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 第6章 至此一别,便是终生
夜间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

        

郑红梅单手抱着小石头,另一只手提过桌子上的煤油灯,走进房间。


        

她在床头放下小石头,将煤油灯挂在墙壁上面的铁钉上。


        

小朵的脸在煤油灯闪烁昏黄的光线下,映照的脸色蜡黄,没有一丝血。


        

“麻麻,姐姐…觉觉。”小石头见姐姐在睡觉,正想伸手去拍。


        

“乖,不要吵姐姐睡觉,我们先出去吧。”郑红梅将小奶团子肉乎乎的手揽了过来,牵着往外走。


        

房间很小,在放下一张床之余,过道上只够两个人站的位置。


        

杨文站在房间门口,等郑红梅牵着小石头出来后,才进去看女儿。


        

他伸出一只手在小朵灰青的脸上轻轻抚摸了两下,又拉着小朵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上,小小的手瘦的好像一捏就碎。


        

杨文从房间出来,看见郑红梅正给小石头洗脚。


        

一个白底红边的搪瓷脸盆装着半盆温水,盆底一个大红“囍”字十分显眼,“囍”字边上绕着几朵牡丹花。


        

一双黑湫湫指甲里装满泥垢的小脚丫子正在用脚指头抠着花瓣。 首发域名m.bqge。org


        

这还是他们结婚时用的脸盆,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结婚的嫁妆里都有这种脸盆,有些是白底的,有些是红底的。


        

郑红梅正蹲在地上揉搓着这双黑湫湫的小脚丫。


        

看了一眼从房间出来的杨文,说道:“柴火没灭多久,锅里的粥现在应该还热着,你吃完把碗放在桌子上我明天洗,太晚了,我要带小石头去睡了。”


        

她拿过挂在桌子横档上的擦脚布给小石头擦干脚上的水,便抱起昏昏欲睡的小奶团子回了她们娘三儿睡的那屋。


        

嘎吱——随手关上了房门。


        

自从有了这两个孩子,郑红梅为了方便照顾两个娃娃,晚上直接带着孩子在一个屋睡,杨文一个人睡另一个屋。


        

杨文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轻轻地说了一声:


        

“晚安。”


        

“咕。。。”杨文摸着肚子,忙活一天了,除了下午水缸里喝了一勺水,什么都没吃,当下竟饿的前胸贴后背。


        

他走进厨房,环顾四周。


        

厨房里有一个手工砌的土灶台,是当年他爹砌的。


        

一般人家都是砌的组合土灶,那个年代,家家户户差不多都养了一头猪,所以一般家庭会有两口锅,一口锅自己做饭吃,一口锅用来煮猪食。


        

底下烧火的通道是相通的,所以烧一次柴火能干两样事,煮饭的时候,随便连猪食一块煮了,这样能省点柴火。


        

杨文家里没有养猪,郑红梅要做家务,还要照顾两个孩子,没精力再照顾一头猪,而且他们家连人都快活不下去了,更没有钱抓小猪仔。


        

所以杨文家里的另一口锅是用来烧火的,外锅用来煮饭炒菜,里锅用来烧水。


        

杨文打开外锅盖,一阵红薯甘甜的香味扑面而来。


        

他从侧边的木厨柜最下层的沥水架上拿出一个破了几个口的碗,舀了一大碗红薯坐在桌子上大口吃了起来。


        

杨文狼吞虎咽地吃了两大碗才放下筷子。


        

“真香!”他摸摸肚皮,这种美味,是他前世近几十年都没有吃到的。


        

这种红薯应该算是有机红薯了吧,这要放在21世纪,定是那些有钱人追捧的健康食品,价格更是会营销的翻数倍甚至数十倍。


        

而在这个年代,杨家塘村的每家每户,都是拿来当粮食吃的。


        

除了红薯,还有土豆、玉米,农民自家地里种的,不要钱买,一天吃两餐,剩下一餐可以吃点珍贵的米面。


        

那时候,米面得用粮票换,每家每月按人口分配,紧缺的很。


        

所以要等到晚上,家里干体力活的男人回家才有的吃。


        

小孩和女人多半还是吃中午剩下的红薯、土豆。


        

杨文从里边的锅里舀了两勺还有温度的水倒进一个搪瓷盆里,又在灶台上捡起一节丝瓜囊,撸起袖子把碗一顿刷,连着锅也刷干净了才回房间睡觉。


        

杨文躺在床上,一双手垫在后脑勺,盯着房顶的瓦片出神。


        

我是真的重生了吗?


        

还是。。。我已经死了?


        

也许睡一觉醒来就不在这里了,或许这里是我的执念所创造的梦境。


        

据说人死后如果执念太深,他的魂魄会被执念所造的梦境所困,无法投胎。


        

可如果真的是重生,那自己为什么会重生呢?是哪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又或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触发了哪个时间和空间的开关?


