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21章 上清11
夜间

青鸾

        

元策并未告诉翎光,曾去丹穴山看过她。外面传来一声啼鸣,翎光跪坐在元策面前,转过头望向窗外,继而有些祈求地望着他:“絮方舅舅来了,我要走了,你让我留下吧,你说话,舅舅兴许会听的,就说,我留在上清学习,可不可以。”


        

元策慢慢摇头,眼底一贯有的宠溺几乎不剩,将手从她的手中桎梏里抽出:“回家去吧,翎光。”


        

手心里还残留着她脸颊的柔软和温度。


        

元策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翎光,记住,镯子不可摘下。”


        

翎光低头看看腕间骨镯,点点头,只能跟着絮方舅舅走了。


        

回过头望去,他的门关上了,冷冰冰的门扉遮住了他入定的模样,仙翁和刚回上清的子隐来送她:“殿下,下次要来上清玩,就让子隐去接你吧,不要直接离家了。”


        

翎光点头:“好。”


        

她以为舅舅会训斥自己,结果并没有。


        

絮方化作青鸾带着她乘风翱翔,飞回丹穴山,似乎懂得翎光的心思,说:“你了解元策神尊吗。”


        

翎光点头:“当然。” 首发域名m.bqge。org


        

絮方:“他是九重天战神,可他才几万岁?出身显赫,天尊为师,跟随先战神上战场,先战神陨落之前,便将战神位传给元策,以他的年纪,纵使有战功,也很难服众。所以,便断不能出任何岔子。”


        

翎光说:“可神仙不是也可以娶亲的么,谁说当战神就要断情绝爱了,连仙帝都娶了羽族仙后,神帝也要娶亲的呢。”


        

她跟随絮方一起飞,絮方破开的风,可以让她少扇几下翅膀。


        

“我可以等他的。”翎光说。


        

絮方瞥过去:“傻孩子,你以为神有几个万年,说等就等么。你才三千岁,又在上清长大,他教导你长大,你瞧得上他,是常理之中,因这三界之中,身份尊贵过他的少之又少。可身份又是一个神的全部吗,你若喜欢身份尊贵的,我瞧他的师兄神帝陛下就不错。”


        

“舅舅,我不喜欢什么身份尊贵的,我只是喜欢他……”


        

翎光说着说着,声音却停了。


        

情爱这回事,她看书好像懂了,又不是特别懂。


        

喜欢和爱,翎光是分不清的。


        

兴许,不是真的喜欢,只是长久以来的依赖和思念。


        

絮方放慢速度:“怎么不说话了?”


        

翎光飞得累了,趴在舅舅的背上:“若我等到一万岁,我还未遇见其他喜欢的人,我大概就是喜欢元策的。若我遇见了,那我就去喜欢别人了。”


        

“三界这样多的仙君,你既想游历四海,见识世面,那舅舅便带你去。”


        

絮方想,三千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翎光被关在丹穴山,没见过好男人,身边只有自己和风御那不着调的小侄子。


        

相比起来,战神那种把“老子很强”四个大字写在棺材脸上的男人,就是翎光认识的全部了。


        

没吃过好东西就是这样傻。


        

絮方想了想,先带翎光回了丹穴山,随即,又带她去了九重天神界,拜访了执明。


        

执明虽年纪老了些,但驻颜有术,外表和几万岁的年轻人差不多。


        

不仅如此,还带她去参加神界的宴席,流水似的各色仙君,目不暇接。


        

翎光:“哇。”


        

“翎光,你看那边那个冰块男,是不是比元策的脸还像棺材。”


        

翎光望过去:“是诶!”


        

絮方:“因为他真身乃是一块石头,天生脸上就没有表情。”


        

强行跟着出门的风御凑上来:“那战神呢,战神不是石头吗?”


