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6章 上清10
夜间

青鸾

        

上清10


        

翎光醒得很早,她见元策的身体一动不动,就安静地坐在他的肩膀上,也跟着一动不动。


        

元策的元神进来之时,还以为她也在修行。


        

仔细一看,小青鸾在发呆。


        

兴许在想,等下该吃什么。


        

元神融入身体,复而慢慢睁眼,翎光啾地一声飞起来,高兴地说:“元策!你醒了!早上我们吃什么?”


        

果然。


        

“我在太皇天集市上买了一些种子,鸟类吃了能变聪明的。”元策抬手一拂,几袋种子出现在桌上。


        

翎光呆住。


        

“种子应该种在地里,不应该给我吃,这对种子来说,多残忍啊!”她推拒。


        

元策:“吃了对你好。” 首发域名m.bqge。org


        

翎光:“那你多吃一些,都留给你!”


        

元策看着她:“翎光,特意买给你的。”


        

翎光只好唉声叹气地说:“那我们一起吃吧,你只买了这些种子么?”


        

言下之意,还有别的好吃的么。


        

元策再次抬手一拂,在几袋种子旁,又出现一大堆的珠花玉钗首饰。


        

翎光眼睛锃亮地飞过去:“都是买给我的么!”


        

“嗯。”


        

这显然比种子要让她喜欢,她喜欢絮窝,尤其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往房间里藏。


        

翎光两边翅膀试图将它们抱起来,却做不到。


        

元策:“用手。”


        

“我正在用……”


        

“你用的是翅膀。”


        

翎光愣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我没有手,我还没有化形呢,你买这么多种子给我,是不是嫌我笨?”


        

他摇头,摸一下小青鸾毛茸茸软乎乎的脑袋:“若是小翎光会化形了,我便带你去买衣裳,买最好看的。”


        

翎光几乎一冲动,就要化形了。


        

可她不是笨鸟,脑袋摇一摇:“我不会。”


        

元策只是看着她:“不会便继续学吧,再给你换个老师可好?”


        

翎光还是摇头,摇头晃脑地换话题:“元策,这个镯子也是给我的么?”


        

元策低头,看见翎光叼着那枚神器骨镯,许是神器的气息不一般,让她一眼相中。


        

“你喜欢这个么?”


        

翎光点头:“嗯!”


        

“改日给你一个更好的。”元策将骨镯从她嘴里摘下来,这用的不知是什么天神骨炼制的神器,还是放着吧,元策不放心给小青鸾用。


        

翎光看着他将骨镯拿走,嘴里说:“那你要给我一个更好看的才行。”


        

没过几日,元策闭关了。


        

翎光没精打采地坐在他闭关的房门前,子隐见了说:“殿下,吃些东西吧?”


        

“不吃,等元策出来再吃。”


        

子隐:“神尊一时半会出不来的。”


        

翎光扭开脑袋:“那我也不吃,我是神仙,一时半会不吃,饿不死的。”


        

子隐劝说:“殿下虽是神族,但连地仙都算不上,怎么能不吃五谷呢?”


        

“我只是一时半会不吃,又不是这辈子都不吃了。”


        

翎光还把自己的鸟窝叼过来,慢慢絮成一个柔软温暖的窝,她睡在里面:“子隐,我也要闭关修行了。”


        

翎光翘着爪子躺在鸟窝里,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子隐:“……哎。”


        

欲言又止。


        

殿下,您这不是闭关诶。顶多叫一睡三日。


        

子隐望向沉重的大门。


        

里面,是个干净的封闭石洞,四面刻画着符纹,犹如一个深井。


        

元策坐在中间,面前是一个漆黑的器鼎,元策手中一把短匕,他抽开腰带,黑衫半褪,露出大片胸膛,皮肉从胸膛到腰腹,被划开长长的一道,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肋骨。


        

元策后颈沁出汗珠,浑身肌肉紧绷着,将肋骨慢慢抽出。


        

