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 第11章 磨豆浆
夜间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郑红梅进了房间,杨文又接着洗他的黄豆。


        

他将黄豆冲洗了几遍,用温水泡好,然后找出一对空箩筐出了门。


        

他依旧来到早上挖笋的这片山,这里离村子比较远,竹林茂密,经常有蛇虫出没,所以少有人来。


        

他顺着早上走过的路走去,杂䓍已经被他砍的七七八八,所以现在已经走的比较顺畅,时间大部分都可以用在挖笋上面。


        

才不过一个多小时,就挖了早上的两倍多,他看看天气,已经慢慢阴下来了,怕是马上要下雨。


        

杨文将笋全部装进箩筐,估摸着两只箩筐装满也有一百斤笋,他也不耽搁,将扁担穿进绳子绕好,一百来斤春笋挑下了山。


        

在路上,杨文碰见几个村里的人正在田里干活,时不时会有人转头看他一眼,好像村里来了个陌生人一样。


        

“杨文!挑的什么?”问话的是正在地里除草的杨文本家大伯杨金水,和杨文的父亲是堂兄弟。


        

“没什么。”杨文笑着说道。


        

“哟!这么多笋啊!你是要拿回家晒笋干不?”路过的一个村民好奇地伸头看了一眼。


        

这要是换了别人挑这么一箩筐,定是没人感兴趣的,只不过挑着箩筐的是杨文,就引来了这么多的关注。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杨文低头笑了笑,应了一声“嗯”。


        

人还没走远,就听见后面毫不掩饰的讨论声。


        

“你说这杨文,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挖笋,吃错了药吧!”


        

“谁说不是呢!我都差点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看着吧,玩得无聊了,挖个新鲜劲!明天,又是个二混子!”


        

“哎!这杨老六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混账东西。”


        

。。。。。。


        

郑红梅刚把两只小懒虫从床上抓起来,小朵睡眼惺忪地坐在板凳上让郑红梅梳头发。


        

“粑粑!”一旁玩的小石头看见从远处挑着担子走回来的杨文,一个激灵站起来,黑湫湫的小手指正正地指着前方。


        

郑红梅和小朵顺着小石头的手指方向看去,当真是杨文。


        

令郑红梅没有想到的是,从没有挑过担的杨文,肩上竟挑着一担箩筐,看扁担的变形程度,似乎箩筐里装的东西不轻。


        

杨文挑着箩筐走进院,在一旁放下,起身时转头看向三座呆呆的雕像,露出了洁白牙齿。


        

郑红梅小跑过去,看见箩筐里装的都是笋,再看看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的杨文。


        

“腿还没好,怎么又去挖笋?”郑红梅半天挤出这么一句话。


        

杨文只笑笑不说话。


        

“先去洗把脸吧。”


        

“没事儿,家里有没有大的塑料皮,拿来垫一下。”


        

郑红梅找出来一张透明的塑料皮垫在地上。


        

杨文将箩筐放倒,里面的笋全部拿出来放好。然后抽出一根较嫩的笋放在一边,用多出来的一半塑料皮对折盖在面上。


        

郑红梅又给杨文递过去一个石块,两人一边一个将塑料皮的边角压好。


        

杨文洗了把脸,坐在凳子上休息。


        

“腿伸出来。”


        

杨文抬头看着说话的人,然后乖乖地伸出了腿。


        

郑红梅将之前包好的布打开一看,伤口没有裂开,也没有渗血,又给包上了。


        

她边包边说:“你不要不当回事,要是伤口烂开了就麻烦了。”


        

说完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咱们家可没那么多钱给你看病了。”


        

杨文没说话,只是点头。


        

休息了一会儿,杨文拿了个瓷钵将用热水泡发了几个小时的豆子装起来。


        

虽说泡的时间不长,但因为是温水泡的,所以豆子泡的还算软,而且他想让小朵尽快吃到豆浆。


        

杨文一手端着瓷钵,一手拿着个脸盆走在路上。


        

外面开始下着窸窸窣窣的细雨。


        

他走到张春花的家门口时,看见张春花正在里面收笋


        

干。


        

杨家塘村的村民家家户户每年在出笋的时候都会到山上去挖,新鲜挖出来的一些煮着吃,另一些挖多了吃不完的就拿来晒笋干。


        

以后春笋过季了,可以慢慢吃,且能吃上大半年。


        

这个时节基本上谁家里多多少少晒了点笋干,当然杨文家例外,郑红梅只能在靠近家的地方挖一两根尝尝味,远的深山她去不了,两个孩子让她脱不开身,体力也不行。


        

杨文见张春花手忙脚乱,赶紧跑进去帮忙。


        

“哟,是你呀。。。”张春花见有人帮忙抬头瞥了一眼,见来人是杨文,脸色顿时就不好了。


        

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也收不了那么多的簸箕,收晚了笋干淋了雨就白晒了,没办法,只能让杨文帮着一起收。


        

等收完全部的笋干,杨文的脸上已经是雨水和汗水混合挂在脸上了。


        

张春花给杨文倒了一杯水。


        

“来,喝杯水。多亏了你呀杨文,不然我这些笋干就都要糟蹋了。”张春花虽然心里不待见杨文,可客套话还是要说一说的。


        

杨文接过张春花的水,道了声谢,废话不多,直接说道:


        

“张婶,麻烦您件事儿。”


        

“啊?啥事儿?”


