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缩头乌龟

 热门推荐:
    第二十九章缩头乌龟

    回到巧庄之后,铁心源就懒洋洋的一动都不想动。,.xs.С 。樂文|

    草垛子变成了巧哥和王婆惜**的场所,王婆惜的丈夫正在免费使用庄子上的榨油坊。水珠儿每日里卖茶水卖的盆满钵满,那些军兵都非常有钱,只是不能进城,所以,当水珠儿从王柔‘花’那里购进了许多的卤‘肉’和酒水之后,他的茶棚子就变成了酒馆。

    包子的‘毛’脸被剃刀收拾过之后,怎么看怎么顺眼,榨油的事情‘交’给他最好不过了。

    不过啊吗,当铁心源见到包子偷吃油渣的时候还是踢了他几脚,那东西是用来当马料的,那里是人吃的东西。

    一切都是和谐,尤其是看到王婆惜夫‘妇’相亲相爱的推着一车菜油和油渣回家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那个‘妇’人很会伺候人,我又没忍住给了她一两银子。”

    巧哥含情脉脉的看着人家老婆的样子很恶心,铁心源不愿意回答这种问题,就去找柔儿,看看她们的新式**到底研制好了没有。

    才把‘门’打开,一只鞋子就飞了过来,扣在铁心源的脸上。

    铁心源摇着头关好‘门’,把鞋子放在‘门’前,迅速打消了要进去的想法。

    有糖糖在,自己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权的,还是不要进去找不自在了。

    小的时候在一个浅水池塘里一群人嬉水都不成问题。长大了几岁之后,连看一眼**都成了罪过。

    还是喜欢那个胖墩墩的糖糖。如今长成了妖‘精’,脾气也就变成妖‘精’了,如果让她长得再漂亮一点,估计就要吃人了。

    相比之下,公主就讨人喜欢了,听王渐说铁心源被关进牢里之后。哭的昏厥过去两次了。如果不是王渐拉着,她就会去找她父亲自首,说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铁心源‘抽’空回家告诉她自己没事之后,公主快活的就像是一只小鸟,看样子很想从城头跳下来。

    没脑子的‘女’人如果长得再漂亮些才会招人喜欢。

    至少这一刻铁心源在挨了一鞋子就是这么想的。

    别人家的老婆才是最好的‘女’人,从苏眉身上铁心源就感受到了这一点。

    这‘女’人带着七八个丫鬟婆子和一群家将拖着十几车的吃食就直接进了从凤州过来的军队大营。

    在这里她几乎就是‘女’主人,不敢说犒赏三军,她公公杨文广都不敢这么做,只说请边关的将士们吃上一口热饭。

    两千四百只铜皮水壶。她非要挨个发给将士们,每发一个都要嘱咐将士不能在南方喝生水。

    晚餐就是大块的猪‘肉’,和羊‘肉’,为了保证不出岔子。苏眉硬是从每一口锅里面舀出一勺子‘肉’汤,亲自喝下去,试验过没有问题之后才邀请将士们一起吃‘肉’喝汤。

    看着苏眉趴在栏杆上吐得快要死掉了,铁心源慢悠悠的道:“怀孕了还要硬塞四五碗油‘肥’油‘肥’的‘肉’汤,没死掉算是老天保佑了。”

    眼泪鼻涕流成河的苏眉瞪了铁心源一眼,又狂吐了一阵子,拿茶水漱口之后才道:“我不信大郎连我们夫妻间的闺房话都会对你说。”

    铁心源瞅瞅苏眉捂着的肚子道:“还用他说?他只要回来一次。你们就多一个孩子,这已经是惯例。”

    苏眉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道:“小猴子起‘春’心了,是谁?糖糖?”

    铁心源扭头就走,成了亲的‘女’人一般都会变成流氓,自己这个青‘春’少年可不是人家的对手。

    苏眉一把拖住铁心源道:“没工夫理睬你对谁起‘春’心,我就想知道,你说的疫疟方子到底是什么?