旋即肋骨被丢进器鼎,他将疗愈的药粉倒在伤口上,服下一枚丹药,抱元守一,气沉丹田,调息经脉。


        

这器鼎,这上清的一切,都是天尊留给他的。


        

三千岁时,生而为神的元策被送到天尊这里学习,立下誓言要除魔卫道,斩杀邪魔。修行六千年,九千岁时,先战神拜谒灵宝天尊,见元策第一面,便带他上了战场。


        

先战神死在神魔大战中,咽气之前,竟不顾自己的亲传弟子,将战神之位传给元策。


        

“元策……从此,六界苍生,便是你的责任,比天高,比海深,你,谨记于心。”


        

元策彼时不过万岁,论资历本事,他还差得远。可在神魔大战上的战功赫赫,加上有他那德高望重的天尊师父护佑,新神帝又是元策的师兄,这三界之中,谁也不能说什么。


        

在战场上杀了太多的邪魔,元策身上的杀戮之气如何也洗不干净,更滋生了不该有的怜悯自责,几乎形成心魔。


        

师父说:“魔在神的对立面,元策,杀他们,不是你的罪孽。”


        

这些不该有的情感,在一万年后,神魔混血的青鸾蛋被絮方神君送到上清境时,开始向小青鸾倾注。


        

在她出生后,元策更是一心想将她教导成心慈好善的神明。


        

本是对自己心魔的救赎,相伴这么多年,神也是有心的,他要保护翎光,绝不可被人发现,她有魔族的血脉。


        

-


        

翎光不知晓里面发生了什么,她睡得并不安稳。


        

一觉又一觉,翎光被子隐抓去看书。


        

“我不想看。”


        

“看吧,殿下,殿下难道想等神尊出关了,看见殿下您这段时日一无长进吗。”


        

“可我瘦了,我的肚子都饿瘪了,并不是没有长进的。”


        

子隐哑口无言。


        

好说歹说,翎光倒也不是不明事理,发现元策这一关似乎真的要闭很久,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就静下心来看书学习了。


        

十年后,那扇门终于打开了,一丝光线透入,灰蒙蒙的烟尘飞舞在光斑里。


        

元策身上的黑衫整洁,罩在他高大的身躯上,面容却有几分苍白。


        

翎光在门口挂了个铃铛,他一出来,铃铛响起,翎光第一时间听见,就飞了过去:“元策——”


        

像上次一样,小青鸾直直地飞到他的怀里,抓着他的衣服灵活地爬上他的肩膀,眼泪啪嗒啪嗒地掉。


        

元策嘴角勾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声音也放软:“怎么又哭?不是说过,女孩子不能随便哭吗。”


        

“你以前闭关,都带着我的,这次为什么不带我,是因为我不喜欢吃种子吗?”翎光抬起头,挨着他的脸,“我现在可喜欢吃了,我还托子隐买了好多回来,我们一起吃吧。”


        

“好。”元策顺手将骨镯套在她的爪子上,缩成一个细细的脚环。


        

“这是什么?咦,”翎光认出来,“这是那个骨镯,怎么有些不一样了?”


        

“给你炼制的,日后,不得取下来。”


        

翎光想也不想就满口答应:“你送给我的,我不取!”她喜欢这个脚环,用另一边爪子拨弄了两下,感觉到似乎有他身上的味道。


        

翎光抓着元策去吃了一顿种子餐,子隐见神尊气息不对,有些像大战后受伤的模样,可不像是闭关啊。


        

难不成是练功练岔了?


        

子隐并不好问,待到神尊空闲时,才避开翎光低低地询问:“神尊,子隐,是否要前去丹穴山请絮方神君走一趟?”


        

“是,”离他去神魔眼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还得再闭关调息一次,元策顿了片刻,望向酣睡的翎光,“本尊过两日,亲自送她去吧,不必去请神君了。”


        

翌日,翎光早早醒了,拉着元策给他背书:“你闭关这十年,我学了很多东西的。”


        

元策问:“化形呢。”


        

“……”


        

翎光假装没听见:“你要不要听我给你背法诀啊。”


        

“听。”


        

对小翎光而言,如何施法都不是最困难的,最困难的是这些冗长的法诀,她是初学者,通常要念出来,配合掐诀,显得很傻。


        

因为元策只需心念一动,眼神都不用抬就能做到。


        

翎光叽叽喳喳,几乎快把一本书背完了,很得意地看着他:“我厉害么?”


