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仙府长生 > 第三百六十八章:神通与逃命
夜间

仙府长生

        

此人莫非见过我,认出了我的身份?


        

他暗道,可怎么也认不出这白衣修士到底是谁!


        

红日高挂,时间渐渐接近午时。


        

来到山巅的观战修士越来越多,粗略一数也有二三十人之多,占据山下总人数的八九分之一。


        

千里迢迢赶来观战的修士,其中果然有不少实力非凡者。


        

当然,也与白云观有意的“放水”有关。


        

考验资格的修士,按照刘玉划分,离“精英修士”层次还有一段距离。


        

只要实力超过普通修士一些,便有机会击败获得资格,所以有现在的人数也就不足为奇了。


        

……


        

就在二三十名观战修士一语不发的等待中,时间来到了午时。


        

空中长风真人一方的几位金丹修士,频频向天边张望,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一秒记住http://m.bqge.org


        

忽然间,山巅气氛为之一滞!


        

一股如渊如海的强大灵压,凭空降临在此地,让所有筑基修士都心中一沉,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来了。”


        

刘玉心中暗道。


        

只见白云观一方的几位金丹真人前方,不时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影。


        

此人须发皆白,穿着灰色的道袍,举手投足中有一股仙风道骨的韵味。


        

清微真人!


        

刘玉心中一动,两位真人的灵压方面倒是相差不大,修为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具体如何,还是要打过才知道,这只是他的一些浅薄见解。


        

思虑间,双方已经开始交流。


        

“长风道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乎?”


        

清微真人衣袍鼓荡,不见他开口,却有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在天空回响。


        

“不劳清微道友挂念,李某好得很。”


        

“如果道友能将仙阙城拱手相让,那就更好了。”


        

长风真人毫不客气的回道,气势上不弱半分。


        

“想不到八十年前一别,再次见面却要兵戈相向,真乃世事无常啊。”


        

说着,一身灰袍的清微真人脸上,露出几分唏嘘之色。


        

只是在下方的刘玉看来,怎么看都有几分装模作样。


        

无他,两者一人在燕国一人在楚国,能有什么交情?


        

既然没有交情,那还“怀旧“也就无从谈起了。


        

“哼,清微老道,废话就不必多说了。”


        

“你等燕国四宗背信弃义背叛联盟,还有什么情面可讲,落到这步田地,纯属咎由自取!”


        

“正道给了白云观什么好处李某不知,但正道虚伪的功夫,你们倒是学到精髓了。”


        

“按照约定,我等这就开始吧。”


        

长风真人一声冷哼,根本不吃这一套。


        

现在兵临城下,双方的仇恨可以说不共戴天,还有什么可谈的?


        

燕国四宗投靠正道,那就是触犯了整个九国盟的利益,是整个九国盟的敌人,根本没有和谈的余地。


        

除非九国盟想被正魔两道吞并。


        

听见如此不客气的话语,即使以清微老道的城府,脸色不由一僵。


        

“既然长风道友如此心急,那老道便成全道友。”


        

“请!”


        

清微老道笑意收敛,脸色一肃沉声道。


        

“不好,此地还是太近了。”


        

感受着两位顶尖真人散发的,越来越强大的灵压,刘玉眉头一皱,迅速向后退去。


        

而其它观战修士,这时才反应过来,也纷纷向山下退了一段距离。


        

最终,他从山巅往下退了足足二十丈,找了一个好位置。


        

“这个距离应该安全,不好被波及了。”


        

保证了自身安全,刘玉才继续往上方看去。


        

斗法即将开始,双方的金丹修士纷纷退到一边。


        

天王山正上空,只留下长风真人与清微老道遥遥相对,皆是神情严肃。


        

两人灵压毫无保留的释放,带给下方修士极大的压力,使得方圆一里的气机都为之一凝!


        

“哗啦”


        

一块块细小的碎石,向着山下滑落。


        

“还没有出手,就使我等感到如此沉重的压力。”


        

“这就是顶尖真人的实力吗?”


        

“若是元婴老祖不出,这两位真人已经足以纵横天南了。”


        

“真是可畏可怖!”


