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皇家史话

 热门推荐:
    八十二章皇家史话

    如果抛开铁心源对皇帝的成见的话,他其实是非常同情皇帝的。

    总感觉皇帝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坏脾气孩子,无恶不作却处处身不由己。

    当房事成为生儿育‘女’的必要工作的时候,那里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一群群为了荣华富贵把眼珠子都熬红的‘女’人成群结队的爬上他的龙‘床’,天知道这还是不是一种幸福。

    那些大臣们玩那些风流游戏,很大程度上是在给皇帝暗示我们这群老头子都依然对********热情不减,你这个中年人就更应该努力为大宋生下一个继承人。

    如果你自认生不了,那就必须接受皇族中的那些养子,让他们来继承你的皇位,如此,大宋江山才能绵延万年。

    这是铁心源在瞧破那些老头子们布下的万丈‘迷’雾之后,得到的真实情况。

    大宋的政治无关百姓,其实是大家围绕着大宋江山进行的,而大宋江山是赵家的,因此上,大宋政治其实就是争夺皇帝意愿的政治。

    因此上,皇帝的吃喝拉撒,生老病死无一不是政治的体现。

    包拯找到铁心源的时候,铁心源正骑在水车上面仔细的检查自己用木头桩子制作的齿轮是否结实。

    站在轮毂上用木锤重重的敲了几下,那颗有点松动的木楔子又可以正常的卡在凹槽上,这才松了一口气。

    新的殿堂里。水是不能缺少的,如果没有了水,那座殿堂就真的要变成厕所了。

    包拯站在水槽边上,用手掬了一捧水,尝了一口就对铁心源道:“这道泉水不错,陆羽没有将这道泉水记录进《茶经》甚憾!”

    铁心源笑道:“他最好不要把世间的好水全部都记录下来,现在,不论是虎跑泉,还是趵突泉都快和百姓无关了。寺庙,道观把水圈起来,百姓想要用水浇地都成了问题,白白‘浪’费了造物的好意。”

    包拯哈哈大笑道:“用这些好泉水浇地,亏你能想的出来。”

    铁心源指指水车道:“‘乳’山下面有最好的三百亩地,这三百亩的好地产出相当于十倍旱田的产出。尤其是山下还有五十亩地的紫稻,这可是金贵的好东西,就是指望这道泉水浇灌呢。

    学生试验过,我们用水车取水,并不会耽搁百姓种田用水,如果如修筑一条水坝。那就不一样了,山上的会多一座小型湖泊。风景会更加的秀丽,但是山下的百姓可就倒霉了。

    不说别的,五十亩紫稻田就彻底完蛋了,因此啊,这泉水还是不要太出名比较好。”

    包拯笑道:“你以为用珍贵的泉水烹茶还比不上多几亩珍贵的稻田?”

    铁心源从水车上跳下来,笑道:“您以为呢?

    在这个世界上,产出永远比享受来的珍贵。大宋就是靠一点一滴的产出才富庶成目前这个样子。

    才能有钱养得起那么多的皇族,勋贵。官员,以及他们的家属。”

    包拯拍着木头水槽道:“你现在也是勋贵一员了。”

    铁心源苦笑道:“如果能把学生这个倒霉的金城县男去掉的话,学生会感‘激’不尽。”

    包拯沉默了片刻,沉声道:“老夫知道金城县男这个爵位对你来说堪称是一个天大的危机。

    小子,你可知道多少勋贵都是经历了披荆斩棘之后才能有现在的地位。

    所谓危机,就是危险中的好机会,能从崎岖中走出来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汉。”

    铁心源苦着脸道:“我觉得学曹芳他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才是好汉啊。”

    包拯仰天大笑道:“含着金汤匙?谁是?陛下如何?

    你可知陛下经历了多少劫难,多少苦痛才有今日之天下之主的雄姿?

    即便是九天上的‘玉’皇大帝,他也是经历了经过三千劫成为大罗金仙。

    又经十万劫,成为总执天道之神。

    又经亿劫,终于成为了苍穹的共主‘玉’皇大帝。“

    铁心源冷冷的道:“您见过?”

    包拯并不在意铁心源的顶撞,依旧笑呵呵的道:“这只是一个道理,不用亲眼看见,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

    铁心源狐疑的看着包拯道:“学生这个倒霉的金城县男不会就是出自您手吧?”

    包拯笑道:“陛下征求老夫意见的时候,老夫一句话都没说。”

    铁心源搓搓脸颊侧着头看了包拯好一阵子才到:“到底是没根基啊。”

    包拯毫不在意的道:“老夫从庐州出道的时候有过什么根基?

    至今还不是官居龙图阁大学士?

    老夫早就告诉过你,聪明人在大宋一定能够活的风生水起,却永远都达不到最高峰,但凡是能够执掌大宋牛耳之人,必定是从逆境中走出来的好汉。”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不想整天活的可怜兮兮的,能一步到位的我为什么要转十八个弯子?

