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5章 请密妃的女儿,菲凤公主

 热门推荐:
    ,

    刘大人脸色惨白,头皮发麻,脸上惶恐不以的开口道“臣不敢,这确实是北越先皇妃的画相。”^完**\美**小*\*說\網  . 2 2 p q .

    “那么,刘大人,你这画相,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怎么得到的?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了吗?”墨依旧一脸优雅的笑容,可是,在刘大人眼里,那笑容,简直就是恶魔出世,而咄咄逼人的问话,更加的让他胆战心惊。

    他怎么可能告诉墨易倾和众大臣他的画轴是从哪里得来的?如果他说从北越国XX的手里得来的,那么,勾结他国大臣的罪名,是怎么都推不抻的。

    如果谁利用这一点,弄些脏水,说他勾结他国大臣,卖国,就是诛了他的九族就是轻的,这墨易倾,不说话则以,上说话,短话轻点的,就直接想要他的老命,何其歹毒啊。

    刘大人脸色发青,手颤动的指着墨易倾,想要骂他,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尤其是看到墨易倾邪魅一笑,挑眉挑衅的样子,刘大人一口老血咔在喉头,吞不下去,吐不出来,差点儿瘪死。

    这个时候要,程贺上前一步,弓身开口道“启禀皇上,现在所要弄明白的,是的身世,而不是画相的出处,如果真想要知道,刘大人画里的女子是否是北越先皇,其实很简单。”

    “程侯说来听听。”墨看着程贺,开口问道,也没有再问画轴的出处,这件事情,不急,早晚他会知道的。

    “皇上可还妃?”程贺开口提醒道。

    程贺的话让在场的人一愣,都不由的看向从上朝开始,就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一句话的林王,一时间反映不过来,程侯突然提起林王妃是为了什么?这件事情又有林王妃有什么关系?

    “记得。”墨景涵接了一句,没有再说别的。

    程贺一笑,接着林王难看的脸色,开口道“如果臣没有记错的话,林王妃便是北越先皇妃密妃的新生女儿,虽然称号从琉璃改为菲凤,但是,她确实是密妃的亲生女儿,想要知道,画相里的女子,是不是密妃,直接让她的女儿,林王妃来确实,不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吗?”

    “程侯所言甚是。”刚刚还脸色惨白的刘大人听了程贺的话,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接口道。

    “准。”不用多问,墨景涵冷着一张脸,快速的接口道。

    所有人都看向墨易倾,只见墨易倾依旧笑得一脸优雅,一脸泰然,没有一丝害怕和不自然,刚刚还自信满满的心,看到这样的墨易倾,瞬间又再次不确定起来了,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

    又是长时间的等待,大殿里每个人都神经紧绷,连呼吸都放轻了,不敢出声,都在等一个结果,能不能把摄政王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就看接下来的了。

    一会儿之后,大殿外太监高声的叫道“林王妃到。”

    随着太监的声音,一身华贵王妃服的菲凤优雅的走进来,在大殿中间优雅的跪下,恭声道“臣妾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