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7 初闻赌石

 热门推荐:
    水凉了,辛格格又给大家烧水,重新沏茶。

    沏好茶,辛格格在旁边给大家倒水。

    “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舒老能否帮忙?”李汉东似有些不好意思。

    “说吧,没事,我今天心情好。”舒老今天收了个关‘门’弟子,心情舒畅。

    李汉东伸手从身边拿过一个皮包,放在‘腿’上,打开包,拿出一个绸缎包裹的物体。

    唐丁其实在今天来到后,就看到李汉东身边的这个东西了。

    怎么说呢,唐丁也并不是看到了这个东西,这东西放在皮包里,唐丁又没有透视眼,他当然看不到包里的东西,但是他看到了这东西发出的“气”。

    唐丁有望气的本事,先前他就看到了乌金软甲的黄‘色’宝气,后来他又看到降龙法剑发出的紫气,这次他又一次看到了皮包里东西发出的宝气。

    李汉东身边皮包发出的气是淡淡的橙‘色’,这种发橙‘色’的东西,唐丁还从没见过,因此他一来,就对李汉东身边的这个东西感到好奇。

    原本唐丁以为李汉东只是偶然把东西带过来,自己恐怕是没机会见到这个发橙光的东西了,但是现在李汉东却把东西拿了出来。

    打开绸布,里面是一块带有美丽飘‘花’的颜‘色’近乎透明的‘玉’石,这块‘玉’石比足球略小一些,不过这么看来,体积仍算是很大了。要不然李汉东也不至于用个大皮包装来。

    当然,唐丁没见过翡翠,他只能把翡翠归结于‘玉’石一类。

    “咦,玻璃种飘‘花’翡翠?好大,好漂亮。”辛格格看到李汉东拿出的翡翠,眼睛放光。

    “对,格格好眼力,就是玻璃种飘‘花’。”李汉东先是赞了辛格格一句,然后又转向舒老,“舒老,这是我前天参加赌石偶然切开的一块飘蓝‘花’玻璃种翡翠,我知道舒老是苏工大师,所以,特请舒老帮我雕琢下这块翡翠。”

    舒海今天心情很好,好的不得了。舒海以书画双绝闻名于世,但是行内人却还知道他有另外一种功夫,雕工。

    雕刻‘玉’石,可不简单。手生的人,根本不敢沾手。就算是熟手雕工,遇到极品石头有些时候也不敢轻易动手。

    雕刻‘玉’石需要极其稳定的双手,舒老是练书法出身,练书法的人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手非常稳定。

    传说中王献之写字的时候,全神贯注,其父王羲之从背后猛抓王献之手中‘毛’笔,却不可得。全神贯注写字之人,手中的‘毛’笔如有千钧,写出来的字才会刚劲有力,重如千钧。

    雕工除了手稳之外,还要有极好的艺术细胞。一块‘玉’石究竟要雕刻成什么样,那是需要雕刻家根据‘玉’石外形构思的,一件好的作品必定是优秀的雕工加极妙的构思。

    这块飘‘花’玻璃种虽然不算特别名贵,但是在翡翠资源已经越来越稀少的今天,却也算是罕见了。

    “你不是专‘门’收藏书画吗,怎么会想到去赌石?”

    “哎,不瞒您老,我是喜欢收藏书画,不过赌石这东西上瘾。去年有个朋友带我去过一次广东平洲,到那里我真开了眼界,这‘一刀穷,一刀富’太刺‘激’了,从那回来后,我就‘迷’上了赌石。每当听闻哪里有赌石,我都会去看看。”李汉东指着自己手边的这块玻璃种飘‘花’,说道,“这块玻璃种飘‘花’是我前天在京郊的一处‘私’人赌石会上切出来的,这是我切出的最好一块翡翠,所以我想自己雕刻起来收藏,所以我就想到了舒老您。”

    舒海想了想,“说实话,我对赌石不是特别了解,这块翡翠我可以帮你雕,不过我是雕刻‘玉’石出身,这翡翠质地比‘玉’石要硬,我怕”

    “舒老,您放心,您的意思我明白,不论好坏,我都知道您尽了力,您的名就是信誉的保证。”

    李汉东这并不是给舒海戴高帽,而是实话实说。舒海这么多年‘混’迹文化圈,‘交’了很多朋友,至今没一个说他不好的。他也答应了很多事,只要他答应过的事,只会办到最好。

    “这是茶水钱,希望舒老不要客气。”李汉东把一张写着十万元的支票拿了出来,压在翡翠下面,一起递给舒海。

    舒海推辞不过,只能接受。

    雕刻下就给十万块?这是唐丁第一次见舒老挣钱这么容易。虽然先前唐丁也见过舒老价值三百万的字画,不过那只是价值,却并没有人买,在唐丁的心中,谁会‘花’这么多钱买一副破画?

