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6章 上清03
夜间

青鸾

        

上清03


        

翎光睡醒时,是趴在她青莲台上的松软鸟窝里的。


        

许是做了什么美梦,流了点哈喇子。


        

她想,应当是元策把自己放回来的,可她完全没有感觉。


        

往日,翎光都是待在鸟窝里,等待投喂,可现在不同,她会飞啦!


        

翎光站在鸟窝旁,鸟爪爪试探了一下,便纵身一跃,翅膀扑棱扑棱,原地起飞!


        

风呼呼地吹在羽毛上,她高兴得过了头,在半空中自由自在地翻来翻去,又跳到床上,在元策的被褥间滚来滚去,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也没有去寻找,反正他总会回来的。


        

青蓝色的鸟毛到处飞扬,翎光乘风而起,飞向高窗!


        

开启的窗棂,晨光渡入,洁净的荼白花飘荡半空,翎光直直地冲上去,却一下好似触碰到了什么屏障,闷头撞在了脑袋上:“啾……”


        

好疼。


        

她站在窗台,用爪子挠挠头。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这是什么?


        

她为什么出不去?


        

难道走窗不行,她得走门才对么。


        

可门……


        

小青鸾望过去,是关着的。


        

她飞在半空,有些无解,想起元策动动手指施展的法术,便卖力扇动翅膀,试图将门打开,突然间,就好像福至心灵,两扇大门冷不丁启开了。


        

翎光正要欢呼,她成功了,便见对面元策跨过门槛,走了进来。


        

元策一伸手,她便顷刻飞到了他的手指上停留。


        

元策低眸:“想出去?”


        

翎光拼命点头:“啾啾啾啾!”是啊是啊。


        

“我去更衣。”元策动作轻地将她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


        

他绕过屏风,注意到有些凌乱的床榻,散乱了几根流光溢彩的羽毛。


        

元策转过头去,看见屏风后面,疑似有只鸟,试探地露出一只乌黑漂亮的眼睛。


        

“转过头去。”他说。


        

翎光:“啾?”听不懂呀。


        

“我要更衣。”


        

翎光继续:“啾?”


        

元策抬手,用一件衣袍将翎光罩住。


        

“啾啾啾!”衣袍的重量盖下来,弥漫着元策身上独特的冷香,翎光的力气,哪能撼动他华丽的衣裳,被蒙在里头好半晌钻不出来,委屈极了:“啾……”


        

只听得外头窸窸窣窣的动静,他在换衣服。


        

很快,一只修长的手将衣裳捡了起来,翎光重见了光明,直接扑到了他的胸膛里,小青鸾的脑袋挨着他的锁骨肌肤,被元策用大掌捞住:“虽然你才十岁,是只鸟,可日后是青鸾族的小帝姬,你是女孩子,不可偷看男人换衣服。”


        

翎光哪里知道什么叫偷看男人换衣服,反正,听不懂也不妨碍她撒娇,在他脖颈里蹭来蹭去。


        

“好了,带你出去玩。”


        

以往,都是元策将她带出去遛遛,翎光那时还不会飞,但上清是有鸟的,翎光看见其他的鸟在天空上飞来飞去,也心生好奇。


        

这下她学会了飞,刚一出门,就从他手里脱逃了出去,扑棱着翅膀飞向远方的神树。


        

元策的心稍稍一提起,担心她羽翼尚且稚嫩,会不会受伤。


        

但结果显然是他想多了。


        

她飞到了神树头上,飞向了其他的鸟类,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翎光啾啾啾地说:“我是刚学会飞翔的小青鸾。”


        

那是一只五彩斑斓的丹雀鸟,能生存在上清境中的鸟,自然不一般,至少是有见识的鸟,闻言道:“你是青鸾?”


        

“是啊,你呢?”


        

丹雀说:“我是鸟。”


        

“我也是呀。”


        

丹雀说:“你是青鸾,便是凤凰,与我不同。”


        

“好像是的。”翎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继续跟对方搭话,得知原来这里是上清境,上清境外面还有更广阔的世界。


        

外面?


        

她放远目光望去。


        

上清境已经很大很大了。


        

她还没有走完。


        

丹雀飞走了,翎光也跟着飞,元策起初担心她,但渐渐的,看她如鱼得水,四处自由翱翔,便留了一道法术在她身上,一根无形的丝线勾在他的手上,元策也没管她如何了。


        

在上清境里,翎光也不可能会出岔子,就算是遇见了麻烦,他也能第一时间出现。


        

元策还有神界的折子看,十方诸神,四生六道,他的神权不高,唯有这阿修罗道归他管。


        

也就是魔。


        

上清境之中,只有一些仙侍侍奉,没有宫娥,偶有战将从九重天前来,故此人烟稀少,林间有鹿,静谧岑寂。翎光扑棱翅膀,身影穿过一片偌大的梨花林,看见了山涧里清澈的溪流,她停下来喝了些水,洗了个澡,甩干身上的水珠,便躺在温热的石头上滚了几下,晒着太阳睡起了大觉。


