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4章 上清08
夜间

青鸾

        

上清08


        

“啾啾!”翎光突然变成小鸟飞起来。


        

惊不惊喜!


        

元策拧了下眉。


        

方才床褥拱起的形状绝不是小青鸾。


        

元策:“你能化形了?”


        

翎光僵住。


        

“化人形,还是大青鸾?”元策将她提起来,托在手心里,翎光还是装傻,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没有啊,我没有,我不会,我试过了,可是不会。”


        

旋即聪明地转换话题:“你说好两日就回来,怎么去玩了这么久。”


        

“不是玩,有事耽搁。”元策将她送出门外,自行沐浴更衣,褪下衣衫坐在泡池,转过头,就瞧见一只鸟趴在他窗户上面贴着,摇头晃脑地喊着:“元策,你放我进来。”


        

“做什么。”他有些头疼,总觉得没有把翎光教好,可自己分明已经很严厉了。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我羽毛打结啦,你帮我梳一梳吧啾。”


        

“等着。”


        

翎光乖乖“噢”了一声,一屁股坐在窗台上,抬头望着院落里四季不改的落英缤纷。


        

上清没有冬天,四季更迭也不明显,这荼白花,更是四季常开,院中总是铺散一层雪白花瓣。


        

待得久了,翎光也不腻味,她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约莫等了两刻钟,元策从泡池里起身,他打开柜门,拿起一件衣裳穿上,可刚一上身,就闻见上面的气味。


        

他低头嗅了嗅。


        

有花香,草木与树木的气味,还有一股别的……柔软的奶香。闻着像是,被人穿着在草地里打过滚。


        

这上清,谁会穿着他的衣服去草地里打滚?


        

元策蹙眉,一把拉开窗户,翎光正趴在那里晒太阳,被他猝不及防拉开倚靠的窗,她差点摔下去,跌跌撞撞地飞起来:“你做什么呀。”


        

元策捏住她,放到鼻尖闻了闻她的羽毛。


        

鼻息炽热而轻微地扑了上来,嘴唇也触碰在羽毛上,翎光呆了呆,脑袋有些不自在地埋到了胸口。因为元策他通常不这样的,尤其是自己过了五百岁后,仙侍们就更不可能这样了。


        

可翎光却很喜欢这样和人接触、亲昵,让她觉得,对方特别喜欢自己。


        

和她心里那浓烈的喜爱,似乎是有来有往的。


        

她高兴地用下巴蹭了蹭元策的手指。


        

旋即,便听见元策低沉的音色:“你穿过我衣服。”


        

翎光霎时在他手心里僵化。


        

浑身僵硬地扭了下头:“没有啊,不就是……你不在,我只好钻进你的袍子里睡觉了。”


        

微微抬起眼,瞥见他不悦的脸色,翎光用爪子抠了抠他的的手指,很可怜地:“可不可以帮我挠挠背,我挠不到,你不在的时候,我只能用笔来挠。”


        

元策脸上缓和了一些,顺手挠过她的背脊和翅膀:“好了吗。”


        

“不~你再挠挠。”


        

元策的手指顺着那柔软的鸟身划过,突然停了一下:“翎光,你七百岁了。”


        

“是的呀。”


        

元策招手唤来一只痒痒挠给她:“用这个挠背。”


        

翎光下意识用灵活的爪子接过,不解:“那你为何不帮我。”


        

“你是姑娘家,七百岁的青鸾,不是小孩了。”


        

“可、可你说过,没化形就还是小孩。”


        

元策将她放在桌上,面对面道:“这是你不化形的缘由吗?”


        

她摇了下头,而后轻轻点头。


        

翎光只是觉得,不化形,就可以永远赖着不走了。


        

“你不愿长大么。”


        

翎光埋着头,爪子抠着桌子,眼睛掀起看看他:“我可以不长大吗……”


        

确实还是小孩。


        

元策心里叹气,原来小青鸾迟迟不化形,是她的心理原因。


        

“你来。”他伸手。


        

翎光把翅膀展开给他:“你帮我挠背吗?”


        

“别动,我进你的心海看看,不能动,也不可抗拒。”


        

“噢。”虽然不知道心海是什么,但她还是乖乖应了,趴在桌上改为躺在桌上,“元策,我的心在左边,跟你的是不一样的。”


        

手指触碰到小青鸾毛茸茸的心口,那细微却活跃的扑通声,万分清晰地通过指腹连接到元策身上。


        

他闭着眼,睫毛垂在眼下,慢慢和她调整到一致的呼吸。


        

眼前,出现了一片草甸,茂密而青葱,布满碎花,和上清很像,中间有一扇门,元策伸手推开,看见的是一片纯净的蓝天,一个张开青绿翅膀的小姑娘,黑发黑眼,看着年纪只有七八岁,脸颊还鼓鼓的,眼眸又明亮又大,和小青鸾一模一样。


        

她飞得又高又快,不知疲惫。


        

“元策——”她好像看见了自己,欣喜不已停在他的面前,翎光却发现自己只有不到他腰那么高,仰着脑袋以手抓头道:“不对呀,我怎么这么矮。”


        

声音充满困惑。


        

元策低头看着她,目光显得专注,摸摸她的脑袋:“小青鸾有人形便好。”


        

翎光眼弯了起来,伸手抱着元策的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这般高大,可她幸福的要冒泡了。


        

心海,往往能展现一个人最真实的模样,但心海是什么模样,亦是只有自己才能知道的。


        

元策能进去,是因翎光对他完全不设防,这也是极度危险的,不论对她还是自己。


        

是将自己和翎光的生死都连在了一起。


        

在心海之中,翎光已有人形,不过却是小孩模样,说明她心性并不成熟。自己那日看见被子下的人形,兴许是她无意间变幻的小孩模样,有意反而变不成。


        

元策找到原因,很快退了出来,翎光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不对不对,你做了什么,我怎么那么矮?”