    “李伯伯,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识下赌石,我还从没见过,想见识下。”辛格格刚刚听李汉东说的,眼里放光。

    辛格格在学校学的是地质专业,也听说过赌石,并对这个翡翠原石所产生的环境有极深的研究,她的研究生论文就是关于翡翠地质构造形成的。

    不过要说到赌石,她还真的没亲眼见过。

    “带你去没问题,京郊那赌石会现在还没完,可以马上就去,不过却要你姥爷同意才行,我可不敢‘私’自带你去。”李汉东见舒老答应,心情也不错。

    “汉东啊,那你就带她去看看吧。”舒老知道外孙‘女’学的是地质专业,对这些东西的构造很感兴趣,这些东西多见识下没坏处。

    “唐丁,你要没事也一起去吧,到时候跟格格一块回来。”

    外孙‘女’是个‘女’孩,让她自己去,舒海也不放心,他自己年纪大了,不适合东跑西颠,所以索‘性’叫唐丁跟外孙‘女’一起去见见世面。再加上唐丁也是他刚收的爱徒,由收藏界的大咖李汉东带着,也能对别人介绍一番,也算是帮他拓展下人脉。

    “好吧。”

    唐丁虽然不知道舒老的苦心,不过他确实也想见识一下这赌石。当然唐丁最感兴趣的不是赌石本身,而是他想到这赌石现场去看看,自己是否能看到这石头里翡翠发出的气。

    刚刚是透过包,唐丁看到了翡翠散发出的宝气,现在他想看看自己是否能通过石头看到气。

    “那好,咱们下午就去,不过咱们要早点走,京郊距离这里有点远,人家四点半就封摊了。”

    李汉东前天刚赌涨了一块玻璃种,他正想再去碰碰运气,正好舒老的外孙‘女’想去,也就一起去了。

    李汉东提出马上走,辛格格欢呼雀跃,唐丁也只能跟着,就剩下舒海跟范青两人,他们中午准备一起小酌几杯。

    李汉东的座驾是一辆陆地巡洋舰,宽大稳重的车身,跟他四十多岁的年纪也很匹配。

    在街口上车前,李汉东买了五屉包子,这是准备在路上吃的。

    舒老的老宅子在京都市中心,而赌石‘交’易现场的地点却在京郊秦皇岛方向的燕郊镇,足足的六十多公里,其中还要穿过拥挤的几个街区。

    下午一点钟,李汉东架势的陆地巡洋舰抵达燕郊镇。

    赌石‘交’易现场的地点,并不算太大,是个镇委大院。

    在大院外,密密麻麻的停了众多豪车,当然普通的车也不少,不过豪车惹眼,一打眼看去,尽是豪车。

    唐丁这是第一次见识所谓的赌石‘交’易现场。

    进‘门’前,就能听到里面的嘈杂,还有传来的机器切石声。

    缴纳入场费进‘门’后,里面更是熙熙攘攘的如同菜市场,不过这里卖的东西不是菜,而是石头。

    一簇簇,一堆堆的石头,摆在那里,前面还有些卖相好的,都平铺在地。

    这些都是路上李汉东传授给两人的。赌石行当有很多行话,这一路,李汉东嘴里就没停过,“神仙难断寸‘玉’。”指的就是一块未经开窗的原石,除了形状和重量外,谁也说不清里面是什么,只有开窗后才能知道。还有句话叫做“一刀穷,一刀富”,这一刀切下去,一块‘毛’料可能瞬间升值万倍,当然也有可能一刀下去切垮掉,变的一文不值。

    在路上,李汉东一路警告两人赌石行当的水很深,多看多听多学,千万不要盲目出手。

    当然,唐丁和辛格格也并没有多少钱。

    “这次的燕郊赌石‘交’易会,听说有不少都是直接从缅甸进的货,切出来不少好东西,所以人才会这么多。就像我前天切的那块玻璃种飘‘花’,就是随便挑的一块。”

    李汉东说话有些夸张,他前天切出的那块玻璃种飘‘花’,并不是随便挑的一块,而是挑出的好几块里,才切出的这么一块。

    当然他切出的这块翡翠价值非常高,远大于他买那几块的所付出的金钱,所以这算是赌涨了。

    “你们先随便看看,不要随便出手,碰到有想买的,也可以喊着我帮你们参考下,我先过去看看,有事打我电话。”

    李汉东随便‘交’代了唐丁和辛格格两句,就走开了,他当然是要去前天他赌涨的那家再去挑选几块,谁让自己兆头这么好呢!

    “咱俩从哪开始看?”辛格格自觉自己是地质专业研究生,见多识广,一副带小弟的语气。

    “我无所谓,从哪都可以。”唐丁是真的无所谓,他进来后有点失望,他从进‘门’走到这,最少也走了几十米了,这一堆堆一块块的石头,真的都是石头,没有一个有宝气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