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24章 南襄 01
夜间

青鸾

        

南襄01


        

月朗星稀,灯火零星,上清那黑压压的宫殿中点着橘红通透的长明灯。


        

无极仙翁坐在一张黑漆棋桌前,元策同他隔着棋桌对坐,桌上棋子散乱,两人都没有要下棋的意思。


        

元策神色半凝,仙翁愁眉不展,说:“神尊,距离你去神魔眼的日子越来越近,任由情丝流落在外,怕是隐患重重,后果……不堪设想啊。”


        

仙翁的话让元策眉心都蹙了起来。


        

“仙翁,这情丝,没有别的法子能取回来么?”


        

“老朽……只知封印之法,这情丝寄在他人身上一事,老朽实在也,不晓得为何……”仙翁神色为难,“若是可以让老朽去取回来,老朽定当义不容辞,可这情丝是神尊你的,便是只有你亲自出马才可以取回来。”


        

元策沉吟,声音低沉:“凡人一生短暂,若等那女子寿命尽了,投胎转世,情丝是否会回到本尊身上?”


        

仙翁:“万一,情丝附着凡人女子魂魄,跟随一起转世,又当如何?”


        

元策沉默。


        

“神尊你的时间不多,若不在这段时日内取回,一旦你去神魔眼镇守归墟之口,便是千年守界不能出来。这千年间,万一要是……”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仙翁絮絮叨叨的,来回就那么几句。


        

若不立刻取回情丝,唯恐后患无穷。


        

“打翻情丝那仙子是谁?”元策问。


        

“听说是仙界一位分低微的小仙,甚得仙后宠爱。她是不小心闯入的天神塔,已被仙后处罚了。原以为天神塔是最安全的地方,谁知会发生这样的事,”仙翁抬首道,“因着不能让人知晓这九黎壶和神尊你有关联,老朽也并未多加打听,若神尊要惩处那位小仙,老朽这便去三重天走一趟?”


        

“罢了,不必。”元策摇头。


        

仙翁:“书上说,两情相悦,神魂交融,亦或肝肠寸断,雨恨云愁,是取回情丝的两种方式。前两句很显然,若神尊你同那凡人女子情投意合,肌肤之亲,情丝方才回到你身上。”


        

仙翁一边说,一边瞄元策的神色,看他表情难看,周身气压极低,仿佛乌云罩顶,便知这是不可能的。


        

他赶紧补充:“这后两句的意思,老朽想应当说的是,若凡人女子爱上他人,再饱受离别之苦,相思难解,肝肠寸断,这情丝亦能回到神尊你的身上。”


        

“神尊意下如何?”


        

元策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不言。


        

半晌启唇道:“后者。”


        

仙翁松了口气,就怕他不同意。


        

“神尊既已意决,事不宜迟,老朽先去凡间探探情况,神尊不若跟老朽一道前往?”


        

“走吧。”他慢慢起身,高大颀长的身上所着衣袍,比黑夜还要深。


        

……


        

“人世分为九州大陆,九州迥异,这浑夕州便在九州的最北端,接壤北海,渡过北海,便是荒芜极寒的北荒,北荒之极,便是洞渊大帝的洞府了。”


        

仙翁说的这些,元策年幼时便从天地人三书里读到过了。


        

“《九州志》有云,生于尘世,一生苦短,六根不净,六尘不改,杂念不断,纵情恣意。生、老、病、死,都在短短百年间体悟。”


        

元策同仙翁一道下了凡间,仙翁不知元策已经下来过一次了,他认真辨别了一会儿,才认出,指道:“神尊,是那边那位女子,是她。”


        

而元策的视线早已望了过去。


        

这位公主的背影纤瘦,但姿态挺拔,仿佛生来就尊贵傲气。她穿着一件宝蓝色的广袖对襟长衫,发髻上戴着颜色绚丽的珠花,鬓边的流苏簪垂落遮掩了一半侧颜。


        

这时,门前突然传来一道女子声音。


        

“公主,郎中,郎中请来了!”婢女香岚在前,提着药箱的郎中在后,穿过九曲回廊,郎中急急忙地跨入房中,跪拜道:“草民,拜见公主。”


        

“郎中快请起。”翎光虽然记忆缺失,但顺利地接受了不受宠的公主这个身份,她站起,回身请郎中起来,转头时,元策方才看清这张不算柔和的脸庞,五官线条有些凌厉恣意,眉眼却很柔软。


        

有些矛盾的长相。


        

因着翎光受罚,选了一具有她三分美貌的肉身,这位长萦公主,和她有两分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


        

怎么……有些像翎光殿下?


