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0章 南襄07
夜间

青鸾

        

南襄07


        

徐公子的腿好像恢复了这件事,翎光是有猜测的,不然怎么解释,他能翻窗?


        

但这半月以来,徐公子坐着一动不动,犹如石雕,翎光又想:他的腿应该还没好,不然他干嘛不动?


        

然后翎光目睹着他站起来走了。


        

翎光坐在原地,喊他:“琴,我送你的琴!你不要了么。”


        

“不要,”元策的背影停顿了下,“我不爱抚琴。”


        

“那你喜欢什么?”


        

看他没回答,翎光站起来,推着轮椅跑过去,像个小尾巴:“你的腿什么时候好的?”


        

“刚刚。”


        

“那一定是我给你从宫里抓的药的功劳了!你还不谢谢我?”


        

元策步子迈得更大了。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你不谢谢我就算了,那药很贵诶,是我装病太医院才开给我的。”


        

“玄周,你还是坐着吧,长史说有不少监视咱们府上的暗卫,若是看你能站起来了,万一来抓你呢。我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你一世啊。”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因为我要嫁人了不高兴了。”


        

“我不嫁,是欺君之罪,皇帝不喜欢我,会流放我的,你是愿意跟我去首辅府上享福,还是当我的家眷被流放啊?我觉得享福比较好,你觉得呢?”


        

她的嘴叽叽喳喳的,实在聒噪,不止一次让元策产生错觉,好似自己肩膀上,还站着翎光那只话痨鸟。哪怕自己不说话,她都能自言自语很久,惹她不悦了,半刻钟不到就会忘,继续高高兴兴地上来跟你说话,直到理她为止。


        

可她们又不完全一样,只是性子样貌都有些相似罢了。


        

翎光看他走得快,干脆快步跑了起来,木轮椅轱辘飞快地滚动起来,眼看着就要撞他背上了,翎光连忙刹住车,木轮椅冷不丁一扭,连人带椅一起撞在了的水阁柱子上,翎光正要失控翻到水里,元策转过头,就仿佛一堵看不见的墙伫立半空,将她弹了回去,咚地落在了地上。


        

翎光望向半空,有些发懵。


        

“我刚刚……不是快落水了?”翎光不解,“那是……什么,玄周。”她喊住元策的背影,“是不是你救了我?”


        

“不是,”对凡人使用法术的事,他还不知要怎么解释,便道,“公主吉人自有天相。”


        

翎光:“噢,那就是菩萨在保佑我了。”


        

她试图坐起来,奈何腿骨传来一阵剧痛:“啊……”


        

翎光轻呼出声,抬头,却望见他背影越走越远,根本没有理自己的意思。


        

鼻头酸酸胀胀的,其实,她和徐玄周好像也没认识多久,可这种平白而来的喜欢和难过,却牵扯了她的全部情绪。


        

“原来,你真的不喜欢我啊。”


        

翎光低低地咕哝一句,失落地收回目光,手掌撑地,努力站起,手臂肌肉紧绷着,她咬着牙,一点一点,艰难地将自己挪到了轮椅上。


        

冷汗当场下来,顺着额头滴落,虽然很痛,翎光却也没喊。


        

她默默地自己推着车轱辘回房去了,偌大的公主府中下人稀少,要不是中途遇上了小厮,她还不知自己要花多久才能回到寝殿。


        

香岚看见她,快步冲上来,眼里一片焦急:“殿下!你怎么了?”


        

翎光:“我没事,就是摔了下,我屁股疼,呜呜……”


        

翎光从轮椅,被搀扶着挪到了床上。


        

香岚一看她疼得惨状,翎光都还没哭,她先哽咽了:“殿下,殿下……奴婢这就去宫里请太医。”


        

“哎!”翎光赶紧抓住她的手腕,“别去啦。”


        

“可是殿下摔得这般严重!”


