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 第271章 我的皇叔朱允炆
夜间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

        

朱瞻墡在东瀛建立蒸汽机厂,和足利义持创建朱日和集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若是足利义持还不将朱允炆带出来,怕是得面对朱瞻墡的责难了。


        

朱允炆终于来了。


        

足利义持笑着对着朱瞻墡说:“珠江郡王殿下,今日之朱日和集团招股会非常的成功,我非常的看好将来咱们的后续合作。”


        

“足利将军,带我去见后小松天皇吧。”朱瞻墡也带着笑意。


        

“那就这边请吧。”


        

朱瞻墡带着卫队,来到了后小松天皇现在下榻的地方,到了院子门口的时候足利义持拦下了朱瞻墡的侍卫:“珠江郡王殿下,里面是后小松忝皇的所在地,为了避免惊扰,还请你自己进去就好了。”


        

朱瞻墡现在倒是不担心足利义持对自己不利,现在双方在合作,足利义持可以看到将来的发展前景,若现在对自己不利,自己出了事情,好不容易刚成立的朱日和集团完蛋了,蒸汽机厂完蛋了,大明必然以此为由和东瀛开战,他这样精明的政治家,怎么可能做这样百害而无一利的选择。


        

别说害自己了,现在有人想要对自己不利,足利义持都会想尽办法保护自己。


        

朱瞻墡担心的是朱允炆对自己的不利,毕竟双方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其实知道了朱允炆在此,朱瞻墡可以强行带队直接斩杀,但是朱瞻墡权衡之后不能这么做。


        

因为对方现在的身份是东瀛的前任忝皇,朱瞻墡也不允许他是朱允炆的而消息走漏,所以只要是明着杀就是杀东瀛忝皇,这就中了足利义持的计策,等于是帮着足利义持发动了推翻忝皇统治的第一步。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足利义持反而能将此事归咎于朱瞻墡,而后趁此机会发动一场政变,又当了又立了,两全其美。


        

而且朱瞻墡还得确认好里面的是不是真的就是朱允炆,若不是的话怎么办?


        

朱瞻墡点头让杨松等人留在外面,杨松得令直接让卫队将整个忝皇的住所围住,自己则是带着黑蛇姬往内走。


        

贴身保镖还是得带着,防人之心不可无,有黑蛇姬在,终究多一份保障。


        

在一个房间外,足利义持伸手示意:“殿下里面请,还请殿下放心,除了里面的那人,其他地方都是我的人。”


        

朱瞻墡点头示意说:“阿利亚,你也在门外等着吧。”


        

“殿下,我得护卫您的安全。”


        

朱瞻墡带着丝丝笑意:“在外头等着就好了。”


        

而后悄悄靠着阿利亚的耳朵细语:“若里面有动静就冲进来。”


        

“是,殿下。”


        

黑蛇姬看着朱瞻墡走了进去,横移的木门被关了起来,她还不明白为什么朱瞻墡要单独会见里面那位后小松忝皇。


        

那是一个简单的房间,一位儒雅的中年男人正在其中喝茶,用的是东瀛的姿势,喝的东瀛的茶,就是之前朱瞻墡嫌弃难喝的那种,打眼瞧去,那儒雅的中年男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瀛人。


        

朱瞻墡走了过去,那人抬眼一看,伸手示意朱瞻墡坐在对面,然后礼仪十足的给朱瞻墡斟了茶。


        

但是朱瞻墡没喝茶,而是仔细的打量着中年男人。


        

他风雅卓卓,体貌端康,有着朱高炽的柔和,长相上却与朱高煦有着那么三分相似,毕竟是同一个爷爷,有点点相似也是正常。


        

他清瘦了些,在东瀛他的身高算是很高的,但是确实瘦了些。


        

两人第一次见面,他没有慌张,没有惊讶,反而带着微微的笑意,从容不迫,淡定安然,自己模拟过很多次见到朱允炆似乎的场景,但是没想到如此的淡然。


        

就像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到了一家茶厅,主人是个儒雅的中年男子,给你沏了茶,示意你坐下。


        

温文尔雅,平静淡然,这是朱瞻墡第一眼对他的评价。


        

见朱瞻墡未喝自己的茶,便张口说:“茶中无毒,安心喝便可。”


        

朱瞻墡看着桌前的茶水依旧未动:“这茶属实难喝。”


        