    这群人马上就要去南疆作战了,你就不觉得他们可怜?这时候还把秘方藏着掖着。”

    铁心源叹口气道:“也就是你可以讨要别人家秘方,讨要的如此理直气壮。

    这东西我本来打算供我子孙后代吃三代的,这么轻易地‘交’出去,可不成。”

    苏眉讥讽道:“你自己还是孩子呢,这就为子孙后代着想了?”

    铁心源笑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早点做准备总是好的。”

    苏眉知道自己理亏,呆坐了一会才道:“这些将士们在北国爬冰卧雪为国戌边,如今南疆动‘荡’,他们又要不远万里的去征伐南疆,都是爹娘生的人。

    你就不能大度一次?多制作一些成‘药’给他们带上,将士们少死一个就是你在世间积下的福报。”

    铁心源瞅瞅一脸忧愁的苏眉,指指那些将军道:“你煮个‘肉’汤,都需要亲自品尝,人家才会吃。

    我拿出一些‘药’丸跑去告诉将军,这些‘药’丸可以治疗疫病,你觉得那些人会怎么样对待我?会不会把所有的带着轻微毒‘性’的‘药’丸都塞进我的嘴里验毒?

    告诉你,那种‘药’如果吃多了,真的会要人命的。”

    苏眉指着宫中派来的御医道:“可以请御医帮你证……”

    苏眉话说了一半就闭嘴不说了,找了御医后果更加可怕,铁心源没有任何必要为别人把自己置于险地。

    铁心源和苏眉两个并排坐在巧庄低矮的栅栏上不说话了。

    过了好久,萤火虫都从田野里飞起来的时候,铁心源才慢慢地道:“我给大郎准备了很多‘药’,这些‘药’足够他吃好几年的,我能用‘性’命担保这些‘药’是有效的。

    但是啊,仅此而已罢了,我为大郎担保是因为我欠大郎的。

    至于别人,还是当缩头乌龟比较好一点,这是时事所‘逼’,并非铁心源贪财,也不是铁心源心狠。

    做这件事不但要得罪无数的御医,还要担着无谓的风险,这是圣人才能做的事情。我这人就是当不了圣人,也不想当圣人。”

    苏眉的眼泪慢慢流淌了下来,‘抽’泣着道:“明明有好‘药’可以减少伤亡,我们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去,这是什么道理?”

    铁心源探手捉住一只萤火虫看着他在自己的手心明灭不定的笑道:“坟墓里埋的尸体不都是老死的……”

    很快,铁心源就发现了当缩头乌龟的好处,一个商贾为了赚钱,给军营提供了很多的米粮,结果,有一些军士吃坏了肚子。

    那群暴怒的军汉就把掌柜的给捉到军营,等开封府‘弄’清楚那些军卒只是有些水土不服,再加上吃多了荤腥才导致的腹泻。

    找到那个可怜的掌柜的时候,他已经没了心肝,据说,是被悍卒煮着吃了……

    听闻了这件事之后,苏眉就绝口不提‘药’丸的事情,即便是别人问起,她也一口回绝,说从来没有那种东西。

    巧哥最近比较烦恼,王婆惜来庄子上的次数越发的频繁了。

    有时候竟然提出住在庄子里。

    这事自然是不能同意的,**可能是一种很刺‘激’的经历,‘弄’回家整天看着恐怕就没有多少‘激’情了。

    上次的事情一头大牯牛就能解决,这一次恐怕不是一头牛就能轻易解决的。

    人的贪心是没有止境的。

    至少,巧哥就是这么说的。

    以前的时候给王婆惜一个钗子,一锭银子,就能让那个‘女’人高兴很多天。

    现在,即便是给一颗珠子,那个‘女’人也总是‘露’出一副愁云惨雾般的表情,希望获得一串珠子。

    巧哥不会打‘女’人。

    于是,这家伙就带着需要去东京城开**店铺的柔儿,一起住进了笸箩巷子。

    巧哥一走,王婆惜就会去找铁心源哭诉。铁心源也架不住这个‘女’人的死缠烂打,只好搬回家去住了,正式宣告自己的亲农历练告一段落了。

    公主对铁家的梨子依旧充满了渴望,只要有闲暇时间,就会趴在城头看梨树上日渐膨胀的果子。

    ps:第二章,恭祝兄弟姐妹们新年里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