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1章 绝尘谷03
夜间

青鸾

        

绝尘谷03


        

这学堂,翎光是不想上,可不得不上。


        

元策说了,她不能做一只没有文化的鸟,丢上清的脸,丢他的脸。


        

“你只要不丢下我便好。”


        

她是怕了,睡觉也一定要钻进他衣服里,用爪子扣着他的肩膀,将毛茸茸的小脑袋枕在他温热的肩窝里。


        

其实那爪子挠在皮肤上并不舒服,但也不疼,只是痒,元策习惯了,好像在自己漫长的寿命里,多了一丝温情。


        

绝尘谷一年四季都春暖花开,开学那日,翎光被送到学堂,元策说:“多交些朋友。”


        

翎光不想走,进去前退缩了,抬头望着他:“我可以……不去吗。”


        

他摇头:“去试试。”


        

翎光只好飞进学堂,见了女夫子。同她一起上课的有十几只鸟,都是羽族的百岁小朋友,尚未化形,可已能口吐人言,正在她四周叽叽喳喳地交流着。


        

“你爹是谁?”一只鸟说。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我爹是羽族战将蓝风!”说话那只蓝鸟的体型比旁的鸟儿都要大,气势十足。


        

“你爹是蓝将军?那你娘岂不是荆玉郡主。哇。”


        

旁边有只跟班黑鹰介绍道:“这是蓝家的掌上明珠,蓝宛姑娘。”


        

相比起来,翎光看起来格外弱小一只,又有些怯生生。青绿色的羽毛鲜亮好看,自己孤零零地坐着。


        

她平素总是吵嚷,话痨,可到了学堂,果真显得有些不自在,只默默听着旁的鸟说话,想插嘴却插不上。


        

她都听不懂,什么将军啊,世家啊……


        

他们上清都没有这种说法。


        

坐在她身旁的金合欢鸟见她孤零零的,便凑过来主动问她:“你看起来好小,你叫什么,是哪个家族的?”


        

“我叫翎光,”看见对方是一只外形暖洋洋的黄羽毛小鸟,小青鸾的声音软了些,踌躇地想跟对方交朋友,爪爪捏紧了,“我是外面来的,今年一百零三岁。你叫什么呀?”


        

“外面来的?”


        

这只金合欢鸟果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太过在意,像是女孩声音,却有些豪迈:“我是黄蔼,我两百岁了,快化形了!我娘让我来学堂里认识一些同族朋友,你坐在我旁边,那翎光你就是我第一个朋友了!”


        

原来,这个学堂是只有羽族的贵族才能来上课的地方。


        

黄蔼性格像男孩子,声音也是,问翎光:“你是外面来的,你是流落在外的羽族么,你爹娘是谁?”


        

“我娘……我没有娘,我从小也没有见过我爹。”


        

她虽然有元策,并不缺爱,可在提到这个时,语气还是有些落寞。


        

大家都有爹娘,她却没有,从未见过。


        

元策说过她爹娘的事,她娘已经不在了,爹爹是白虎族的神君。


        

黄蔼心生同情,用丰厚且柔顺的羽毛拍拍她的脑袋:“没关系,既然到了我们羽族,那我黄蔼就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


        

“嗯!”翎光重重点头,露出笑眼。


        

好像上学也没有那么无趣。


        

女夫子教的法术,她早就会了,翎光一下掌握,惹得周围同学吃惊地看着她,黄蔼也说她厉害:“这是很难的法术呢。”


        

翎光睁大眼睛:“真的吗,我以前也觉得难,可教我法术的人说,这是最简单的。”


        

“那是他们大人的想法,我爹说,一两百岁的羽族,根本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的灵力,这些法术通常都要等化形后才能娴熟运用。你还没化形便如此娴熟,是很高的天赋!”


        

翎光不由心想,上课原来这么简单啊。


        

下课后,元策在学堂外的花圃旁站着等待,翎光直接扑到他的怀里去,眉开眼笑:“元策~”


        

早上还愁眉苦脸的小青鸾,下午便神气十足。


        

元策接住小青鸾,眼神一软:“今天的课有趣吗。”


        

“有~”


        

“交到朋友了吗。”


        

“嗯!”


        

黄蔼离开时朝她挥挥翅膀:“翎光,明天上课见!”


