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3章 上清07
夜间

青鸾

        

上清07


        

天神族禁地天神塔,有四凶兽看管,凡非天神族之人靠近,这四只凶兽便会从冰原底下钻出攻击。


        

“神尊。”守门天将行礼。


        

“本尊来取炼妖狱钥匙,提审魔族。”


        

守门天将稍一犹豫,让开大门:“神尊请进。”


        

元策一路畅通无阻入内,这天神塔乃是放置天神族重要之物的地方,其中不乏上古神器,每一样东西拿出去,都会引发祸端。


        

可这里,乃是整个天神族守卫戒备最森严的地方,甚至超过了关押数万魔族将士的炼妖狱。单是四凶兽一关,就让天神塔成了一处无外人可靠近的孤岛。


        

元策取走钥匙,两个天将方才议论起来:“这便是先战神钦定的战神?天尊的弟子,神帝的师弟?”


        

“若非如此,我岂会轻易让他进去带走炼妖狱钥匙?他乃战神,统领战部,炼妖狱亦是他管辖之内。”


        

天神塔在东荒与东南荒交接的冰原之上,四大凶兽坐守。而炼妖狱在九重天内,神界重重包围下。


        

开启炼妖狱之门,元策入内后,穿过一条长长的黑暗甬道,下了一道台阶,一个完全扎进地底的黝黑下沉建筑,出现在了眼前。 首发域名m.bqge。org


        

阴风阵阵,鬼哭狼嚎,石壁带着湿润的黏腻。


        

十八层炼妖狱,越往下走,关押的魔族就越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因为越往下,时间流速越慢,十八层度日如年,饱受漫无尽头被关押的折磨苦楚。


        

元策纵身一跃,从中间跳下去,身形凝固在半空时,这环形炼妖狱之中,有的魔族看见了他:“是元策!是他来了……”


        

“快放我们出去!”


        

“你杀了我这么多魔族!你不得好死!”


        

哐哐的铁链拉扯与撞击声弥漫整个炼妖狱,连外面守门的天将听见了,都不由得侧目。


        

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元策不为所动,身影落在第十五层之中,他一步跨入,面前有个长发青年,头发凌乱地盖住脸庞,他跪在地上,被一条黑色锁链捆住了四肢,好似没了生气。


        

元策手指微抬,一丝神力渡去,那青年方才缓缓抬头,露出一张被磋磨得伤痕累累的脸庞。


        

在这不见天日的炼狱之中被关了两万年,还有力气叫嚣的魔族只是少数。


        

青年的瞳仁很黑,定定望着元策:“你是战神手底下的战将,我记得你,是你……”他猛一挣扎,表情变得狰狞,眼前浮现出两万年前,尚且年轻的元策跟随先战神左右征战,拿万千魔族的性命立下战功的画面!


        

“你还有脸到老子面前来,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元策手掌抬起,虚无的力量桎梏住这魔族的咽喉,他脸色不改:“你乃神魔混血,你体内本有一丝神族血脉,为何入了魔?”


        

“老子……就乐意、当……魔。”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出,元策的脸笼罩在一片黑暗下,声音很沉:“你可以选择隐藏魔族的身份,为何不?”


        

青年咬牙切齿:“我娘,是魔族,我爹,是个畜生,天神族,仙族……都是畜生!老子,不和你们……同流合污。”


        

元策并未伤害他,可眼神之中也未有怜悯,好像这些还不足以惊动他的情绪:“你说出你知道的真相,本尊便将你换到第一层去。”


        

第一层。


        

十八层的炼狱,这第一层,便是最轻松的,时间流速和外界相差不大,每隔一段时日,甚至能见到一丝阳光从头顶透入。


        

“……”


        

青年抬起的头,恶狠狠盯住元策,幽暗的声音像恶鬼一般从地狱爬出:“滚——”


        

“仙君大人!我知道!!”一旁的监牢里传来一道谄媚的声音。


        

元策转过头去,那是个形容不堪的魔族,看起来已经许久没有睡过觉了。


        

“梵诃他娘是魔族,爹是神族,他还有个妹妹,他妹妹被他娘送到了神族生存,现在应该是个卧底,大人你是不是想知道这个,你将我换到第一层去!我全都告诉你!”


        

青年一声嘶吼:“混蛋!童枭!给老子闭上你的嘴!!”


        

元策眼中终于有了波动,低头问:“你妹妹,以神族的身份隐藏在神族之中?”


        

梵诃两眼猩红:“我死也不会说的!你休想,从老子这里,得到半个字!童枭!你若敢背叛,我必定扒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


        

元策朝那谄媚的魔族走去:“你说。”


        

“大人承诺将我换到第一层去?”


