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5章 上清02
夜间

青鸾

        

上清02


        

小肉团子还没长出绒毛,元策便不太让旁人去碰她,一是因为她瞧着太过脆弱了,似乎一碰,便会像一滩水那样化掉;二是她乃神魔混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会不会伤人。


        

不过,小青鸾这般小巧可爱,就算是伤人,喷一口火烧掉他一根头发就了不得了。


        

若翎光知道他想法,大概会很生气,你瞧不起谁!


        

在元策按着朱雀饲养指南的照料下,翎光很快就变得日益健全,她长出了软乎乎的绒毛,便开始长羽毛了。


        

很幸运的,翅膀是青鸾族特有的青绿色,没有长歪,但脑袋是一圈奶黄色,看着很软很好摸。


        

这脑袋的鹅黄色,和一般的青鸾,还是有一些区别。


        

但这样的区别,在元策眼里,是好看的,便替她寻了理由:“你是青鸾族的小帝姬,和旁的青鸾长相不同,出挑一些,也是正常的。”


        

元策将她捧在手心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低声道:“就是日后将你送回家,不知会不会因为外表跟其他青鸾不同而受到排挤。”


        

“啾?”翎光听不懂呀,什么回家呀,排挤呀。


        

她扑棱了下稚嫩的羽毛,差点摔了下去,被元策轻轻地用一根手指按住,摇头:“不行,小翎光,你还太小了,还不能飞,书上说了,凤凰的成长期很漫长,你要至少过了十岁,羽翼完全丰满后才能飞。十岁前,你便做一只走地□□。”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啾。”翎光好像听懂了,她觉得元策在骂自己,埋头在他手腕间啄了两下。


        

“乖。”元策给她喂了一些虎奶,又发现她现在不是特别爱喝这种奶了。


        

“是喝腻了?”


        

他刚从指腹挤出一滴血,这小家伙闻着味儿,便主动地凑上来,张开嘴舔了过去。


        

近一万年的喂养,翎光已经很熟悉这股味道了,她也不知这到底是何物,但是有元策的气息,她很喜欢,细细地舔过他的手指。


        

元策手上有些痒,指腹很浅的伤口,眨眼便愈合了,他收回手来,轻轻挠了挠她尚未丰满的羽毛,又自顾自地道:“你不爱喝虎奶了,那便换一种鸟类的,可惜不能去你们青鸾族讨要。”


        

翎光乖乖地坐在他的手心里,小小地犯了困,便张开翅膀,小青鸾下巴轻轻靠在了他的拇指上。


        

她的重量和一块小石头差不多,很喜欢趴着睡,这种亲昵,让元策心底好似有热流淌过。


        

“书上说,朱雀族有一种一百年成熟一次的火葡萄,很适合小凤凰吃,吃这种果子长大的凤凰,羽毛会比旁的凤凰要更加漂亮。”


        

朱雀族和青鸾族,虽是神族,却子嗣稀少,也只比龙族好一些。这本书是数万年以来经验得出的结论。


        

所以元策深信不疑,将她放回青莲台上,正要唤来仙侍,忽然想起自己将子隐派去三重天了,便只好亲自去朱雀族走一趟,摘了两串刚成熟的火葡萄回来。


        

他不知道,这百年间成熟的所有火葡萄,被他前后两次给摘了个干净。


        

闹得小朱雀在葡萄藤下哇哇地大哭:“小偷,偷葡萄的小偷!”


        

顺便,元策还从羽族所在的绝尘谷买了一些适合鸟宝宝吃的肉类和果子。


        

羽族和凤凰也算是近亲,小青鸾现在看着就是一只小青鸟,没什么特别的,去羽族取经,元策自认是个不错的法子。


        

小青鸾还未长大,嘴还太小,这火葡萄只能切成更小的小块,方才能喂给她。


        

这鸟,吃完蹭蹭他的手,又开始睡觉。


        

太懒了,动也不动。


        

翎光把脸贴在他温热的手指上。


        

“懒。”他说。


        

翎光“啾”了一声,越发懒洋洋地闭着眼睛。


        

元策摇头,他翻开书,看见描述:“小朱雀在十岁前,都不太爱动,他们还在成长,凤凰的成长期是很漫长的,过了十岁,会开始过分的活泼好动,向往外界。”


        

十岁。


        

十年时间,对神仙而言过得很快,冗长的岁月下,相处的短短时日却是这万年间,元策唯一感到有趣的事。


        

