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 第8章 卖笋
夜间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郑红梅一把拿过杨文手中的碗,放进碗架上沥水,转身向客厅走去,经过杨文身边时,肩头撞上杨文的手臂,擦身而过。


        

呆滞在一旁的杨文被郑红梅撞得往后一个踉跄,后腰硌着灶台转角处生疼。


        

“原来,在你的心里,我是如此不堪。”杨文攥紧衣角,眼神暗淡地看着黑色的地面。


        

十分钟后,杨文灭掉手中的烟,走出大门,后腰带上绑着一个蛇皮袋,手里拿着一把锄头。


        

郑红梅正在把早上杨文洗的衣服重新翻晒一遍,看见这幅装扮的杨文不禁停下手中的活,好奇地看着。


        

“你这是。。。”


        

杨文走过郑红梅的身边,只留下一句话:


        

“等我回来。”


        

看着杨文远去的身影,郑红梅感到莫名的胸闷。


        

“麻麻,粑粑去哪里呀?”小石头歪着小脑袋瓜望着门口。


        

“我知道了!粑粑肯定去赚钱钱买好吃的了!看!他要赚那么一大袋钱钱回来呢!”杨朵好像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样兴奋地跳起来,边说边指着渐渐远去的杨文身后的蛇皮袋。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小石头疑惑地摸摸脑袋:“赚钱系西莫?打牌牌?”


        

小奶团子只记得他想要杨文陪他玩的时候,杨文都告诉他:爸爸现在没空,爸爸要去赚钱了,叔叔伯伯们都等着爸爸去打牌呢!


        

郑红梅摸摸小石头的脑袋说道:“瞧瞧这手,玩的这么脏,你俩赶紧跟我去洗一下。”


        

说完一左一右拉着两个奶团子摇摇摆摆地走进了屋子。


        

郑红梅对杨文也并不抱什么希望,这些年杨文也没让她依靠过,现在她也不奢望什么,只求能把两个孩子养大。


        

对杨文她更不指望什么,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


        

表面上是拿上家伙出去干活,实际上指不定跟谁约了又搁哪儿打牌去了,这种情况屡屡发生。


        

。。。。。。


        

杨家塘村的祖辈是闽江一带战乱时迁移过来的,当时的领队里几位辈分高的老人见这个地方风水好,靠山环水,坐北朝南,而且离外面主路有一定的距离,适合避难,因此定居。


        

杨文站在杨家塘村北面的一个山脚下,抬头一眼望去,全是竹子。


        

现在正是春笋冒头的时候,村里的家家户户在这个时节都会上山挖竹笋吃,新鲜挖上来的笋那叫一个鲜嫩。


        

杨文刚踏进竹林里,就见着一地的小笋尖刚冒出头,他心中喜悦:果然没错,这座山离村子远一些,路不好走,肯定少有人来,来这边准能挖到笋。


        

这个林子虽说笋多,但少有人来,所以杂草也多。


        

他拿起身后的锄头,边除草边挖笋。


        

中途看见一遍车前草,他拔了一株用两块石头捣烂,直接敷在膝盖上。


        

前后才个把小时就挖了整整一蛇皮袋的笋。


        

杨文提起蛇皮袋的口子掂了两下,又从裤袋子里拿出绳子把蛇皮袋绑好,扛上肩下了山。


        

走了大概四五十分钟才到离杨家塘村最近的溪安镇。


        

溪安镇是宜市的一个小镇,地处偏远,信息闭塞,有个什么新鲜事物,都得是别人已经知晓许久的。


        

杨文走到集市上找了个拐角处将笋放下。打开蛇皮袋,拿出几节带着泥土的春笋摆在地上,又将蛇皮袋口子敞开,露出里面的春笋。


        

“卖笋嘞!新鲜的春笋!刚从地里挖出来的春笋嘞!”


