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3章 楔子03
夜间

青鸾

        

楔子03


        

位于三十三重天之外的上清仙境,司南殿。


        

入夜后,万籁俱寂,清冷的仙境之中,只点了几盏灰蒙蒙的石灯,映得殿外那株遮天蔽日的荼白神树,树木静止,落花清幽。


        

两个青灰长衫的仙者站在司南殿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年长那位面带愁绪:“封印在天神塔的九黎壶,似乎被天界某个小仙子给打翻了,这可坏了,元策神尊的情丝被封印在内,按理说,这情丝应当会回到神尊身上的,可神尊这会儿还在闭关,也不知……”


        

年轻那位仙侍也忧心忡忡道:“为何偏偏是现在出了岔子,那神魔眼的封印,又亟待神尊去守界,若是情丝影响了神尊,让他遭遇生死劫,可该如何是好?无极仙翁,不若,您将神尊他唤醒吧?”


        

年长那位,便是无极仙翁,闻言思索片刻,点头:“也好。”


        

正要施法进门,沉重的大门忽然从内慢慢推开,从中缓缓走出一身黑银长衫的墨发男子。


        

黑衫上绣着繁复银纹,长到拖地,宽松单薄的外衫,亦能看出他高大颀长的身材,宽阔的肩膀,被腰带收窄的腰线。


        

常年冰封的脸庞,好似没有感情:“仙翁。”


        

连音色也冰冷。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当神做到他这个份上,无欲无求,而高高在上,立于顶端,那双古井般的眼眸,总是冷漠地俯视着底下芸芸众生。


        

仙翁喜道:“神尊!您出关了!”


        

元策神尊,六界最年轻的神尊,长生大帝的独子,亦是灵宝天尊的弟子。


        

元策对待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无极仙翁,颇有礼数:“元策闭关之际,察觉仙翁在门外守候,似是有要事。”


        

“不错,神尊……您应当也有感觉,封印您情丝的九黎壶,被仙界一位小女仙给失手解封了。”


        

元策神色些微波动:“情丝……”


        

无极仙翁道:“天尊羽化前,曾说过,神尊您此生将会遇见一次生死情劫,故此万年前您便将自己身上的情丝抽出,封于九黎壶中。现在九黎壶碎,情丝不翼而飞,莫非……这便是灵宝天尊口中预言的生死情劫?”


        

元策不吭声,垂下眼眸,鸦羽似的睫毛落在苍白的面容上,手中掐诀施法,睫毛轻轻一动,幽蓝色的光芒在指尖闪烁,仿佛在寻找些什么。


        

倏忽,元策睁开眼来,似是遇见了困惑之事:“本尊的情丝……”


        

仙翁:“神尊搜寻可有结果?”


        

灯火飘忽不定地映照在元策眼底:“为何会在一个凡人女子身上。”


        

“凡人女子?”无极仙翁拧眉,“这可蹊跷了,神尊,无极这就去探查一番。”


        

没过多久,无极仙翁便将这女子生平命格提来,道:“此女名曰任灵杉,乃是浑夕州一国公主,生性顽劣狂浪。”


        

至于日后生死境遇,那是命簿才会记载的东西,除非去天府宫查看命镜,否则仙翁无权得知。


        

仙翁思索道:“元策,这情丝,已寄生在此女身上,若要取回情丝,照古书上所言,须得两厢情愿,神魂交融,这情丝方才会回到你身上。”


        

只见元策神尊那万年不变的棺材脸上,突然多了一丝愕然,约莫是觉得荒唐,他蹙眉伸手道:“仙翁,将古籍给我看看。”


        

这古籍乃是一破烂不堪的竹简,已有许多万年的年生了,元策将之翻开来,瞧见其上模糊不清地记载着若是情丝不慎寄于他人身上时,取回情丝的方式。


        

不仅如此,破竹简还提及了缘由。


        

“必定是有过生死的羁绊,情丝才会附着在对方身上,只待两情相悦,神魂交融;亦或肝肠寸断,雨恨云愁,情丝方可回归本体。”


        

“……生死羁绊。”


        

元策更觉荒诞,啪地一下丢了竹简:“本尊何曾与这凡人女子有过羁绊,情丝缘何寄于她身上。”


        

仙翁捋了捋自己的白胡须:“嗯…兴许,是前世羁绊呢?这缘分啊,是说不清楚的。”


        

“我乃陆压转世,如何与凡人女子产生纠葛缘分?”


