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5章 上清09
夜间

青鸾

        

上清09


        

“神尊,三界之中,所有名叫梵烟的女仙,名录都在此了,这一份是从天府宫调来的,患有哑疾的女仙名录。”


        

两份名录加起来有十几页,子隐递过去给神尊看,不知他为何要查这个。


        

但元策并未解释,只让子隐下去。


        

元策垂首翻看,这些女仙之中,兴许就有那个隐藏在天界的神魔混血。


        

再过三百年,自己就要去神魔眼守界千年,这段时日无法看住小青鸾,也不知翎光身上的血脉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而那女仙能隐藏的这般好,定然有原因。


        

于是,翎光在上清上课,元策便隔三差五出门,她想跟也跟不了,老师会训她:“翎光仙子,你都已经七百岁了。”


        

“七百岁怎么啦?老师你都七万岁了!”


        

老师:“我在说你!!”


        

“我知晓我七百岁了,过几日便是我今年的生辰了,老师,你送一件衣裳给我吧。”翎光说。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老师:“近日为师教了仙子不少化形的窍诀,仙子可有学会?”


        

“我听懂了,可恕我天资愚钝,学不会呀。”


        

“既然学不会,那要衣服来作何?”


        

“我……我挂在床前屏风,这样便可以日日提醒我,警示我!只要化形,便能穿上这身漂亮华丽的衣裳啦!”


        

翎光想得很好,等没人的时候,自己就可以穿了!


        

老师犹豫片刻,似乎觉得这样也有道理,一边送她一件衣服,一边说:“你是我教学生这么多万年以来,最油嘴滑舌的一个。”


        

翎光:“谢谢老师夸赞!”


        

夜深人静,元策不在,她化作人形坐于软榻,穿上衣服照镜子,自我很满意地反复欣赏了一个多时辰!学着老师那样用手拿着东西吃,叼着多宝袋,手脚并用地打开,掏出一本话奇书来。


        

许是黄蔼早就化形了,这话奇书上,留有不少对方传达的文字。


        

“翎光,你可回家了?”


        

“翎光,忘了问你,你家住哪儿?”


        

“你是不是还没化形,所以不会写字?是我疏忽了这一点,你摁个爪印给我,表示收到了也好。”


        

……


        

久而久之,翎光这边消息石沉大海,而黄蔼似乎把话奇书当做情绪通道,什么都往书上倾诉。


        

吃了什么,跟家里吵架了,亦或是感情问题。


        

“近日我父母想为我操办婚事,让我定亲,可我才八百岁,寻常羽族,怎么也要三千岁才定亲的。若是知道你家在何处便好了。”


        

想到黄蔼给自己写了这么多东西,而自己多年来不曾回应,她心生愧疚,立刻就寻了笔砚来,磨了墨。


        

她生涩地逮着毛笔,却有些无从下手。


        

翎光认字,但不会写字。


        

元策试图教过让她用爪子握笔写字,后来实在教得太差,不得不放弃。


        

“定、亲。”


        

翎光一笔一划地写完,勉强能认出是两个字来。


        

隔日,话奇书有了回复,黄蔼的字出现在下方空白之处:“翎光,你终于晓得理我了,我等了你快六百年!”


        

“对不起。”翎光写。


        

黄蔼:“无碍无碍,你是才化形不久吧?”


        

“是的。”


        

两人的交流,多是黄蔼写得多一些,翎光字迹难看,她有自知之明但不多,写字慢,所以能省略的字则省略。


        

黄蔼对她念念不忘,甚至想问她求亲,可:“我甚至不知你是何方人士,我问过圣者,他却不肯回答,甚至说,我金合欢鸟一族,配你实在有些配不上,我便想,你是否是认养在仙族那些仙君座下?我上门来提亲,等我们有了宝宝,你家那位仙君大人,我爹我娘,是不是就没话说了。”


        

翎光想,他肯定误会了什么。


        

“我是女孩子,怎么有宝宝。”


        

老师提过一次,只说过,天地万物,阴阳调和,繁衍不息,生生不绝。


        

便是指男仙和女仙。


        

黄蔼是女仙,自己也是,如何生。


        

远在绝尘谷的黄蔼误解了她话中意思,半解不解地说:“我听人说,只要躺在一张床上亲亲,一晚上就会有宝宝的。”


        

翎光:“噢。”


        

翎光:“那你去找别的鸟,可好?”


        

黄蔼:“你不愿么?!”


        

翎光怕打击他,写:“我忙,上课,你是一只好鸟。”


        

黄蔼伤心过度,关门哭了一晚上,第二日一早便恢复了正常,询问翎光,他觉得这只鸟不错,那只鸟也不错,难以抉择。


        

翎光:“不如,你分别跟两只鸟生一只小鸟,看哪只更好看?”


