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8章 丹穴山02
夜间

青鸾

        

丹穴山02


        

翎光本要飞过去挨着元策,听听他在呓语些什么,絮方摇头阻止:“这些天神族,身上有神光护体,他们睡着时,冥想时,神光可是会无差别攻击的,翎光,你便让他睡在此地,莫要干扰他了,来,舅舅带你认一下丹穴山。”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以前自己能靠近,是因为元策从来都不睡觉的吧。


        

晚饭是絮方亲手做的,此时,翎光也见到了青鸾族的其他族人。


        

絮方说,整个青鸾族加上她一共十一只青鸾,但偌大的丹穴山还生活着其他的种族。


        

“你舅母不住在丹穴山。你外公在闭关,你大舅舅在神魔大战时受了伤,现在还在沉眠,除了临臣,你还有个表哥,是你四舅舅的独子,正在西海水宫。”絮方又指着旁边一位白衫少年,“这是你姨母的外孙,你堂姐的小孩风御,你还有个堂兄,也在西海水宫……改日,我便让他们回来,见见你。”


        

全族才十一只鸟,有几只还不在,听着翎光都有些晕了,努力记着,口中念叨:“外公在闭关,另一个表哥在西海,还有个姨母,一个四舅舅……”


        

桌上有几个是翎光的小辈,因着她破壳得晚,她虽是长辈,可小辈的年纪都要比她大至少两三千岁。


        

“所以,我是最小的么?”


        

絮方笑眯眯地点头:“按年龄,你是最小的,按辈分,风御是最小的。他下午帮你整理房屋去了,你有什么,尽管吩咐他便是。”


        

翎光望向风御,说是自己的晚辈,可对方已经有三千岁了,一脸别扭地喊自己:“小姑姑。”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然后就把头扭开了。


        

翎光挨个认了,一一记在心里,她环顾一圈,感觉比上清人还少,可絮方舅舅的手艺比上清的饭菜要好。听他说:“虽然我们无需进食,可谁让日子这般无聊,四海太平,没有仗打,便只能钻研厨艺了。”


        

翎光没有化人形,虽然饭菜很好吃,可今日胃口出奇的小。


        

“我听神尊说,你平素吃得很多,怎么今日只吃了这么点?”


        

翎光“啊”了一声:“他说我吃得多么?”


        

“可是丹穴山的饭菜不合口味?你同舅舅说,你在上清吃的东西,都是什么口味,舅舅照着给你做。”


        

“不用不用,絮方舅舅,我只是来之前吃了很多东西,现在还不饿。”


        

絮方想她许是不适应,幼鸟都是如此,便问:“翎光为何不喜欢化人形?”


        

翎光想了想,答道:“我小一点,就可以在人身上睡觉了,变成了人,那就要守规矩,天神族的规矩好多好多的。”


        

絮方笑道:“青鸾族的规矩就没那么多了,你想怎么便怎么,没有人会怪罪你,就算去了神界,那也无需守神界的规矩,神帝见了你,也要唤一声帝姬的。”


        

翎光乖乖地点头,心想这倒是不错。


        

天色暗了,丹穴山的月亮看起来比在上清要更遥远,朦朦胧胧的一轮。


        

翎光仰头看了一会儿,旋即跟在絮方舅舅的背后,穿过溪流与石桥,流水岸边的房屋,便是翎光的住处。


        

吱呀一声,絮方推开门,拂开门前的落叶:“提前便给你准备好了这些东西,现在终于可以用上了,大鸟窝,小鸟窝,大床,小吊床,衣裳,现在终于可以用上了。”


        

说着,他用法术点燃四角的灯火,烛光摇曳,翎光也看见了房屋的全景。


        

和上清那沉重而巍峨的宫殿不同,这里大多数的家具都是木制品,吊床挂在窗台上,被风吹得晃动,翎光飞过去,听见絮方舅舅说:“翎光,这间屋子,以前是你娘住的。”


        