        

仙翁发现了,抬头看了眼寡言的元策,没敢出声。


        

仙翁能发现,元策自然也能。


        

他定定地望着,不知为何,许是因为情丝在那女子身上,又许是……她的确有些像翎光。


        

元策的目光很难从她身上收回来。


        

一种似曾相识感,让他视线变得胶着,靠近她,似乎又有了七情。


        

半晌,他收回目光,敛下眸中神色。


        

不像。


        

没有任何人像她。


        

房中。


        

翎光请郎中救治男宠徐公子,郎中看一眼男宠被捆绑血肉模糊的惨状,表情一时难言:“草民……尽力而为。”


        

郎中将药箱放在地上,看见他双臂被吊绑在柱子上,手腕乌青淤血一片,便伸手替徐公子把脉。


        

翎光站在一旁,低头看见男宠衣衫褴褛,不由有些心虚,回头低声道:“香岚,你去拿件衣裳来。”


        

“衣裳?是,公主,奴婢这就去拿。”


        

此时正值年末,还未下雪,但北风霜寒,香岚还当是她觉得冷了,就回到公主的房中取了一件狐裘披风出来。


        

这些衣裳都是前些年置办的了,公主长高了些,现在还在穿不合身的旧衣服。


        

半晌,郎中收手。


        

翎光轻声问:“郎中,他怎么样了?”


        

“这位……公子,内伤未愈,外伤严重,下肢气血堵塞。草民要为他施针,再开些补药,服用个十日,便能大好。”


        

“这么说,他不会死了?那太好了。”


        

郎中迟疑道:“草民斗胆,可否请公主为这位公子松绑,这样绑着,恐怕伤势难以痊愈。应当让他躺在床……不,躺在地上,草上也成。”


        

“可以,不过……”翎光想起香岚说,男宠会咬人,自然不能亲自动手,喊了半天,才喊来一个小厮,一个年迈的老管家。


        

“你们小心一些……我怕他醒来咬人。”


        

管家虽对公主忠心耿耿,到底是年迈了些,和那小厮一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身材高大的男宠拖到了床上,拖拽磕碰间,地上一滩鲜血淋漓。


        

男宠脸色死白一片,气息微弱,翎光提着裙子绕开地上的血迹走,更心虚了:“会不会死得更快了啊……”


        

郎中为男宠施了针,疏通他的经脉,又开了一张补药方子,说:“这些药,草民身上没有,需要回药铺去抓,不过……公主殿下,这些补药都是一些名贵药材……”


        

药材名贵价格不菲,来救治一个男宠,长萦公主恐怕不愿吧,坊间传闻这位公主最好男色,这男宠虽长相俊美,可半身不遂啊。


        

郎中欲言又止,翎光说:“没关系,先生尽管给他开药吧。”


        

刚巧香岚拿来了狐裘:“公主,这是您要的衣服。”


        

翎光愣了下,知道是她误解了。


        

她要的是徐公子的衣服,不是自己的。


        

罢了。


        

翎光将狐裘盖在了男宠身上,遮住了他满身的伤痕。


        

旋即嘱咐小厮跟着郎中去抓药,小厮转头管香岚香岚要了些银钱,香岚没好气地丢给他几颗碎银子:“远志,花了多少,都记在账上!”


        

改朝换代后,以往仪仗华丽的长萦公主,资产大大地缩减。


        

今年田庄铺子收成不好,整个公主府跟着紧衣缩食。留下的这小厮,也是个歪瓜裂枣,稍微长得好看些的,都跑了。


        

没想到公主为了救个男宠,现在还要花钱抓药请郎中。


        

名唤远志的小厮跟随郎中到了药铺后,郎中说:“先开三贴,吃了三日后,我再到府上为那位公子把脉。”


        

远志看着郎中照着方子抓药,称重,每贴药里还有一根手掌长的人参。


        

“这么好的人参,给那个残废吃,太浪费了!不如给我吃。”


        

远志这样小声嘀咕着,动了心思。


        

待出了药铺,远志便把人参拿了出来,又拐去另一家小药铺里问:“药师,有没有长得像人参,价格很便宜的药材?”


        

掌柜点头:“有是有,不过这种药价格虽然便宜,但根本没有人参的效果,和一些药混在一起吃,还容易中毒。”


        

远志问:“给我看看长什么样。”


        

“此药名曰商陆,形似人参。”掌柜拿出一根来,远志满意地点头:“给我抓三根。”


        

抓好药后,远志将商陆放进药包中滥竽充数。这样也免得熬药时发现药材对不上,查到自己昧了徐公子的人参。


        

两日后的深夜,被灌了假药的徐公子,浑浑噩噩地在梦中死去了。


        

来收魂的黑白无常翻开命簿,白无常道:


        

“怎么回事,这个徐玄周分明还有五十年寿元,为何提前这么多年就死了。”


        

“这不可能,命簿从来不出岔子的,难道是他身上出过什么变故?莫名折了五十年的寿元?太可惜了,熬过这两年,他卧薪尝胆,才算苦尽甘来,大仇得报,一生戎马,受人敬仰,流芳百世,不成想,还没等到就死了。”


        

碰巧就在一旁的元策闻言:“变故?”


