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8章 上清05
夜间

青鸾

        

上清05


        

糊弄过关,得到首肯,翎光高兴得眸子都亮了起来。


        

元策却面无表情地将书翻过来,分明是高兴,脸色却一派平静:“再多认些字,我便开始教你基础法术。”


        

翎光趴在了桌上,湿漉漉的眼睛显得有些不高兴。


        

好吧,学法术。


        

神仙都要学法术的。


        

“学法术,你还不肯么,旁的凤凰,像你这样大时,都会基础的法术了。”


        

翎光抬起翅膀捂住自己的耳朵,她不听!


        

总是别的凤凰、别的凤凰的。


        

她长这么大,就没有见过第二个凤凰,所以一定是他在瞎说!


        

元策低眸看着她,心平气和:“就算你掩着耳朵,还是要学,否则我怎么跟你族人交代?我将你养成这样。”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啾?”哪样?


        

她抬起一边眼睛瞅他。


        

“好吃懒做,十几岁就开始睡到日上三竿,从没见过你这样懒的神族。”


        

“啾啾!”翎光啄了下他伸过来的手指。


        

拜托,自己才十几岁,睡到日上三竿,难道不是应该的么,你都好几万岁了,肯定早就睡够了。


        

待翎光再大些时,青莲台就被元策转移到了偏殿中,而翎光晚上不被允许偷偷进他的寝殿。


        

因为元策说:“这是个坏习惯,得改。”


        

翎光好几次撞在门上碰了一鼻子灰,就灰溜溜飞去找子隐了。


        

子隐是元策身边的书童,翎光也喜欢他,因为子隐会给她讲许多许多的神族故事。


        

他说:“神尊的师兄,便是现在的神界神帝。三千年前,神尊历了九天神雷,成为神界战神。”


        

“啾!”翎光催他。


        

再多讲一些元策的事。


        

“神帝陛下有一位义妹,九音神女,神女是朱雀族神君的女儿,神君战死后,便被神帝收为义妹。这位神女,一直心仪我们神尊,神女样貌高洁,才学过人,日后,兴许会嫁入司南殿的。”


        

翎光听得倒懂不懂,什么嫁入司南殿呀,是来加入她和元策的家庭的吗?


        

“殿下年纪还小,我怎么跟你说这些呢。”


        

子隐回过神来了,他摇摇头,索性翻开书给她讲上古神族的故事。


        

子隐的身上,有一股青竹般的清香,翎光闻习惯了,也很喜欢。


        

既然元策不让她进寝殿,那她便挨着子隐睡!


        

第一日,子隐还有些抗拒:“翎光殿下,不可如此,子隐还是将你送回青莲台吧。”


        

翎光非常赖皮,挨着他不走,他刚将她送回青莲台,她就一扇翅膀飞上来。


        

子隐又不能对翎光用法术,他推不过,也没了法子。


        

开始考虑起翎光的心情:“翎光殿下,你这样年幼,身旁又没有母族的青鸾陪伴,神尊是严厉了些,你也有些受不了吧?”


        

子隐躺下了,翎光便趴在他的玉枕旁,听他说话。


        

不时啾一声,表示自己在听呢。


        

“可神尊也是为了殿下好呢,青鸾一族可是很骁勇善战的,没一个好吃懒做的。”


        

好吃懒做!


        

又是这个词!


        

翎光啪一下扇在他的耳畔。


        

那翅膀扇在他耳朵上,像挠痒似的,惹得子隐轻笑:“若是将你教得太差了,神尊回头不好意思送你回族群的。殿下还喜欢凶人,不过青鸾嘛,是该有些脾气的,总比温吞好。”


        

“啾?”翎光睁开半只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若是学的差,就不用回家啦?


        

其实她还挺好奇家里的,不知家里什么样子,旁的青鸾又是什么样。她依稀知道自己没有娘亲,虽然是很久很久以前,还做蛋时的记忆的,都有些模糊了。


        

可她知道自己没有,不过,她有两个舅舅,很疼她。


        

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可翎光不想离开上清。


        

当然,短暂的回去玩一下,是没问题的。


        

子隐侧过脸来,气息温和:“殿下也想回家的吧,想念家里人么?”


