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9章 丹穴山03
夜间

青鸾

        

丹穴山03


        

那日,絮方舅舅对她说:


        

“青鸾的尾翎,能让人拥有一半青鸾族飞行的速度,再也长不出第二根,是得天独厚的天材地宝。通常,是送给心上人的。不过神尊对你有大恩,送给他也无可厚非。”


        

翎光还很懵懂,也不知道心上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风御那里有些杂书,被她翻来看了,才模模糊糊有些懂了。


        

“原来是放在心上喜爱的意思啊。”


        

丹穴山四季分明,春天开花,夏天枝繁叶茂,秋天落叶,冬日下雪,而她种植在溪流前的荼白神树,一年比一年高一截。


        

“这树的成长期,比凤凰还要长,我都两千岁了,怎么才比我高一点点。”她伸手浇水,腕间的骨镯带着流光。


        

“今年还是没有开花。”


        

流水中飘荡着落叶和桃花瓣。这些桃花,是从山上落下来的,一路飘零至此。


        

翎光直起腰来,树叶簌簌地垂到白皙的脸上。她五官轮廓深邃,尤其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微微上勾的眼尾,高高的鼻梁,带着一丝侵略和挑衅,可神态却一派天真,还有股端庄神性。 首发域名m.bqge。org


        

越是长大,她长相中的矛盾特质便越发明显。一半是神,一半修罗。


        

“小姑!去上课了!”


        

桥的另一端,传来少年朗声,翎光转过头去,看见风御抱着书,穿着缥缈的青衫,冲她招手。


        

“噢,来了。”


        

比起风御身上没有装饰的宽松衣裳,翎光的穿着就要繁复多了,层层叠叠的纱裙,在阳光下细看才能看出斑斓的五彩,连领口的宝石都是价值连城的西海货。


        

照絮方舅舅的话说,她是帝姬,帝姬就该这般打扮。


        

虽然也没人看。


        

上课的学生只有七个。


        

除了她和风御,其他的都是居住在丹穴山的其他种族,有狐族,一只猴子,一只熊,还有一只化形的英招。


        

上课,写作业,练习法术,考试,跟着絮方舅舅这位风神学习飞行,构成了翎光的全部生活。


        

-


        

送翎光回家后,元策便去了暗无天日的神魔眼,他守护神魔两界的连接通道,斩杀邪魔。


        

一千年并不长,只是独身一人,无尽孤独和周遭游荡的魔气,极易入魔。


        

师父说:“心志不坚者,难堪此大任。”


        

但师父选了元策来承担这份责任。


        

每当元策觉得孤独难熬时,就会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尾翎看一眼。


        

一千年过去,元策从神魔眼出来,隔得不远便是神界禁地天神塔。


        

无极仙翁特地来神魔眼接他:“神尊,时平将军来上清拜谒您,已经等候有些时日了。”


        

“时平?”


        

战部有四元帅,四值功曹,和三十六天将,及七十二地煞,六十甲子神,另有十万天兵。


        

四海太平的岁月里,天将们部署在各界。


        

元策记得,时平将军是在太皇天镇守。


        

一千三百年前,自己曾让时平看着那个神魔混血的哑女。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


        

即刻回到上清,时平正站在院落中等候,见他归来,立刻跪地行礼:“属下拜见神尊。”


        

元策大步跨入正殿:“时平,可是出了什么事?”


        

“正是,神尊,属下镇守太皇天多年,那名哑女不曾有过不妥,可就在不久前,属下发现她身上有一丝魔气,恐和魔族余孽有关!兹事重大,属下立刻来上清上报此事。”


        

时平原不知神尊让他监视哑女的用意,直到前段时日发现她可能是魔族余孽的伪装,才幡然大悟:“神尊一千年前便看出那女子有问题,真是慧眼明目!我等拍马不及!”


        

元策:“哑女可有作恶?”


        

“这倒是……并未,只是那天她被人欺辱,属下制止了欺辱她那人,发现哑女身上有魔气罢了。属下担心她作乱,想着她隐藏在我神族多年也不曾被发现……定是有些缘由,搞不好是魔族安插的奸细!可她这一千年,在太皇天,不过是勤勤恳恳的工作,哪里都没去。这奸细,藏得也太深了!属下已将哑女捉住秘密收押,全凭神尊处置。”


        

“你将她收押了?”