        

黄蔼:“……”


        

黄蔼:“翎光啊,我金合欢鸟一族,一生一世一双鸟,只可以跟一个伴侣好的。不可以干那种坏事!”


        

翎光:“噢,原来只可以和一个人生鸟宝宝啊。”


        

黄蔼:“嗯,我们金合欢鸟一旦认定伴侣,是很忠诚的,大多数羽族都是如此。”


        

这些都是元策不曾教过的,他教的全是高深法术,翎光又不爱看书,自然不晓得一些常识。


        

加上她都七百岁了,新来的老师以为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也并未教她这些。


        

-


        

另一边,元策顺着名录,在三界四处寻觅梵诃的妹妹,事关重大,不可假借下属之手。


        

而这些名叫梵烟的,都不是他要找的。


        

终于,一日凑巧,元策到了游离在三界交界处的太皇天,此地聚集了一些没有神职的仙族、天神族……各大种族。


        

简而言之,无业游民大多居于太皇天,在此做些小本买卖。


        

元策路过集市,本不打算进去的,闻到了飘来的香粉味,他停住脚步,转身进了冗长的集市。


        

出门一趟,总得给小青鸾带些东西回去。


        

“她现在似乎很喜欢,那些女仙才会买的胭脂珠宝和衣裳,翎光虽没化形,尚且还用不上,但她一定会高兴。”


        

元策不会挑这些,秉持着“贵的就是好的”、“贵有贵的道理”,弯腰挑开帘子,进了一家装潢最富丽堂皇的店铺。


        

一进门,便有个兽神族迎上:“客官,客官想看看什么?”


        

元策扫视一圈,琳琅满目的宝阁,让人眼花缭乱,他眼神平静无波:“最贵的。”


        

这兽神族瞳孔一缩,脸上的金环兴奋地抖了抖:“有啊!客官!我们店里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甚好。”元策云淡风轻,余光瞥见一旁,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正手舞足蹈在用力朝掌柜比划些什么。


        

掌柜摇头:“姑娘,你都来几次了!我说了,你这手镯就是个普通骨镯,给你三颗下品灵石最多了,快走吧!”


        

“唔、唔唔……”女子不会说话,只能发出鼻音。


        

哑巴?


        

元策侧目。


        

那哑女正在卖手镯,伸出五根手指。


        

掌柜摇头:“你要五颗灵石?不不不,不可能的!给你三颗,都是看在你可怜的份上。”


        

哑女双手合十,目露祈求,元策走过去,掏出一袋上品灵石:“给我吧。”


        

掌柜眼睛一直。


        

哑女怔愣一下,立刻将镯子塞给他,抓着那一袋子灵石掉头就跑,看样子是怕他后悔。


        

追踪法术随着元策的视线悄无声息地落下,他手握镯子,在灯光下静静打量,这是个普通的骨镯,掌柜没说错,但其上似乎还有一层高阶的障眼法术。


        

元策将手镯收在袖中,掌柜一跺脚:“客官,您被那女子给骗了!我们这儿还有更多更好的镯子,您给了那么多,都可以买十串法器镯了!”


        

元策并不着急去追,看着掌柜拿出来一堆好东西,因着从未买过这些而难以抉择,索性:“全包起来。”


        

走出店外,元策方才掏出那枚骨镯,以法力去掉那层障眼法,露出骨镯光华流转的本来面目。他并未看错,这是一样难得的神器,以最朴素的表象隐藏,却可收敛魔气,就算是魔族,有了这等宝物,说不准都能混入仙界。


        

身形一隐,元策跟随哑女,见她去了一家药铺,捧着一袋子灵石,比划着让巫医给她开治疗哑疾的药。


        

“姑娘,你这哑疾,我也无能为力,就算是你给钱,也没有用啊。恐怕,得去三重天仙界求助药仙殿的药仙,才有法子。”


        

哑女苦苦哀求,终于还是买到了药,她就住在太皇天城外的屋子里,与几个兽神族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哑女住最窄最偏的一间,将药炉烧好,借着光亮,在染好的布料上做些女红。


        

看样子,应该在此地已经生活了不短的时日,而无人发现哑女身上其实有一半魔族的血脉。


        

“时平。”元策唤来战部部署在太皇天的战将。


        

“属下见过神尊。”一个身穿干练黑衫短打、四肢筋骨结实的男子跪在元策面前,元策沉声说:“住在那边的哑女,若是有何不妥,即刻通知本尊。”


        

“是!”


        

下达完命令,元策却没有回上清,而是上了一趟三十六重天,找了洞渊大帝。


        

这位大帝曾在元策年少时指点过他,乃是元策父君之友。


        

此刻时值洞渊大帝闭关,元策便在门口打坐等候了五年。


        

中途只曾传书回上清,让子隐看好翎光,不要让她偷跑出上清,而他却不曾回去。


        

终于,在见到洞渊大帝后,元策说明来意,将手镯递给他瞧:“元策此番前来,是想询问大帝,此物可有什么来历?”