        

元策:“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恐怖的神祇威压笼罩下来,这叫童枭的魔族,登时趴在地上瑟瑟发抖道:“我说!我都说!梵诃他曾告诉我们,他有个妹妹,在仙族?还是天神族,梵诃说等她长大,便让她潜伏入你们内部,做我们魔族的奸细,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我们就被抓了……大人威武,小的全都说了!可否将我……”


        

元策打断:“她叫什么,身在何处。”


        

一旁传来梵诃痛苦的嚎叫:“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叛徒!”


        

“她……她叫,”童枭开始回忆,半晌说,“我想起来了,她好像叫梵烟,至于在哪,两万年前,神魔大战之前,她好像是……在,大人,小的实在想不起来了,对了,我还想起一件事,她是个哑巴!梵诃说,他妹妹自幼便不会说话!而且,她手上还有个镯子,梵诃说过,镯子是个宝贝,可以净化她身上的魔气!让她看起来和普通的仙族无异!”


        

听见这些,梵诃已经快疯了,他痛苦大喊着,却对背叛自己的“朋友”无能为力,他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的锁链,却被元策虚握着拽了下来,结实有力的胳膊轻轻一提,将梵诃提到了炼妖狱的第一层。


        

周围黑暗黏腻的环境,霎时变得干净许多。


        

梵诃坐在地上,重新被锁链束缚,他恶犬般扑了上去,离元策还有不足一尺的距离:“你以为这样,我便会感激吗!你不能去伤害她,你如果敢,我会冲出这炼妖狱,将你的心挖出来吃了!”


        

元策面无表情,转身离去,炼妖狱里沉重的魔气和浓烈的血腥气,还停留在他身上。


        

走出炼妖狱时,守门的天将躬身行礼:“恭送神尊!”


        

元策将钥匙还回天神塔中,这才折返回上清。


        

虽然没有做什么事,可往返这么多地方,来回也花了几日工夫。


        

-


        

上清境中,翎光还趴在溪流旁。


        

她不时地把脸凑过去,从清澈的水面倒影里看自己的脸。


        

已经这么看了两个时辰了。


        

看一下,又摸一下,捏自己的鼻尖,耳朵,看不腻一般。


        

“书上画的美人,好像还没有我好看。”


        

翎光对美丑,没有太大的概念,对她而言,她喜欢的就是好看的,不喜欢的就是丑陋的。


        

显而易见她非常喜欢自己,以及自己人形模样的长相,这么好看的眼睛,这么小巧又挺翘的鼻头,弯弯的眉毛。


        

翎光觉得自己每一个五官都很好看,她好奇地对着水面做出各种各样的表情。


        

后背生长出宽阔的翅膀,化人形后,她亦能化出这样庞大的青鸾翅膀。


        

用翅膀盖着自己睡了会儿,快日落了,翎光苏醒过来,侧身时,看见溪流另一侧站着一只白色的鹿,小鹿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似乎在想她到底是人是鸟。


        

上清的飞禽走兽,一草一木,都不染尘埃,仿若梦中生灵。


        

翎光宽大的衣衫半褪,露出雪白清晰的锁骨,她坐在草地上和那只纯洁的小鹿长久对视。


        

鹿该怎么叫?


        

“嗷呜……?”翎光试图跟鹿说话,“咩,咩咩,呦呦?”


        

小鹿又歪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跑,四根蹄子纵在草地间。


        

“哎!你怎么走了啊!不跟我交朋友了吗!”翎光站起来,提着厚重的衣裳,赤脚踩着溪流里的石头追过去,“等一等我呀!小鹿,你住哪里?”


        

“我是鸟!鸟是不吃鹿的,你别跑啊!”


        

虽然在羽族交了朋友,不过那已经是好几百年前的事了。


        

所以不论翎光看见什么,都要跟对方玩一会儿,要玩到感觉已经处成朋友了,她才满意。


        

虽然上清就这么大,翎光已经转遍了,可元策不在,她终于有机会变成人形玩了几日,学着做人,用手拿着果子吃,几日下来,娴熟不少。


        

“他怎么还不回来,不是说,两日么,这都快第五日啦……”


        

翎光脱下身上的衣服,直接塞回他寝殿的柜子里,而后飞到他的床上去滚了几圈,以往做鸟时觉得分外辽阔的大床,在人形的衬托下小了几十圈!


        

翎光还有点不适应,正当这时,听见外头传来脚步声。


        

“神尊,您回来了!”


        

什么!这回来了吗!


        

翎光一慌,下意识用被褥蒙住自己,一只纤手飞快地伸到床边,将自己的羽毛捡起插回头上。


        

寝殿的格栅门在元策靠近时自动向两边打开,他大步进来后,正要沐浴更衣,余光瞥见床上拱着一团什么——不是小青鸾,她没有这么大。


        

“谁?”他走过去,一把掀开绸被。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