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一人之上清黄庭 > 第八十一章私怨
夜间

一人之上清黄庭

        

看着高濂如铁铸般面庞,作为高濂的副手陈大正知道他主意以定,和他共事了怎么久,他知道只要高濂下定了决心,那这件事他无论如何都会做下去的。


        

陈大正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劝高濂,只能先听从高濂的命令,将柳生家其余的人先带走。


        

在陈大正临走前,高濂拉住了他,掏出兜里的手机塞到了他的手里,才放手让他走。


        

此时,整个废弃的楼盘,就只剩下了高濂和武田两个人,四周就连兽鸣都没有了,就只有隐隐的风声传来。


        

这次行动,请萨满一脉的出马弟子和仙家帮忙演戏,还请了于白猿做主角,这些人都是高濂用私人人情请来的。


        

说实话,要不是带着一点私人恩怨,高濂怎会如此不遗余力的推进这件事。


        

武田刚刚不自量力的想要挡柳坤生的路,结果柳坤生大爷折断了双臂,现在又被闭元针封住了体内的炁脉,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只能趴在地上费力的喘着粗气。


        

武田额头上淌着血,眼睛被血糊住,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一抹血影向他走来。


        

高濂从地上捡起一把折断的武士刀,用手捏捏刀锋,发现刀锋还挺锋利,有些失望。


        

“于老找的这个地方真不错,既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也没有监控探头。”


        

“有些事情,小姑娘家家的,还是不要看的好。”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高濂一步步的逼近武田,嘴中还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武田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进入暗堡肯定生不如死,还不如在这里让高濂一刀杀了干脆,所以他强撑着支起身子看着高濂,脸上还带着恶笑刺激高濂:


        

“看来你也有亲人死在我手里了,真是抱歉了,我从来不记着死在我手里的,支那人的名字。”


        

这种时候,高濂反倒是冷静了下来,没理会败犬之吠,自顾自的说道:


        

“其实,我一直想要个小子,因为姑娘太娇贵,出了什么事我都心疼,小子就不一样了,我再怎么操练都不心疼。”


        

“我家里这两个姑娘,从小到大我都没舍得打她们。”


        

高濂说道这里语气仍然毫无起伏,如同将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两年前潜入高家,翻找蛭丸的就是你吧。”


        

这句话终于让武田想起了当初的事,


        

当年有谣言称妖刀蛭丸藏于高家,武田奉了柳生宗一郎的命令潜入高家,结果一无所获,还被人发现了。


        

逃窜时有一个小姑娘无意间挡住了他的路,武田被追了半天本就心中有火,便顺势给了她一刀,跨过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小姑娘,落荒而逃。


        

“看来你想起来了,一个小姑娘能碍着你什么事,至于下那么重的手。”


        

高濂说道着终于绷不住了,走到武田的旁边,贴着他的脸,紧紧的盯着他。


        

到了这时,武田才发现高濂的双眼已经通红一片,表情虽不狰狞,可却能最没有眼力见的人,看出他面庞上那纯粹的杀意。


        

高濂此时已经有几分肖自在的神韵了:


        

“咱东北爷们也没什么讲究。”


        

“我只知道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武田瞳孔缩成了针,还想说些什么。


        

但高濂已经不想再听了,他奋力挥出了手里的刀。


        

······


        

等陈大正按照约定带着哪都通的人回来后,只看到高濂站在‘半截’人的面前,手中的钢刀还滴着血。


        

陈大正不由自主的唤了一声:“高总。”


        

高濂看了陈大正一眼,语气中似乎是卸下了某个重担:


        

“异人的命还真是硬呀。”


        

说完将手中的断刀扔掉,从陈大正手中拿回手机,手机上已经出现了好几条短信,短信后面还带着焦急的颜文字。


        

高濂看着手机终于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喂,丫头······”


        

陈大正看着高濂洒脱的背影有些无语,但是怎么多年的老交情也不能不管他:


        

“快快快,看看那家伙还活着没有,他可是柳生宗一郎的心腹,在他脑子里的情报没交代出来之前可不能死!”


        

······


        

而另一边已经结束了戏份的关石花和胡修吾一行人,坐着邓有财开的车回市区,


        

但偏偏于白猿也厚着脸皮蹭上了这趟车,为此还将邓有福给挤到了旁的车上。


        

胡修吾看着这发须花白的老头,还和孩子一样耍无赖的样子,有些无语:


        

你装成茶屋次仁时的高冷呢?你剑气化龙,平定风暴的豪气都那里去了?


        

于白猿像是听见了胡修吾的心声,呵呵一笑:“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一旁的关石花拆他的台,不屑的说道:“不要脸就说自己不要脸,还拽什么破词。”


        

“还有你个老猴子装什么嫩,你早就不是不逾矩了,你已经‘期颐’了,到了该让人照顾的年纪了。”


        

于白猿年轻时,剑试天下,赢得了一个剑圣的称号,但是有些看他不顺眼的人蔑称他为剑猿。不过,于白猿自己反倒很喜欢剑猿这个称呼,觉得很贴切。


        

于白猿点头称是:“老姐姐说的对。”


        

关石花瞪着于白猿,大怒道:“剑猴子,你什么意思!”


        

夹在两个老人家之间,胡八一和邓有财只能拼命周旋,最可怜的就是邓有财又要开着车,还要安抚后面两个老小孩。


        

邓有财绞尽脑汁想道了一个话题:“对了,老奶奶,这几天事多,都还没为胡大哥办宴席呢。”


        

关石花这才扭过头来,缓了缓语气:“你不说我都要忘了,还得给小八一办一场宴席,让大家伙都认识认识。”


        

每有新的出马弟子出现,萨满一脉就会举行一场宴会,将这位新弟子引荐给其他的弟子和萨满。


        

胡八一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和修吾后天就回去,我过几天还要去华北大区的哪都通公司报道,修吾也还要上学呢!”


        

邓有财大气的说道:“嗨,没事,‘宴会’用不了多久的,不会耽误你们的行程的。”


        

于白猿倒是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哦,萨满一脉最神秘的宴会,我听说这是萨满一脉最大的秘密。”


        

关石花没好气的说:“没请你,这个老猴子。”


        

于白猿笑道:“没关系,老姐姐你开心就好。”


        

关石花怒气冲冲的说道:“你非要加个老字吗!剑猴子你是不是想打架!”


        

唉!


        

车上剩下的三个人齐齐的叹了一口气。



一人之上清黄庭》是作者:木石流水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