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7章 丹穴山01
夜间

青鸾

        

丹穴山01


        

元策一直觉得她还没长大,可这一瞬陡然发觉,在自己去洞渊大帝洞府,回来闭关这十几年,她成长得这般快速。若让他再进一次翎光的心海,兴许她已是大人模样了。


        

翎光今日格外地安静,问他:“明天是不是就要送走我了?”


        

“嗯,明日。”


        

翎光便说:“那我今晚,想挨着你,可以么。”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元策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


        

自然,他是不用睡觉的,元策在床榻打坐,翎光就趴在他的肩膀上,这是她最常待的地方,她今晚话也不多,快睡着时,忽然想起什么,抬起脑袋来,默默把小脑袋挨过去,凑近他的脸颊。


        

元策抬眸,感觉到她把嘴贴在自己的耳畔。


        

不过,比起“亲”来说,这个动作更像是“啄”,因为翎光有鸟喙,但她用的是上喙,等于是整个脸垂着贴着元策。


        

黑夜漫长,翎光没有说话,也不睡觉,就坚强地一动不动的保持这个动作,望见窗外天色熹微,终于,翎光脑袋一歪,睡了过去。


        

等她醒了,元策才起身:“睡好了吗。”


        

翎光的起床气还没有缓过来:“没有。”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已经快未时了,翎光,肚子饿了吗。”


        

“……饿了,”翎光清醒了一些,“吃完这一顿,我是不是就要回家了。”


        

“是。”


        

翎光突然站起来,站在他的肩膀上,伸长脖子:“我要跟你说一件事。”


        

元策侧目:“何事。”


        

翎光贴着他的耳朵,语气轻而认真地说:“你怀了我的鸟宝宝,我要照顾你,我不能离开。”


        

“…………”


        

翎光困惑:“你怎么不说话?”


        

元策伸手把她从肩膀摘下来,盯着她:“谁教你的。”


        

“就……”翎光一下心虚,黑眼睛看着其他地方,小声,“别的鸟教的。”


        

“鸟宝宝不是这样……罢了。”元策欲言又止,有些心累,想起自己的七八百岁,也正是异想天开之际,不能怪翎光。


        

翎光不解:“那是怎么样?”


        

他沉默。


        

“这么说,你没有怀鸟宝宝?为什么呀,我都照做了。”


        

他并不想跟她讨论鸟宝宝的话题。


        

这些理应由青鸾族的雌性长辈教给翎光。


        

可元策蓦地想起,翎光已经没有母亲了。


        

有个白虎族的神君爹爹,也并非她的亲生父亲,这么多年来,甚至没有来过上清一次。


        

嘴唇微动,元策正要说些什么时,翎光“啊”地一声,飞过去从小袋子翻找出话奇书来,仔细看了后发现,“是亲嘴巴!不是亲脸!可恶,我记错了。”


        

元策瞥见这本书时,他就知道了,他很清楚地知道是哪只鸟教的了。


        

翎光很沮丧,眼眸抬起来瞥了瞥他的嘴唇。


        

元策摇头,伸手把她的话奇书关上:“和那只金合欢鸟聊天,不要太信他的话和馊主意,他只比你大一百岁,懂得还不如你多。”


        

“可是黄蔼很博学,教了我很多东西。”


        

“有我博学么。”


        

“这倒没有。”


        

“既然如此,那他的话,你也不要听。”


        

“好叭。”


        

元策还是没忍住,说:“你的鸟宝宝,是要等至少三千岁以后,和你的未来夫君生的。”


        

“噢……”原来还有三千岁这个条件。


        

翎光点点头,表示记下了。


        

元策揉一把那毛茸茸的小脑袋。


        

翎光要走了,上清所有的仙侍都来送她。


        

“殿下,我们会想你的!”


        

“殿下,空了,一定要回上清看看啊。”


        

翎光坐在水麒麟背上,看着下面的仙侍们,子隐朝她挥手,翎光一下难过极了,扇动翅膀飞下去,元策立刻伸手去捞,却没能快过她的翅膀。


        

她飞得很快,一下飞回地面,用她那幼小的翅膀贴了贴每一个仙侍,有些鼻音的声音道:“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如果你们想我,也可以来丹穴山找我!我去丹穴山后,一定不会好吃懒做了,不给上清丢人!”


        

子隐望着眼前的小青鸾,眼睛竟微微湿润,百感交集道:“殿下,丹穴山是你的家,你是青鸾族的帝姬,你的家人,只会比神尊更加宠爱你。”


        

“那我也不要好吃懒做了,书上说了,钟不敲不鸣,鸟不学不灵。”


        

翎光飞到半空,挥挥翅膀:“子隐,拜拜,大家,我走了。”


        

旋即而来的是异口同声的:“恭送殿下——”


        

她飞回元策身上,水麒麟四周形成一圈水波纹,阻碍了风和云。


        

上清走了一只鸟,却陡然变得寂寥起来。


        

翎光不怕高,她本就该翱翔在天空的。她坐在元策手掌之中,迷惘地望着四周一望无垠的云层,说:“元策,丹穴山,是什么样的?”


