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5.第1233章 白虎阴魂

 热门推荐:
    唐丁惊骇的看着白虎之骨上的‘阴’煞之气,疯狂的涌入木雪体内,而没有丝毫办法。

    这跟他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唐丁预想的是‘阴’煞之气穿过木雪身体,只是让木雪失落的本体双魂留下,最多木雪体内残留部分的‘阴’气,那样唐丁也可以帮她去掉。但是事实上所有的‘阴’煞之气,都留在了木雪体内。

    而且木雪还没有任何的异样。当然,她还是昏死未醒。

    老实说,这种情况,唐丁从没遇到过。

    一直等到这巨量的‘阴’煞之气,都涌入了木雪体内后,木雪并没有被这巨量的煞气撑爆掉,唐丁这才有时间去考虑解决办法。

    唐丁发现木雪丢失的双魂,已经重新回归了她的体内,她体内的三魂七魄已经全部归位,但是木雪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

    唐丁暂时没想到怎么去救木雪,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么多的‘阴’煞之气,到底去了哪里?

    单凭木雪的身体,肯定无法承受如此多的‘阴’煞之气,可是这白虎之骨中的‘阴’煞之气已经全部消失了,毫无疑问,它们都到了木雪体内。

    就这么把木雪带回去,肯定是不行的,唐丁绞尽脑汁思考如何让木雪醒转的方法。

    是否可以通过挤压木雪身体内的‘阴’气,把这‘阴’气给‘逼’出木雪的身体?

    不管行不行,唐丁可以先试试。

    步罡踏斗,是道家的无上术法,能沟通天上星辰的力量。

    以唐丁如今的修为,可以轻松的踏出九九八十一圈的步罡踏斗,不过就算唐丁把这步罡踏斗到了极致之后,唐丁仍旧不能把木雪体内的‘阴’气给‘逼’出来。

    为什么?因为木雪体内的‘阴’气如渊似海,浩瀚无穷,而唐丁想把这成团的‘阴’气给‘逼’出,根本就不可能。

    这就好比一条蛇可以缠住一只兔子,但是它能缠住一头鲸鱼吗?即便这条蛇再围绕鲸鱼转圈,不管转多少圈,也不可能把这鲸鱼给缠住。

    不过唐丁虽然奈何不得木雪体内的‘阴’气,但是他把步罡踏斗踏到了极限后,他发现木雪体内的煞气似乎有些松动的感觉。

    煞气和‘阴’气,并不是一个东西。煞气是煞气,‘阴’气是‘阴’气,单纯的‘阴’气只会让人感觉到寒冷,发自内心的彻骨的冷。但是煞气却会让人胆战心惊,所谓的吓破胆,就是煞气搞的鬼。

    事实上的四灵之一的白虎,虽然‘性’属‘阴’,但是却应该是跟煞气无缘,左青龙右白虎,青龙阳白虎‘阴’,这白虎虽然属‘阴’,但是却不应该带煞。

    刚刚唐丁把步罡踏斗走到了九九八十一圈的极限后,木雪体内的‘阴’气岿然不动,但是煞气却有松动的迹象。

    走完八十一圈步罡踏斗后,唐丁并没有停止,而是趁热打铁,继续把步罡踏斗攀上了另一个高峰。

    第二遍八十一圈的步罡踏斗,可比第一遍要难多了,这几乎是在险峰上再次攀登。

    打个比方,第一遍步罡踏斗相当于在平原上走,但是连续起来的第二遍步罡踏斗就相当于在青藏高原上走,所需要耗费的体力和耐力,都比第一遍要多上数倍。

    第三遍步罡踏斗则是相当于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上走,其难度比在高原上走又难了无数倍。

    唐丁走完第二遍八十一圈的步罡踏斗后,木雪体内的煞气才有要开始分离的迹象,但是要分离,并不是已经分离,所以唐丁还不能停下,否则功亏一篑。

    于是,唐丁又继续走起了第三遍步罡踏斗。

    第三圈步罡踏斗还没走完,木雪体内的煞气已经完全跟她的身体分离,聚集在天灵上的百会‘穴’。唐丁聚集指力,点开了这煞气唯一的通道。

    瞬间这煞气就被唐丁给放了出来。

    唐丁也因为分心二用,他脚下的步罡踏斗也再无法持续下去,只能暂时停了下来,唐丁已经近乎虚脱。

    这连续的步罡踏斗,已经让唐丁感觉到筋疲力尽。

    不过唐丁还是对木雪体内的那如渊似海的庞大‘阴’气毫无办法,不过好在他放出了缠绕在‘阴’气上的煞气,不至于让煞气继续对木雪身体造成损伤。

    做完了这一切,唐丁就因为脱力晕倒在木雪身上。

    在唐丁的这一睡中,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景象是青龙和白虎。

    青龙还是跟之前东海龙宫的苍龙太子,苍龙太子爱上了青鲛,但是后来青鲛却在九婴攻入龙宫的时刻背叛了他,最后苍龙太子隐忍负重,杀了九婴复了仇,夺取了王位。

    不过不相信爱情的苍龙太子开始纵意‘花’丛,与各‘色’“‘女’人”翻云覆雨,最后诞下了九个‘性’格迥异的龙子。

    这就是“龙生九子,九子不同”。

    俗话说的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苍龙太子纵意‘花’丛,却惹来一个“人”的炙热情感,这个人就是白虎。

    白虎爱慕苍龙太子,以为苍龙太子是自己的全部,于是还愿意为他生子,于是白虎诞下了龙七子,狴犴。

    狴犴的长相大部分随了白虎,这是白虎跟苍龙的爱情结晶。

    白虎剩下狴犴后,苦盼着苍龙的归来。但是苍龙太子对白虎不过是玩玩的心态,他心中最放不下的还是背叛了自己的青鲛。

    白虎苦等青龙不来,于是发疯了似的满天下寻找青龙。结果青龙最后却意外得知青鲛对他的良苦用心,青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青鲛,对她的爱更加无法替代,对于来寻自己的白虎,青龙只能决然拒绝,此时的青龙已经不是曾经纵意‘花’丛的青龙了,而是对青鲛一心一意的青龙了,虽然青鲛早已不知所踪,虽然青鲛极有可能已经终老。但是青龙依旧无怨无悔。

    不过青龙的无怨无悔,却惹来了白虎的嫉恨如狂。

    不过白虎本来是圣兽,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它于是找了个地方暗自疗伤,这个地方就是封灵县。

    白虎在封灵县挖了一个井,想把自己困在井中,她打算在这里终老,永远不会出来面对世人,包括自己的孩子狴犴。

    不过有些郁闷不是独处就能治好的,越是独处,这郁闷越会加深,白虎在这深井中由郁闷转为癫狂,由癫狂转为疯狂,因为嫉恨,煞气在它体内孕育,缠绕,最后不可收拾。

    白虎死了,但是它的修为让它的‘阴’气和煞气,永远缠绕在它的这身骨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