        

元策认真地听着,闻言眼底浮现了笑意:“我记得不错的话,这本是你不足一百岁时教你的法术,为何现在才背。”


        

翎光:“……”


        

元策:“莫非你那时是在搪塞本尊么。”


        

“没有呀,我忘了啾。”


        

“翎光。”


        

“嗯?”翎光歪头。


        

“你还记得你的舅舅么?”


        

“记得他的声音。”翎光说。


        

“你是一万一千年前,被你二舅舅絮方神君送到上清来的。”元策道,“后来你二舅舅来了几次,你都没有孵化。”


        

“好像记得……”太久远的记忆,她记得也不牢靠,毕竟那会儿还是一颗蛋,只记得有这么一个人罢了。


        

“絮方神君便是风神,他才能教会你一只青鸾真正的本事,叫你日后涅槃成凰,成为上神。”


        

元策的眼睛定定地注视她,黑色的眸子显得极深,就好像在看她最后一眼。


        

翎光抬起头来,意识到不对劲了。


        

“你……你是不是,要送我回家了。”


        

元策沉默了下,点头:“是。”


        

她睁大湿漉漉的眼睛:“为何?”


        

“你长大了,该回家了,对师尊,对你舅舅的承诺,也已经做到了。”


        

“可我还没有化形,我回家,会丢你的脸的,旁的青鸾问起,问我为何学的这么差,我……我就告诉他们,是元策神尊教的!”


        

“你青鸾一族,只有十只鸟……不,加上你十一只,都是你的家人,又怎会笑话你,你不想念他们么?”


        

“我不走我不走不走……”翎光眼睛执拗而清澈,望着他,“不。”


        

“听话。”


        

指腹揉上去,她脑袋躲开,眼睛湿润,让人心里一抽。


        

声音也瓮着:“不走,你让我走,我再也不让你摸脑袋了。”


        

元策只好收回手指,好吧,摸小青鸾脑袋,是个让他不知不觉间上瘾的坏习惯。


        

她长大了,自己本就不该如此。


        

“明日出发可好,若你不愿让我亲自带你回去,我便修书一封请你二舅舅来一趟。”


        

“不要——”


        

翎光的抗拒被无声驳回,她吵嚷半天,元策也不为所动。


        

慢慢的,她也累了,静默地坐在他面前:“我化形了,你也要送我走,我不会化形,你也要送走我。为何?”


        

“鸟儿不能离群而居。”


        

“我是青鸾,不是一般的鸟儿,是神鸟,是妖神族,和天神族可以分庭抗礼的神族!”翎光有理有据。


        

“我说不过你,不与你争。”


        

元策去为她收拾东西,全部整理好,收进多宝袋里,和她自己收拾得乱七八糟,有着天壤之别。


        

元策看见两张破纸,被她宝贝似的藏着,原来是她出生不久,自己教她写的名字。


        

分明可以用法术,他却亲自动手,一样一样地收,每一样物件都有一段回忆,翎光坐在一旁,一声不吭地看着窗外。


        

那荼白树的花,只有上清才有,有些像人间的梨花,可要更大,更茂密,也永不衰败。


        

翎光知道元策意已决,他看似对自己纵容,可本质上是不容置喙的。


        

她无法改变元策的想法。


        

翎光飞出窗棂,青绿色的翅膀散发着养尊处优的流光。


        

元策起身,转头看着她,用嘴咬下荼白神树一截柔软的枝条。


        

“我要带回丹穴山,”翎光叼着花枝飞到他的面前,说,“栽种在我的窗前。有朝一日,它也会发得像上清这一株,枝繁叶茂,落花满庭。”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