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青鸾 > 第1章 楔子01
夜间

青鸾

        

楔子01


        

三重天仙宫。


        

白玉筑成的大殿,一干神仙正围着中间跪着的一个青衣女子诘难。


        

“记得八百年前,翎光仙子就曾纵火烧了文宝殿!若非玉衡星君为她作保,这畜生死一万次都不足惜!”玄圣仙君叱骂,“此次闯入天神塔禁地,险些打碎神器九黎壶,简直是孽畜!”


        

一听这话,本来伏在地上的女子忽然抬头。她的长相便有些不太好接近,犹如一把镶满宝石的波斯弯刀,黑眼瞳里泛着一点蓝。


        

玄圣还当她要辩驳,已做好反唇相讥的准备。


        

谁知翎光竟捂住自己没有一滴眼泪的眼睛,可怜哭道:“我好惨一只鸟,被你骂孽畜呜呜,我羽族在你眼里,竟然是畜生不如。仙后娘娘,玄圣仙君,他、他竟然侮辱您的出身……”


        

玄圣的冷汗当场就下来了,扑通朝殿首跪下:“仙后,玄圣绝无此意!”


        

他怎么忘了,仙后的母族便是羽族人,正因此,这只小青鸟,才能得仙后厚爱,在这三重天无法无天。


        

“玄圣仙君,”翎光却抬起一张悲切的脸蛋,本是锋锐艳丽的五官,可偏偏耷拉眉毛作出难过之色,然而一点不显违和,反而瞧着楚楚可怜,道:“你以前时常背地里骂我们羽族,我们做鸟的,心肠好,忘性大,就不跟你计较了,可当着仙后的面,都这样,我实在难以为你开脱!”


        

可怜玄圣一个二十万岁老头子,急得满头是汗,哑口无言地甩着广袖解释:“我什么时候背地里骂羽族……你,你别乱说,本仙冤枉,冤枉啊!” 首发域名m.bqge。org


        

原是翎光仙子闯禁地的□□大会,变成了玄圣跪地喊冤。


        

只见上方殿首盘龙椅上,坐着一位威严的凤袍女子。她先道:“玄圣,确有其事?”


        

玄圣一脸难堪,可见是真有这回事,旋即刚正道:“小仙口无遮拦,说错了话,望仙后责罚,可翎光仙子犯下重罪,也是事实!此等重罪,罪无可赦!应罚打神鞭,二十!”


        

翎光睁大雾蒙蒙的双眼,当场要厥过去般:“玄圣仙君这般恨我一只小鸟,你不如现在就打死我吧!我……”


        

她说着话,寻了个合适的角度,就这样歪身闭眼晕了过去,轻轻倒在紫微宫的地面上。


        

玄圣:“这……”


        

周围神仙看得于心不忍:“翎光仙子一千年前被玉衡星君带到三重天,想当初她一只弱小青鸟,还曾救过仙后与小天孙,功过相抵……那打神鞭绝非常物,寻常神仙十鞭就该魂飞魄散,鞭子打到一半,翎光仙子就要鸟命呜呼了。”


        

“依小仙看,二十打神鞭,着实太重了。”


        

倒地不起的翎光眉毛不经意地一扬。


        

仙后看了眼她,启唇:“哀家一向赏罚分明。既然犯了错,那自然是要罚的。”


        

翎光的睫毛忧愁地颤了颤。


        

不要啊。


        

仙后抬手为翎光注入仙元,便让她“清醒”过来。


        

翎光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委屈地低声说多谢仙后,佯装迷茫地捂住脑袋:“仙后,翎光没事的,许是……最近旧疾发作,上次在太灵山受了伤,还没痊愈吧。”


        

太灵山受伤。


        

指的是两百年前,翎光路过救下了被一只上古凶兽围困的仙后,彼时仙后肚子里还怀了天孙。


        

闻言,仙后无奈叹道:“闯入天神塔一事,翎光,可是无心的?”


