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26章 南襄03
夜间

青鸾

        

南襄03


        

马车行至宫门外,“吁”地一声停下。


        

“殿下,到午门了。”香岚撩开马车的竹帘,正要扶她下来,碰巧旁边也来了匹马,马蹄声徐徐停下,香岚动作一顿,当即把翎光往里推去。


        

翎光不解:“香岚,怎么了?”


        

那匹青骢马上坐着一高大男子,他身着玄色蟒袍,外披黑色鹤氅,似有若无的视线朝马车瞥了一眼,目光很是冷淡,还夹杂着厌恶。


        

香岚硬着头皮做口型道:“是首辅大人……”


        

“打晕我那个沈大人啊?”翎光连忙探出脑袋去瞧,只瞧见一个英俊的半侧脸,锦服勾勒出龙章凤姿的身形,正从马背上下来,翎光努力看仔细了,说,“这不还没我家男宠好看吗,也不过如此,香岚,你说呢?”


        

沈大人不知是不是听见了,背影凝固了一下,玄色蟒袍的袍角在风中卷起,旋即大步朝宫门走去。


        

香岚当然不敢说了,待沈括走远了,看不见背影了才低声道:“沈大人就住咱们隔壁,他可是陛下跟前的大红人,殿下,您这些话,可不能让他听了去。”


        

“可是他已经听见了。”


        

香岚:“……” 首发域名m.bqge。org


        

翎光眨了下眼:“我就是故意让他听见的,谁让他打我。”


        

香岚哽住。


        

翎光:“而且我也是实话实说,”她一边提起裙子下马车,一边将红缎白狐裘系紧了,毛茸茸的白狐狸毛围着她的小脸道,“他是没有我家那男宠好看。”


        

入宫后换了舆轿,别的不说,长萦公主虽然日子过得不怎么样,但在外头、宫里,看起来依旧身份尊贵。


        

沿着寂静的深宫红墙,翎光坐着轿子一路进了皇后的坤德殿,偶见着一两只灰扑扑的鸟飞过停驻,她要抬头望上一眼。


        

香岚说:“这些鸟倒是喜欢殿下,每每看见您,都要停着冲您叫上几声。”


        

翎光进坤德殿时,暖阁中已经坐着几人了,正位是皇后,右边那位是先皇太妃,左下首是贵妃,以此类推。


        

可翎光一概都不认识,但也不慌,施了个敷衍的礼:“皇后万福金安。”


        

说完扭头轻轻咳嗽两声,故意虚弱地哑着嗓子说:“灵杉身体抱恙,还望见谅。”


        

皇后一脸和蔼:“本宫正想问你身子如何了,灵杉,这些虚礼免了,你快些坐下,待会儿让章太医来给你瞧瞧。”


        

“是。”翎光顺着她的话落座。


        

暖阁中烧了地龙,她解开团着脸的白狐毛领子,被风吹红的脸颊更显病容,给她那张带着侵略性的样貌,平添了几分柔心弱骨。


        

皇后身侧旁边却有个穿着宝蓝银缎袄裙的贵女,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身段,看着身份不凡,十六七岁的模样。


        

对方看着今日似乎有所不同的翎光,呆了一下,以前怎没发觉长萦公主样貌这般好看,旋即,带着挑剔鄙屑的视线落在翎光身上。


        

翎光抬头望去,因着不知道对方是谁,也就没有说话。


        

贵女却唤皇后:“姑母,我瞧长萦姐姐的衣袖裙摆都短了一截,样式也都是前几年的旧样子了,”她声音娇娇怯怯的,“莫不是,被府里的下人克扣了吃穿用度啊。”


        

翎光背后,香岚咬住了嘴唇。


        

翎光看着她,听见皇后问:“是啊,灵杉,你这衣裳,瞧着还是几年前的布料,可是下人亏待了你?若是有,本宫定当为你做主!”


        

翎光摇了摇头,低头哑声说:“只是这几年长得快,衣服小了些罢,不碍事的,多谢皇后娘娘关心。”


        

暖阁里这么多双眼睛瞧着,皇后只好道:“本宫近日新得了几匹满绣雪缎,待会儿让人给你量量身,做几身衣裳送到你府上去。”


        

连太妃也说:“哀家那里也有些先前进贡的好料子,待会儿灵杉带着回去吧。”


        

许是怕她过了病气给众位嫔妃,很快,坤德殿的嬷嬷就将翎光单独带到了次间,太医来时,给翎光把了脉,翎光自说身体虚弱,气血不足,时常没力气:“章太医多给我开些补药吧,不如,先开个三十天的?”


        

进宫一趟,满载而归。


        

赏赐之物塞满了马车,除了布料,还有糕点、药材,金银。


        

翎光掰了一块糯香四溢的糕点吃:“原来进宫请个安,就能讨这么多东西吗?”


        

香岚眼圈都有些红了:“想当初殿下您万千宠爱,何需如此,赵家姑娘欺人太甚,竟然当众羞辱于您!还不知,不知以后外面要怎么传您呢……”


        

“赵家姑娘,就是那个穿蓝衣服的么。”


        

香岚点头:“那是皇后母族的侄女,和沈大人有一门亲事。”


        

“哦,难怪她今日那样看我,不过也多亏了她,不然我哪里得的了这么多东西。”


        

香岚一下有些懂了:“殿下,今日是故意穿这身的?”


