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趣阁_无弹窗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章见故人,泪双行

第三十章见故人,泪双行

 热门推荐:
    第三十章见故人,泪双行

    看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铁心源也觉得如同在梦里。

    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能发展到目前的规模,这也是他所想象不到的。

    人,就像是洪水中随‘波’逐流的木头,向什么方向走不是自己说了算,要看洪水的意思。

    因此,无数年来,人们都在悲叹命运的无常。

    有的木头被洪水送到了岸上,有的木头被送进了回水湾无休止的原地打转,有的木头被洪水直接送进了大海,一世漂泊。

    想要自己掌控命运在很多时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否则,屈原不会游走在汨罗江畔问天,李白也不会站在太行山前拔剑四顾心茫然。

    铁心源不过是一截长满了枝枝丫丫的树干,满身的枝桠让他上岸的几率比那些光秃秃滑不留手的树干要多。

    如今,这截树干上的某一根枝桠终于勾住了岸边的某一个东西,得以缓缓地靠岸。

    游走在人群中,≌79网,m.接受每一个人殷勤的问候和礼遇,铁心源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有市场就会有争论,一路上不但看见了西域人和大宋人谈笑言欢的场面,当然也看到瘦弱的宋人被强壮的西域人按在地上饱以老拳的场景。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看看在四周为两人打气的宋人和西域人就知道,这不过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单一事件。

    铁心源懒得理会,如今,山谷里已经被将近五万人塞的满满当当,出点勾引人家老婆的事情毫不稀奇。

    铁心源的视线毫无目标如同梦游,狐狸的眼睛盯着架子上的‘肥’‘鸡’目不转睛,一个坏小子正在把一个西域‘肥’婆‘露’出来的腰带系在凳子上,一个狡猾的宋人商贩偷偷地往秤砣底下加了一小块磁铁……

    多么富有生活气息的场面啊!

    铁心源买下‘肥’‘鸡’撕给狐狸一条‘鸡’‘腿’叼着,右手曲起指节在坏小子的脑袋上敲了一个爆栗,然后抬脚踹断了宋人商贾的秤杆,最后一边吃着‘肥’‘鸡’,一边扬长而去。

    自从山谷里开始给干活的百姓发钱之后,市场就形成了,宋钱在这里一如既往的受欢迎。

    清香谷不过是一块试验田,开‘春’之前,各路商贾来到哈密之后,才是真正的大考验。

    为此,铁心源囤积了无数的盐巴,茶叶,布匹,干果,铁器,玛瑙,宝石,陶器,他甚至要火儿他们烧出来一批琉璃器,作为哈密的镇山之宝。

    能不能从西域客商那里换到香料,战马,牛羊,皮张,马尾,‘药’材,就要看老天的意思了。

    成功一般都是侥幸的,失败才是正确的,贼老天一般都不会按照人们设想的道路行事。

    说“世上事不如意者十有**”的人就深得其中三味。

    西域人的烤羊‘肉’自然是美味至极,除了没有辣椒这让铁心源觉得遗憾之外,至少孜然的香味依旧让他胃口大开。

    东京的烤羊‘肉’就充满了东京城特有的小家子气息,一串羊‘肉’上只有薄薄的几片子羊‘肉’,只要一烤,‘肉’片子就紧紧的包裹在竹签子上形成了一根细细的****。

    想起那些士大夫们努力的用自己松动的牙齿和那根****作斗争,铁心源就觉得心酸。

    还是西域人比较大气,尾指粗细的红柳枝子上穿了七八个核桃小小的‘肉’块,咬一口冒油,咬第二口就让人有杀掉东京城所有卖烤羊‘肉’的人的冲动。

    马希姆手里抓着七八串这样的烤‘肉’,站在人群里很明显的非常茫然。

    刚来清香谷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样子他比谁都清楚,现在,这里已经变化的让他再也找不到记忆中的清香谷模样。

    铁心源从马希姆手中‘抽’了三根烤羊‘肉’就吃的饱饱的,再来一根狐狸也就吃饱了。

    一大杯甜丝丝的果酒下肚子之后,一股热气从丹田部位缓缓升起,让人飘飘‘欲’仙。

    马希姆毫无焦距的眼神终于落在铁心源的身上,逐渐变得有神,最后变得炽烈。

    “不行!”铁心源不等马西姆张嘴直接拒绝。

    “你还没问我想说什么呢。”马希姆有些委屈。

    “不成!”铁心源再次斩钉截铁的回答。

    “这次去龟兹,玛瑙卖了一个好价钱……”

    “你拿利润的四成,这是事先商量好的,你只需要把价值六成玛瑙的东西给我就成。”

    “我只拿一成……”

    “不成!商量好的,就一定要执行,老子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

    “塔利班,你不能这样无情!当初我们大家一穷二白的来到清香谷,是我们帮助了你,夺取了这里。”

    “说的没错,后来你们袖手旁观,一心只想着买卖玛瑙发财。

    我尊重你们的愿望,让你们如愿以偿的靠买卖玛瑙发财,有什么不对吗?