中年人抬起头,和朱瞻墡四目相对,伸手收回了茶,另外拿出茶叶泡了起来:“喝习惯了其实也还好,东瀛人事事仿着我们大明,有仿的不错的,也有照虎画猫的,如他们仿我们的唐横刀制的倭刀就是改进的不错,这茶叶便是仿了个差劲。”


        

重新沏的茶朱瞻墡依旧没有喝,而后说:“是我们的大明,没有你。”朱瞻墡纠正了他的说法。


        

“论起来,我应该喊你堂叔吧。”


        

朱允炆和朱高炽同辈,按辈分是朱瞻墡的堂叔,只是双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朱允炆有些诧异于朱瞻墡的话,略带自嘲的笑着:“你若愿意的话可以这么喊。”


        

“不愿意。”朱瞻墡直截了当的回答。


        

朱允炆一愣,显然没明白朱瞻墡不愿意还提这茬做什么?


        

“我很好奇,你应该明知道是要来见我?怎么还会过来束手就擒?是觉得我不会杀你还是安排了要反杀我。”


        

朱允炆摇摇头:“哪有那么多纷繁复杂的想法,不过是受制于人罢了,足利义持带兵说来请我,不就是押送吗?他将我作为筹码送给你,我区区一个连姓名都不敢有的人,能反抗吗?”


        

这么一想倒好像也是,足利义持将人送到你面前,将刀递到你的手上,不就是让朱瞻墡杀他的吗?


        

此时杀了他永绝后患,倒是个轻省的办法,只是中了足利义持的计策,自己以后怕是也不好躲藏在东瀛了。


        

“你往我们大明派了不少奸细暗桩,全部写下来吧,我可以给你个痛快。”朱瞻墡从旁边的桌子上拿来的笔墨纸砚。


        

朱允炆并未拿起笔:“写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死的痛快点。”


        

“那就不写了。”朱允炆微微笑着。


        

朱瞻墡敲了敲桌子:“你啊,就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做些腥臭之事,一休宗纯是你派到我身边来的吧,这疯和尚应该不怎么听你们的指挥吧,他似乎也不听他那师傅华叟宗昙的。”


        

“派他来杀你的,但是狂云子,既疯又狂,命令不得,其他人又找不到理由近你的身。”朱允炆对于既定的事实并未有任何的反驳。


        

因为除了一休宗纯之外他们找不到任何人有合理的理由靠近朱瞻墡,或者可以派个女杀手。


        

但是女杀手怎么悄无声息的混到朱瞻墡身边呢,毕竟女子想要靠近珠江郡王便全身上下已经没有藏武器的地方了,一个普通的女杀手若是训练有素,浑身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柔柔弱弱的在没有武器的前提下,怎么可能打的赢人高马大的朱瞻墡。


        

组织杀手的话,他也想过,但是朱瞻墡身边各个都是以一当十的高手,他们没把握,而且主要是足利义持反对了刺杀,所以他们可以动用的力量其实非常的有限。


        

“既然如此,你自尽吧,免得我动手了。”朱瞻墡淡淡的说。


        

“蝼蚁尚且偷生,死过一次的人跟珍惜生命的宝贵,不到最后一刻便是苟且着也得活下去,自尽是不可能自尽的,若想我死,你便动手吧。”


        

朱允炆似乎笃定朱瞻墡不会动手,说话也是云淡风轻。


        

朱瞻墡一把掐住了朱允炆的脖子,身高体壮的他,死死的捏住了朱允炆的脖颈,没一会就让他因为窒息而面色憋的青紫。


        

朱允炆瘦,力量不足,根本无法挣脱。


        

但是朱瞻墡最终松了手,朱允炆咳嗽了两声,双目因为充血通红,瞪着朱瞻墡,那汹涌的怒意毫无遮拦。


        

正如他所笃信的一样,朱瞻墡今天不准备,或者说不能杀他。


        

朱瞻墡坐回了桌子边上,擦了擦手说:“我有些好奇,你当年是怎么跑出来的?”


        

“咳咳,皇宫内有密道,放火烧了宫,我从密道走的,后来遇到的东瀛使者,便想着来东瀛等有一天东山再起,可惜了……”


        

“可惜了什么?没等到机会吗?”