        

以往进宫请安,一贯也能得一些赏赐,但不会像今次这样繁多。


        

金银珠宝,一应俱全。


        

翎光摇头:“不是故意的,是赵姑娘羞辱我,皇后却赏赐我,我才想明白的。既然我是公主,那我代表的就是皇室的颜面,为了颜面,皇后也不会允许这些流言蜚语流传出去,否则笑话的,就不是我了,是皇家苛待我,宗人府欺辱我。”


        

香岚这才破涕为笑:“原来殿下这般考量,不过,旁的,香岚可以理解,这些药材又是……”


        

翎光打开药包里的药材看了看:“我特意让章太医开的补气血的药。我瞧徐公子身子骨差,吃了几天补药,今日就好了这么多,再多吃一些,不就能痊愈了?”


        

“殿下为何对徐公子这般好,今日,他还那样对您!”


        

“我也不知,”翎光说,“我那日一见到他,便觉得喜欢他,后来他半醒的时候我去瞧他,又觉得不喜欢了,今日一看,又觉得喜欢了,若他能好起来,我也觉得高兴。”


        

公主的三心二意,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图个一时新鲜。


        

香岚没有太过意外,心想她过几日就不新鲜了。


        

翎光入宫之际,子隐也来了,元策同仙翁和子隐,就着古籍上的十六个字一番长谈,重新解答。


        

“肝肠寸断,雨恨云愁八个字,并未指向于谁,若她爱上某个人,再被那人所伤,以至肝肠寸断,本尊的情丝也就能回来了。”


        

仙翁:“尊上说的有道理。”


        

“有没有可能,”子隐揣摩道,“这肝肠寸断,雨恨云愁,指向的是尊上您本人?”


        

仙翁:“子隐说的也颇为在理。”


        

元策下颌绷紧,敛起的眼型显得凌厉,不说话了。


        

情丝不能不收回,更不能硬收。


        

仙翁:“怪只怪这古籍太破了,找不到更多有用的内容,只得辛苦神尊,要不挨个试试?万一此女喜欢上别人,寄情他人后,这情丝一下就回来了呢?”


        

子隐:“若是不行,再想别的法子?”


        

在翎光回来前,整个房间已焕然一新,仙翁扭头:“长萦公主回来了。”


        

元策伸手抓住子隐:“你来做这个男宠。”


        

“等……等等啊,尊上!”


        

元策不由分说将子隐变作徐玄周的模样,封住他的穴位,将他按在床榻上。


        

伴随脚步声将近,元策身形隐进了花瓶,仙翁慌忙地左右看了看,埋头钻进了桌子底下。


        

门打开时,子隐一脸僵硬,不知道干什么,干脆把眼睛闭上了。


        

翎光的声音传过来,似是在跟其他人说话:“远志,今日可有给徐公子喂药?”


        

“殿下,徐公子……他手上的绳结松了,他眼神凶得很,听闻他在战场上杀过很多人,那一身杀气的,小的实在是不敢进去。”


        

翎光:“他没吃药,也没吃饭?”


        

“是……”


        

“喝过水么?”


        

远志摇头。


        

翎光让人端着檀木食盒送进去,看见床上的徐公子在睡觉,两手间的绳结果然松了,正合拢搭在腰间。


        

这房间比早上来时开阔明朗了不少,应当是下人进来打扫过的缘故,光线充足,渡在徐公子的脸庞上。


        

那床榻上的锦被料子,瞧着比皇宫里的还要好。


        

翎光“咦”了一声:“我府上还有这么好的被子吗,怎么我用的都没这么好。”


        

桌子底下的仙翁瞄了一眼花瓶。


        

花瓶里的元策面无表情地静默。


        

“真奇怪,你好像又不一样了。”


        

他瞧见翎光走近了子隐,徐玄周还是那个徐玄周,模样不变,可翎光显然是感觉到了什么,弯腰大胆地看着子隐变幻后的脸庞:“怎么早上一个样,下午又一个样。”


        

翎光心底还是有股莫名的亲切感,但和今早的感觉很不同。她戳了下子隐的脸,百思不得其解:“哪里不对呢。”


        

她低头凑近子隐,又闻了闻。


        

“有股青竹的香气。”


        

“但白天,你身上不是这个味道。”翎光又嗅了下自己的狐狸毛,“是我衣服上这个气味才对。”


        

“你用的熏香,怎么比我一个公主还好啊,是我以前赏赐给你的吗?你还早上一个味儿,晚上一个味儿,这不对吧?”


        

“嗯……还是早上的味道更好闻。”


        

元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他说她一个凡人,怎么可能看出神仙化形,原来鼻子这么灵。


        

翎光闻了一会儿,就放过了子隐。子隐的汗都要出来了,胸口缓慢地起伏着,听她说道:“徐公子,我把水,糕点,饭菜,都让人放在了桌上,还有药,你醒了要记得喝。”


        

子隐没有睁眼,翎光自然没有继续待在他的房中,走的时候,又瞥见了他房中的花瓶。


        

“这花瓶瞧着也比我房中的好看,怎么回事,我以前赐了多少好东西给你啊。”


        

翎光看那花瓶古朴的颜色,正适合插上一束红梅,她弯腰将花瓶抱了起来,摸了摸光滑的瓶身:“你怎么可以什么都用的比本公主好,这花瓶,我就拿走啦——”绵软的声音,拖着长尾音。


        

元策浑身僵硬被她抱在怀里,床上的子隐睁开一只眼,仙翁也从桌子底下钻出脑袋,眼睁睁看着神尊被公主上下其手着抱走了。:,,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