        

不远处,有修士一脸敬畏,叹为观止。


        

“若我有这种实力,纵然天南广阔,应该也足以来取自如了。”


        

刘玉心中亦是闪过这样的念头。


        

在这强大的灵压下,他只觉肉身像是被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一举一动都艰难无比。


        

近距离观察之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降临。


        

而自身,却如风中的浮萍英一般渺小,随时可能被狂风吹走。


        

面对这样强大的灵压,刘玉从心底升起一种无力之感,似乎自身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


        

这种弱小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同尚川江去聆听白雨萱讲道的时候吧?”


        

记忆深处的回忆被勾起,刘玉默默想道。


        

随后聚气凝神,运转体内精纯的法力,消除这阵灵压的影响。


        

就在他思索之间,场中灵压与气势达到最巅峰,两位真人终于开始动手!


        

光!


        

红色的霞光!


        

方圆一里的天空中,突然被红色的霞光占据。


        

一道道红色霞光,就如一条条红色的彩带一般,密密麻麻布满了空间,占据所有的视野。


        

道道红霞美轮美奂,像是落日的余晖,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但刘玉却心中一凛,能从其中感受到莫大的威能!


        

其中蕴含暴躁的火属性灵力,每一道红霞的威能,都几乎不下于筑基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什么,但这道道红霞布满视野,只怕至少也有上千道之多。


        

更可畏可怖的是,几乎是瞬息出现的!


        

“神通”


        

刘玉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法术或多或少还有着施法的过程,能够瞬息间便释放,还有着如此惊人的,必定金丹真人独有的神通莫属了。


        

修士的神通与妖兽的天赋法术相似,能几乎瞬间便施放出来,并且消耗极小,还能随境界提升而提升威能。


        

只是相比天赋法术,神通的威能要远远超出,并且也更复杂更难以被克制。


        

不过妖兽晋升到妖丹期后,也会觉醒天赋神通能够相提并论,倒是谈不上谁高谁低。


        

修士在结成金丹后,会自然而然生成神通。


        

而根据金丹品质与功法的不同,所生成的神通也不同。


        

并且金丹的品质越高,神通的威能就越大。


        

“长风道友,且试试贫道这一门神通。”


        

清微老道大嘴一张,便吐出千道霞光,向对面的长风真人落去。


        

千道红霞随他的心念而动,密密麻麻向长风真人席卷。


        

远远看去,像是一场红色的霞光之雨,有着遮天蔽日的气势。


        

在红霞到来之前,长风真人周身就浮现了一个青色护罩,将自身保护在内。


        

“嘭嘭嘭”


        

道道红霞落在青色护罩上,然后炸裂成浓郁的火属性灵气,爆发让所有筑基修士动容的威能。


        

但就是在红霞神通前赴后继的冲刷下,长风真人身周的青色护罩却巍然不动,就如激流中的礁石不动如山。


        

明明只有薄薄的一层,却使红霞半点都不得寸进。


        

长风真人当然不会只是被动承受而不还手,天山上空的形势很快又发生了变化。


        

刘玉只感觉风突然大了许多,将自己的衣袍吹的呼呼作响。


        

可远方的天空中却是忽然间狂风呼啸!


        

只见长风真人手臂一抬,衣袖中便有凛冽的青色狂风呼啸冒出,化为丝丝缕缕的青芒向着红霞斩去。


        

每一缕青芒,都带着风属性的强大破坏力,不下于二阶上品法术的威能!


        

令人下方诸修寒芒倒竖!


        

“砰砰砰”


        

红霞与青芒不断碰撞,发出连声不绝的炸响,一声接着一声又快又急,引发剧烈的灵气波动。


        

声势之大,即使是在上百里之外,也能隐隐感觉到。


        

天空中,一边是红色的霞光,一边青色的寒芒。


        

青红两色寸步不让,分别占据了一半天空,谁也没有占到上风。


        

“嘭!!!”