        

翎光:“我才不要让宫里的老太医看我的伤势,我摔在了屁股上,太丢人了。”


        

香岚说:“那奴婢……奴婢去医馆,请个女郎中来。”


        

翎光摔的不算很严重,女郎中来,开了些药,叮嘱她这几日不可下床活动,便离去了,香岚一边给翎光抹药,一边道:“殿下来年开春便要嫁给沈大人了,宫里的教养嬷嬷明日也要来了,奴婢,只能先安排嬷嬷住下,等殿下好了再学规矩。”


        

不知为何,听见“学规矩”三个字,翎光就疼得直抽,差点翻身坐起来了:“什么,要学规矩?”


        

“是。”


        

翎光垂着眉:“我可以不学么?”


        

“是皇后懿旨,殿下,这教养嬷嬷,原先您也是有的,被您赶走了,这回这个,不能拒绝的。”


        

翎光趴下了:“我要学多久?”


        

“学到您出嫁。”


        

翎光掰着手指一数:“还有三个月。”


        

香岚擦了擦手上的药膏道:“殿下,奴婢抹完药了,殿下身上皮肤滑的像缎子似的,沈大人……”她说着小声了些,“沈大人日后一定会万分宠爱您的。”


        

“是吗……”翎光却有些心不在焉。


        

“香岚,让远志把轮椅推到徐公子那里,让远志可以不经意的透露给他,就说本公主病了,很难受。”


        

香岚低头看着她,心头叹息。


        

看来公主是真的对沈大人没兴趣了,如今一心都扑在徐公子身上。


        

香岚出去交代了远志,让远志去问,没多久,远志就回来了,说:“徐公子……好像已经睡下了,在门外喊他,他也没个动静。不过我说话很大声的,他肯定听见了!就是故意不来的。”


        

寝殿内,翎光可怜地趴着,看香岚进来,便问她:“怎么样,玄周来了吗?”


        

香岚支吾了下:“殿下……徐公子,可能是睡下了。”


        

“哦,那明日再去喊他。”


        

第二日,宫里的教养嬷嬷来了,来看过她,听说她摔了,还开了个汤药方子,让厨房给翎光喝。


        

“玄周来了么?”


        

香岚摇摇头。


        

第三日,翎光:“他还是不来么?”


        

香岚点头:“远志说,他在房里坐着,盘着腿,就跟得道高僧似的打坐……”


        

翎光:“哎,我都快痊愈了,他都不来瞧我一眼。”


        

翎光抬起头:“你说,他整日打坐,是不是想出家啊,哪有正常人坐着一天不动,还不吃东西,又不饿的?只有庙里的和尚啊!”


        

翎光自我肯定地点头:“若说他想出家,那便说得通了,和尚有戒律清规,所以他不能看我,否则多看我一眼,都会喜欢上我。”


        

香岚犹豫再三,道:“奴婢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讲。”


        

“殿下是一国公主,徐公子却为敌国质子,对待质子,何必太过上心呢?”


        

翎光沉默地趴在枕头上,轻声道:“他是阶下囚,我也是,有何分别?”


        

香岚说不出话来。


        

翎光自言自语:“不,还是有区别的,他想出家,我不想。”


        

伤势大好后,翎光得以下床,便开始跟嬷嬷学规矩,学插花,学点茶,学得翎光苦不堪言,天不亮就要起,每日抱着枕头不肯下床:“杀了我吧,我不学了!”


        

嬷嬷拖着她的胳膊将她拽下床:“公主,都快辰时了!”


        

翎光闭着眼睛扑腾:“我平素都午时起!嬷嬷,您放过我吧……”


        

嬷嬷:“老奴听说,公主府上还有个男宠?”


        

翎光睁开了眼:“有一个,怎么了?”


        

“公主嫁入沈家后,切莫如此荒唐了。否则惹得沈大人厌弃不喜,成了京中笑柄。”


        

翎光:“是陛下赐给我的,要不,嬷嬷您跟陛下说去?”


        

嬷嬷哑然。


        

翎光专心学习之际,竟一次都没去看过徐玄周。假装随口一问,才知道他都半月没吃饭了。


        

远志说:“小的给徐公子送饭去,就看见他坐着不动,这都大半月了,还是一动不动!小的怀疑他是不是……是不是没气了,一靠近他,就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给弹开了,好生邪乎!”