        

难不成,是因自己?


        

自己曾附身在此人身上片刻,莫不是造成此人折寿,命数大改?


        

元策不得其解,只得让仙翁跟随黑白无常去一趟幽冥界,道:“仙翁,此凡人的命数更改,许是跟本尊有关,若是有关,让判官网开一面,送他回魂。”


        

仙翁:“缘何跟神尊有关?”


        

元策默了一下,道:“本尊前几日,曾附在他身上片刻。”


        

“若真是如此,老朽先行去幽冥界查明真相,若是天亮前老朽还没回来,这凡人的肉身,便请神尊暂且维持他的生机,确保不得被人发现他已死去。”


        

元策点头应了,夜已过半,天蒙蒙亮了。


        

仙翁到了判官面前,问清了徐玄周死因的来龙去脉。


        

这死因看似稀松平常,被人意外害死,可偏离了他本来的命数。


        

“没准……还真是神尊的缘故,”仙翁思量着想,“神尊附身在男宠身上那片刻,公主看见了他,便动了替他医治的心思,若非公主想要救下男宠,也不会有郎中来开药,更不会有小厮昧下药材,换药滥竽充数,致使药性变毒性,最终徐玄周意外身死。”


        

判官对仙翁摇头道:“徐玄周宁愿转世,也不愿回去。他说那样活着,被人羞辱,还不如死了算了,仙翁啊,这忙,不是小仙不帮,实在是……”判官一脸为难,唉声叹气。


        

仙翁默不作声思索了片刻,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出声道:“既如此,也不可强求,那便让徐玄周去转世吧。判官,这徐玄周原本的命簿,可否借老朽看一眼?”


        

判官一踌躇,点头应了,仙翁大致扫了一眼,记下来后,点点头,让判官替徐玄周转世改下命数:“让他加官进爵,名满天下,子孙满堂,长乐永康。”


        

“仙翁放心,小仙这就去办,包管仙翁满意。”


        

仙翁从幽冥界回来时,天已大亮。


        

“神尊,那徐玄周的死因变故,老朽已经查明。兴许真与神尊有关,可徐玄周入了幽冥界后,不愿回魂,老朽想,不若您来替他完成本来的命数。”


        

元策抬头,黑眸如一潭古井:“仙翁何意?”


        

“意思便是,”仙翁指了指床上已经凉透了的尸身,“您先变成他的模样,替他活着,要知道徐公子的命数,和这位公主的,可是息息相关。”


        

仙翁已经看过了原本的命簿。


        

两年后,长萦公主会死于徐玄周的剑下。


        

若是她爱上徐玄周,又被他所杀,还有比这更肝肠寸断的事吗?


        

届时,情丝便应能归位。


        

仙翁已经认定,神尊不可能爱上任何人,所以古籍上提到的两种取回情丝的方式,只能试一试后者。


        

肝肠寸断,雨恨云愁。


        

“神尊不要再犹豫了,这是最好的法子。”仙翁手一挥,床上的尸身便消失无踪,他按着元策的肩膀,将他推到了冰冷的病床上,门外传来脚步声,仙翁二话不说,点了下他的双腿穴位:“您现在是徐玄周,还是个半身不遂,站不起来,可别穿帮了。”


        

“仙翁你……”


        

仙翁打断:“神尊,不可以对凡人施展仙术,否则会遭受反噬,越强大的神祇,越不得如此。老朽就在旁边,若是没人的时候,老朽自当会出现。”


        

说完,不给元策反驳的机会,仙翁将他面容一改,便隐去了身形。


        

元策坐在病床,低头看着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他伸出被捆绑住的双手碰了一下。


        

真的没感觉了。


        

身上衣服又破又烂,一条一条的,透出底下伤痕累累的皮肤来。


        

这两日,都没人替徐公子换衣裳。


        

徐公子什么造型,他就是什么造型。


        

元策忍不下去,这样穿着还让人看了去,成何体统?


        

正要动动手指给自己变一身衣袍出来,仙翁的脑袋突然从一旁花瓶里伸出来:“不可,神尊,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是公主的男宠!”


        

元策沉默地深吸口气。


        

“仙翁,你换个地方躲吧。”


        

仙翁:“好好好,老朽换个地方。”说完钻回了花瓶。


        

元策一把拽过旁边的红色狐裘,不屈地披在了身上。因着双手被绑在一起,元策只得用下巴压着狐裘,毛茸茸的狐狸毛搔在下颌上,暖融融、痒酥酥的,无端让人想到小青鸾的脑袋。


        

翎光以前就喜欢这样用脑袋来蹭蹭他。


        

六千年间,他偶尔也会想起,情丝的缺失,让他忆不起到底是什么感觉。


        

门外脚步声近了。


        

“吱呀——”


        

门打开,元策转过头去。:,,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