        

“我也是第一次去,”听见翎光的语气,元策心底丝丝缕缕的不舍,才终于清晰了,说,“听闻,是个世外桃源,山水相融。”


        

“和上清一样么?”


        

“这世上的风景大相径庭。”


        

翎光朝他看过去:“可人却不一样了。”


        

元策没有避开,回望她道:“翎光,回到族群,你才能学本事。”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说过,你说过许多次了……”翎光眼睛乌黑澄明,“我不是不想回家,我只是不想离开你,离开上清,若是,你跟我一起回丹穴山生活,那便好了。元策,你送我到丹穴山……会留下来待一段时日么?”


        

元策:“待一日。”


        

“一日。”翎光难过地看着他。


        

元策没有说话。


        

越是难以割舍的,越要快刀斩乱麻。


        

三日后,水麒麟到了丹穴山,这丹穴山不是普通人能闯入的,周围一圈触碰便散发出青绿光芒的护阵,元策带着翎光刚一进入,便听山泉叮咚,鸟鸣啁啾。山水如画,比上清要更野趣横生的景致,展开在眼前。


        

林子极大,零落几个房屋,有的在树上,有的在地面,那房子是用泛黄的竹条筑造,门前树下小桥流水,石像前头的碗里摆着桃子果子,树梢挂着祈愿的红绸木牌,在风中微微晃荡。


        

一只和尾羽艳丽,通身青绿,颜色和翎光如出一辙的青鸾正趴伏在树枝上睡觉,看见山里来了客人,一阵轻烟化作人形,是个穿着飘逸青衫、风流倜傥,年轻俊俏的男子:“你是何人?来我丹穴山作何?”


        

元策猜测这应当是翎光的表哥之类的人物,颔首道:“拜访絮方神君。”


        

“你来我叔父?”说着,男子突然看见了在元策肩膀上的翎光,“这是……小青鸾?”


        

翎光的模样,除了脑袋颜色黄嫩嫩的,正是大多数青鸾幼时的模样。


        

不过青鸾往往在五百岁时,便能蜕变到三四尺长,不会是一直巴掌大小。


        

翎光偷偷地瞧他,但还有些怯,别看她平素无法无天,肆意妄为,但接触生人时,是胆子很小的。


        

“正是。”元策低头道:“别怕,翎光,这是你大舅舅的儿子,你的表哥。”


        

他抬手,意图将翎光送飞出去,翎光却埋着头,不吱声


        

那青衫男子忽地反应过来:“翎光?你是翎光?!”


        

翎光抬头看着他,默默地点头,轻声嗯了下。


        

“那你,岂不是……神界战神?”男子望向了元策,“你是神尊?!”


        

这时,那头突然传来一道颇有磁性的声音,懒洋洋的:“是谁来了?”


        

翎光猛地抬头:“二舅舅。”


        

她认出了他的声音。


        

那声音的主人愣住,下一刻,便闪身出现在元策身前:“翎光?”


        

絮方神君一把将翎光从元策手里捞过去,捧起来瞧,大笑道:“真是翎光啊!你什么时候孵化的,怎么这么小!”


        

元策手里倏地空了,就好像心也跟着被拿走了一块似的,他的手还停留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翎光对絮方有些熟悉的感觉,没有那么怯:“我孵化了有,七百多年了。”


        

“七百多年?”絮方神君又是一愣,望向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的元策,“元策神尊,您亲自将翎光送来,在下感激不尽,不过,为何……”


        

元策看着翎光,又看向絮方:“神君是想问,为何翎光的形态七百多岁还这般小么?”


        

絮方点头:“五百岁的青鸾,通常就有三五尺长了,翎光如今七百多岁,可是还未化形?”


        

元策知道她会,便道:“翎光已会化形。”


        

翎光睁大了眼睛。


        

他怎么知道!


        

元策:“只不过,她不喜欢人形,对化形术也不熟练,这一点,是本尊的失职,还要神君多加教导才是。本想着早日将翎光送回来,可因她先天不足,身体有些虚弱,将她照料得健康了,方才将她送回丹穴山,还望神君不要介意。”


        

一番话将七百年都没有把青鸾送回族中,甚至没有传个消息回来,解释了个明白。


        

诚然这解释怎么听都有点牵强,但絮方还是揪心了起来:“身体虚弱,怎会?翎光啊,让舅舅好好瞧瞧你。”


        

絮方神君逮着翎光一顿揉搓观摩,她鸟羽被揉得蓬乱,但翎光没有抵抗的意思,一下觉得……好像回家也不是特别地坏。


        

元策揉她,但不是这样的法子。


        

翎光都被揉懵了,又有些痒,口中喊二舅舅。


        

听她声音,絮方方才察觉自己失态,咳了一声道:“兴许是你母亲生你那会儿身子骨就不行,才让你七百岁还巴掌大,没事,都回家了,多吃点东西,就能补回来了!”