“我娘……”


        

翎光转头问:“絮方舅舅,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絮方从一旁的画架上,抽出一卷轴来:“这是你娘的模样。”


        

烛光映照在画卷上,翎光抬首望去。


        

娘亲模样和自己人形的模样有些相似,笑容清浅,眼眸含着月光般的温柔。


        

画中,她就仿佛活了过来,凝视着画外的自己,连墨发上的步摇都在晃动。


        

旁边写着她的名字,馆清。


        

絮方说:“你娘生前是个丹青高手,这些,全都是她的墨宝。”他指了下一旁重叠的卷轴。


        

翎光吃惊地仰头:“这么多。”


        

“这么多的画里,只有这张是我为她画的,那时她刚刚怀了你,是一万四千年前的事了。她生下你后,便嘱咐我,要好好照料你,教导你,”絮方温和的视线落在小青鸾身上,“所以舅舅看你迟迟不孵化,便只能去求助灵宝天尊,幸得天尊所助,天尊的弟子也将你教养得很好。翎光,你随我来。”


        

絮方带她去了外面,在冢前给馆清上香,翎光给天尊上过香,她知道流程,用爪子捏着三炷香,插在香炉里。


        

“舅舅,娘为什么会去世,是因为生我吗?”翎光突然问。


        

“当然不是因为你。”絮方一口否定,可当翎光问起缘由,他却迟疑了,只说,“是因为意外,你不要多想了,回去睡觉。”


        

大人这样说,一定是有所隐瞒。


        

翎光知晓,但也并未刨根问底,絮方将她送回,她又问了:“那我爹呢?”


        

“你爹……这些年回了白虎族,再也没出来过了。”上次絮方听说,三妹的夫君翊章神君娶了续弦,絮方便发誓和白虎族再不来往,不久后又得知,翊章有了个孩子。


        

但这些就不用告诉翎光了。


        

翎光听完不解:“我爹为何不出来了,可是染了恶疾?”


        

絮方咳了一声,哈哈笑道:“是,没错,他染了恶疾。”


        

翎光:“是治不好了吗?”


        

絮方点头:“没治了。”


        

翎光纠结了下:“那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


        

“以后吧。”絮方说。


        

“嗯。”


        

絮方舅舅离开后,翎光趴在吊床上,用爪子扒拉出娘亲的那幅画卷,又看了好一会儿。


        

翎光想,她真漂亮,可惜自己见不到娘了。


        

是元策照料自己长大的……他现在是不是还在醉着?


        

翎光从窗户缝隙里飞出,又钻进青鸾族待客的房中找他,元策还是睡着的,脸上的绯红还未下去,眉心舒展,和平素爱锁眉的样子不同。


        

“舅舅说的不错,一醉忘身。”


        

见他喝醉了竟然用脸贴着絮方舅舅的羽毛,似乎很依赖的样子,翎光还不知他居然有这种癖好,就用爪子扒拉了下自己的,拔出一根最珍贵的尾翎,去换掉那根舅舅的羽毛。


        

舅舅掉的羽毛比她的尾翎还要大许多,被翎光搁置在一旁,旋即她将自己的尾翎,插在他的耳朵上,流光溢彩的青蓝色流淌在墨发间,翎光趴在他头侧:“你别弄丢啦,书上说,这是青鸾族最漂亮的尾翎,以后都不会长出来了,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元策的呼吸声平稳,带着香甜的酒气。


        

“舅舅说,喝了我们青鸾族的酒,会睡很久的,你喝的不多,所以过两日你便会醒。”


        

翎光爬上他的肩膀,顺着胸口走到他的脸上去,以往这样他多半是会醒来,抓着自己让她回鸟窝。


        

今日却不然。


        

翎光试着埋头用鸟喙轻轻贴了贴的元策的嘴角,又抬起头来,惆怅地哎了一声:“我还没有三千岁,不能让你怀鸟宝宝了,也没有理由让你留在丹穴山。絮方舅舅倒是有三千岁了,可他是男人,哎。”