        

这把无极仙翁给问住了,这也是啊……


        

他思虑道:“神尊,情丝兹事体大,想来,还是要您……亲自去凡间一趟。”


        

两厢情愿,神魂交融。


        

如此简单的八个字却让元策深深蹙眉:“这情丝,不要也罢。”


        

无极仙翁打断道:“不可,元策,万一,让有心人知晓此事,唯恐对你不利。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神魔眼,这天界之中除了神尊你,还有谁人能守界?”


        

每隔一万年,元策就得前往神魔眼守界千年不出。


        

为的是防止当初被封印的先天上古魔神尹湮重出,为祸三界。


        

此乃元策的职责,灵宝天尊尚未归于虚无时,便将此事交到彼时年少的元策手中。


        

“情丝,不是什么重要之事。”元策口中对仙翁这样道,独处之时,又有些放不下。


        

“那便去看一眼,我的情丝,为何会在一介凡人女子身上。”


        

他分出一缕元神,到了下界,刚好有一具契合的身体。


        

元策有意想从她口中试探一二,因此便暂且附在了那肉身上。


        

伴随着附身,他久违地感受到了来自肉-体上的疼痛,两条腿发麻,遍体鳞伤,双手被缚。


        

不过这点疼痛,对久经沙场的元策神尊而言不算什么,甚至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


        

元策轻一抬眸,便看见一容貌姣好的女子,她身上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灵动,正伸出白皙柔嫩的手指,在他身上摸索。


        

“还好,大多只是一些皮外伤。”


        

翎光出声,又看向他的腿:“半身不遂,那就是没知觉了?”


        

她轻轻戳了一下。


        

元策感觉到了麻,并不是没有知觉。


        

“不能人道指的是这个?”翎光说着,伸手去抓了一下,有些奇怪,“这不是挺大的吗。”


        

元策浑身一僵,猛烈的错愕让他咬住了牙,眼瞳微缩。


        

翎光好像只是随手一碰,便收了手,然后猝不及防对上了他的眼睛。


        

“……”


        

和翎光想象中的野性难驯不同,这是一双古井深潭般的眸子,沉静的漩涡在其中酝酿,深邃的五官有些冰冷。


        

“徐公子,你醒了啊……”翎光虽是鸟,但她还是知羞的,心里隐约知道这样不对,就把手背在了后面,假装自己没有碰过他,“我只是想看看你还好不好,没有碰你哦,徐公子……你还好吗?”


        

想起香岚的话,翎光也有点怕他突然张口咬人,稍稍往后退了半步:“你别咬我呀,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的。”


        

元策盯着她一下,漆黑的眼底像是有怒火。


        

兴许只是翎光的错觉,因为她看见他生气了一下,脑袋一垂,就又陷入了昏迷。


        

元策难堪地丢弃肉身,元神立于一旁,看她伸手触碰肉身的脸庞:“哎你怎么又晕了?我已经让人去叫侍女了,放心!徐公子,你一定会没事的!你长这么好看,我不允许你死!”


        

他背过身,重重地拂袖离去。


        

上清仙境。


        

元神归位,元策睁开眼眸。


        

仙侍通传,无极仙翁在外等候。


        

元策罕见的感到一丝心烦意乱。许是情丝在那女子身上的缘故吧,他竟然有了一种片刻为人的感觉,竟然被一个凡人女子碰了身子。


        

看来,情丝还是得拿回来。


        

而无极仙翁跨过门槛进来,便看见元策坐在窗前,表情有些发呆,和平素的冷冰冰不太一样,漂亮的下颌线绷紧,锁着眉就好像有了沉重心事。


        

他极少露出这样的神情,就好像……遭遇了什么肉颤心惊之事。


        

无极仙翁:“神尊,可是发生了什么?”


        

“仙翁……”


        

元策本想问,凡人女子,都是这般孟浪的么?


        

可他难以启齿。


        

便摇头,恢复了冷冷清清的模样:“无事。”


        

古籍上写,情丝一般只会寄生在有过生死羁绊之人身上。


        

可元策分明不认得她。


        

他记得,唯一同他有过生死羁绊的,还是从前养在身侧的小青鸾。


        

那件事,还要从三万年前说起。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