        

“我也不知他真身是什么,没见过。”


        

翎光和絮方还有风御逗留在神宫之际,还撞上了一件大事。


        

听旁的神仙说,是抓获了一个魔族余孽,竟然潜藏在太皇天中。


        

“这余孽,一千年前就伤了一位神族,后来神宫派兵去太皇天搜寻,竟然没有踪迹。被那余孽所伤的神族,绘制了一张画像。”


        

“魔族余孽?”翎光马上想到熬鹰,他被抓了吗,那不是太好了。


        

“是个女奸细,还是个哑巴。最近才终于将她抓获,原来一直在太皇天!”


        

翎光没有神职,但跟随絮方舅舅这位德高望重的神君,还是得以在一旁观刑。


        

神宫主掌刑罚的宫殿叫五雷院,五雷院使君对哑女问了几个问题,比如:“你潜藏在神界是何目的?”


        

哑女摇头。


        

“这么多年你都藏在何处?”


        

哑女摇头。


        

“你的幕后指使是谁?”


        

哑女摇头。


        

“我不是魔族,是仙族。”哑女写。


        

五雷院使君:“本君问你,这些年你都躲藏在何处?”


        

哑女沉默。


        

五雷院使君:“看来是有神族和你里应外合,将你包庇!那就休怪本君对你使出手段,让你原形毕露!”


        

说完,使君拿出一柄类似手杖的法器,杵在哑女的眉心,口中默念法诀,霎时引来雷光,紫色电流沿着法器注入哑女身体,她跪在地上抽搐着翻白眼,显然是痛苦至极。


        

翎光皱起眉头。


        

风御眼疾手快,将翎光的眼睛捂住:“你别看了,你怎么什么热闹都看。”


        

起码维持了好一会儿,那电流才停息,哑女趴在地上,无声地喘息。


        

五雷院使君铜铃般的眼睛瞪着她:“魔女,竟然还不现原形!好哇,逼本君使出真招。”


        

然而哑女却像死了般,一声也不吭。


        

五雷院使君掏出另一样法器,引来更加粗壮的雷电,翎光不忍:“为何一直劈她?”


        

风御说:“这种雷能直接劈出真身,若她是魔,那这时就该现出真身了。”


        

“可我瞧她不像是魔啊。”


        

周围的神仙,有的说:“这样的刑罚都未现出真身,不应该啊,这女子莫非真的不是魔?”


        

“若她是,那潜藏得也太深了。”


        

哑女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肩膀,就这样生生扛了一会儿,衣服烧焦而褴褛,几乎晕厥。


        

五雷院使君盯着她手捂着的肩膀,心生疑窦,伸手便直接将她的肩头衣衫撕开,哑女仓惶无措,闷声大喊着,眼底是愤恨屈辱。


        

“喂!”


        

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旋即,一股带着竹叶香的衣袍笼罩下来。


        

将哑女笼罩,她痛得睁不开眼了,听见那道声音对五雷院使君不满地道:“你这是做什么!她都快被你的雷给劈死了,你居然还要解她的衣衫!”


        

五雷院使君脸上赧然地挂不住,眼睛瞪得更大了:“你是何人?!”


        

“我,我是青鸾族帝姬。”翎光仰着头,一副“我就是公主”的模样。


        

五雷院使君:“……”


        

好,青鸾族,他惹不起。


        

“本君……本君并不是要解她的衣衫,而是,本君瞧她肩膀处有什么古怪,想要确认一番,罢了,本君这就去找个女仙来看!”


        

“我就是女仙,我来看就行了。肩膀对吧?”翎光掀开那件带着竹叶香的外衫,一旁,被扒了外衫的风御脸色青一片红一片。


        

哑女半睁着眼,惊恐地看着她。


        

翎光小声:“你别怕,我看看你肩膀,我不会用雷劈你的。”


        

说着,她伸手触碰:“我能看看吗?”


