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百三十二章:追忆

 热门推荐:
    “你就是血祖?”雷阳同样抱拳回礼,可整个人眼神中却露出了质疑。

    从这老者的面孔上的确可以看出,实际上他与那血湖上空开启这葬花宫接引入口之前,出现的那一尊巨大的法相的面孔,颇有几分相似,可却没有丝毫的邪恶与戾气。

    与那一道惊天的法相相比,似乎那到法相才更接近雷阳心目中的血魔老祖,而眼前这位仙风道骨的虚幻老者,却是与血魔老祖感觉有一点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意思,根本就是不着边际的存在。

    “哈哈哈哈,老朽正是血祖不邪,只不过,世人都习惯叫我血魔老祖罢了!

    但若是说得更确切一些的话,其实我也并非是真正的血祖,而是他当年留下的一缕守护此界的执念分身而已。”那白衣老者哈哈一笑,而后说道。

    雷阳一听,眉头没有展开,而是继续问道:“即便是血祖当年的执念分身,那也是真实的血魔老祖,可不应该呀,不应该你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邪恶妖异的气息,反而是仙意非凡道韵悠长啊?”

    雷阳终于直言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然后再次看向那虚空的白衣老者血祖。

    “哈哈哈哈,问得好,其实血腥屠戮,所过之处尸山血海,流血漂撸,那才是世人对老朽的评价对不对,但我却要告诉你,那只不过是世人对老朽的误解和偏见罢了。

    这世间,没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老朽,老朽一生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更是最终不惜耗损十大分身,以毕生修为压制天地间至魔至邪的血妖万煞之花,又怎么会是一个屠戮天下生灵的邪恶之修。

    老朽之所道号不邪,实际上正是为了时刻警醒自己,提醒自己虽然终年压制这血妖万煞花,但却绝不会坠入魔道,走上邪恶无尽不归路!”血祖的执念分身一笑后解释的说道。

    “误解……偏见……血妖万煞花……这都是些什么呀,晚辈拜见血祖前辈,晚辈愿闻其详,望前辈解惑?”

    雷阳嘀咕几句之后,赶紧抱拳真诚一拜,然后目中露出了强烈的好奇之意。

    “哈哈哈哈,好小子,想不到你在见到老朽之后,居然还能够做到如此随心而走,看来你的确是个适合继承老朽衣铂之人啊!

    好一个天道元婴,果然有些与众不同,罢了,罢了,今日老朽就为你解惑,也算是了却了我那主身这么多年来的执念吧!”血祖说道。

    他说完之后,他的整个执念分身出现了几次闪烁,好似变得越来越黯淡一般,雷阳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他知道或许血祖恶这一道执念分身已经不可能坚持太久就会消散了。

    顿了顿之后,他才又说道:“我本是一界之主,在那个遥远的岁月之前,我心存善念,胸怀天下苍生,一心一意组持一界。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后来这天地间忽然出现了一朵至邪至魔的血妖万煞花,也就是后来被世人称之为的血灵之花。

    此花虽然怨煞之气甚浓,可初始之时,却并不算太大,我当时主持一界事物,平日不说日理万机,可也的确是事物繁忙,所以没有在最初就引起重视。

    但谁知这朵血妖万煞化,最终竟悄然成长了起来,变得庞大无比,不仅如此,它更是在悄无声息中,影响了一大片天地生灵,让他们坠入魔道。

    之后更是还使得那些感染魔煞只气之人,如同一阵旋风一般,迅速向整个大界扩散蔓延,如果不采取措施,怕是整个大界的亿万生灵,也都会被这邪恶的魔煞之气感染,从而形成不可想象的惊天浩劫。

    我当时身为一界之主,自然要当机立断,随后我便携十大道身与我的妻子前去镇压。

    那一战,是昏天黑地,崩碎了无数山脉,塌陷了无数虚无,最终我虽然倾尽全力压制住了那一朵血妖万煞花,但却毁了我的道身,同时也毁了我一生的挚爱,我的……妻子……”

