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蓄意攻陷 > 第289章 白富美人设
夜间

蓄意攻陷

        

在大广场上,搭着白色百合花台,用玻璃隔成一个一个的小房间,每个房间展示了不同的设计风格,却无一不精致。


        

棠意礼抬头去看,滚动的大屏幕上写着:夏日家居展。


        

怪不得围了这么多人。


        

棠意礼对这个不感兴趣,刚准备找门离开,就听见一阵密集鼓点后,主持人热情宣布:“有请世界知名室内装修设计师……林也小姐,隆重登场!”


        

嗯?


        

棠意礼脚步一顿,饶有兴趣,转身,又走了回来。


        

纯属好奇,她也想见识一下,世界知名室内装修设计师的风采。


        

林也从观众前排的椅子上站起来,先对大家挥挥手,然后上台微笑,黑色紧身长裙,脖子上盘了跳宝格丽的红宝蛇头,这个亮相,已经很有大将之风了。


        

“大家好,我是林也。”


        

主持人:“林也小姐,毕业于英国名校,现在是设计师工作室的合伙人,这么年轻就已经有如此成就,可以说是行业翘楚了。”


        

林也谦虚一笑。 首发域名m.bqge。org


        

主持人对林也夸赞了一番,然后从装修装潢入手,问了一些很浅显的问题,都是设计装潢的问题,什么使用动线啦,视觉分区啦。


        

都行业热词。


        

棠意礼听着觉得有些无聊,再次准备离开。


        

观众里有人提问:“林小姐,我有关注你的微博,看你最近频频po装修图,能介绍一下吗?”


        

林也接过话筒,“可以呀,那套房子的主人,和我家是世交,面积六百平,做婚房用,目前,硬装部分快结束了,我最近在订购一批意大利家具,到时候,给大家在微博上分享效果图。”


        

观众,连同主持人,一起发出赞叹之声。


        

棠意礼皱眉。


        

自己的家,自己还没见过全貌,就要被全国人民欣赏,这种感觉,跟收房喜悦,相距有点远呢。


        

面积大到惨绝人寰的房子,在这座城市,无异是纸醉金迷的最高代表,象征财富,象征权势,没有人不感兴趣。


        

台下,围绕这套房子提问的人,特别多,台上,林也顺势与大家侃侃而谈。


        

有人追问,房子是谁的?


        

林也神神秘秘地说,是世交,不便透露。


        

又有人问,装修花了多少钱?


        

林也语焉不详,说,也不是特别多。


        

棠意礼实在听不下去:不便透露,你还说;花费不是特别多,还去意大利订购家具。


        

欲盖弥彰!


        

婊气冲天!


        

棠意礼气到炸裂,在上台与之轰轰烈烈撕上一逼,还是扭头就走,之间辗转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丢下狠话:走着瞧!


        

棠意礼气愤地离开。


        

身后的观众里,大家还在讨论林也出身,“……一看就是白富美了,交际圈都不一样……”


        

……


        

晚上回到家,家里灯火通明。


        

这是一套市区三室一厅的房子,很能体现林也的专业,装修装潢都极尽艺术气质,尤其是客厅本该放电视的地方,摆了副画,落地靠墙,明黄色的向日葵,在灰白色壁纸上,撞色撞得很优雅。


        

林也进门的时候,她妈妈玉姨正在画前欣赏。


        

“妈?你怎么来了?”


        

过年的时候,玉姨来过,当时就评价过林也这个家,不接地气,再来,还是一样,看见女儿走进来,问:“画怎么还没换掉,都说了不好看。”


        

“怎么不好看,这是油画,大师作品,我从英国千里迢迢托运回来的。”


        

玉姨这些年养尊处优,跟着荀妙云出来进去,没少看画展、逛拍卖会,修养见识不是一般人可比,早就不是一个单纯的保姆佣人了。


        

她对自己的审美一向有信心。


        

“什么大师,只是几朵花而已,画得疙疙瘩瘩的,一点都不美,我看,一准是骗钱的大师。”


        

林也放下皮包,自顾自倒了杯水喝。


        

她不想跟母亲硬刚。


        

审美和价值观这种事,是数十年的养成结果,刻在骨子里的东西,哪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明白的,更何况还要博得人家的赞同。


        

就比如,林也早就跟母亲说,自己读名校,开工作室,可以赚很多钱了,不需要她再给翟府当佣人,可母亲就是不听,总觉得翟府门第显赫,在那里工作稳妥又体面。


        

可她也不想想,自己女儿接触的都是富人圈,日后在圈子里选个有钱的男人嫁了,也不是难事,可人家要是一打听,发现自己的岳母是翟家的保姆,该怎么想?


        

人家就算是想跟翟家攀关系,攀得也不是这种永远抬不起头的关系。


        

到时候,她本人的白富美人设,又要如何维持?


        

林也每次想到这个,都觉得母亲不止不替她着想,还以处处以自己在翟府得力,而沾沾自喜。


        

母亲的眼皮子这么浅,做女儿的暗自火大。


        

喝了杯水,林也压了压疲惫,坐在沙发上,直接问:“妈,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这么晚了,从西山跑来,肯定不是来欣赏画的吧。


        

玉姨“唉”了一声,叹口气,抱臂看着女儿,“纪先生退出纪氏管理层,这件事你知道吧。”


        

这是最近财经版的大新闻,林也当然知道。


        

“那怎么了?”林也稍顿,不耐烦地看了看表,“纪南昀退休就退休了,翟府和纪家的一切,最后不都是荀朗吗,这有什么可稀奇的。”


        

“小少爷当家,是没什么稀奇的。”玉姨嗤笑女儿,“可你想没想过,小少爷身份起来了,小少奶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了?”


        

“所以呢?”


        

“所以,你没事去惹小少奶奶干什么?!”


        

玉姨的音调一下就提了起来:“你惹她之前,有没有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林也默了默。


        

虽然她没反驳,可眼神里是十二万分的不服气,就像过去十几年了里,玉姨因为女儿僭越,每每责骂,林也的表现都是这样。


        

不甘心,不服气,还有浅浅的恨意。


        

母女两个在客厅静默对峙。


        

玉姨的神情很淡,声音也迅速回复平静。


        

“今天小少奶奶打电话给我,说你把人家婚房的装修图,放到网上,严重侵犯了人家的隐私,我问你,你是不是做了?”



蓄意攻陷》是作者:拉肚肚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