        

杨文前世就是做生意的,吆喝都是基本功了。


        

刚开始被刘大峰赢光了家当,只留下一个房子的时候,他没田没地没牲口,老婆孩子都没了,了无牵挂之时果断地将家门上了锁,独自一人到镇上赚钱,倒卖点裤袜之类的。


        

如今重生一世,他依旧种不来田地,而且他早已认识到,做生意才是来钱更快的方式。


        

“哎,你这笋怎么卖?”一个女人眼尖,第一眼就看见杨文这里还沾满泥的笋。


        

杨文瞧见女人手里提着的菜篮子,就知道她是真的要买菜的人,立即迎着笑脸说道:“您眼光真好,我这笋可是早上刚从地里挖出来的,您看看还沾着泥呢,刚出土就赶着新鲜拿来了,也没顾上整干净。”


        

女人来回翻看了一下,脸上充满赞同之色,说道:“是,看着还蛮新鲜的,卖多少钱的?”


        

“二毛一斤。”杨文伸出两个手指在女人面前比划了一下。


        

“二毛?贵了呀!前面的才卖一毛五,便宜点!”女人随手往前面指了一下,又到杨文的蛇皮袋里翻。


        

杨文知道这女人定是想买的,讲价只是形式而已,他就算说一毛五,对方也会说贵的。


        

“不贵了!同志,我这是自己山上挖的,早上露水还没退就去山里挖了,您看看这上面还挂着露水呢!我这也不容易,膝盖破了还走了几公里路才到的,挣点辛苦钱。”


        

说着他将自己的裤腿掀起,露出还敷着草药的膝盖。


        

女人看着杨文膝盖确实摔破了,心下也有些同情,加上他手上的笋确实还有露水,这笋她也真想买,也不坚持了:“好吧!小伙子也不容易,来两根!”


        

“好!两根是吧?我给您袋子里拿新的。”杨文从蛇皮袋里拿出两根脆嫩的笋出来,拿出早前递了两根烟跟隔壁摊的老板借用的杆称来称好。


        

“大姐,出来的匆忙,也没带东西装,这样子少五分钱,您将就着这样拿回去好吧?”


        

“好吧好吧,反正拿回去也要洗的。”女人答应的爽快,反正自己带了菜篮子,能少五分是五分,当即拿过自己的菜篮子打开。


        

“大姐,您拿好,吃的好了下次再来,我这里不光有新鲜的笋,还有笋干、腌笋以后都会拿来卖。”杨文也不忘为自己以后的生意做宣传,说完从蛇皮袋里拿了根小的笋添到了女人的菜篮子里。


        

“好好好!一定一定!”女人见杨文这么懂事,自然也愿意帮他宣传,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春笋!新鲜的春笋!”


        

“春笋怎么卖?”


        

“二毛。”


        

大家看见有人先买了,也纷纷围过来看。不一会儿,一蛇皮袋的笋已经见底。


        

“就在那里!我刚才买了,真的很嫩。”刚才买笋的女人指着杨文的摊子说。


        

几个女人都朝着杨文的摊子走来。


        

“同志,你这笋卖多少钱嘞?”一个年龄大点的妇女先开口问。


        

“二毛,今天的笋就只剩这几根了,卖完就回家。”杨文知道她们是刚才那个女人介绍来的,也不好给她们降价。


        

“这笋看着是还好,就是。。。都是卖剩下的,便宜点吧!”另一个女人说道。


        

“同志,我一早上都是卖这个价钱,大伙儿都看着呢,真便宜不了,这样吧,你们把我这些都买去,我这些另外送点你们。”杨文指指地上剩下的几根笋,又把蛇皮袋底下几根断掉的笋露出来给她们看。


        

“行吧,这些我们分了。”为首的女人从腋下拿出一个布袋子打开。


        

期间又有人过来看,杨文说道:“今天笋都卖完了,各位明天赶早吧!”


        

。。。。。。


        

在这个以农作为主的年代,农民们从天光时分就要下地干活。所以中午11点钟农民们基本就收工回家吃饭了,中午小憩一会儿,便又要下地干活。如果在夏天,烈日炎炎的时节更甚,天还没亮就去地里了。


        

借着月光工作总比顶着烈日加班要好。


        

已是中午11点半左右,暖阳正当头照着,郑红梅煮好了一小锅粗面疙瘩,正和两个小奶团子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


        

一大两小刚吃完饭,两个小奶团子在院子里玩,郑红梅正收拾碗筷。


        

“粑粑!”小石头看见远处走过来的杨文,立即起身奔跑过去迎他。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是作者:星辣条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