他的父君长生大帝羽化之时,元策年纪还很小,父君说,元策是陆压转世,可他对前世没有任何记忆。


        

元策三千岁那年,便被送到上清仙境来,拜灵宝天尊为师,这几万年间,目睹了上清的变迁。


        

早年他还有几分贪玩,会出去四处走走,近年来四海太平,故此他几乎不出上清半步,孤僻的性子三界皆知。


        

上清境便越发的冷清了。


        

人有七情六欲,神自然也有,元策却从没有过儿女情长的烦恼,多数时候,他都在修行,与天人交感。


        

直到翎光的降世,上清这一成不变的平静才终于被打破。


        

十岁的翎光变大了一些,但也只是一些,她依旧是那样小,歪歪扭扭地坐在元策的手心里,今日是她第一次学飞,伸出爪爪在他的手心里好奇地试探。


        

元策一只手托着青鸾,另一只手并着两指,以法术将她托得高高的,继而两指一松,卸下法术的一瞬,翎光啪地一下从半空中掉下来,肉乎乎的小翅膀拼命地扑棱,飞得跌跌撞撞,最后一头撞在了他的皂靴上。


        

“啾……”翎光晕头转向地叫了一声。


        

“哎。”元策低叹一声,弯腰将她拾了起来,“这十年你大多时候都在睡觉,可是我将你养得太胖了,所以飞不动了么?”


        

翎光抬起翅膀拍了他修长的手指一下,啄他道:“啾!”


        

她现在可不像以前那般什么都不懂了,耳濡目染的,已分辨得出他的语气,分明就是在说自己坏话。


        

元策用手指顺着她柔软的翅膀羽毛:“小青鸾,你还知道生气,你可知,你若是不会飞,会被其他凤凰瞧不起的。”


        

她是经常同他置气的。


        

若是他修行得忘了时辰,她饿了,就只能像走地鸡那样跑出去找仙侍们,让仙侍给她喂吃的。


        

回过来就埋头啄他的手指。


        

当然也不疼,只是痒痒的,所以元策从不生气。


        

翎光倒是会记仇,记仇记个两三日,也就忘光光了,她在上清的日子过得无忧无虑,每日吃喝拉撒,都有人伺候着,她以为,这便是自己全部的鸟生了。


        

翎光不认识其他的凤凰,不过上清境还有其他的鸟,鸟都会飞,见到旁的鸟儿在天上翱翔,翎光也不甘示弱,待元策合衣入眠,她站在了青莲台的边缘,鸟爪试探地往外伸了一下。


        

她探头。


        

有些高……


        

“啾……”抬起小爪子挠挠头,翎光转过身去沉思,若是摔下去了,那明日从地上被他捡起来,岂不是很丢脸。


        

可她也想像其他鸟儿那样自由自在的飞,不要再做走地鸡了!


        

翎光毅然地站在了青莲台边缘,她高高地扬起翅膀,低头看着地面,又望向了远方,过了一会儿,爪子轻轻一蹬,翎光向前扑了出去。


        

床榻上,元策睁开了眼。


        

翎光拼命地扑棱着翅膀,发出夸张的簌簌声,整个鸟快要撞地上时,又刷地起来了一些,就这样跌跌撞撞,试了十几次,她似乎终于找到了节奏,扑着翅膀,飞到了元策身上,撞在他的肩窝里。


        

元策闭着眼睛,呼吸绵长,没有动。


        

翎光以为他还在睡,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脸上。


        

元策睫毛颤了一下,好像在想要不要把这个小家伙丢下去。


        

但翎光很快就歇停了,她似乎在找一个风水宝地,就在元策身上跳来跳去。


        

从他的脸上,跳到了胸口,然后挪着挪着钻了进去,翎光把身子盖在了他的衣领下,脑袋搁在他的胸膛上,温热的胸膛一起一伏,很暖和。


        

翎光趴下后,闭上眼睛,乖巧地蹭了蹭他的皮肤。


        

她无忧无虑,睡着的也快。


        

元策这才睁开眼,手指捋了捋柔软的羽毛,有那么一刻,他想把她送回青莲台上。


        

可这……只是一只才十岁的小鸟罢了。


        

他从不让她挨着自己睡觉,没想到今晚学刚会飞了,就主动飞上来了。


        

“罢了,就今晚吧,明日便不许了。”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