        

约莫是感觉到了什么,元策喉结动了一下,扭头翻身时,将小青鸾带到了怀中。那胸膛温暖而结实,衣衫上散发着熟悉的气味,翎光心底的苦楚,这时才涌出来,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元策,等我满了三千岁,我便来找你。”


        

睡了三天三夜,元策终于酒醒了。


        

身旁空荡荡的,没有人,也没有鸟,他坐起身来,打量周遭,自己还在青鸾族。


        

从鬓间掉出一根极漂亮的尾翎,他捡起,从气味和形状大小,一下分辨出这是谁的。


        

“翎光?”


        

他站起,推门而出,丹穴山的阳光正好,落在元策的脸庞上,一旁传来一道不耐的声音:“你终于醒了啊。”


        

元策转头,是个少年,气息是青鸾族的,约莫是翎光的某个家人。


        

“翎光去哪儿了?”


        

风御说:“我舅爷爷带她去见我曾外祖了,等太阳落山,他们便会回来。她让我看好你,不要让你跑了。”他说着,突然从歪身变为正着,“喂,你是天神族的司战之神吗,要不要跟我打一架?”


        

元策摇头,落座在树下,蓦地,瞥见桥的另一边,地里栽种了一根花枝,是从上清带回来的荼白神树。


        

“这种树原本只有上清才能栽种,不知丹穴山能否养活。”元策从河里引来一股水流,浇在花枝四周,脑海里浮现出翎光用爪子刨地的画面。


        

是她自己种的吧,青鸾的模样,还是人形的模样?


        

风御还在旁边吼:“喂,你不要看不起人,你还不一定能打得过我呢!”


        

“风御。”这时,远处传来了絮方神君的声音,“不得无礼。”


        

循声望去,元策远远看见絮方神君身后跟了个女子,身穿青衣,皮肤雪白,乌发乌眼,已是高挑的少女模样了,头上盘了两个丸子,戴着五六个珠花,珠宝夺目,却不及那张脸庞半分。


        

他目光凝住,视线下,少女倏然变成小胖鸟,扑棱棱朝自己飞来。


        

她不愿在自己面前化人形么,为何?


        

隔着好远,翎光就看见了元策,她笑起来,他醒了!


        

正要飞过去,突地想起自己是人形模样,这怎么可以!自己在上清七百年不变,一回家就化形,多不给他面子啊。


        

翎光还以为他没有看见自己的模样,变回青鸾直直地撞进他怀里,开心溢于言表:“元策,你醒了啊!”


        

元策的手微微抬起,本要落在她的头顶,蓦地,慢慢垂落,手指无声地捏了一下。


        

女孩儿和鸟,可不一样。


        

“翎光……你爪子上的骨镯不要摘,切记。只要不摘下,就算没有我的血,你也会平平安安。”半晌,他低声只说了这个,元策也并未抱她,目光很深,“去你舅舅那里吧。”


        

翎光在他面前努力扇着翅膀,不理解他怎么突然这般疏离。


        

眼眸难过地望着他:“你不抱我了吗,你不喜欢我了吗?”


        

旁边还有一大一小两只青鸾在,元策脸板着,招架不住,摇头:“我还有事,要回上清了。”


        

当着她青鸾族长辈的面,她这样黏人撒娇,实在不妥,自己还是先行离去吧。


        

“絮方神君,元策告辞了。”


        

絮方点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神尊慢走。”


        

元策的目光最后留在小青鸾身上一眼,离去时,翎光朝他追逐而去,声音蕴满忧伤低落:“我送你的尾翎,你不可以弄丢,你带在身上,我不在,就让羽毛陪着你,这样,这样你就不会忘了我。”


        

元策垂下眼,眼底的情绪纷杂不清:“不会的。”


        

这一万一千年的时光,怎么会忘。


        

就算是神祇,也没有多少个万年。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