    我去年的时候就说过,跟着我的人我会让他们达成自己美梦的。

    我的美梦是建立一个国家,孟元直的美梦是成为一个所向无敌的大将军,你们的美梦是成为富甲一方的商贾,我们不是都走在通往美梦的道路上吗?”

    马希姆把手里的羊‘肉’串塞嘴里痛苦的大嚼,羊油顺着嘴角流出来,最后沿着浓密的胡须掉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加入清香谷最后的一个机会也消失了,就如同铁心源所说,自己的选择是成为富商。

    以前的时候能够成为富商,马希姆就认为是自己一生中所能企及到的最高位置。

    现在看了清香谷恐怖的发展趋势之后,他发现,成为富商恐怕是当初那群来到清香谷的外人中,最没有出息的一个梦想。

    铁心源把油乎乎的手在马希姆华丽的袍子上擦拭一下,拍拍他的肩膀,就带着因为吃撑而不断打嗝放屁的狐狸离开了街市,狐狸的屁太臭,以至于快要引起众怒了。

    一个带着面纱的美丽少‘女’手里牵着一根竹杖,竹杖的后面还有一个高大的男子。

    很明显,男子的眼睛不太方便,于是,那个‘女’子就不断的给男子讲述自己看到的一切。

    男子虽然眼睛看不见,神情却非常的坦然,背上还背着一个硕大的琵琶,‘女’子肋下的布包里,‘露’出一管长长的‘洞’箫,琵琶常见,‘洞’箫在西域却难得一见,铁心源自己就吹得一手好埙。

    看到这两个人,铁心源停下了脚步,狐狸拿嘴拱着铁心源希望他快些走,它已经忍不住快要拉出来了。

    铁心源不为所动,狐狸就一溜烟的钻进不远处的清香木树丛里去了。

    这两个人铁心源全都认识,其中一个甚至称得上是自己的总角之‘交’,而另外一个是自己在东京太学中很少的朋友中的一个。

    当初就是这两个二百五抱着天知道从哪里的憧憬,一心想去龟兹,一个打算去学歌舞,另一个打算采风,见识一下原汁原味的龟兹乐曲。

    小‘花’一个人孤零零的也就罢了,刘靖却是有家有口的,就这样一走了之,第二年他老婆就改嫁他人了……

    当初在东京大路边的茶棚子里高歌,饮酒,吃鱼,听曲子的往事‘潮’水一般的涌上铁心源的心头。

    想要张嘴,却哽咽的发不出声。

    清理完肠胃之后的狐狸找铁心源擦屁股的时候,却发现了小‘花’,立即,嘤嘤的叫唤着扑了过去,找铁心源帮它擦屁股根本就是受罪,这个小姑娘下手很温柔,它至今还记得。

    铁心源的身高不矮,但是周围全是人高马大的西域人,他的身高就不足道了,被那些在清香谷养的膘‘肥’体壮的西域人堵的严严实实。

    “铁狐狸!”小‘花’惊叫了一声,俯身抱起了铁狐狸,当铁狐狸用‘毛’茸茸的脑袋摩擦她的面庞的时候,小‘花’已经泪流满面。

    “小‘花’,怎么了?”刘靖敲着落地的竹杖急忙问道。

    “铁狐狸在这里!”小‘花’哽咽着道。

    刘靖呵呵笑道:“既然铁狐狸在这里,那么,另一头大狐狸想必也在附近吧!”

    小‘花’四处张望,终于透过人群看到了一脸寒霜的铁心源。

    铁心源走过来,递给小‘花’一团草纸,指着铁狐狸道:“先帮它把屁股擦了。”

    小‘花’似乎很怕铁心源,抖抖索索的接过草纸,‘揉’软了,这才蹲下来帮狐狸清理。

    铁心源扶着刘靖的胳膊,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道:“还有没有救?”

    刘靖指着‘胸’口笑道:“我从来都没有瞎过。”

    “说人话!”

    “没救了,龟兹城主府一场大火,我侥幸逃脱,眼睛却被烟火熏坏了,是小‘花’救了我,这孩子也被烧伤了。”

    铁心源知道刘靖刘长风是一个怎样的人,越是落魄就越是不会接受别人的怜悯。

    “五百两金子,来一曲《婆罗‘门’令》好让我显摆一下。”

    刘靖笑道:“还是那么财大气粗,《婆罗‘门’令》是你写的词,早就蜚声大宋以及契丹,不用显摆已经是名扬天下了,你好歹给别人留点活路。

    我和小‘花’这一次是‘混’进了一个龟兹歌舞团来哈密为一位城主演奏的,没他的允许,恐怕不能堂而皇之的为你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