        

“是无心的,我不知那是禁地,若是知道,翎光不会进去的。”


        

她的五官有些修罗相,寻常显得绚烂明丽,如盛放的洛神花,可偏偏声音糯,像一块入口软绵绵的糕点:“那九黎壶,我拿起时……看见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往我手心里钻,我一害怕,就给扔了,没碎的。翎光是无心的,翎光认错,甘愿受罚,望仙后开恩。”


        

九黎壶里的东西?


        

仙后不曾听过,此物可容纳万物,但并未封印任何东西。


        

仙后只当她是在诡辩,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沉吟:“二十鞭……”


        

翎光的小脸苦苦地皱了起来,清浅的凤眸眼巴巴地望着仙后:“是不是,太多啦,我伤还疼呢……”


        

“是有些太重了。”


        

仙后果然对她心软:“哀家念在翎光尚不懂事,又是初犯……便罚下人间,入世历劫。”


        

“翎光,你可有异议?”


        

“……翎光没有异议,多谢仙后开恩。”


        

翎光知晓这处罚已经很轻了,她跪在地上,微微抬头,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珠望着上方:“只是…能不能缓一缓……仙后,我家星君就快出关了,我想跟星君告个别。”


        

“快出关?”一旁玄圣仙君突然插嘴,“等玉衡星君出关,你劫早就渡过完了!”


        

“玄圣这话不错。”仙后转向她,“待你受罚回来,玉衡星君也出关了。”


        

翎光只好闭了闭眼,双手交叠在地,额头磕在手背上,说:“翎光,领罚。”


        

翎光两百年前救过仙后,故仙后对她向来纵容,今日已是网开一面了。


        

翎光知晓,若等玉衡星君出关,玉衡应能护住自己,就算护不住,搬出她青鸾族神君,神君也能保她。


        

可翎光不想回青鸾族,回去了,整日上课,好辛苦。


        

只得唉声叹气地认命。


        

仙后见她顺从,唤道:“传司刑。”


        

翎光忽然松口气。


        

司刑曜君主掌审判,五行阳火。


        

翎光乃是青鸾凤凰,整个三重天也只有一个玉衡知晓她真身。


        

青鸾属风,但凤凰属火,故她同司刑还算有些交情。


        

待她被仙刑殿的人押走,紫微宝殿那种森然的压迫感一消失,翎光就原形毕露:“司刑司刑,下凡好不好玩啊?!”


        

“翎光仙子,”司刑哭笑不得,“您下凡乃是受罚历劫,不是去玩的。”


        

“我家星君带我去过一次的,好吃又好玩,还好仙后罚我下凡了,不然三重天也太无聊了。我们都是一千年的老朋友了,你能不能替我挑个享福的肉身呀?”她简直异想天开,“我想要躺着不动,就有人将全天下的美食送到我嘴里的肉身。”


        

司刑摇头:“既是受罚,那本仙也谨遵仙旨,不容勾兑。”


        

“司刑……”翎光凑过去,把下巴搁在了黑衣曜君的肩膀上,耳畔的羽毛搔过他的脸颊,她眨眼,“通融一下……”


        

“咳。”


        

司刑默默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她额头,把这只没分寸的鸟给推开了。


        

这鸟啊,做鸟的时候就爱站在人的肩膀头顶上,喜欢跟人睡一个窝,修出人形后也改不了这习惯,对于人的尺度,她没有那么多人的概念。


        

让玉衡星君瞧见,他麻烦就大咯。


        

“你随我来。”司刑负手走在前方。


        

翎光跟在他屁股后面:“你答应啦?”


        

司刑不言,翎光一路叽叽喳喳的,跟着他到了仙刑殿。


        

司刑方从袖中掏出一面鎏金的观微命镜:“凡人命数这回事,不是本仙掌管的,但神仙受罚一事,本仙还是有几分话语权的。不过,顶多通融通融……你的命格。”


        

翎光抬头望着他,眼睛眨了一下。


        

司刑直接把观微镜塞她手里:“选个肉身吧。”


        

翎光听懂了,欢天喜地地用羽毛蹭蹭他:“好耶!司刑司刑,谢谢你!”


