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22章 丹穴山04
夜间

青鸾

        

元策没有伤害风御,但不想和他在神界里打斗。


        

他在自己这里,过不了一招。


        

元策撇下风御,留下那句话后,便从神宫出去,仙翁急急忙忙地迎上来,一脸担忧:“神尊啊,你眼识还未完全恢复,又抽情丝,现在耳识和身识皆失,正应调养之际,怎么就跟着时平将军来了神宫?”


        

元策虽暂时听不见,但能读懂仙翁的唇语,并未解释,道:“回去吧。”


        

仙翁:“这才刚来,就回去么?莫非,您是来观刑的?”


        

时平昨日来上清时,仙翁隐约听见,说一个哑女被抓了,被天兵带回神宫审判。


        

方才仙翁问过了,据说,哑女是个藏在太皇天的魔族余孽。


        

仙翁心里疑问颇多。


        

那哑女跟神尊又有什么关系,神尊为何如此挂记,还跑来观刑?


        

以前还能从语气和表情判断出端倪,现在则什么都看不出了。


        

仙翁后知后觉地道:“抽情丝,兴许并不是一个最好的决定。生死情劫,原本分为生劫,死劫,情劫,每一劫都凶多吉少,险象环生。但天尊算的卦象里,您的生死情劫三劫并为一劫,九死一生,也就是说,仍有一线生机,并不是必死无疑的,这情丝,要不给您还两股回去吧……情淡了,也兴许不会动情,不动情,情劫不会来,死劫便不会来。”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仙翁说着抬起头,发现元策走在前面,留给自己一个孤高的背影。


        

“神尊,您在听吗?”


        

“哦……老朽忘了,您现在听不见。”


        

“哎,想当初,小神尊多可爱啊。”仙翁走在他身后,记起元策才三千岁,刚来上清的时候,天尊送了龙渊剑给他。


        

元策说梦见了龙渊剑说话,剑有剑灵,问仙翁:“龙渊剑是男剑灵还是女剑灵,若是女剑灵,那我睡觉时,岂不是不能将剑放在床上了?”


        

仙翁好笑地答:“剑中剑灵,没有性别,若有朝一日得到造化能够化形,他们才会选择自己的性别。”


        

元策:“这么说来,有可能是女剑灵,那元策还是不跟剑睡在一张床上了,这样不妥。”


        

仙翁望着他高大的背影,继续叹息:“抽了情丝,老朽也揣摩不了你的心意了,不知此举,是对还是错。”


        

元策骤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眼眸漆黑:“仙翁可是说了什么,在说我坏话么?”


        

仙翁捂住了嘴,讪笑一声:“这怎么会呢。”


        

“不知,那哑女和神尊究竟是何关系?”


        

元策看着他的口型,回答:“没有关系,本尊不过是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魔族余孽。”


        

“原来如此。”


        

元策当年为压制翎光血脉中属于魔的那半,找到了神魔混血的哑女林烟,并从林烟手中买走了一枚骨镯。


        

后他用自己的天神肋骨炼制了新的骨镯,送给翎光,叮嘱绝她不可摘下。


        

哑女失去镯子后,过了一千年,一次动怒,便显现出了魔族的气息。


        

元策便将从哑女手中买走的镯子,化为一道法印还给了哑女。


        

今日不过是想看看,这道法印的力量,能否挡住五雷院的审判。


        

若哑女能抗衡住,不暴露真实身份,那翎光自然也能。


        

-


        

大雪皑皑的丹穴山,四面透风的学舍,老师在教防御法术。


        

而翎光怀里抱着一个汤婆子,困倦地背着法诀。


        

她在四季如春的上清长大,丹穴山的冬日对她而言有些太冷,要取暖才行。


        

不知不觉,就趴着睡了。


        

“殿、下,殿、下,放学、了。”


        

耳旁传来一道结结巴巴,还有些沙哑的声音,翎光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身旁抱着书的女子,她穿着青鸾族的服饰,但长相显然不是青鸾。


        

“林烟,”翎光揉了揉脸,打了个哈欠,很快有了精神,“我们回去吧。”


        

“殿、下,我来,帮你、抱……”林烟说话磕巴,翎光摆摆手:“不用。”旋即把书塞进自己随身带的小袋子里。


        

几十年前,九重天神宫,哑女林烟经过五雷院查证后并非魔族,原是要羁押继续受审的,但因絮方神君出面,林烟得以释放,后跟随翎光回到了丹穴山。


        

“殿下对我有大恩,林烟无以为报,愿为奴为婢,余生侍奉殿下。”


        

她不会说话,只能写字,目光流露感激。


        

翎光虽年纪小,却很照顾她:“你姓林,我姓翎,那我们不就是异姓姐妹吗!”


