的壮汉,瞧着……和军爷您身上的气质很像……都像是,杀过人的样子。”


        

“还有天字二号房的客人……他们有桑耳,口音不像南襄的,说是从北边来经商的,留着这么厚的络腮胡,有些像北羌国的打扮。”


        

他们要抓的是西凉奸细,这天字一号房,听起来便极为可疑!


        

“走,去搜!”


        

天字一号房被用力踹开,黑暗之中,惊醒了守卫之人:“你们是谁?!”


        

里间床上的男人也睁开了眼睛。


        

“老子是神武军!正在搜西凉奸细,你们又是谁?!”


        

“神武军?奶奶的,老子也是神武军!”


        

火把一照,双方都看清了对方的脸庞。


        

“扑通”一声跪下:“首领,恕属下眼拙,有眼不识泰山,首领您怎会在此处?”


        

“沈大人奉皇命出京办事,用得着你多问?!”


        

床幔影影绰绰,好似是有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穿衣。


        

沉稳的声音从白色帘幔后传来:“西凉奸细,是怎么回事?”


        

这声音,一听便是沈大人!


        

“回沈大人,属下今日在公主府看见两个……”


        

几人对话间,隔壁兄弟人已经乔装后离开了客栈。


        

“大哥,隔壁房中那个年轻男人,竟然是南襄皇帝身边的红人沈括!”


        

“他是南襄皇帝的智囊,除掉他,便是除掉我西凉的心腹大患。天助我也!”


        

-


        

马车摇摇晃晃,翎光坐在车上,有些犯困地撑着脸。


        

今日除了翎光,随皇后一道去慈安寺的还有其他的宫眷,翎光身边是不熟的太妃,她虽不熟,可太妃是看着她长大的。


        

在车上,也不免一直看着她,道:“灵杉,你的嫁衣可有提前准备?”


        

翎光闻言点点头:“皇后让尚衣局帮我量过身了。”


        

太妃轻言细语地说:“那我也只能给你准备一些陪嫁了,过几日,我让人送到你府上去。”


        

翎光笑道:“谢谢太妃。”


        

太妃吃斋念佛,整个人显得很平和,翎光不知不觉就在她面前睡着了,醒来,马车已经上山,到了慈安寺,所有宫眷进入宝殿,跪在佛像前诵经祈福,耳畔传来敲木鱼的声音,前方的皇后手里捏着佛珠,虔诚地跪拜道:“佛祖保佑我南襄太平盛世,国泰民安,千年不朽。”


        

整个仪式持续了一个时辰,过后,便坐在佛堂里听大和尚讲经。


        

“这是四明山竹林采的雪水煮的茶叶,”僧人介绍道,“今日为招待几位贵人,特意取的竹叶尖的露凝成的雪。”


        

皇后笑道:“善觉大师有心了,本宫定要好好的品尝一番。”


        

穿着素净僧袍的僧人,低着头端着茶水进来,逐一上茶。


        

走到翎光面前时,将特意为她准备的茶水,端到了她的面前。


        

翎光低头闻了一下,感觉不太好喝,就只舔了一口便放下了,旋即从自己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一个竹筒来。


        

身旁的太妃:“这是什么?”


        

“我自己做的,用红枣和蜂蜜,梨子,熬制的糖水。”翎光递给太妃,“太妃可要尝尝?”


        

太妃轻轻摇头,说:“你来寺庙烧香,还自己带零嘴?”


        

翎光打开自己的小包给她瞧:“不止呢,还有这些,我家侍女身上的包袱里更多。”


        

太妃看了一眼,都是些瓜子花生蜜饯之类的,她说:“今日礼佛,要吃斋。”


        

翎光:“我知道要吃斋,所以我带的全是素的。”


        

太妃低声:“你待会儿出了佛堂再吃,别让善觉师父和皇后瞧见了,说你没礼数。”


        

“噢……”翎光只好收起自己的零嘴,开始埋头喝茶。


        

不一会儿,肚子里便翻腾了起来,翎光看了眼皇后,扭头对太妃说:“我去外面透透气。”


        

太妃拍拍她的手:“不要乱走,快些回来。”


        

翎光便捂着肚子出去了,门外,一直低着头等待的“僧人”,尾随她而去,翎光看见他,含蓄地问:“这位师父,那个……你们慈安寺的茅房,在哪啊?”


        

“施主请随我来。”


        

随着越走越远,翎光的肚子越来越疼,她抱住一旁的竹子,胃中绞痛难忍:“师父,你们的茅房,怎么这么远啊?”


        

僧人说:“马上就到了。”


        

被推下山崖前,翎光脑海里只剩一个想法——


        

她只想出个恭,她惹谁了?


        

坠落的感觉让她忘记了尖叫,一瞬间什么都忘了,她感觉自己也没有那么地害怕,甚至有种奇妙的感觉,自己有翅膀,会飞。


        

她连眼睛都没有闭上。


        

快要落地时,一股神奇的阻力,出现在她身下。


        

翎光睁大眼睛,盯着离自己只有一尺距离的雪地。


        

她愣愣地,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


        

“啪”地一声,她掉在了雪地里:“哎哟。”


        

翎光喊了一声,翻身爬了起来,仰头看着遥远山顶的慈安寺,眼眸锃亮地自言自语:“我果然会飞!我就说,我梦里为什么老是在到处翱翔。除了我是神仙,没有别的解释了!”


        

翎光在原地蹦了好几下,试图飞回去。


        

可她自以为的神仙之力,相当不给面子。


        

她原地蹦了好久,都没能飞起来。


        

不远处,救了她一命后,便隐去身影的元策摇摇头:“世上怎会有如此蠢笨之人。”


        

过了许久,翎光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会飞之后,有点丧气。


        

“这是四明山吧,也就是京郊,那我只要顺着一条路走,怎么也能走回去。这两条路,我走哪条呢?”


        

翎光闭着眼随意选了一条,打开自己腰间的小挎包,开始嗑花生,一边吃花生,一边朝着反方向走去。


        

元策朝她行走的方向望去,这条路只能往深山里走,她走到天黑也不可能走出去的。


        

进山后,以她的体格,要么冻死,要么被野兽吃了。


        

元策只好变作六旬老翁,白须罩面,学着仙翁那样撑着一个手杖,从杂草从中慢慢出现。


        

他身形高,并不佝偻,半点不像个老人。


        

翎光果然看见了他,见他身形高大似孔武有力的年轻人,但又一头银丝,脸生白须,飞快地跑过去:“大爷!大爷等等,我想问问,这是哪里啊?京城您知道怎么走吗?”


        

“大爷”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只是朝着正确的方向给她指了指。


        

翎光点头:“谢谢你啊!”


        

她说完摘了一根簪子给大爷,这“大爷”好似愣了下,手背在身后,摇头。


        

翎光塞到大爷手里:“拿着吧!您救了我的命,大爷,您住在附近吗?这么冷的天,您出来干什么?您住的远不远?要不要我送您回家啊?”


        

元策:“……”


        

翎光瞧出了不对来:“大爷,您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元策闭了闭眼,扭头挥挥手,声音故作沙哑:“你走吧,再不走就天黑了。”


        

翎光绕到他面前去说:“我不识路,我自己走,说不准要走丢的,要不,我跟您一块儿走?”翎光把头上发钗全都摘下来,“都给你!”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