        

洞渊大帝与元策的父君乃是旧友,洞渊年迈,已是白发苍苍,却仍鹤发童颜,端详道:“此物是一件神器不假,不过这骨镯,骨头原用的是天神族的肋骨所炼,以天神族的血脉,及古咒语,来压制束缚魔气,越是强横的天神族,效力便越大。”


        

这种神器,和九黎壶那种能自行择主、甚至躲藏的上古神器不同。上古神器诞生于混沌初开,而此镯,还是神族炼制的。


        

元策请教:“可能得知是何人炼制此物?”


        

洞渊将手镯放在面前,用几枚龟壳算了一卦,答曰:“此人,在九重天神界。”


        

“在九重天么……”


        

元策若有所思,拜谢洞渊大帝,待他离去,洞渊大帝摇摇头,手起卦落,蒲团前散落一地龟壳,叹道:“元策啊,你的生死情劫,就在眼前了。”


        

回到上清时,翎光听见声音一瞬,立刻扑腾着飞了过来,埋头扑进他怀里大哭道:“你怎么,怎么走这么久!呜呜,我好想你,元策,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老师说,你是战神,很忙的,说你出门,定然是有重要的事,事关六界苍生,是不是……”


        

“算是吧。”他心底一软,“翎光,你终究是会离开我的。”


        

“我……”翎光嚎啕出声,拼命啄咬他脖子,“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的!”


        

鸟咬人能有多疼呢,是有些感觉的,但称不上疼。元策安抚地拍拍她,毛茸茸而温热的触感,就仿佛心头有流水淌过。


        

翎光性子不成熟,可她从小到大,元策其实没见她哭过几次,通常都是假哭,辛辛苦苦挤一滴眼泪,说这里疼,那里疼,妄图逃离学法术。


        

这次却湿漉漉地眼泪流到了他的皮肤上,浸染了衣衫。


        

“跟着老师学了十年,怎么还不长进。”元策一面哄着小青鸾,一面进入司南殿,子隐躬身:“神尊。”


        

“我长进了的……”


        

“学会化形了么?”


        

“没有……嗝。”翎光冷不丁在他脖颈间打了个嗝。


        

气息和羽毛拂上来痒痒的,元策一垂眼:“撒谎了?”


        

“没有!你问老师,我学不会!”


        

“罢了,那便再学十年。”


        

“还要学啊——”翎光难过地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脖子,“元策,我学,我可以学,只要你别不声不响离开了,我会难受的。”


        

小青鸾并不吝啬表达自己的情绪,难过,喜爱,都一望而知。


        

花费了几个时辰,好不容易将她哄睡着了,元策正要起身,肢体柔软的小青鸾就扒着他的衣裳一道起来了。


        

明明还在睡,但睡梦中不忘拽着自己。


        

元策只得神魂出窍,将肉身留给了翎光,让她抱着,走出了寝殿。


        

书房里罗列着积压成堆的折子。


        

“本尊不在这几年,上清可有发生什么?”


        

子隐掌灯道:“神尊,有一事……子隐不知,该不该……”


        

他欲言又止。


        

元策坐下道:“说。”


        

子隐转过身来,躬身道:“有关……翎光殿下。”


        

翻折子的动作一顿:“可是她闯祸了?”


        

“闯祸称不上。”子隐道,“殿下明事理,并不闯祸乱跑,只是您走的时日一长,她便总是念叨,您怎么不回家了,是不是她太笨了,是不是因为她不会化形,惹您不高兴了,还总是睡在殿外,等您回来,一有动静就会醒。总之……那段时日,殿下性子变了一些,变敏感了,属下总是劝解她,说不是,只说您是有要事在身,很快便会回来。”


        

子隐:“殿下问我,是不是骗她的,您是不是不回来了。属下替她寻来玩伴,她也不跟人家玩。”


        

元策嘴唇抿起,垂落的眸光在灯火照耀下半昧半明。


        

子隐偷偷瞥了他一眼:“神尊,还有一事……殿下,似乎是会化形的。”


        

元策抬眸看向他。


        

子隐:“属下……也是无意间看见的,殿下穿着老师送她的衣裳坐在窗前等您。可属下试探殿下,殿下却佯装不知,说没有这回事。”


        

元策早有猜测,眉心一锁,道:“她不愿回丹穴山,一贯最会装傻。”


        

“是,子隐也是这样想的,殿下不愿回丹穴山,便隐藏自己的聪明才智,可这样下去,不是什么好事。”


        

元策沉声:“过些时日,本尊闭关一遭,待本尊出关,子隐,你便上青鸾族一趟,请来絮方神君。”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