        

一声巨响过后,红霞与青风互相涅灭,尽皆消耗殆尽。


        

短暂的试探过后,两位真人似乎动了真火,取出各自的法宝开始激斗。


        

不过却越打越远,逐渐远离了天王的范围,使得观战修士看不真切。


        

而双方的金丹修士,同样消失在了天王山范围。


        

有观战修士见状想跟上,却被以紫云道人为首的白云观修士拦了下来。


        

刘玉在下方看得心潮起伏,见状也想御使法器跟上,再一睹两位真人交手的情况,可同样被拦了下来。


        

“两人真人斗法,诸位道友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冒然前去,恐怕会被斗法余波波及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紫云道人竟然带着三十名筑基修士上来,把手住了下山的要道。


        

刘玉微微皱纹,见此情景放弃强行突破,跟上去观战的打算。


        

可他很快便觉得不对,紫云道人带着这么多人上来干什么?


        

人群中,同样有修士察觉到不对,悄悄溜到山崖边,想要驱使法器离开。


        

就在此人即将踏上法器的时候,一枚紫色的火球突然射了过去,使之不得不闪躲。


        

“诸位道友......。”


        

紫云道人开口,想要先稳住场中的修士,等一位金丹师叔偷偷回转,再将这些“叛逆”一网打尽。


        

没错,在白云观的许多眼里,这些还赶来观战的修士就是叛逆。


        

以往燕国四宗强大的时,境内以及临近小国无不表示臣服,并且老老实实每年上交资源,乞求四宗的庇护。


        

还听从号令的势力都没有来,现在还敢来看白云观“好戏”的,不是叛逆又是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白云观修士对观战修士没有半分好感。


        

不过紫云道人的想法虽好,但观战修士中却不乏有经验丰富之人,见此场景哪里还不知道白云观不怀好意?


        

当下便有几人祭出法器,眼看就要遁走。


        

“走!”


        

许多观战修士这个时候都反应了过来,顾不得责骂白云观的行为,争先恐后祭出法器就要遁走。


        

但白云观筹谋的这么久,又岂能没有防备?


        

一瞬之间,便有数十件法器灵器被祭出,齐齐朝观战修士轰来!


        

观其动手之间的默契程度,便知是早有预谋。


        

“呃啊~!”


        

几声短促的惨叫响起,但很快就没了声音,显然已经陨落。


        

虽然人数上双方相差不大,但一方号令统一,一方却是一一盘散沙,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结果,仅仅一轮攻势,便有两三名筑基修士陨落。


        

“此地不宜久留,我等必须全力出手脱离此地。”


        

“否则长此以往。必有性命之忧!!”


        

观战修士中,有人大喊道。


        

同时此人首先做出了表率,控制三件极品法器灵光大盛,接连击退好几件白云观修士的法器。


        

————————时间不够了,先复制一段,稍后修改。


        

“诸位道友......。”


        

紫云道人开口,想要先稳住场中的修士,等一位金丹师叔偷偷回转,再将这些“叛逆”一网打尽。


        

没错,在白云观的许多眼里,这些还赶来观战的修士就是叛逆。


        

以往燕国四宗强大的时,境内以及临近小国无不表示臣服,并且老老实实每年上交资源,乞求四宗的庇护。


        

还听从号令的势力都没有来,现在还敢来看白云观“好戏”的,不是叛逆又是什么?


        

正是因为如此,白云观修士对观战修士没有半分好感。


        

不过紫云道人的想法虽好,但观战修士中却不乏有经验丰富之人,见此场景哪里还不知道白云观不怀好意?


        

当下便有几人祭出法器,眼看就要遁走。


        

“走!”


        

许多观战修士这个时候都反应了过来,顾不得责骂白云观的行为,争先恐后祭出法器就要遁走。


        

但白云观筹谋的这么久,又岂能没有防备?


        

一瞬之间,便有数十件法器灵器被祭出,齐齐朝观战修士轰来!


        

观其动手之间的默契程度,便知是早有预谋。


        

“呃啊~!”


        

几声短促的惨叫响起,但很快就没了声音,显然已经陨落。


        

虽然人数上双方相差不大,但一方号令统一,一方却是一一盘散沙,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结果,仅仅一轮攻势,便有两三名筑基修士陨落。


        

“此地不宜久留,我等必须全力出手脱离此地。”


        

“否则长此以往。必有性命之忧!!”


        

观战修士中,有人大喊道。



仙府长生》是作者:长亭空省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