        

翎光:“他是练武之人,这应该是什么……武功吧,防御的武功。”


        

翎光心里犯着嘀咕,活人怎么可以十多日不吃饭啊?


        

他这辟谷也太厉害了。


        

翎光放不下心,起身去看徐玄周,到他房门外,敲了下门方才推开。


        

果真如远志所言,徐公子坐着跟一块石头似的,压根不动。


        

翎光正要靠近,便听远志提醒:“殿下,您小心。”


        

“我知道,你说他周围,有一道看不见的阻碍对吧……”翎光小心地伸手,慢慢靠近他。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翎光的手居然伸了过去,差点就碰触到他了。


        

“哎?”翎光又往前伸了一点,这下直接触碰到他的脸了,她回头看着远志,远志睁大了眼睛:“先前,分明不是……”


        

远志说着,立刻走了过来,还未靠近,砰地一下被一股突然出现的金光给弹飞了出去,撞在了门上,脑袋一颠就晕了过去。


        

翎光:“……”


        

这下换她瞪大了眼睛。


        

“你这是什么神功?”翎光小心地探了探他的鼻息,似有若无的,她有点心慌,伸手去摸他的心跳,手掌触碰到他的左胸膛,一点跳动都没有,翎光这才彻底慌了,脑袋侧着贴上去听他的心跳:“玄周,玄周!你醒醒啊!”


        

一只冰凉的手,却将她的手腕攥住。


        

元策倏地睁眼,怀中一片柔软,低头对上她仰头朦胧含水的目光。翎光一下抱住他,声音哽咽:“太好了,我以为,以为你死了呢。”


        

这种被人拥抱的感觉,柔软和温暖,几乎不曾有过。


        

他周身的神光,在他冥想入定之际,会保护他的躯体,不被任何人靠近。


        

神明都尚且不能,她为何可以?


        

他也只对翎光破例过。


        

元策注视着她埋在胸口的脸庞,看不见表情,只能看见两只小巧的耳朵,她身体微微颤抖,亦能让元策感觉到那股情绪。


        

兴许是情丝的缘故……


        

她才能靠近自己。


        

元策慢慢抬手,果断地将她推开:“公主自重。”


        

翎光愣了下,反应过来了。


        

她默默地收回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因为你是西凉国质子,我是南襄的公主。”


        

元策自然认为,她是喜欢原来那个徐玄周,才对自己如此,毕竟,他和这位公主,才认识这么几日,他连话都很少说。


        

“公主为何要喜欢一个质子。”他问。


        

翎光抬起头,望着他的脸:“我不知道。”


        

“也可能不是喜欢,”翎光摇了下头,眼神放空,“或许我只当你与我同病相怜罢了,玄周,你想回家吗?”


        

“家?”


        

她说的应当是徐玄周的家,西凉国将军府。


        

元策不是徐玄周,若是徐玄周,定是想的。


        

翎光看着他的表情,大概看懂了,说:“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快嫁人了,嬷嬷说了,我不应该再和你有过多牵扯,那我便听嬷嬷的。”她站起身来,个子比他坐着要高一些,背脊挺得很直,低着头,目光就好像在挣扎般,半晌才说话,道,“玄周,你放心,我会想办法送你回家的。”


        

看来长萦公主是很爱徐玄周了,元策想。


        

“这是通敌叛国之罪。”他提醒道。


        

“我知道,我有法子的,我嫁给沈大人后,我再助你脱身,他自会替我遮掩此事。你呢,暂时就好好的留在公主府,不要再辟谷了,我……待会儿让下人给你送点饭菜过来,你不要不吃,人肚子饿了,是要吃饭的,不然是会死的。”


        

翎光表情认真地说完,又看了他一眼,方才转身离开,走得很远了,她突然回了下头。


        

元策注视着她,看她慢慢走了回来,右边胸膛的心脏竟不受控地鼓动了起来。


        

他拧起眉,并不知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他被公主的一言一行,牵扯着情绪的波动。


        

翎光走近,却没抬头看他,而蹲在他的房门口,伸手拍拍那个晕过去的小厮:“喂,远志,你没事吧?快醒醒。”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