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9.第1019章 1021 圣器毒瓶

 热门推荐:
    “取下了这枚‘玉’佩,你身上的霉运也就会慢慢消散,你的会所也会慢慢有起‘色’,当然如果你要是重新做搏击中心,相信生意也会不错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最快的”

    邓家富出了工作室的时候,唐丁跟他说道。

    “都说大恩不言谢,唐兄弟,我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了,我知道兄弟是爽快人,找人的事,我马上回去安排,一旦有消息,我会尽快告诉你。”

    “好,不过有一点,那‘女’人非常危险,注意安全。”

    “好的,放心。”

    邓家富走后,唐丁慢慢的往回走,边走,边琢磨这枚刻着瓶子的‘玉’佩。

    其实这枚雕刻着瓶子的‘玉’佩,昨晚,唐丁就看出了古怪。

    昨晚,唐丁的先天一炁根本就无法施展望气术,但是唐丁依旧看出了古怪。

    今天,唐丁的先天一炁早就看出了邓家富的身体有古怪,但是他却一直没说。邓家富跟唐丁比耐‘性’,其实唐丁的心急程度,比邓家富更甚,但是他的耐‘性’却要远超邓家富。

    其实这事吧,唐丁先开口的效果,不如邓家富先开口。因为唐丁的最终目的是让邓家富帮自己找到那个‘女’人。

    按照唐丁的想法,这个‘女’人如果不出预料,应该是血族无疑。

    而且这‘女’人不是普通的血族,恐怕还是血族中的高层人物。

    唐丁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他切割下这枚‘玉’佩。

    这枚雕刻着瓶子的‘玉’佩,绝不是凡物。如果唐丁没看错,这又是一枚血族圣器,毒瓶。

    唐丁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它通体所发出的气息非常特别,跟唐丁之前所见过的血族圣器有些类似。尤其是唐丁斩断它跟邓家富的联系后,这圣器的气息更加明显。

    这圣器之所以被邓家富戴在身上,可能是因为要用邓家富的‘精’血滋养这血族圣器。

    换言之,这圣器可能功能有些损坏,需要人‘精’血的滋养。

    至于为什么会选中邓家富,可能是因为邓家富从小练武,又修炼瑜伽,他的体内‘精’血远胜普通人。

    如果按照东方对武学境界的划分,这邓家富应该是近乎于暗劲的高手,他的气血当然充足。

    至于这圣器毒瓶需要被邓家富佩戴到什么时候?这个唐丁也说不上来,或许等到毒瓶再也吸不上来邓家富的‘精’血为止吧。

    不过修炼了瑜伽的邓家富,就算是被毒瓶吸收‘精’血,也因为他的独特的瑜伽心法,而十分缓慢,要不然,也不至于这都将近一年,血族还没收回邓家富的这个血族圣器毒瓶。

    血族把毒瓶放到邓家富身上,自然不会是白给他,将来到了一定时候,血族是一定要来收回毒瓶的。

    当然,唐丁要寻找血族,他自然可以等血族来收回毒瓶的时候,不过那时候邓家富是否还有命在就不好说了,而且唐丁还不知道自己要等多少时候,才能等到血族的到来。

    唐丁等不及。

    等到唐丁回到工作室,马若曦已经做完了一个设计,正伸了个懒腰,见到唐丁进来,她站了起来,“中午想吃什么?我请客。”

    “不是点外卖吗?”

    “今天心情好,咱们去吃顿大餐。”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心情好。”

    “今天我接了个大单,嗯,就是邓总的,他在我这里定了八套各种场合的衣服,呵呵,利润可是相当可观哦。”这还不是马若曦最兴奋的,最让他兴奋的是,邓家富定的这八套服饰,已经付了全款。

    “那要恭喜你。”

    “呵呵,我发现我今天运气真的不错,有了邓总的这个大单,还接到了巴黎时装周的邀请函。”

    “哦?这也太快了吧,我记得你是前天才把设计做完,这么快就有反馈了吗?”

    “前天的设计只不过是我为时装周做的准备,参加申请早就递上去了。”马若曦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跟我说,我今天这么多好事临‘门’,是不是跟你有关系?为什么我今天进来工作室,发现这里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哪里不一样了?”

    听到唐丁问,马若曦想了想,虽然感觉不一样了,但是实际上好像东西还是那么多东西,没增加什么东西,但是这种不一样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

    马若曦十分不解,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唐丁又不肯多说,马若曦只能把此事放下。

    其实马若曦想的没错,她今天的好事连连,的确跟这里的风水变化有关。

    这是唐丁一早晨起来后的成功,布置完这里后,唐丁才出去转了一圈。当然,唐丁有心思给马若曦布置风水,一来是马若曦对他确实不错,唐丁无以为报,只能是给她做做风水。二是唐丁昨晚成功的用先天一炁抵挡住了幽冥之毒,虽然用先天一炁撑满全身也很累,但是要远比幽冥之毒发作要轻松的多。

    马若曦的工作室‘门’向南开,正对着电梯口。

    南方是离卦,五行属火。而电梯用电,也是火。

    这两火叠加,可不是预示着生意更火,而是会火上加火,火上加火会让人急躁,让人不安,让人冒进。

    这个南方本就火盛,再加上电梯属火,所以就要降火。

    五行生克关系水克火,所以就要在‘门’口摆放水属‘性’的物件,来克制这已经过旺的火。

    克火,唐丁用的是一只小鱼缸。这只鱼缸本来是马若曦闲来养金鱼之用,不过后来金鱼死了,鱼缸就空了。唐丁不过是把鱼缸装满水,放到了‘门’口的‘花’架上而已。

    进‘门’的地方很关键,在工作室内唐丁也把一些东西做了变动。

    比如原本马若曦的办公座椅是摆放在东北角的,但是东北角在八卦中是艮卦,五行属土,这办公座椅是五行属木,而这木克土,所以这座椅正好跟这东北角犯冲,

    唐丁就把马若曦的办公座椅给移动了下方位,由东北角换做了正东,正东是震卦,五行属木,跟这座椅暗合。

    还有‘插’座的方向,之前马若曦的办公座椅在东北方,用的充电器等电源都在这里。

    但是充电器,‘插’排等物,都是五行属火,而这东北方是五行属土,那么按照五行生克,火能生土,所以每天充电器就会不断的产生五黄二黑的土煞。

    按照五行生克木生火,所以东面,也就是唐丁搬动后的马若曦现在办公桌的位置,正好适合用充电器等物。

    唐丁把马若曦的办公室这么稍微的一变,东西还是那么多东西,但是环境却大大不同,给人的感觉也大大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这里东西还是那么多东西,但是马若曦一进来就感觉这里跟昨天大不一样。还有邓家富一进来就说马若曦的办公室很有品位,让人神清气爽的原因。

    本书来自  l/30/30408/i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