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辞旧迎新,鸡年大吉

 热门推荐:
    新年到,雄‘鸡’叫,狗儿跑,马儿跳,胖孑与,祝贺兄弟姐妹们新年如意。,.xs.С 。

    过年了,总要和兄弟们几句心里话,就当是对过去的总结。

    01年的时候,我依靠一部《唐砖》结束了我延续多年的贫穷生活。

    这时候我对网文的感‘激’,是一种难以言的情感,怎么呢,就像一个破落户忽然被人赏识了,被神灵从烂泥潭里把我提了起来,最终放到了岸上。

    不庸置疑,每一个写文章的人心中都有一些的骄傲,哪怕身在烂泥潭中,心中依旧向往美丽的草原,即便身在烂泥潭中,我们也在努力的把自己的脸收拾干净,哪怕,这种干净只是自己的错觉。

    人心是不满足的,我当初渴望得到的东西,现在依旧渴望。

    而网文,成了我达成希望最坚实的云梯。

    这架云梯送我上青云,尽管这青云只是存在于我的心中。

    无比的满足。

    网文把我送进了人民大会堂开会,网文把我送进了人民大会堂参加晚会,依靠网文的推荐,我的文章被登上了《人民日报》。

    如果网文第一次拯救的是我的躯体,那么,这一次拯救的是我的灵魂。

    可能有人会,我太功利,把理想太具象化。

    我要,我本就是一个俗人,心中想的就是这些,脑子里想要的就是这些,如今成为了现实,我自然欢呼,自然鼓舞……

    苦心人,天不负,百二秦关终属楚,这句话没‘毛’病,前提是要选对方向。

    我最大的能力就是写网文,这是一定的,干其余事情我都碰的头破血流,因此,把我网文的路走好,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胜利。

    我毫不掩饰的,我感‘激’网文的出现,感‘激’网络时代新的读书方式的出现,我更感‘激’那些把网文做大,做i强,并为此付出努力的人。

    我的读者就是我的神灵,我将继续以谦卑的心态去供奉我的神灵,直到我的神灵遍布九天。

    另外,求兄弟们一件事,把月初的保底月票给孑与吧,刚才快吓死我了,拜托,拜托,孑与还是那个孑与,从未变过,也请兄弟们支持。

    孑与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