        

虽然她不曾在元策面前化过人形,可她在水里瞧过自己的模样,和寻常的神仙,是差不多的。


        

“不是你矮,是我高。”


        

“这样吗。”翎光还是不解,元策说:“过几日,我便为你寻个女师父来。”


        

“啊?”翎光困惑,“为何要寻个女师父。”


        

“教一些我无法教你的事。”元策道。


        

“我不,不上课,绝不!”


        

他轻轻摇头,语气平和:“翎光,没商量。”


        

“我不我不我不。”她开始打滚,“我不!”


        

一睁眼,元策已经起身走了。


        

翎光郁闷地坐了起来,把脸埋进了茶杯里,她要静静。


        

没过几日,元策从九重天请来的师父来了,教她什么神界礼仪,男女之防,甚至还有穿衣打扮。


        

翎光挫败:“老师,我都不是人,为什么还要学穿衣服。上次,那位女夫子,也只是教我飞行术,法术……”


        

“自然是因为九重天的女仙都要学习,日后化形了,翎光仙子也要学习的,早晚都要学,不如现在开始学。仙子,为师说的可有道理?”


        

女师父不知翎光是青鸾,她是九重天专业教导化形晚的妖神族的师父,元策多方打听,才托人将这位师父请来上清境。


        

“仙子可喜欢这些珠花?”老师端出一个盒子,里头是翎光根本没见过的东西,各种各样的簪子,珠宝,花钗,珠链,耳坠……


        

“哇。”翎光眼睛直了。


        

上清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她平时只能玩毛笔!


        

还有元策的衣服,茶杯,书,子隐的纂香,梳子。


        

翎光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大匣子,爪子抓起一根珠链,开始揉它、啃它,然后把它戴在脖子上,珠链从脖子上滑了下去。


        

她又戴上,又滑了下去,求助地看着老师。


        

“仙子若是化了人形,便能用珠花了,这珠链,自然也能佩戴。”


        

翎光认真地点点头。


        

她会化形的,自然,这些不能跟老师说。


        

不论怎么教,她都不会化形的!


        

看翎光抱着匣子往自己房间里拖,掉得满地都是,老师出言制止:“仙子化人形后,为师便将这些东西都送给仙子。”


        

“为何不现在送给我?早晚我都会化形,不如现在就送给我,老师,我说的对不对?”


        

老师:“……”老师咬着牙,把宝盒拿了起来,“仙子说的不对,这些是老师的宝贝,只有仙子完成任务,化形了,才能送给仙子,不光有这一盒子的珠宝首饰,还有这些漂亮衣裳。”


        

她一伸手,桌上便现出布料华丽颜色鲜亮的衣裳来。


        

翎光又哇了一声,这些衣裳比元策衣柜里的好看多了!


        

老师心道果然,这数万年间,自己用这招不知道让多少妖神族小辈快速化了形。


        

翎光灵机一动:“老师,这些东西是你的宝贝,那我用我的宝贝来交换可好?”


        

翎光上课时,元策悄无声息地来看了一眼,发现果真是自己教导不到位的缘故,导致翎光全然没有身为一个姑娘的概念。


        

他看翎光跟这位女老师相处得融洽,也就放心了,转身离开。


        

旋即,翎光叼着一个小袋子飞到老师面前。


        

这是元策给的多宝袋,能装下无数珍宝。


        

“老师,这是我的宝贝,你选吧!”


        

她用爪子抓着袋子,哐啷啷一倒,轰地一声,半间屋子都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物件。


        

女老师蹬蹬后退十几步,跌坐在地:“翎光仙子!”


        

翎光飞到她头上:“对不起啊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这里面装了很多元策给我的东西……”


        

有一些很重要的,翎光不能给她。


        

比如说,许多年前,元策教自己认字时,留下的墨宝。


        

她用爪子把两张纸塞回多宝袋里,还有一些不值钱可对她很重要的小东西,都统统塞了回去,旋即,翎光叼着一支笔给女老师:“老师,你看,你喜欢这支笔吗?”


        

“笔?”女老师本要拒绝,定睛一看,容色大变,“这是银霜神枝笔?!”


        

“银霜神枝笔是什么呀,就是一支破笔,不过它有个毛球球,我以前很喜欢的。”


        

女老师捡起一片碎镜子,瞳孔地震:“水月镜碎片???”


        

捡起一块破石头:“日月仙璃??!”


        

“翎光仙子……”女老师抬头,眼睛涣散,“这些,是你不玩的玩具?”


        

“是的,老师,你不要嫌弃,你随便选一些吧?是不是没有你喜欢的?我知道它们拿不出手,不太好看……”


        

“不……不是,仙子,都收回去吧。”她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


        

翎光有些难过地看着她:“老师,你真的不要么。”


        

“不,使不得,翎光仙子。为师说话算话,待仙子化形,那些东西,都送给仙子。而且,这些应当是神尊之物吧?仙子还是不要偷偷玩了,也不能送给他人,更不能显露在外,否则会招致祸端。”


        

“好叭……”


        

翎光郁闷地把满屋子东西都收进小袋子,虽然都是不玩的,可都是元策给她的,是她珍贵的回忆。


        

课后,老师同神尊面见,委婉地说起:“一些危险的东西,还是不要让仙子轻易碰到。”


        

神尊淡漠地说:“本尊平素对她颇为严厉,不曾让她碰过剑。”


        

老师嘴角抽了下:“严厉……吗?”


        

神尊神色如常地喝口茶,肯定的语气:“是。”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