        

“是……”时平不好意思地抓头,“这不是,怕她是奸细吗。她一个女子,我也并未严刑拷打,就是,把她带回属下的家里,落了个禁制罢了。还请神尊定夺!”


        

元策没说话,半垂着眼眸思考。


        

哑女摘下骨镯后,近一千年,才被人发现身上带着魔气。


        

那翎光呢?


        

她贪玩,对玩具首饰这些外物,又喜新厌旧,自己给她的骨镯,她有好好戴着吗?


        

元策起身,光亮下,高大的身形在宫殿地面投落出狭长阴影。


        

“去太皇天。”


        

-


        

哑女并不知自己是被关押的,她以为,只是有个好心的神族,见她被人欺辱,带她回家,让她这几日不要出门:“仙子,你先住在我家里,我家很安全,那些人不敢来找你麻烦的。”


        

那好心的神族许多日都没有回来,她渐渐有些感觉不安,想要推门出去,却发现这门上落了高深的禁制,不是她能打破的。


        

她是个哑巴,无法出声,而且法力低微。


        

用力摇了摇门,发出碰撞声,时间一久,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是被抓了,那个神族是个骗子!


        

她只能靠着打碎东西来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可怕的是,根本没有人晓得她被关在这里。


        

越来越无望的孤独笼罩了她,她坐在地上,心里愤怒挤压,一股陌生的力量霎时从体内涌出,发出慑人的黑色光芒!


        

……


        

时平带着神尊回到太皇天时,看见的便是自家不翼而飞的大门。


        

房间里还有一股残留的魔气。


        

“……不好!”时平脸色大变,“神尊,她跑了!”


        

时平话音刚落,身旁的神尊已经化为一簇光消失了,元策很快在太皇天外发现仓惶逃跑的哑女,她穿着红衣,周身萦绕着爆发的黑色魔气。


        

“魔族……是魔族余孽!”有神族发现了她,正要杀她,哑女试图自卫,却不慎伤了那神族。


        

她怔愣一下,好像想道歉,神族被黑气环绕,难以置信地指着她:“魔族……”


        

哑女仓惶捂着脸跑了,元策落在她面前时,哑女害怕地后退了几步,用力地摆手,表情痛苦,试图解释,自己不是什么魔族余孽。


        

元策低头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她,接着掏出那枚曾经从哑女手中买下的天神骨炼制的骨镯,骨镯在他手中法术下,变幻为一个印记,打在哑女的肩膀上。


        

一瞬,哑女便倒在了地上,周身的魔气统统被吸收进肩膀的印记之中。


        

时平随即赶来,看见哑女被制服,已经晕了过去,对元策道:“神尊!方才属下见有神族被这哑女所伤,想必……她也不是故意的,属下监视了她一千年,从未见过她伤人。这哑女……”他偷偷地瞥过去一眼,“该如何处置?”


        

元策说:“她身上的魔气已经消失了。”


        

“是,哎?为何?”时平也发现了。


        

元策平静的声音道:“时平,你再观察她一段时日。”


        

时平一惊:“不必缉拿回神界么?”


        

元策看向他一眼,好似能勘破他的心思般:“暂且不必,若她第二次出手伤人,便带回炼妖狱吧。”


        

时平眼底浮现一丝欣喜,点头称是:“那属下这便将她带回去!”


        

话是这样说,可太皇天出现了魔族余孽,从神界派兵来四处搜寻这余孽的下落。


        

时平将哑女藏在自己的府中,一时倒没有人搜寻到他头上。


        

哑女清醒后,时平又找了许多理由,想让她安心住下:“你叫林烟是吧,你恐怕沾染了什么不好的邪祟,那日你伤了一个神族,外面到处都是九重天的天兵,你哪里都不要去,在我这里是最安全的。”


        

哑女眼底的警惕退去三分,她比划着,讨要来了纸。


        

“你为何要帮我?”林烟写。


        

时平总不能说是受了老大的命令监视她吧,更不能说自己是神族天将,只得撒谎道:“我时常去你工作那一带,我觉得你不是什么坏人,想救你。”


        

他的确有心想要救她,既然神尊让自己继续监视下去,如果能证明她不是奸细,只是意外染了魔气,那便还可以救她。


        

林烟写:“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不会害人的!我不是什么魔族余孽!”