        

哑女瑟瑟发抖地盯着她,慢慢点了下头,旋即,目光注意到她手上的骨镯。


        

和自己多年前卖掉的那一块,有些相似,但又完全不同。


        

翎光小心地剥开她肩膀处的衣衫,看了一下。


        

旋即起身对五雷院使君道:“我看了,就是一块胎记,没有什么古怪的。”


        

五雷院使君道:“帝姬纵使这样说,本君还是要让五雷院的女仙来检查一番,事关魔族余孽,不得马虎。”


        

不远处,在高处观刑的时平已是大汗淋漓,担心林烟将自己供出,又担心她,真的是魔族余孽。这一千多年间,他将林烟藏在自己太皇天的府邸中,不曾让她外出,也未曾发现她有何异样。


        

岂料被她发现自己乃是天将,林烟偷跑出去,直接就被认出她的天兵抓了。


        

“神尊,五雷院的刑罚都没能逼出她的真身,看来林烟真的不是魔,千年前那一回,她许是不甚沾染了魔气,被控制了,现在已经好了。”


        

时平身旁站着的黑袍男子,身形要更高大,宽阔的肩膀撑起松垮的衣袍,他俯视着底下众仙,目光凝在某一处,不知在看谁。


        

时平还在说:“那位青鸾族帝姬,可真是胆识过人,连五雷院都敢叫板。”


        

刚刚他差点忍不住下去了,又担心此番多此一举,连累神尊。


        

端看神尊淡漠如寒霜的神情,时平也不敢多说。


        

总觉得,他和从前不同了。


        

翎光似乎是发现了一道视线,她抬起头,望见了元策,愣住,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旋即她飞身上去,高高兴兴地喊他:“元策!你也来神宫了!”


        

时平看向元策神尊:“欸?”


        

翎光差点就抱上他了,被元策不着痕迹地躲开,她扑了个空,翎光一瞬心脏好像被一只手给攥紧了,旋即意识到了,他许是不认识自己,又开心了起来:“哦对,你没见过我人形,我是翎光啊,你现在看得见了是不是?”


        

翎光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挥了挥,脸凑过去几乎挨着他的脸了,元策半侧过头出声:“翎光。”


        

“你真的能看见了!”翎光笑意盈盈问他,“那你瞧我是不是很好看?”


        

元策下颌绷紧,躲开了,没有回答。


        

只低头瞥了下她戴得好好的手镯,旋即,一个小仙娥来了:“神尊大人,小仙是雨霖宫的仙娥,琉雀神女有请。”


        

元策的目光从翎光身上挪开,不发一言地跟着仙娥离去,翎光追了两步,停下来了。


        

问旁边那位穿着银铠的神仙:“琉雀神女是谁啊。”


        

“琉雀神女是神帝的义女,朱雀族神君的女儿。”时平叹道,“无论是身份还是样貌,都同神尊很是般配呢。”


        

翎光想起来了,子隐依稀说过,这位神女许是要嫁给神尊的。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酸楚涌了上来,绞痛而沉闷得就像方才的雷声。


        

元策跟随仙娥走出五雷院,便告辞道:“本尊还有要事在身,便不去雨霖宫了。”


        

话毕也不管仙娥说什么,他便消失离去。


        

“风御,风御?”翎光转头想找侄子,却不知他去哪里了,五雷院的人群已经散了。


        

她心里更难受了,四处喊:“风御,你去哪了……你干嘛不等我就走了,你等等我啊,我给你买衣服去。”


        

神宫那恢弘的重华门外,刚要离开的元策,被一个没穿外衫的少年给拦下了,对方一道法术凌厉地咬过来,元策敏锐侧头躲开,又是一道毫不留情掌风,夹杂着怒火。


        

“我小姑那么喜欢你,你对得起她吗?死瞎子!”


        

“死瞎子”轻飘飘地避开了他的攻击,衣袂飘然,声音堪称冰冷地留下一句:“风御,让她……不要再来上清了。”:,,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