    说到这里,血祖整个人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甚至是出现了轻微的颤抖,显然那是一段令他痛苦无比的回忆。

    雷阳没有接话,而是安静的望着他,做一个忠实的倾听者,片刻之后,血祖才又缓缓开口继续说道:“后来我忍着巨大的悲痛,将这一朵筋疲力尽的血妖万煞花,以特殊的空间阵法移进了虚空深处。

    当我再次回去时,却发现,世间那些被魔煞之气感染的生灵,依旧还在继续疯狂的蔓延传播这种魔煞之气。

    甚至根据阵法的感应,在这些生灵不断的疯狂传播下,那被阵法束缚的血妖万煞花,又在借助着这一股助力不断的恢复,长此以往怕是它迟早都会挣脱我阵法的束缚,再次临世,涂炭生灵。

    加之我那时心智也有所魔化,为了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没有办法,一怒之下,我便凭借自身余力,狠心疯狂屠尽了所有沾染魔气的生灵,一时间,使得那片大地出现了,尸山血海,流血漂撸的骇人景象。

    我最终屠尽了所有沾染魔煞之气之人,归去之时,不料却被奸人所害,说我坠入魔道,化成成为了丧失心智的屠戮狂魔。

    从此之后,我便成为了被世人唾弃,令世人闻风丧胆,人人望而生畏的惊世界――血魔。

    可当时我道身尽毁,又成为众矢之的,竟一时无路可走,加之妻子也因此而丧命,我内心自责,一时间万念俱灰,便成了四处流浪的真正血魔,体内的魔性时常真的难以控制。

    后来,我身体中沾染的魔煞之气越来越重,渐渐的迷失了本心,那一段时日,的确在浑浑噩噩中犯下了不少血腥的屠戮之事,也算是彻底坐实了这个名号。

    后来为了束缚自己,我干脆躲入了虚空束缚血妖万煞花的阵法之中,一边压制我自身的魔气,一边潜心修炼,想不到最终当我完全压制住我身体中的魔气之后,竟然无意间悟处了一门道法,这就是后来的血灵秘法!

    这血灵秘法,运用之时,可以爆发滔天的血煞之气,攻击对手,但自身却可以不沾染丝毫,不仅如此,这道法更是最终完全清楚了我体内的魔煞之气,让我彻底恢复了自由身。

    并且据我的研究,我发现运用这一门道法,竟然能够很好的控制这一朵至邪至魔的血妖万煞花。

    为了纪念我的亡妻,所以我将我亡妻的面孔刻成了血灵,最终融入了我的道法之中,成为了我永恒的记忆。

    道法大成,最后当我再次走出那座阵法,进入大界之中时,却发现,曾经陷害我的奸人已经彻底上位,权势已经根深蒂固。

    为了不再次引起生灵涂炭,导致界中腥风血雨再起,万千生灵遭殃,加之先妻亡故,让我万念俱灰,各种权衡之下,所以我选择了沉默与退让,最终算是默认了这一切。

    可人的寿数有限,不可能永恒,即便是老朽这样的通天之修,终究无法跳出天道命盘的命格所在。

    但那朵血妖万煞花,却是可以永世不灭不休,它虽然被我控制,但却并没有就此甘于沉寂,而是时刻都在不停的挣扎反抗,若不是我场年镇守于此,怕是它早晚都会再次挣脱束缚,祸乱世间。

    可我终究寿数将尽,为了继续镇压这一朵血妖万煞花,我不得不寻找一位传承之人,来继承我的衣铂。

    因此后来,便有了传承道印流散于世,更是有五域中血灵禁地的接引入口出现,以及你现在所处的这一处葬花宫的出现。”

    (未完持续)

    作者细浪说:拜谢各位铁粉们,如果你们一直在追求,不妨帮我点个守护,反正对你们也没有任何影响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