        

“黄蔼,明天见~”


        

元策问她:“那是你交的朋友,是雄鸟?”


        

“不是哦,黄蔼是雌鸟!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你笨啊。”


        

元策并未怀疑,低头问她:“肚子饿没有?”


        

翎光拼命点头。


        

黄蔼被他爹接走后,他爹问他:“儿子,那是哪家的丫头,那种颜色的羽毛,可是青冥家族的?”


        

“爹,她是外面来的鸟,不是羽族的!不过听她说,是圣者让她来上课的,许是流落在外的家族。”


        

渐渐的,翎光有些适应了在羽族的生活,比上清更自由,她性子也变得更活泼,和大部分同窗都能相处得好。除了一个——


        

那是一只名叫蓝宛的蓝啸鸫,对方总是瞪她,似乎不喜自己。


        

翎光挠挠头,不清楚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


        

但她不是求知欲旺盛的性子,不必要非得弄清楚缘由,人家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人家,蓝啸鸫若是瞪她,翎光就冷哼一声扭过头去,用尾羽嚣张地对着人家。


        

久而久之,她和蓝宛就成了死对头。


        

女夫子训练了他们几个月的飞行,今日上课测验,女夫子取出一枚半透的晶球来,道:“此乃琉璃境,本夫子手里有三只荧彩虫。”


        

说着,将荧彩虫丢进琉璃境中:“这种虫子飞得很快。半刻钟后,你们便同时进入琉璃境,谁能优先取得荧彩虫,便是前三甲。”


        

翎光抬起翅膀问:“夫子,前三甲有什么好处吗?”


        

若是没有,她就不参加啦。


        

女夫子笑容温和:“没有取得三甲的同学,留下来补课一个月。”


        

翎光:“……”


        

可恶,看来一定要参加了!


        

黄蔼低声说:“翎光,我帮你捉一只荧彩虫。”


        

“谢谢你,不用了,我飞得很快的。”


        

飞翔——这是身为青鸾的翎光所擅长的。


        

入了琉璃境中,周遭的环境一瞬变幻,这是一片浓荫蔽天的深山大泽,刚一飞进去,翎光便感觉到了冷,幽暗的环境,涌入了十几只形态各异的羽族。


        

鸟儿们当下朝四面飞去,连一向懒散的翎光也不例外,她一定要找到荧彩虫,否则就要补课了!


        

黄蔼在她身后追:“翎光,等等我啊!我帮你捉!”


        

“你找你自己的吧!”说完,翎光“嗖”地一下就不见了鸟影。


        

不一会儿,翎光用余光发现了一只翅膀呈现蓝色荧光的小虫:“荧彩虫!”


        

小虫嗡嗡地当即要跑,“想跑!”她立刻飞过去,法术从爪中射出,一道水波纹般的屏障赫然堵住了荧彩虫的路。


        

“没门!”翎光正要叼住荧彩虫,蓦地,从旁侧横空出现一爪,一爪将她拍开,一爪直接将虫子抓住!


        

翎光吃痛,生气地抬头,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蓝色的羽毛——


        

是蓝宛和她的跟班鹰,那只比她体型要大上许多倍的黑鹰用力地拍开她,眼神冷飕飕的,蓝宛则直接一爪子抓住了她的荧彩虫。


        

“你干什么!”说话间,翎光注意到,对方爪中勾着的透明锦囊里,已经有一只被收复的荧彩虫了。翎光喊道:“蓝宛,你都有一只了,你为何还要抢我的!”


        

小蓝鸟比她大一圈,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她:“你可知我与黄蔼是何关系。”


        

翎光抬头困惑地看着她:“你们是……是亲戚吗?”看着也不像啊。


        

蓝宛气道:“我与他同岁!他与我曾指腹为婚!所以,你别想要这只荧彩虫了。”


        

翎光默默地长大了嘴:“你是雌鸟,他……”


        

翎光欲言又止。


        

原来,羽族是可以两只雌鸟成婚的么。


        

她看了许多书,可对六界各族的婚俗,却并不了解。


        

闻言翎光想了想:“你们指腹为婚,那也不影响我们当朋友啊!虽然我不喜欢你,可你喜欢黄蔼,只要你将我的荧彩虫还给我,以后我们三个可以一起玩的。”


        

“你……”


        

小蓝鸟听晕了,什么三只鸟一起玩,哪有这样的!