        

“嘶~”头痛的厉害,算了,先睡一觉再说。


        

总之,不管是重生也好,执念也罢,只要明天自己醒来还呆在这里,就好好地补偿她们。


        

不过下午的事让杨文有些后怕,这样看来,重生后,如果自己还是按照前世的步骤走,那么结局肯定还是一样。


        

所以,下午刘大峰说明天还要跟他再赌一场的时候,他当场愣住,那语调,神情,跟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自己轻狂地认为明天的运气会依然像今天这么好,却没想到刘大峰早已经挖好了坑等他往里跳。


        

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前面连着赢了三局,觉得自己当天的手气很不错,所以当刘大峰提出加大赌注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反对。


        

可赌注加大之后,他只赢了一局,后面就一直输,他赌红了眼,在刘大峰等人的怂恿之下将自己的身家全都押上,结果还是输了。


        

当时他已经无路可退,房子、田地都输了,如果当时他停手了,那他的一家子也是等着饿死。


        

也许刘大峰也是算着他走到这一步时,已经别无他法,抓准了时机提议他把老婆孩子按当时买卖人口的费用做抵押。


        

尽管当时他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并没有答应刘大峰的提议,而是用他一惯的规矩——先欠帐。


        

可欠的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刘大峰在当地也是个地痞,当确定杨文已经无法偿还欠的赌债时,便命人按着他的头,强行让他在妻儿的卖身契上按了手印。


        

那个年代,许多夫妻结婚是没有结婚证的,说过媒,下过聘,拜过堂就算是夫妻了,解除婚姻也只是一纸休书的事。


        

所以那天晚上刘大峰可以理直气壮地带着杨文按了手印的房地契转让协议和妻儿卖身契去杨文家里将郑红梅和两个小孩锁了起来。


        

杨文试图潜入救出母子三人,却被刘大峰安排在屋外的小弟拦住。


        

郑红梅听见杨文的声音,隔着屋子喊:“杨文!你还是人吗?连老婆孩子也卖!那可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舍得!。。。杨文!我恨你!。。。杨文!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死都不会原谅你的!。。。”


        

杨文听见了心里在流血一般痛,他不停地闯,不停地被打回来,最后被打晕给丢了出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早晨,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牛栏边上。


        

他马上爬起来跑回家,却只见到了郑红梅和两个孩子的尸体,三具尸首旁边安静地躺着一个“敌敌畏”的瓶子。


        

往事一幕幕回荡在杨文的心海。


        

这就是郑红梅,表面温柔恬静,内心坚韧而刚烈。


        

至此一别,便是终生。


        

郑红梅和两个孩子一同死后,刘大峰这种赌博之人觉得晦气,便将这个房子归还给杨文,只拿走了田地。


        

杨文在此后半生中,每次午夜梦回,他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这三具冷冰冰的尸体和郑红梅对他说的最后几句话。


        

现在想想,从今天下午刘大峰的话来看,他应该早就盯上了郑红梅。


        

郑红梅的长相不算突出,但却是耐看型的东方古典美。


        

这个年代没有繁重的化妆品,没有整形美容,都是靠的天生丽质,要是放在现代人眼里,她应该算是24k纯天然的美女。


        

要不是那个年代农村人娶媳妇都不看长相,看重的是能吃苦耐劳,估计郑红梅这朵鲜花也不能插在杨文这坨牛粪上。


        

当年也有媒人给郑红梅说过几户人家,可他们看见郑红梅细皮嫩肉的,一双白嫩的手怎么看都不是能干活的人。


        

都是庄稼人,总不能娶个吃白食的回家供着吧,所以几桩婚事都没说成。


        

整得郑红梅的父母跟着着急上火,二老真真是怕自家闺女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毁了终身。厚着老脸硬是叫媒人给寻户人家,不管家境如何,只要男方肯娶,就嫁过去。


        

所以才让杨文给捡了个漂亮媳妇。


        

不过,刘大峰是怎么认识郑红梅的?他们之间并没有交集。


        

杨文的思绪在过往的记忆中抽丝剥茧。


        

突然,他一个激灵睁大眼睛。。。


        

我想起来了,是我自己将郑红梅送到了刘大峰的眼前。


        

如果不是自己生性好赌天天不着家,郑红梅不会在孩子生病时找不到他,也就不会跑到那个茅草屋去找他,就不会跟刘大峰打过照面,刘大峰的魔爪就不会伸向她。


        

刘大峰就是利用了他赌徒的贪念和侥幸心理,才让他有机可趁。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才让杨文在此后的生命中,充满悔恨。


        

杨文想到这儿,整个人瞬间瘫软在床上。


        

原来。。。是我。。。


        

杨文慢慢地阖上眼,嘴唇抽动,无声地哽咽着。


        

突然!他倏地坐立起来,引得床板咯吱作响,却因为用力过度牵引着右腿膝盖。


        

“嘶~”


        

杨文抱起膝盖,掀起裤腿,黏连在裤子上的皮肉也跟着向上翻起,里面的血肉变得狰狞。


        

“md,才刚来第一天就挂上彩了!”


        

他慢慢将裤腿放下来,看着窗外天边的小月牙,在心中暗道:


        

即然重生一回,就是老天爷给我机会,我定要逆天改命,扭转乾坤,弥补我对她们的亏欠,给她们过上最好的生活。


        

再者,自己拥有着前世的知识和记忆,只要好好利用,说不定,以后的成就会远超自己前世所创造的。


        

说不定,我可以在这一世里,创造奇迹!



重生:回到卖掉老婆孩子前一天》是作者:星辣条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