        

时平点头:“我会帮你搞清楚原因的,林烟,这是你的房间,暂且不要出门,我每日要出门工作,有什么事,便用铃铛来找我。”


        

交代完这些,时平出门,林烟感觉肩膀火辣辣地疼,她撩开衣服一瞧,发现肩头多了个红色的环形印记。


        

以前没有的。


        

林烟自幼便是孤儿,无父无母,辗转来到太皇天生活,一心想要治好自己的哑疾。


        

可几万年了,她都办不到。


        

莫非,自己入魔,便是因为这个印记?


        

林烟想起晕倒前,见过的那个天神族,他身上的强者气息,比自己见过的所有神族都要可怖。


        

-


        

元策离开太皇天后,便去了一趟丹穴山,他并未现身,只是目光追寻着翎光而去,看她人形模样比一千多年前又长开了些,翎光去上课,打起了瞌睡,老师抽背,她起身却能背得很好。


        

她法术也学得好,五行各系,只要能背下法咒的,统统都能施展出来。


        

飞行也是,能赶上絮方神君这位风神的一半。


        

假以时日,兴许能成长为下一任风神。


        

放学了,元策看见她和侄子风御挽着手回到家。


        

“小姑,你别挽我了,让山里的妖精看见了笑话我。”


        

“风御,我不能挽着你的手吗?我是你的长辈,晚辈应该听长辈的,不是么?”


        

风御不高兴地扭开头,倒没有真的推开她:“可我比你大三千岁!”


        

“我比你早生,你只是比我早孵化而已,你的法术成绩还没我好呢,你就得听我的!”


        

她还是黏人,却换了一个人黏。


        

元策沉默站在树下,她却看不见他,弯腰给荼白树浇水,摸摸翠绿的树叶:“小树苗,快快长高。”


        

“翎光,”絮方回来时,手里提了一串葡萄,“舅舅给你从朱雀族带了火葡萄回来,你说你小时候经常吃,这玩意儿可难找了,害我差点被捉!”


        

翎光啊了一声,欢天喜地地扑过去:“舅舅,你为什么被捉呀,难道是偷的么?”


        

“咳咳……当然不是,是我摘的,不过这是朱雀族的宝贝圣果,一百年才结果,就那么几串。”


        

翎光愣了下。


        

她小时候也不是很常吃,似乎是每隔一百年,都能吃到几串,因为吃得少,所以特别馋这一口。


        

却不知晓此物这般难得。


        

连絮方舅舅都差点被捉。


        

她剥了一颗,却递给了絮方:“舅舅吃。”


        

然后递给风御一颗:“侄儿也吃。”


        

絮方哈哈一笑:“你们小孩儿吃的,我就不用了,吃这个,对修行火系功法有好处,不过咱们青鸾属风,所以啊,我就只摘了一串,剩下几串给那些朱雀族小孩。”


        

翎光问:“那火葡萄是朱雀族的圣果,我们青鸾族的圣果呢?是什么?”


        

“是一种叫槐槿的花,不是圣果,吃了对修行风系法术,大有裨益。”


        

“为何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花”


        

“哦,花啊,被我摘了酿酒了啊。”


        

絮方说着,站在元策待过的地方闻了闻:“咦,好像有什么人来过。”


        

“翎光,风御,今日可有客人来?”


        

风御正在狂吃葡萄,含糊道:“没有啊。”


        

翎光也摇头,瞥见风御的吃相:“喂,你慢点吃!给我留一点啊!”