        

朱允炆揉着脖子盘腿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可惜了,四叔一直没有给我机会,本等着他在草原上打仗吃了败仗,国力空虚,召集旧部重夺皇位,可惜了四叔的子嗣也都出色,没机会了。”朱允炆自嘲的放生一笑:“可惜了,可惜了。”


        

有的时候,这就是天命,他等不到他想要的那个好机会了。


        

朱允炆认真的看着朱瞻墡说:“你比你爹长得英武多了。”


        

算来两人是堂兄弟,之前朱元璋将朱棣的子嗣和妻子留在应天府的时候朱高炽作为燕王世子也被多次召见。


        

在当时一表人才的朱允炆看来,这个不起眼的胖乎乎的腿脚还不怎么利索的堂兄弟应是个无用之人,也对燕王世子多有瞧不起,但是朱元璋常夸他,仁厚且带忠勇,有为民之心,有宽宥之度量,身有中庸之大风度,让朱允炆得好好关注着他,得学着些,以后若有此臂助也算安心。


        

但是朱允炆对于朱高炽可不放在眼里,年纪轻轻的少年,以貌取人,后来在东瀛听闻永乐盛世的种种事迹,才明白朱元璋识人的本事自己是一点都没学会,这泱泱永乐盛世朱棣是领航者,朱高炽才是掌舵者。


        

他恨啊,恨朱棣当皇帝二十几年,竟让大明越来越好。那些口口声声效忠自己的臣子,竟然成了朱棣的臂助。


        

他恨啊,恨朱棣身强体壮,谋反篡位,大逆不道,竟然能活如此之久。


        

他恨啊,恨朱高炽稳定朝局,恨朱高煦南征北战,恨朱高燧不多搅弄些风云。


        

他恨啊,恨朱瞻基这明朝第二个太孙浑身的尊荣,有父亲庇护,又更比当年的他更意气风发。


        

他恨啊,恨朱瞻墡如此聪慧,将大明的科技,经济全方位提高,让他再无任何的机会。


        

他更恨自己为什么比不了四叔,世人似乎忘了他才是大明真正的正统皇帝,周围四夷纷纷尊称朱棣为大明大皇帝,仿佛朱棣才是天命。


        

只是恨能有什么用呢,无数次噩梦中惊醒,不过是徒增烦恼,后来跟着和尚华叟宗昙修行,才与自己和解了一些。


        

也许是年纪的增长吧,他现在对于之前的执念没有那么深了,但是仍旧放不下,或许只有死亡才能让他真正的放下。


        

两人都心平气和的坐回了位置上,朱瞻墡说:“解散的你的奎组织,将所有暗桩的信息都给我,我可以让你继续以前任忝皇的身份活下去。”


        

朱允炆也不是十几岁的愣头青了,没有回答朱瞻墡,而是异常平静的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组织要叫做奎吗?”


        

“不清楚。”


        

朱允炆似乎怀念起了从前:“我的第一个儿子叫做朱文奎,他是个胖乎乎的可爱小男孩。”


        

奎组织的名字就来自于朱文奎,传闻中和朱允炆一起消失了,朱瞻墡便直白的问道:“还活着吗?”


        

朱允炆摇头:“死了,你瞧瞧,你们本来是算来也是有血缘关系的同辈,生在帝王家,不是你死就得是我死。”朱允炆似乎非常排斥和反感帝王家。


        

“那时候我抱着他跑出了地道,然后地道就塌了,因为地道烟大,便用沾了水的布捂住了文奎的口鼻,我当时来不及注意文奎的情况,后来发现时他已经被生生憋死了,不知道是被布憋死的还是被烟呛死的。”


        

作为朱允炆的长子,朱文奎出生的时候是洪武二十九年十月晦日,据说朱文奎出生后,朱元璋说:“日月皆终,大凶之象。”所以很不高兴。


        

但是出于对长子的疼爱,朱允炆还是将之立为了太子,可想而知当时得知朱文奎死的时候,朱允炆有多么的绝望。


        

“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只是觉得这么多年了,总算有个本家的人聊聊天,便多胡言乱语了几句。”


        

此时双方似乎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朱允炆此时反问了一句:“从进门你问我讨要了两次奎组织暗桩的信息,一个谍报组织而已有那么重要吗?”


        

“总不能任由你们将探子放入大明打探消息吧,既然都已经到东瀛了,自然是要连根拔出。”


        

朱允炆摇了摇头:“不,你不是要把奎组织连根拔出,更不是要将奎组织的探子消息传回大明,而是要将这些我们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暗桩探子,安插在大明各处的内应,归为己有,我说的没错吧,珠江郡王殿下!”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是作者:周星河不会开车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