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蓄意攻陷 > 第287章 成色瑕疵
夜间

蓄意攻陷

        

荀朗坐下,微微向后靠坐,问了一个看似与之无关的问题。


        

“爸,您觉得权力是什么?”


        

纪南昀一辈子都在运用权力,可却从来没有深思过这个问题,因为他的权力是与生俱来的。


        

生于名门,又与名门缔结婚姻,权柄不断扩大,他甚至可以凌驾于任何人,唯独没有想过,权力来源哪里,又会归于何处。


        

他说:“我想听听你的说法,未来的纪氏领导人。”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父子谈心,竟然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多少人有点唏嘘。


        

“权力是什么?我眼里的权力,是不用经过允许,就可以看到任何人的秘密。”


        

“只要这个人有秘密,就没有权力,到不了的地方。”


        

纪南昀冷冷地笑:“所以,你是因为收集到了保皇派众人的把柄,所以控制了他们?”


        

“对。”荀朗目光清朗,“这都是你教我的,窥视他们,控制他们。”


        

“我教你的?!”纪南昀恼怒:“我什么时候窥视过你?!” 记住网址http://m.bqge。org


        

“没有吗?”荀朗把白色信封,往前推了推,“那这是什么?”


        

纪南昀取过来,把信封里的小东西倒了出来,两颗黑色电子元器件,滚落出来。


        

是窃听器。


        

“这个……你怎么发现的?”


        

荀朗:“棠意礼爸爸离婚,被狗仔纠缠,您的消息为什么那么快?”


        

纪南昀眼眸骤然一缩,刚刚的盛气,顿时矮了下去。


        

“我当运动员的时候,您就在各处收集我的情况,进了纪氏,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过您会放过我、给我自由。”


        

“只是没想到,您不止给我的车装了窃听器,连棠意礼的车里也有。”


        

荀朗双手交握,轻轻地说:“所以,我对付保皇派的办法,都是跟您学的。”


        

……


        

纪南昀荣退的消息,先是抄发全员邮件,经由这封内部邮件的曝光,迅速占据财经版面。


        

纪氏公关部,随即陷入忙碌,媒体公告、股民公告、员工公告,一串三连操作,各方安抚。


        

一天的时间,纪氏易主,全国皆知。


        

只是,暂代执行董事长的荀朗,还是高级经理职级,等到半年后召开股东大会,正式改选,才能算上任。


        

不过,外人看来,这场父子交接,已经十分丝滑平顺,股市没动荡,公司也不裁员,不存在任何问题,然而,只有经历过的那场董事会的纪氏高层,才明白权力更迭时的惊心动魄。


        

陈晟留任原职,快下班的时候,他带着整理出的文件,交接给荀朗。


        

那些都是被纪南昀叫停的项目,其中包括投资丰唐集团。


        

陈晟说:“之前,董事会的评估,还是比较客观的,因为丰唐的资产折旧快,利润低,属于传统行业里面转化率比较低的企业,不投有不投的道理。”


        

荀朗翻了翻文件,脑子里不自觉想到今早,在医院,棠意礼发自本能地抗拒成为一个母亲,叫人心底无端一疼。


        

孕育他们共同的孩子,是一个女人对男人最大的信赖。


        

荀朗自问,给棠意礼的爱,已经倾其所有,可为什么还是得不到她全身心的信赖。


        

就因为这一点,她说她爱他,纯度只有99%,这对于一般人来讲,已经足够感天动地。


        

可在荀朗的认知里,0.01秒的差距,是载入史册,还是泯灭众人的区别;0.01%的持股比例,是决定了你死我活的关键票。


        

所以,棠意礼交予他的感情,只能遗憾的说,成色瑕疵。


        

陈晟看荀朗不发一言,以为是自己话多了,刚想找补,就看荀朗提笔,在文件末尾签上名字。


        

他淡漠地说:“重启投资丰唐的项目,先在他们的股东会议里占据席位,后面酌情,加大投资额度,扩大股份占比。”


        

陈晟不敢反驳,只问:“后面酌情的意思是?”


        

“暗中进行。”


        

陈晟打了个寒战,说,“是。”


        

陆续又有几个人进来汇报,听完了,外面的天都黑头了,总裁办灯火通明,有两个小秘书没下班,他们是专门为总裁服务的,总裁不走,他们不能下班。


        

荀朗靠坐在大班椅上,脑袋微微上仰,手掌卷成拳头,狠狠揉了揉额心。


        

一天的事,经历下来,无比疲惫,饶是运动员出身,此刻也觉得有点支撑不住,头疼欲裂。


        

双眼紧闭,荀朗休息了一会儿,忽然电话响起。


        

棠意礼打的,问他:“要不要回来吃晚饭,玉姐做了很多菜。”


        

荀朗抬腕看表,接近晚上八点,“你还没吃吗?”


        

“嗯。想等你一起吃。”


        

电话里的棠意礼,声音发闷,荀朗记得,从医院回来,棠意礼说话就带着鼻音了,不知道是不是折腾感冒了。


        

“我这就回去,你要饿了就先吃。”


        

可棠意礼坚持要等他。


        

荀朗收好桌上的文件,抄起外套,往外走。


        

晚高峰有点堵车,司机开得磕磕绊绊,离家还有两个路口时,再次遇到红灯停下来,荀朗侧头,正好看见街边的药店。


        

不确定家里有没有感冒药,荀朗叫司机靠边停车,下去买点药。


        

回到家,时间正好九点一刻。


        

荀朗解锁大门的声音,惊动了棠意礼,她从卧室跑出来,看见高大的身影,正在弯身换拖鞋。


        

心里蓦然一暖。


        

棠意礼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白色塑料袋,探头看了一眼。


        

“这是什么?”


        

“感冒药,听你说话有鼻音,提前备一点,有备无患。”


        

棠意礼心里一暖,把药放到厨房岛台下面的医药箱里。


        

荀朗没换衣服,洗手出来,直接坐在餐桌旁,饭菜温度正好,是玉姐走前热过的。


        

棠意礼催促荀朗赶紧吃饭,荀朗执筷,问她:“医生开的药,你上了吗?”


        

那是外伤药,涂抹型。


        

棠意礼脸上霎时发烫,低头夹片鱼肉,咕哝着说:“涂了一次,赶巧下午来例假了,估计没办法再涂了。”


        

等大姨妈走了,外伤也好了,药也白开了,这么看,早上去医院的阵仗,多少有点小题大做,没起实际作用,却搞得两人之间,气氛怪怪的。



蓄意攻陷》是作者:拉肚肚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