        

司刑面红耳赤地躲开了,小鸟真的很讨人喜欢。


        

……


        

“这个,长得挺好看,和我长得有点像。”翎光捧着观微镜。


        

“哎,可惜命太长了,受罪啊。”


        

翎光坐在地上,托着下巴,歪着身子没个人样:“司刑,我从来没有做过人,你告诉我,做人什么感觉?”


        

黑衣曜君正坐在案前批公文,闻言停笔道:“我生来便是仙族,这做人嘛,寿元短,但快活,诸多神仙不惜触犯天条,也要私自下凡……嗯,可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翎光哦了一声:“所以你没做过人,也不知做人是什么感觉?”


        

黑衣曜君笑了笑,没有接话。


        

“可我此行是去受苦受难的。”


        

翎光从观微命镜中翻了一堆歪瓜裂枣,这些肉身的身世遭遇,通通苦不堪言,一生颠沛流离,受尽磨砺。不是亡国歌女,就是三朝皇后,虐身虐心……


        

翎光打着哈欠,趴在了地上。


        

时间流转,几个时辰后,司刑放下公文,起身站在她身前:“翎光仙子。”


        

司刑属阳火,他身上暖和,殿中也暖和,翎光睡得很香,用蕴藏着流光的青蓝翅膀蒙着头:“不要吵我……”


        

“翎光仙子,到时间了,再耽搁下去,本仙也不好做……”


        

翎光被吵醒了,睁开眼。


        

司刑弯腰看着她:“选好了吗?”


        

“好吧,反正都差不多,都这么倒霉,”她懒懒地指着观微镜,“这个两年多就死了呀?好,有我几分美貌。就她吧!”


        

翎光选择的凡人肉身,名唤任灵杉。


        

从观微镜中,翎光简短地扫过任灵杉的生平,本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奈何有朝一日王朝倾覆,成了前朝公主,也就是阶下囚。


        

而篡权夺位的新皇,原是公主的五皇叔,新皇乃是宫婢所生,出生卑微下贱,天生面疾。


        

公主原先跋扈,也曾言语羞辱过他。


        

新皇立威后,为了展现自己的宽容大度,并未将她处死或发配。


        

不过是一介草包女流,不足为惧。


        

新皇见公主喜欢养男宠,特意将敌国俘虏,一个半身不遂的将领之子赐与她。


        

而公主失去自由,被关在公主府上,身旁只有两个伺候的嬷嬷,一个侍女,以及一个半身不遂、不能人道的男宠。


        

这对喜欢寻欢纵乐的公主而言简直是莫大的煎熬折磨!


        

一个只能看,不能用,凶起来还要咬人的残疾狼崽子。


        

公主一发疯,就将狼崽子折磨得淋漓尽致,以至两年后被韬光养晦重新站起来的男宠大卸八块喂了狗!


        

“等等……”翎光看完观微镜突然反应过来了,恐慌道,“我的死法是被喂狗??我不要,我不要做这个公主……”


        

可等她说出这句话时,为时已晚,司刑摇首:“翎光仙子,时辰到了,该历劫了。”


        

“司刑!”翎光一下抓住他的手腕,语气颇为认真,“我做凡人,能杀人吗。”


        

司刑一听就知道她动了什么念头。


        

无可奈何道:“不可,渡劫失败,兴许下一轮会更加糟糕。”


        

“什么,还有下一轮。”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翎光安慰自己,虽然死法很惨,但胜在寿元短。


        

她高兴地想,那自己岂不是很快就可以历劫完回来了!


        

司刑给她开了后门,让她中途投胎,但翎光的法力与记忆仍要全数封印。


        

下凡前,翎光将几个字钉入自己的脑海深处:男宠很危险,会杀了我,定要送他走!


        

既然入世为人不得杀人,那就把凶手直接推得离自己远远的,自己不就可以不用喂狗了。


        

眼皮放心地阖上,翎光的耳边,还回荡着黑衣曜君的叮嘱:


        

“翎光仙子定要顺应天命,日月流转,花开花落,命数不可动。从现在开始,仙子便是任灵杉,不再是翎光。”



青鸾》是作者:睡芒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