    别的不说吗,光是金城县男这个位置,就足够把我玩死了。

    万一西夏人进了金城县,我就要立刻动身去金城县,想方设法的把我的封地从西夏人手里夺回来。

    这也太危险了。“

    包拯大笑道:“老夫很想知道你到时候怎么应对这种局面?”

    铁心源叹口气道:“我可能会找西夏将领看看能不能用钱把丢掉的金城县买回来。

    当然,我以后就会成为西夏人的摇钱树,只要那些家伙没钱了,他们就回来占据我金城县,然后我继续付钱……“

    “你就这点本事?”

    “当然不止啊,我说不定会说动西夏的将领去占领别的。利益更高的地方,李代桃僵之下我也能安稳啊。”

    包拯笑道:“如果你敢那么做,就难免会成为老夫的刀下之鬼。”

    铁心源嗤的笑了一声道:“第一,您是开封府尹,不是平章事,也不是枢密使,更不是提刑司主官,边疆的事情根本就轮不到您来管辖。

    第二,保住国土不失人家就是大功一件。您何必惹众怒呢?您也人不起众怒。

    我大宋朝廷都要给契丹岁币,给西夏岁赐,来保证自己的边疆不被侵占,我们下面的小官,效仿一下朝廷有什么不行的?”

    包拯笑道:“你说的话很有道理,老夫会专‘门’向陛下请一道奏章去一趟边地。好好地去看看那里的实际情形。

    如果真的有人畏敌如虎敢这样做,老夫砍下他的头颅,夺了他的封爵又如何?

    朝中一定不会有什么反对之声。”

    铁心源愣了一下道:“这是为何?您的权力虽然大,还没有大到这个地步。”

    包拯一只手放在水槽里,感受着水的冰凉,幽幽的道:“不管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家族,吐故纳新为首要重任。

    老去的勋贵早就没了胆量去和敌人厮杀。那么,新的勋贵就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这些年你也看到了,朝廷在处置老勋贵的时候,最多不过是罢官,远窜他乡,就算是犯了严重错误,也不过是发配岭南钓鱼罢了。

    你再看看朝廷是如何处置新晋勋贵的。稍有差错,动辄杀头。抄家,灭‘门’者比比皆是。

    同样的,老一辈勋贵立功,陛下往往只会表彰一下,邀请他进宫吃顿饭,赏赐一些御制墨宝,了不起上溯几代,或者下数几代给些恩宠也就是了。

    新晋勋贵但凡是立下功劳,朝廷赏赐的不是钱粮,就是封地,爵位,孰轻孰重你应该清楚。

    从这一点你就能看出来朝廷到底是看重新晋勋贵,还是看重老一辈勋贵?

    也因此,老一辈勋贵知道自己如果想要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就必须依靠新晋勋贵来打造一个铁桶一般的江山才有可能。

    对老勋贵来说,如何苛待新晋勋贵丝毫不都为过。”

    听了老包一席话,铁心源这才如梦方醒,人家封建社会能够存在一千多年,自然有人家存在的道理。

    他们在很多事情上看起来似乎昏聩的可笑,但是在新人的培训上,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这让铁心源回忆起历史上好多王朝,一到衰落的时候总会出现无数的猛人来力挽狂澜,这不是侥幸,而是苦心培育的结果。

    “陛下如果在这里多住些日子,说不定会有健康的龙子诞育出来,有了这个功劳,您觉得我会不会被陛下把封地‘弄’到江南去?”

    铁心源小心翼翼的问包拯。

    包拯不置可否的随口问道:“住在这里就会有健康的龙子诞育出来?道理在什么地方?”

    铁心源嘿嘿笑道:“不知道府尊有没有研究过直系皇族的族谱?”

    包拯点点头道:“自然是看过的,身为大宋官吏,如何能不知道皇族的来龙去脉?你从中看出什么来了?”

    铁心源笑道:“太宗陛下有九个儿子,其中有六个是在皇宫外生的,没有一个少年夭折的。

    先帝有六个儿子,却有五个夭折,只剩下官家这一个独苗。

    现在官家的三个儿子也夭折了,你们难道就没有找找原因吗?”

    包拯惊愕了一下,捻着胡须道:“继续说,继续说,老夫很有兴趣听你胡扯。”

    铁心源大笑道:“是不是胡扯您心里有数。

    太宗继位以后,在皇宫中总共住了二十一年,在宫外能生九个儿子的人,在皇宫中二十一年的时间生了三个儿子却夭折了一对半。

    这样鲜明的对比难道还不够吗?”

    包拯霍然一惊,拂袖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铁心源惊愕的道:“谁说神怪之事了,我室友根据才说的。”F

    PS: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