        

元策偶尔分神,去看她在干什么。


        

发现她在睡觉。


        

许是刚洗完澡,羽毛还湿漉漉的,羽毛一瘪,身形瘦了一大圈。


        

他担心她体质不好,因此生病,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并不惊扰她睡觉,用法术将小青鸾身上的羽毛烘干后,再离去。


        

过了一会儿,元策又瞧见她在树上玩一只虫子,把小虫子摁住,复而松开,看它爬走,继续啪地用爪子摁住,就这样竟然玩了大半个时辰还不亦乐乎。


        

小青鸾生活的乐趣真的很简单。


        

就这么简单无趣,有时候他也能看上许久。


        

上清境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有生命力过了。


        

入夜后,翎光如法炮制,飞到了他身上,元策感觉到她的鸟喙贴在自己身上,蹙眉将她提了起来:“你下午吃了虫子。”


        

翎光睁大了眼睛。


        

虫子怎么了。


        

元策:“在太阳底下睡了那么久,晚上还睡得着?”


        

翎光不赞同地望着他。


        

不让小青鸾睡觉吗。


        

元策没有多说,用法术将她送回青莲台,不一会儿,翎光又飞了过来,这次没有睡在元策的胸膛上了,而是钻进被窝,钻进他微微合拢的手心里。


        

温热的鸟身很柔软,元策抚摸她的时候,始终不敢太用力,因为她实在是太小了,恐怕他稍稍一用力,她都无法承受。


        

翎光闭眼正要睡,又感觉他的气息突然间消失了。


        

她郁闷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又被送回来了!


        

翎光执着地继续飞到元策身旁去,这次机灵了,她睡在了床尾,也没有挨着他,只是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喜欢和他靠在一起。


        

元策感觉到脚趾有些痒。


        

一晚上这么折腾几次,元策也累了。


        

他无可奈何,有点拿小青鸾无法,只得将她挪到了枕头旁,挨着他的脚睡觉,成何体统?


        

还是挨着枕头吧。


        

而元策的“睡觉”,实际是一种冥想,有时元神并不在体内,这时会有神光护体,别说是小青鸾,就是仙翁也不能靠近。


        

若是翎光不知,直冲冲地飞到他身上来,定会被神光所重伤。


        

以前不会飞还好说,她这般娇小,飞不起来,在地上一跳一跳的,也蹦不到他身上来。


        

可现在会飞了,便要考虑这件事了。


        

次日,元策开始教她:“你十岁之前,都是你自己睡的,为何过了十岁,反而要赖在我身上了?”


        

翎光听懂了,理直气壮地用翅膀叉腰道:“啾啾,啾啾……”


        

我会飞了!


        

“我知道你喜欢我。”元策手指搁在她的脑袋上揉了一下,“可是小青鸾,很快你就会长成大姑娘了,凤凰大多两百岁就会说话,五六百岁便能化人形了。”


        

翎光虽然半懂不懂的,但还是尝试理解。


        

什么说话,化人形……


        

是不是说,学会说话,化了人形,就是大姑娘了?


        

大姑娘就不能这样了?


        

好吧,她听不懂,没心没肺地飞到了他的头顶坐着。


        

正巧进来的子隐,看见这一幕噗地出声,忙用怀里的折子掩饰住嘴角的笑:“神尊,这是从九重天神宫送过来的。”


        

天界大致分为两族,天神族与仙族——仙族居于三重天,天神族居于九重天,神宫和仙宫,各司其职,互不干扰。


        

子隐在案桌前放下了折子,听见神尊问:“仙翁下凡,还不曾回来么?”


        

“回神尊,仙翁此前为寻找九黎壶,这天生地养的神器有灵,喜自行择主,否则便是躲藏。仙翁追了数千年,最近听闻,九黎壶被收在南海龙宫,在龙君手里,仙翁已前去南海打听。”


        

元策:“龙君?”


        

与他并无交集,更没有好的由头去讨要。


        

元策说:“若是找不到,也不可强求。”


        

翎光正在玩他的头发,也没有仔细听,反正他们聊的事情都很无趣,她听不懂,自然不乐意听了。


        

似是将元策的头发不小心抓了下来,元策蹙起了眉心,将小青鸾从头上摘下来,放在了腿上。


        

她倒是乖,也不使坏,就在他的腿上打滚。


        

元策觉得不妥,就用手捏起她,将她搁在了桌上:“不要动砚台。”


        

翎光伸出爪子去。


        

“啪!”


        

被他轻轻一拍。


        

翎光立刻收回了爪子,当即倒在桌上不起,假装疼了:“啾……”


        

“这就疼了?我拍的是桌子。”


        

“啾!”