        

翎光眨巴眼睛。


        

“子隐父母双亡,有个孪生弟弟,在执明神君那里当差。只是,也有好几百年没见过了……”


        

翎光善解人意地钻进了他的怀里,稚嫩的小翅膀抱了抱他:“啾。”别难过呀。


        

“虽然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不过殿下的好意子隐收到了,还有……男女不能睡一个被窝的,殿下,这样会坏了您的清誉的。”


        

子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让出一半的床给翎光,隔空召来一个毯子将她轻轻盖住,低声道:“这样,也不算同床共枕了。”


        

原谅翎光的小脑袋,时常搞不清楚这些神仙在想些什么。


        

什么男女啦,自己只是一只可爱的小青鸾诶!


        

好景不长,翎光和子隐的“小秘密”,还是在不久后被神尊发现了。


        

入夜后,元策心里思及翎光,想到白日训斥过她,她十分可怜地呜咽了,还瞪了他,现在放心不下,便去看看她如何了。


        

谁知推开门缝,青莲台上空无一鸟!


        

只有地上还胡乱丢着几个苹果核,一看就是翎光啃剩下的。


        

稍一探查细听,元策便察觉到,她在子隐房内。


        

轻轻掀开一条窗户缝,便见一人一鸟,相安无事地挨在一起呼呼大睡。原本喜欢挨着他的鸟,现在去挨着子隐了。


        

元策眉心轻蹙,看了半晌,不知有些生气还是什么,竟拂袖而去,袖风一扫,连殿中的长明灯都熄灭了!


        

翌日晨,天还未亮,子隐便早早醒了,照例需将翎光殿下送回青莲台,他双手捧着翎光奶呼呼的小鸟身子,鬼鬼祟祟地推开门,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可他已经习惯了。


        

可刚抬步出去,便见荼白神树下端然坐着的神尊,正在擦他的龙渊剑,传说中以龙骨练就的上古十大神器之一。


        

子隐下意识将小青鸾往身后一藏,行礼道:“神尊……早。”


        

元策一抬眸,狭长的眼型一眯,说不出的逼人气势:“子隐,你可有见过本尊的小青鸾?”


        

子隐的汗当场就要下来了:“翎光殿下不在么……许是贪玩,去哪里玩了吧,子隐这就去寻她!”


        

说完转身便走,元策竟也没有阻止,眼见他走了半刻钟,便捧着青鸾回来:“找到了,找到了!神尊,子隐找到殿下了!”


        

“哦?何处找到的?”


        

“……树、树上。”


        

元策伸手,将还在睡觉的翎光捉了起来,放在了玉石矮桌上,翎光霎时被冰醒了,起床气让她长长地“啾”了一声,拖着奶奶的小尾音,站起来跺脚,生气给他看。


        

“醒了。醒了便起来罚站,背书。”


        

啪地一声,竹简丢在了桌上,和白花瓣相得益彰。


        

他冷冰冰的声音,让翎光发懵,谁惹他啦?


        

好声好气地埋头用柔软的下巴蹭了蹭他搁在桌上的手指,元策却将手抽了回去:“你就是撒娇也不管用。”


        

说着抬首:“子隐,替本尊去一趟长生剑渊,龙渊剑的剑鞘不知所踪,许是落在那里了。”


        

“长生剑渊……”


        

救命!那么远的地方,这一去便是十年不能回来。


        

可子隐也不敢有异议,只得低头应了声是。


        

翎光还不知道长生剑渊是什么地方,只一听他要出去玩,立刻飞扑了上去,理直气壮:“啾啾啾!”


        

我也要去!


        

“殿下……长生剑渊很冷的,路途遥远,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子隐低声道。


        

翎光一脸呆萌地歪头。


        

元策出声:“翎光,你想跟子隐去?”


        

“啾!”


        

元策看着她:“若你明日之前,能学会说人话,我便应允。”


        

说人话?