        

絮方:“这倒是怪了。”


        

入夜,翎光温习白日学习的东西,吹熄烛火便睡下了。


        

房里来了人,她也不知晓。


        

元策站在床边看她入睡,发现她现在喜欢以人形的模样睡觉了,发丝贴在小小脸庞上。


        

所幸是人形,没去挨着她那侄儿睡。


        

他的视线从翎光姣好乖巧的睡颜,慢慢下滑,落在了她的雪白皓腕上,骨镯正好好地戴着的。


        

他来的理由,是为了确认此事的,可也不是全此。


        

也想看看小青鸾怎么样了,是否适应在族群的生活。


        

如今看来,她过得很快乐,依旧充实自在。


        

元策心底说不出的滋味,瞥见窗外的光亮,他身影隐没,一瞬消失出现在外面——是提着灯笼的絮方。


        

絮方温和有礼,见是他,道:“原来是神尊大驾光临,我便说,怎么闻见有天神族的气息。不知神尊来丹穴山,却不露面?”


        

元策颔首:“元策只是路过来看看,这便离去。”


        

絮方:“翎光可是想神尊得紧,整日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带她去上清玩。”


        

他眼神倏然有了波动,絮方却道:“既然神尊只是路过,那便也不用吵醒翎光了。我送送神尊?”


        

“……不必麻烦神君了。”听出他的意思,元策礼貌地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留下絮方站在原地叹道:“若让你出现在我家翎光面前,怕是眼巴巴要跟着你去上清了,这怎么能行,战神你还是快点走吧。”


        

的确,翎光整日都在念叨去上清。


        

一个人的时候,又喜欢嘟哝:“他怎么不来看我呀。”


        

“莫不是真的把我给忘了。”


        

可翎光却还清晰地记着元策的长相,他的脸,气味,温度。


        

她托着脸靠在窗棂,斑驳的树叶光晕渡在脸上,脸上的小绒毛被照得金黄,自语道:“等我三千岁,我就可以去找你了。”


        

……


        

又是千年岁月过去。


        

这日,上清迎来一位客人,九重天玄武族的执明神君。


        

这位神君是五大妖神族神君中,活得最长久的那位,比龙君还要年长。


        

元策从高位上下来:“神君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执明:“此前偶然知晓仙翁在寻找九黎壶,此物不久前流落到本君手中。”


        

他拿出九黎壶,这是一只纯黑色的矮壶,模样就似个普通茶壶般,却能封印住世间万物。


        

一旁的无极仙翁吃惊不已。


        

寻了这么多年,居然在执明手里。


        

元策直直地望着九黎壶,仙翁连忙出声:“此物,是老朽要寻来有用的,原是要封印一个妖邪,既然在神君手里……”


        

他踌躇不知如何讨要,却忽听执明道:“本君也正是为一物前来,听闻,天尊手里有一片水月镜的碎片,不知,能否以九黎壶,来交换水月镜碎片?不过,这九黎壶,对本君无用,若是没有碎片,也无碍,便交给仙翁吧。”


        

说完,执明神君竟大方地直接将九黎壶交予给无极仙翁,弄得仙翁赧然不已,犹豫着伸手接过道:“多谢神君割爱,这水月镜碎片,原来是在我上清,老朽这便去寻上一寻。还请神君稍等!”


        

此物本是上清所有,是否要用于交换九黎壶,也得问过神尊的意见。


        

“神尊,没想到九黎壶就这样送上门来了,此物对您太重要了……那水月镜碎片,您看,是否要交给执明神君?”


        

“自应给神君。”


        

子隐旋即去寻了一遍:“神尊,水月镜碎片,不在库房之中。”


        

元策点头:“是在翎光那里。”


        

库房里的东西,都拿给她玩,不知不觉都变成了她的东西。


        

仙翁吃惊:“在翎光殿下那里?老朽这便去丹穴山走一遭!不知殿下是否还留着此物。”


        

仙翁告知神君,说要去其他地方取回碎片,犹豫着传达了神尊的意思:“不如,这九黎壶,神君还是先拿回去,待寻到碎片后,再换过来,神君意下如何?”


        

执明倒是大度,直言:“那九黎壶便先给仙翁了,日后寻到碎片,仙翁派人来九重天报个信便是。”


        

仙翁松了口气,召唤出坐骑仙鹤,正要出发去丹穴山,便瞧见神尊收拾齐整站在一旁,神色自如:“仙鹤年迈,仙翁还是坐本尊的麒麟吧。”


        

意思很明显,这一趟,他要亲自去。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