        

她想尽办法帮林烟治好哑疾,这些年拜访了各族医师,林烟有些害怕神族的医师发现自己入过魔,不肯受神族医师的治疗。


        

故此花了好些年,才终于吃药治好了哑疾。


        

林烟对翎光的感激难以言表,曾跪在她面前说今生愿做牛做马报答,被翎光拒绝:“你若无处可去,便留在丹穴山,随我一同上课,日后你若有心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这百年间门,翎光倒是去过一次上清。


        

只去过一次。


        

风御告诉她:“他让我告诉你,你别去上清了,他不喜欢你,不想看见你。”


        

翎光:“你肯定添油加醋了,他肯定没那么说!”


        

风御:“虽然我加工了一番,但他就那个意思,你再也别去上清了,刚刚那个石头仙君,不也挺好?还是你喜欢的棺材脸。”


        

“我不喜欢棺材脸。”


        

翎光对风御的话半信半疑,后来去了上清,吃了闭门羹,虽然大家还是欢迎她,但元策却闭关了。


        

她方才问仙翁:“仙翁,我上次见元策,他眼睛不是看不见了么,后来在九重天神宫,我见他眼睛似乎恢复了,他那般法力深厚,为何会失明?”


        

“这个……”仙翁有些慌张地捋了捋胡子,“神尊他,练功……对,修行功法,出了点小岔子,这不就暂失了眼识么?放心,殿下,神尊没有大碍,早就恢复了。”


        

翎光:“风御说他不想见我,可是真的?为什么,我又没有惹他。”


        

“这个……”仙翁又迟疑了,“应该没说过吧?老朽反正没听到,您也知道,他一贯最是疼您。”


        

这情丝一抽,为人是显得冷漠了些,此事又不可宣扬,得瞒着翎光,若是见了面,依殿下这性子,怕是会发现元策神尊的疏远而刨根问底。


        

“那就是风御骗我了,哼,我回家收拾他去。”翎光想明白了,又问,“元策什么时候出关啊,仙翁你到时候能否通知我一声?”


        

仙翁只好点点头:“虽然说不准,想当年天尊一坐就是两万年……”


        

“两万年?那我孩子都生了。”


        

仙翁只好干笑两声,正巧端着糕点进来的子隐听见了,惊慌失措地问:“什么孩子,殿下您要生孩子?”


        

“不是不是,我不生,”翎光摆手,坐姿没个正形道,“仙翁说天尊曾经闭关两万年,他说元策也可能如此,我是说两万年后……那我不是会……”


        

移情别恋吗。


        

她小声的嘀咕,子隐和仙翁都没听清。


        

子隐松口气:“其实神仙,七八万岁,十几万字,还是孤家寡人的也不少,两万多岁就生孩子,未免太早了些。”


        

子隐将糕点给她:“是刚刚给殿下做的,趁热吃。”


        

“谢谢子隐。”翎光笑眯眯地接过,她的心情比来时的忐忑要好多了,在上清住了半月才让絮方舅舅接她回家。


        

仙翁待翎光离开,才一脸惆怅推开门,问元策:“神尊为何不见殿下?”


        

元策并未回答。


        

“忘了您暂失耳识了。”仙翁叹息。


        

旋即,听见元策漠然的声音:“仙翁可曾想过,她便是我的劫。”


        

“这……”仙翁愕然一瞬。


        

“若翎光是,我不见她,便是保护她。生死情劫,并非元策一人的死劫。”


        

……


        

溪水旁的荼白树又长高了一丢丢。


        

翎光每天都翘首盼望着,它能长到上清那株神树那样高,树也是有灵的,若今日浇水的是她,明日树叶的光泽都会不一样,若是让风御浇水,第一日树叶便会蔫哒哒的。


        

这样的日复一日下。


        

某天,翎光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又变回了鸟儿。


        

——无论如何也不能变成人,全族人都来了,很稀奇地低头盯着她:“翎光殿下的原形怎这般小巧可爱,都三千一百岁了,为何还这样小一只。”


        

“是啊是啊,只有刚出生的青鸾宝宝,才像翎光殿下这样小。”


        

翎光埋着脑袋:“你们不要笑了,我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三千岁那年,就变成了鸟,变不回去人了……现在过了一百年,又这样了!”