        

子隐心道断然不可能,这只是神尊为了为难翎光殿下的说辞罢了,像凤凰这种成长期颇为漫长的神族,最少也要一百岁才能学会说话的。


        

说是那么说,当日,子隐便收拾好包袱离开了上清,前往长生剑渊。


        

但翎光毫不知情,并且超自信,不就是学说话吗!


        

“啾……啾啾……”她独自站在窗前,左一个偏头,右一个偏头,好似非常陶醉。


        

路过的仙侍都纳闷:“殿下是在学唱歌么?”


        

“唱得……不太好听呀。”


        

元策远远看着,知道她是不可能学会的,认字都那般费劲,说话亦然不可能。


        

可谁知,小青鸾给了他一个惊喜。


        

她飞到他的眼前,相当膨胀地叉腰:“啾啾!”


        

元策平静地看着她,眼底一丝笑意。


        

“啾……”


        

蹦出来一声鸟叫。


        

“啾!”


        

可恶!


        

翎光急了,明明方才,她都成功了的!


        

她舌头有些打结,很用力地说:“啾……元……”


        

第一声类似人声的发音,出现在了元策的耳朵里。


        

有些像嘟哝,可很清晰。


        

“策。”她说。


        

元策目光闪过诧异,低头注视着她。


        

“啾啾啾?”怎么样?得意的小眼神,从那双灵动的眸子里清晰地泄了出来。


        

“不错。”他惜字如金,嘴角却翘起一个极小的弧度。


        

就是不错吗?


        

翎光挫败,趴在他面前看了他一会儿,便要飞去找子隐,却被元策伸手捞回去:“已经过子时了,子隐已经离开了。”


        

他的小青鸾,才二十岁,便会说话了。


        

应当说是很不错了,毕竟是成长期漫长的青鸾。


        

学会的第一个词,还是他的名字。


        

若说他心中不喜悦,自然是假的。


        

可翎光听了他的话,却是愣住。


        

子隐走啦?


        

什么时候的事?


        

她怎么不知道!


        

小青鸾登时委屈极了,飞去找他,子隐果然不在!


        

自己努力了一整日,便为的是出去玩,谁知他竟走了,一定是元策骗了自己,这才刚到子时呢!他为了不让自己出去玩,竟然欺骗自己!


        

翎光生气了,扭过身子就飞回自己的鸟窝,用翅膀气呼呼地盖着脸。


        

元策心底的喜悦,一下冰凉了。


        

若说他不知道翎光在想什么,便是白养了她二十年。


        

扪心自问,自己十几岁时,也是贪玩的年纪。


        

自己是否待她太过苛刻严厉?


        

可前几日,不还带她出去玩过吗。


        

元策只得当她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兴许明日便好了。


        

可他放任翎光去生气了一整夜,第二日,小青鸾还是不给他一个眼神。


        

第三日亦是如此,饿了自己去找果子吃,找河水喝,连他喂的吃食,都会气鼓鼓扭开头。


        

这还是头一次,她与他置这般浓烈的气。


        

元策有些无措,翻开书看了看,没有答案。


        

他在人情世故方面,向来便是不及格的。


        

不然也不至隐居在这上清境,不同其他神仙接触。


        

思来想去,应当是没人陪她睡觉,没有伙伴,有些孤独。


        

青鸾也是群居动物,由自己来饲养,到底是不妥了些。


        

可翎光还小,现在送她回青鸾族,也……


        

太早了些。


        

思来想去,有了个法子。


        

翌日晨,翎光出门给自己觅食回来,更生气了,这都几日了,他还不哄她么!


        

可飞回偏殿时,便见梁上有只漂亮的小丹雀,翎光愣一下,旋即有些好奇:“你是丹雀,你怎么进来的?”


        

“是神尊放我进来的。”丹雀说。


        

“神尊?”翎光更迷糊了,他不会还要养鸟吧!


        

怎么可以!


        

正气势汹汹地要去找元策麻烦,小青鸾一转头,便看见俊美的黑衣神祇靠在门边,光线半明地渡在他的侧脸上,启唇:“小翎光,给你找的玩伴,你可与她同吃同住,一起修行。”


        

他已验明过了,这只丹雀,是雌鸟。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