        

张春花心里开始打怵,到底还是有事儿,这小子上门准没好事。


        

“那个。。。”杨文擦了擦脸,吸吸鼻子说道:“借您家的石磨用一下。”


        

张春花松一口气,只要不是借钱,其他好说。


        

“哦,石磨呀!你用就是,在那儿。”她指着屋檐下的石磨说道。


        

“谢谢!”杨文拿起刚才放在一边的钵和脸盆放在豆磨旁边。


        

“哟!这豆子真好,磨出来的豆浆肯定香。”张春花看见杨文手里圆鼓鼓的黄豆,眼里都冒出了光。


        

杨文看过郑红梅的账本,她没问张春花家里借过钱,所以张春花对他用这么好的黄豆磨豆浆并没有表现出不悦。


        

“是呀,娃娃们吵着要吃豆浆,没办法。”


        

张春花在一旁打趣道:“杨文,真是当爹的人了,知道心疼娃了。你这黄豆哪儿来的?”


        

“买的。”


        

“啥?买的?”张春花张大了嘴:“这得挺贵的。”


        

杨文微笑。


        

“我听说,你昨天打牌赢了老多钱呢!”张春花靠近了问道。


        

“你听谁说的?”


        

“嗨,还能是谁,不就是那几个人么。”


        

也是,村子就这么大,就这么些人,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出半天都能传开了。


        

“就赢了一点,打牌嘛,今天赢明天输的,您别在意。”杨文随口应付了一句,他并不想这件事情闹大。


        

杨文磨豆浆,张春花在一旁给笋干翻面,两人一边做事一边聊着闲天。


        

“张婶,我叔呢?”


        

“他去挖笋了。”


        

“您这么多笋干吃得完吗?”


        

“吃不完,闺女回来给拿点,给亲戚拿点。反正晒干了也坏不了,放着呗!”


        

“你不如把这些笋干卖给我。”


        

“啥?你要买我的笋干?”张春花怀疑自己听错了,村子里谁家里没笋干,谁会到别人家去买笋干。


        

杨文停下手里的活,认真地说道:“我真的要买。不仅要笋干,还要生笋。”


        

“现在这季节,山里多的是笋,你要想吃,去挖便是,又不要钱的,何必跟我买,花那冤枉钱。”张春花好心提醒杨文。


        

“呵,您要是能卖的话,就卖给我吧。”杨文并没有正面回答张春花的话。


        

既然杨文真的要买,那卖掉重新晒就是了,有钱赚当然是好事。不过杨文这人不太靠谱,这事得问清楚才行。


        

“杨文,你就别拿你婶开玩笑了。咱们杨家塘遍地都是笋,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谁都能去挖,你买这干嘛?你要笋干,去挖几斤回家晒就是,自己吃也用不了多少。”


        

“婶,我没开玩笑,当真要买,我家红梅身子弱,我怕她累着,没让她晒。你这里有多少笋干,我全要了。”


        

张春花一听,这杨文啥时候这么疼老婆了?听听这话,我家那口子啥时候能心疼心疼我?


        

不过这些笋干加起来怎么着也有20斤,而且听杨文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的。


        

杨文见张春花有些疑虑,又说道:“这样吧,您也别着急回复我,等我叔回来了,您跟他商量商量,要是能卖,明天晚上到我家去说一声。”


        

“行!我跟他说一声,我一个女人家确实做不了主。”张春花立马答应下来。


        

杨文把石磨冲洗干净,然后将磨出来的豆渣分了一碗给张春花。


        

磨完豆浆之后的豆渣可是一碗好菜肴,放点青菜佐料下去一煮,隔壁家都能闻见香味。


        

张春花看着一碗鲜香的豆渣,脸上笑开了花:“这么好的东西还要给我一碗,带回去给红梅和娃娃们吃多好。”


        

“应该的,没多少,您尝尝。磨我给洗干净了,我就先走了。还有,您别忘了那件事。”


        

“好好,那谢谢了啊!当心着拿,豆浆别打了。”


        

张春花看着手里的豆渣,笑着说道:“这杨文,开始懂事了。”


        

。。。。。。


        

“不行!”


        

“就要!”


        

“呜。。。。”


        

杨文寻着哭声跑了过去!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是作者:星辣条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