        

她迟疑地盯着翎光:“你不喜欢黄蔼么,那你为何整日与他挨在一起!根本不把本姑娘放在眼里!”


        

“自然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我起初不知晓你们的关系,现在知道啦,你放心好啦。”


        

翎光的眼睛还是盯着自己的荧彩虫,宽慰道:“要不,你把两只虫都给我,你们不就可以一起补课了?”


        

蓝宛怔了一下,心想她好像说的不错。


        

眼睛骨碌碌地打量这只小青鸟,看对方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喏,给你吧,只有一只,”蓝宛将另一只送给了身边的黑鹰,恶狠狠的语气对她说,“你休想把荧彩虫送给黄蔼,我才不会给机会让你们一起放假!”


        

“不会不会,一只就可以了!你们好好上课~”翎光根本不在意,挥挥翅膀,有些疼,但还是高高兴兴地叼着荧彩虫去找夫子复命,太好啦,放假了!


        

离开学堂,翎光猛地一头扑进元策怀里,被他接住,她却嘶了一声,抽了抽翅膀。


        

“疼。”翎光不由自主地喊,声音有些可怜。


        

元策脸上神色一下变了:“怎么了?翅膀?”他伸手触碰那片羽毛,又听她嘶了一声,喊疼,“受伤了?”


        

“嗯……”翎光乖乖坐在他的手心里,眼睛定定地望着他,说,“我今日测验受了些伤,没有关系,因为我拔得头筹,拿了第一名,所以我可以放假了!元策,我厉害么?”


        

元策不言,检查了她的伤势,发现是抓伤。


        

“这伤是怎么来的。”他抬头问。


        

“是……”翎光是个心里不藏事的性子,什么都要跟元策说,就一五一十全说了,“不过,他们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计较了。”


        

元策将她带回王宫,拨开那几片羽毛,掏出一个小小的白瓷瓶,打开盖子,其中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药香。


        

元策以指腹抹了一些琥珀色的药膏,轻轻地涂抹上去,翎光一动不动,却忍不住抽了抽翅膀。


        

“疼?”


        

“有一点。”她说,“我也是第一次知晓,原来羽族,雌鸟竟然是可以和雌鸟通婚的么?六界全书可没有说这些。”


        

元策仔细地替她上药,眉眼在月色下皎如天上雪,口中淡淡道:“羽族,虽是没落了,也是仙族分支,仙寿无尽,雌雄性别,并不能阻碍心中爱恨。”


        

“蓝宛说她与黄蔼是指腹为婚,她也喜欢黄蔼,所以他们日后长大了便要成亲的,元策,成亲,是不是就是和喜欢的人一直在一起的意思,我看书上是这样写的。”翎光问的话显然就懵懵懂懂,可是好奇。


        

元策替她上完了药,手指挪开一些:“你才一百岁。”


        

“一百岁怎么了,凡人只能活几十岁呢。”她反驳。


        

“因为短暂,所以凡人的感情轰轰烈烈,生死相许,神仙的却不。”


        

翎光:“为何不。”


        

“不为什么。”元策并不是很想跟小孩说这个。


        

翎光眼巴巴:“你告诉我吧,你不告诉我,我就去问夫子,问圣者!”


        

元策低头看着她,半晌,还是回答了:“仙族、神族,能活数万十万年,万年,沧海桑田,物换星移,何况神明的心。”


        

他说这番话,不是因为经历过,恰恰是没有过,反而是看见了旁的仙族神族,感情易碎,方才知晓。


        

翎光就仰头注视他,好像在试图理解,然而很是费解,想用爪子挠挠头,可是翅膀疼。


        

元策看见了,就伸手帮她挠:“是这里吗?”


        

“嗯嗯。”翎光舒服地闭着眼趴在他面前。


        

元策想到她还小,兴许自己不该犹言杜口无言,于是道:“我说的话并不绝对。并非所有的神明,都是如此。”


        

翎光似懂非懂,用尽自己所知的词汇来形容:“这世上,既有冷酷善变的神,也有长情心软的神,是这个意思么。”


        

自然不可一言以蔽之。


        

人心叵测,神明活得足够长久,更是如此了。


        

但她的话说的也不错,所以元策点点头:“是。”


        

翎光歪着脑袋定定地望着他,软绵绵的声音问:“元策,那你是这两种的哪一种?”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