        

元策自然拍的是桌子了。


        

这小青鸾不知为何,偏生爱演戏,被他识破拆穿,竟还用乌溜溜带着一丝蓝芒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无聊的用爪子挠桌子,抓住他的手指,给自己的肚皮挠痒痒。


        

一根手指被她抱着,元策面无表情地抽走,她又抱上来。


        

元策头也不抬,干脆就把左手借给她了:“不要吵,我看完这些再带你出去。”


        

“啾!”我想自己出去玩!


        

“啾啾!”不吵你!


        

“乖。”元策空出手轻抚过小青鸾,将她制在了桌上。


        

子隐见状,不免心想:“神尊如此喜爱青鸾,可日后早晚要将青鸾还给青鸾族,怕是难以割舍。”


        

翎光无所事事地在他手心里睡了一会儿,可她是一只鸟啊,精力十足的鸟!哪能一天天的总是睡觉呢!便悄悄飞到了窗户边,她已经实验过许多次了,这窗户虽是打开的,和其中好像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她无论如何也穿透不了。


        

不过,她可以躲在人的袖袍里出去啊!


        

送茶水的仙侍进来,翎光便飞到了对方的袍袖下面,跟着对方一起出去了。


        

她这般小,根本没人发觉。


        

元策察觉到了,可也并未阻止。


        

心道她还真是聪明,知道想办法。


        

爱飞,是青鸾的天性,因青鸾属风,天生就喜欢在风中徜徉。


        

这上清境,起初翎光觉得大,渐渐的,她开始觉得小,不是因为她长大了,而是这千篇一律的野花野草树木,湛蓝的天,漆黑的天,晚霞很美。


        

她不由得更好奇外面的世界,天空会不一样吗?


        

一日,她飞到了上清境的边缘,可这里似乎有一层更厚的屏障。


        

年纪还小、还没有念过书的翎光不知道这是什么,闷头一个劲往外钻,把自己累得半死,也没能出去。


        

她分外地挫败,岂知上清境的护阵,乃是灵宝天尊亲手布置,别说是她一只十几岁的小青鸾,就算是她二舅舅絮方神君,也飞不出去。


        

可翎光是一只会想办法的机灵小青鸾。


        

她发现,每隔一月,上清便会来几个穿着金边白袍的神祇,他们总是待不了多久就走。


        

这天,做足准备的小青鸾,提前隐藏在了大殿外面,只待这群人一离开之际,她就飞到对方的袖袍下。


        

自己肚子好像有些圆润了,差点碰到别人的手指!


        

好险!翎光用力收腹,自认贴着丝滑的布料躲藏得很完美。


        

奈何刚一离开上清天不远,她刚从这些神官的袖袍里飞出来,徜徉在云海之中,就撞上了一只庞然大物,那庞然大物是一只深褐色的巨鸟,对这样一只小青鸾来说,那黑色的阴影笼罩下来,简直太恐怖了!


        

翎光一个激灵,反应不妙当场要飞,两只翅膀疯狂地扇了起来!


        

巨鸟呼啸一声欺势而上,幼小的青鸾,如何能飞得过这样一只巨鸟,对生死还很懵懂的翎光,呆呆的望着那只巨大的鸟,心里好苦。


        

“啾啾……”


        

翎光难过地闭上了眼睛。


        

元策,再见了,我要飞去幽冥界啦……


        

她告别道。


        

就在此时,忽然听见一道温润的声音出现在身旁,喊:“大鹏鸟!”


        

翎光后知后觉地转过头。


        

“你竟欺负小鸟?”


        

那是个白衣服的男人,可和那群金边白袍,庄严宝相的神官不同,他身上气息温和,带着一种檀香气,衣衫轻软,样貌优雅,手中法器利落地将叫声浑厚的大鹏鸟赶走。


        

翎光仰头望去,她是不辨美丑的,可还是觉得对方似乎是个好看的神仙。


        

男人将她托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怎么有些像青鸾?”


        

死里逃生的翎光高兴道:“啾?啾啾!”


        

你认得我呀,我就是青鸾。


        

这鸟语,男人当然也听不懂。


        

他长睫一垂,笑道:“不过你这样小,毛发也不太一样,应当不是青鸾吧,青鸾哪有你这样圆滚滚胖乎乎的,小胖鸟,你怎么会飞到这么高的地方来?还差点让大鹏鸟给吃了,你可知若再往前走,就是九重天神宫了。”


        

熟悉的地名,翎光都是听过的。


        

她只是想出来玩一玩就回上清的,但男人似乎觉得她格外可爱,问她:“小鸟,可要跟本君回三重天?”


        

翎光摇了下头,又点头。


        

她想玩,但不想走得太远,太远元策就找不到她啦。


        

于是用爪子挠了挠对方的手指,想说:我去玩玩,你还送我回来吗?


        

“你还真是聪明,既然你的主人不在这里,那便随本君去三重天吧!”言罢,男人正要带她离去,便见眼前,蓦地出现一俊美的黑衣神祇,强大而远古的气息倾覆,荼白花纹的袍袖翩然落下,带着冰雪而至。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