        

风御:“你是不是吃什么不该吃的了?”


        

“我没有!”


        

“那你就是惹到谁,中人家法术了?”


        

“我……”


        

本来都把熬鹰这个人给忘了。


        

翎光自己生着气,又突然想起来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原因了,”翎□□得团团转,开始跺爪子,羽毛都炸开了,“都怪他!他让我每隔一百年,就要去找他一次——”


        

絮方:“谁?”


        

“……熬,舅舅,我不能说。”


        

翎光垂头丧气,谁知道说了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死。


        

她不肯说,絮方便只好带她去看医仙。


        

每一个见她原形的医师,都误以为她才刚出生,反过来安慰絮方:“神君,这么小的青鸾,化不了形,也实属正常,再忍忍啊,五百岁就行了。”


        

神族的医师瞧不出问题来,翎光没了办法,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了自己的模样,只得去找熬鹰了。


        

飞往天界的路上,下起了震耳欲聋的雷雨,翎光专门穿行在雷电密布的云层之间门,虽她原形极小,却飞得很快,能避开雷击。


        

尝试了几次,终于在雷暴云中看见了一个漩涡,乌黑云层里,出现一座缥缈华丽的洞府入口。


        

上一次,翎光就是这样被骗的。


        

她犹豫了下,还是钻进去了。


        

轰隆隆的雷声从耳边一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近乎诡异的安静,鸦雀无声。


        

“有人吗……”她小声呼唤,上次来觉得宫殿恢弘富丽,现在只觉得弥漫着阴森,没有人气,没有光亮。


        

等了有一会儿。


        

“鸟,你终于想起跟本座的约定了。”


        

殿中的灯火亮起光芒,传来低沉的声音。


        

翎光呼出一口气,大声喊:“是不是因为你!你把我变成了鸟,变不回人了,你快解除我身上的法术!”


        

“呵,”敖因嘲讽道,“这个世间门,还没有人能命令吾。”


        

“我带了厉害的法器,我要烧了你的宫殿,你是不是出不来?这个宫殿和你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吧?”


        

别的不说,这百年翎光可是看了不少关于邪术诅咒的讲典,她断定熬鹰用的是诅咒。


        

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只能再次找到敖因。


        

翎光从自己胸口挂着的袋子里掏出一把火苗,爪子抓着火道:“这是朱雀族的三昧真火,世间门万物皆可烧毁,你想试试吗?”


        

这火在她爪子里,安静得不得了,只有很小一簇。


        

可一旦丢出去,怕是真的会把此地烧成灰烬。


        

敖因语气变得危险:“好,很好,你是这数万年以来,唯一敢威胁本座的。”


        

翎光:“这数万年,你是不是只见过我?”


        

敖因:“……”


        

敖因:“朱雀族的圣物,你一只鸟,是怎么得到的。”


        

当年从元策那里得了不少的好东西,她的宝贝还多着呢。


        

翎光安安稳稳地坐在树梢:“你管我怎么得到的,熬鹰!你如果不把我变成人,我就真的放火了哦!”


        

敖因笑了:“你以为放火烧了众神殿,你还能活着吗,不,你也会被活活烧死,烧到元神俱灭,从此不能转世。”


        

翎光吞了口唾沫。


        

她可是很惜命的。


        

“……大不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敖因冷若寒霜的声音道:“本座乃不死之身,鸟,你回家这么多年,还是不曾看过书吗?你知道本座是谁,还敢放出这样的大话。”


        

翎光:“我知道啊,你用的是假名,谁会叫熬鹰这种名字。”


        

——谁会叫敖因这种名字。


        

他怒火中烧:“神族人定是把本座的名讳从史书上抹去了!难怪你不知道,也对,你才三千岁,本座叱咤六界的时候,你还没出生。”


        

翎光叹息:“我逍遥四海的时候,你还在宫殿里关禁闭。”


        

“……”


        

“你知道外面有多好玩吗?”翎光说,“你不知道,你真的好可怜……我不跟你废话了,你把我变回人形,再把我放出去,我就不烧你的宫殿了!”


        

“不放。”两个字干净利落。


        

“那我烧了。”


        

“烧吧。”敖因平静。


        

翎光提高声音:“我真的烧了!”


