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_无弹窗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五章水虱的滋味

第一二五章水虱的滋味

 热门推荐:
    ,

    第一二五章水虱的滋味

    “女子嫁人之后就是夫家的人,虽然可以兼顾一下娘家人,立场却要站在夫家的立场上。”

    赵婉这句话说的很轻松,就像是在说一件皮袄归属问题。

    阿伊莎笑道:“王后,我们登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你们应该先祭天,我们也该祈祷了。”

    赵婉掩着嘴笑道:“我家的天,就是铁家的列祖列宗,都是我的亲人,就算是一时怠慢了,列祖列宗也不会怪罪,您是神教的圣女,与天神的关系应该和我差不多,早点晚点祭拜关系不大。”

    阿伊莎奇怪的看了赵婉一眼道:“你这是对祖先的不敬,我也是在渎神。”

    赵婉抖抖袖子,伸出皓腕双手合十道:“我夫君说过,这个世界上奴隶可以信天神,农夫,牧人可以信天神,哪怕是勋贵们也能信奉天神,唯有皇家不成。”

    “为何?”阿伊莎的双眸平静无波。

    “因为天神或者佛陀他们都是王的敌人,我和夫君闲聊的时候,夫君就给我评论过穆辛这个人。

    他确实是人世间的智者,他的智慧如同太阳一般灿烂,论到博学多识,他学贯东西,论到进取心,他即便是年届七十,也没有停止过学习,堪称世间第一智者。

    不论是我夫君,还是阿丹王,都曾在他的门下修行,他们同样的崇敬穆辛智深似海。

    不论是我夫君,还是阿丹王,应该算是智慧之王最骄傲的两个学生。

    可就是这两个学生,他们先后都背叛了智慧之王,您知道原因吗?”

    阿伊莎笑道:“不知!”

    赵婉轻笑一声道:“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说起来奇怪,我这个原本应该内敛的宋人女子,却干着你们奔放活泼的喀喇汗女人的事情,你这个无拘无束的塞尔柱女子却比我更像是一个大宋国的大家闺秀。”

    阿伊莎笑道:“我确实感到奇怪,您身为大宋长公主,如此直白的说一件事,不应该。”

    赵婉点头道:“确实不应该,这样说话不但无理,还非常的粗俗。

    可是啊,我夫君说了,这一次与阿丹王的会盟关系重大,能用最简单的话语说清楚的事情,就千万不要拐弯,能用最直白的话表达含义的,就不要用面语言。

    所以,王后大可不必在我面前再掩饰什么。

    如今,我们都站在天台上,能听到我们话语的人都是我们最信赖的人。

    要一个王说真话的时候不多,王妃千万不要错过。”

    “王妃确定哈密王站在这座天台上,就一定会说实话?”

    “确定!”

    得到赵婉确定的回答之后,阿伊莎就跌坐在天台上瞅着那座巨大的铁鼎思考起来,她总觉得铁心源这人天生就是骗子,根本就不会说什么真心话。

    实话有时候非常的伤人。

    比如孟元直和乌利尔之间的谈话就非常的让乌利尔受伤,他只不过礼节性的问了孟元直一声好,收获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羞辱。

    当孟元直一句:“我从来不和奴隶说话”出口之后,暴怒的乌利尔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悍然向孟元直发起进攻。

    霍贤笑呵呵的给迪伊思倒了一杯茶道:“上次与夫人一唔,不觉已经一年有余,却不知夫人过的可还平安?”

    迪伊思拱手施礼道:“感谢霍相动问,老妇人有我家大王,王后宠信,日子的过的很好,恨不能粉身碎骨为报。”

    霍贤捋着胡须笑道:“古人有得英才而育之为人生一大快事,对你我而言,得雄主而伺之,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迪伊思抱着茶杯笑道:“既然我们侍奉的都是雄主,那么,就不该在他们之间分出一个高下,主从来是也不是?”

    霍贤郑重的点头道:“确实如此。”

    迪伊思却苦笑起来,放下茶杯道:“老妇人这样一说,却已经暴露了阿丹王不如哈密王这个事实。”

    霍贤重新给迪伊思倒满茶水道:“夫人何出此言?”

    迪伊思瞅着站在另一处角落闲谈的铁心源与阿丹,再次叹口气道:“哈密国太强大了。”

    霍贤将茶水端给迪伊思道:“强大也不会伤害喀喇汗国。”

    “为什么?难道你哈密国的野心仅此而已吗?”

    “国家的基础是百姓,准确的说是温顺的百姓,是能够拧成一股绳,力往一起使唤的百姓。

    哈密国可以接纳西域野人吗,因为他们可以调教,哈密国也可以吸纳回鹘人,因为他们是被迫信奉你们的神,这样的人只要有时间,一样可以纠正过来。

    喀喇汗人不一样,他们对天神的崇拜是发自内心的,天神已经把他的神殿滞留在他们的心中。

    这样的人,哈密国不要。”

    迪伊思闻言愣住了,看着霍贤道:“这些话怎么听着这么刺耳,似乎不是霍贤叙事的方式。”

    霍贤哈哈一笑道:“所谓忠言逆耳就是如此,实话总是比较难听一些。”

    迪伊思回头看看正在被孟元直狂殴的乌利尔郑重的对霍贤道:“他们打架也是因为说了实话的缘故?”

    霍贤无奈的点点头道:“孟大将军长了一张臭嘴,说出来的实话很难听。”

    迪伊思又指指阿丹王与阿伊莎道:“哈密王与哈密王妃跟我王说的也是实话?”

    霍贤指指天空,又指指大鼎里插着的三柱点的大香道:“祖宗神灵再上,我们在下,所以我们选择说实话,说真话,用最大的善意来与喀喇汗国结盟。”

    “为什么?”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哈密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来防备喀喇汗国,更没有多余的时间先消灭掉喀喇汗国,再去做自己的事情。”

    迪伊思轻笑一声道:“恐怕是担心消灭了喀喇汗国,就需要直面塞尔柱与波斯,大食这样的强敌吧?”

    霍贤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和他们相比,喀喇汗国算是一个不错的邻居。”

    哈密国已经掀开了自己所有的底牌,这让狡计百出的迪伊思非常的不适应。

    喀喇汗国要做的不过是建立一条可以赚钱的商道,没想到哈密国却想要更多。

    从经济商业合作,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