        

翎光“嗯”了一声,又偷偷去看元策,看他脸色晦暗不明,透过树叶缝隙的光线落在他的发丝与脸庞上,是他一贯的,捉摸不透的神情。


        

可翎光却无端从他眼中看见了难过的情绪。


        

和自己相似的。


        

她心里也抽一下。


        

“二舅舅。”翎光用爪子拽了拽絮方的袖子。


        

絮方这才想起待客之道,连忙请元策入内落座,青鸾族无拘无束,不像天神族那样构筑繁华宫殿,这样一个小房子便足矣。


        

角落里几坛子酒,棋谱医谱曲谱,等等杂书堆砌在一起,絮方擦了擦酒盏,给元策倒了一杯酒。


        

元策稍一犹豫,还是抿了一口。


        

“当初,本君将翎光托付给灵宝天尊,后来天尊……羽化了,由神尊你来代为照料,实在辛苦神尊!本君心里感激,以酒代茶,定要敬神尊三杯!来!”


        

絮方二话不说跟他碰杯,元策拒绝不了,就这么一杯一杯下肚。


        

絮方问什么,他都答,答得言简意赅,涉及到翎光的话题,他会说得详尽一些:“翎光不爱吃种子,喜欢吃肉类,果子,糕点,爱吃甜的,软的,需要人分成小块,她可以自己吃,不用人喂,也不太掉毛,睡前喜欢听神话故事,只要给她讲故事,就连背书也背得很快……”


        

“神尊有心了。”


        

元策低眸:“言重。”


        

絮方也只在去上清时见过他,对这位元策神尊的印象,是个身上有杀戮之气,但偏偏模样带书卷气,性子有些孤僻的天神族。


        

多年不见,那股子书卷气没了,杀戮也收敛了,如一柄半出鞘的剑。提到翎光时,便彻底回鞘了。


        

“神尊,我们丹穴山这酒啊,每次一喝,少说要醉五六七八年!你们天神族的,来管本君讨要,本君都不会给。”


        

一听“五六七八年”,元策便将酒盏放下了。


        

窗外,翎光坐在桥上,和她的青鸾表哥临臣聊天。


        

临臣问她上清的生活,问她人形什么模样,能回答的翎光都乖乖回答了。


        

“你脑袋为什么是黄色的。”


        

“因为我好看。”翎光说。


        

“谁说的,青鸾全身都一个颜色。”


        

翎光:“元策说的!”


        

临臣:“里面那位神尊么?”


        

“是,他说我比其他的青鸾要好看!他说的一定是真的。”翎光从来没有怀疑过。


        

临臣噗地一声,仔细地瞧她:“虽说和其他的青鸾不同,可倒是不难看。”


        

约莫是她太小了,临臣也没有欺负翎光,说带她在丹穴山逛一逛,翎光摇摇头:“明日再逛吧,谢谢临臣表哥。”


        

“为何要等到明日?”


        

翎光却望着窗户,鼻子动了动:“他们在喝什么?”


        

“青鸾族的酒。”


        

“噢,是酒啊。”她从来没有喝过的东西,因为她还小。


        

约莫是一个时辰后,翎光按捺不住,飞到窗前,从缝隙里挤进去一颗小脑袋。


        

絮方伸手:“翎光,为何不走正门?”


        

“我喜欢走窗户。”


        

絮方捋了捋她的羽毛笑道:“神尊把你教得真好,性子活泼。”


        

翎光却看向趴在桌上的元策,见他眼睛闭着,睫毛安静垂落,耳朵脸颊泛红,嘴唇潋滟,和平素很不一样,出声:“舅舅,他怎么睡着了。”


        

“是喝醉了,翎光,舅舅啊,一不留神,就让他喝多了。”


        

翎光问:“喝醉,和睡着有什么区别么?”


        

“醉后不知世上情,”絮方眯着眼,“神仙活得久了,余生漫长,也无需睡觉,不做梦,不逍遥,便只能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啊。”


        

“噢。”


        

“你噢一声,是听懂了?”


        

“我没懂。”翎光摇头,又说,“他从来不真的睡觉的,舅舅,他会醉很久么?”


        

絮方道:“一两日便能醒。”


        

“那,那我将他带到床上去睡。”翎光正要化形抱他,絮方便直接起身,一个法术将元策拎起搁在窗边的小床上,元策闭着眼闷哼一声,皮肤一股快要滴出水来的绯红,翻了个身。许是床榻上絮方的青鸾羽毛,搔到了他的脸,元策无知无觉间,用手抚过羽毛,不清晰的呓语。


        

“翎光……”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