        

“烧吧。”依旧平静。


        

“我真的……”翎光急了,委屈地喊,“……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放过我。你为什么要对我下诅咒!我没惹过你们任何人!你想要什么,我有灵石,我给你灵石你要不要,我还有书,你想看书么,我有很多,你被关了很久吧,是不是跟不上时代了,这些都是最新的东西……”


        

“书?”


        

“拿过来。”


        

翎光:“你、你自己来拿,我不过去。”


        

“本座不想再说第一遍。”


        

“那你答应我,不能杀我,把诅咒解了,放我出去,你对天道起誓!”


        

敖因的语气毫无波澜:“本座还不会杀你,否则,百年前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就是因为这个,翎光才敢进来第一次的。


        

敖因必有所求,他求什么呢,翎光琢磨过了,孤家寡人一个,被困锁华丽牢笼,估计是寂寞吧,找个鸟陪他说说话。


        

所以翎光不仅带了很多的书,法器,还有解闷的玩意儿。


        

沉默地对峙了许久。


        

翎光试探地站在宫殿门口,犹豫地伸出爪爪,丢了一本比她还大的书出去——却在顷刻间门被一只手带着书一起抓进去。


        

“救命啊!”


        

“喊什么?”敖因把小青鸾摁在了地上,随手将她变回人形,打开她带来的书,:“《小朱雀饲养指南》?”


        

他脸色阴沉了下来:“你耍本座?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我随便拿的,”翎光看见自己终于可以化人形了,终于高兴了些,哐哐哐掏出一堆书给他看,都是不要的书,“还有这么多,你看看你喜欢什么?”


        

“《青鸾族基础法术》?”


        

“《小和尚说佛理?》”


        

“《捕鱼器炼制法》??”


        

每丢开一本,敖因的脸色就会变得难看一分。


        

翎光抱着自己膝盖躲得远远的:“这些都是我以前上学的书,你如果不喜欢,还有还有。”


        

翎光掏出一个青鸾鸟的木雕,从地上掷过去给他。


        

敖因将小鸟木雕摁住,刚刚能一只手握着的小木雕,他瞥过去:“这是你?”


        

“这是我舅舅送我的,它会唱歌,会说话,陪我解闷,哄我睡觉的。”翎光当时玩了足足两天,她那会儿都七八百岁了,过了幼稚的年纪,所以很快就不玩了。


        

“你当本座是三岁小孩?这种东西,魔族三岁小孩都不会玩!”


        

“不是啊,”翎光摆手,“我知道您应该年纪很大了吧?你要是无聊,就跟木雕说说话吧,总好过寂寞吧?但是我是不能留在这里陪你了,我还要出去的。”


        

敖因的脸已经彻底黑了。


        

但竟然没有怒骂她。


        

他乃魔神之子,没空跟一只鸟吵架。


        

“你很忙?你出去干什么,”阴恻恻的嗓音响起,“不如,就陪本座待在众神殿,本座饶你不死,赐你永生。”


        

“不用你赐,我们青鸾族本来就是永生的。”


        

“那本座赐你死要不要?”敖因捏紧了手中木雕。


        

木雕发出啾啾叫,声音竟和翎光有几分相似。


        

翎光连忙:“谢谢,这个就不用了,您留给自己吧。”


        

“……”


        

敖因累了:“你滚吧,一百年后再来,本座要知道,炼妖狱关着多少魔族,一百年后若是你给不出答案,本座便让你变成木雕。”


        

他苍白的手指指了指手里的青绿色木小鸟,鲜红的嘴唇朝她勾起:“这样的。”


        

翎光轻轻地皱起眉头,眼睛横过去盯着他,怎么又是一百年,没完没了的。


        

“你不给我解除诅咒么?我送了你这么多东西!”


        

“你做梦。”


        

敖因挥挥手,送她出去了。


        

吵闹声消失,大殿刹那间门归为死寂。


        

敖因蹲在地上,皙白五指捏住木雕。


        

“啾。”


        

又捏一下。


        

“啾。”


        

敖因不悦:“你只会啾啾叫吗?”


        

长得很像翎光的木雕:“啾咪~”


        

敖因面无表情:“只会两个字吗?”


        

“啾。”还会一个字的。


        

敖因戳木雕:“这么笨,会三个字吗?”


        

“啾啾你。”


        

“…………”


        

神族弱智玩具。:,,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