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一七章 归根结底

 热门推荐:
    这两年多来,崇祯皇帝听惯了战场上不断传来的胜利捷报,这一次初闻甘军兵败以及兰州城陷的消息,虽然心中有些惊讶,有些不舒服,但是他自己认真想了一想,很快就知道问题的根源出在哪里了。

    归根结底,还是如今这位崇祯皇帝自己在西北问题上的战略,不够坚决彻底。

    若是当初西北木速蛮之‘乱’发生之后,朝廷能够如同当初在辽东方向上撤回广宁和大凌河等地的守军一样,将已经经受住了木速蛮之‘乱’考验的西宁、兰州两地官军和汉民撤回来,自然也就不会有今日这样的损失。

    只是这也怪不得崇祯皇帝。

    当初将临洮镇移防汉中,将固原镇移防‘花’马池,就已经在朝野之间引起了一片质疑之声,若是木速蛮之‘乱’以后再下旨放弃了西宁和兰州这样两座朝廷赖以镇守西北的大城,那么朝野之间恐怕就要闹翻天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如今这位崇祯皇帝尽管拥有后世的见识,尽管知道在崇祯初年的时候,应该全面收缩朝廷的军事力量,把伸出去的拳头都给收回来,但是却不能放弃山海关外的辽西走廊。

    对于大明朝来说,如果京师是头颅,那么宣大是面向北方的‘胸’膛,而河西是一条臂膀,辽东则是另外一条臂膀。

    到了崇祯年间的时候,辽东的拳头应该收回来,河西的拳头也应该收回来,等到休养生息发展壮大了之后,才能再次有力地打出去。

    如今这位崇祯皇帝就是这样想的,而且在他的设想之中,这两只拳头再次挥出去的时候,后世的整个东北以及后世的整个西北,都要统统拿下来。

    只不过,这些话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可就难了。

    他一直在照着这个设想努力,而如今三年多过去,也不过是做到了如今这样一个局面。

    当然,除了当初战略上的一些不得已之外,后来崇祯皇帝在京师的一系列作为,也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西北的战局。

    比如说,五军都督府改制重组之后,武安伯王廷臣麾下以骑兵为主的三千营,回撤整编为近卫军第四镇,就使得西北官军一下子失去了一支强大的机动作战力量。

    拿下了平凉城之后,王廷臣及其麾下的三千营骑兵及其负责辎重补给的三千多庆阳兵,一路西进,很快就占领了泾源、庄‘浪’、陇城一带地区。

    不过到了七月底的时候,王廷臣麾下三千营各部,接到了朝廷的那道将三千营改编为近卫军第四镇的旨意,然后很快就将所有撒出去的人马都收了回来,驻留在庄‘浪’附近的水洛城一带等待整编。

    到了八月中旬,崇祯皇帝新任命的近卫军第四镇监军御史倪元璐,带着军械物资,从宣府赶到了水洛城,近卫军第四镇的整编才算是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

    原属固原镇杨麒麾下的庆阳参将张文正以及所部庆阳兵,这次也被纳入到了近卫军第四镇的整编之中。

    这一支三千多人的庆阳兵,之前一直跟着三千营的主力骑兵,担负着看护和押解运送粮草辎重的任务,这一次被正式编入了近卫军第四镇的序列之中。

    之前三千营一直执行的营哨制,也被改成了镇、协、标、营、哨、队等近卫军的新制度。

    而之前被崇祯皇帝派到三千营中担任营官的那几位讲武堂和御前‘侍’从武官出身的武官猛如虎、虎大威、吴三桂,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升任近卫军第四镇下面的标统制了。

    庆阳参将张文正带着麾下三千多庆阳兵被编入近卫军第四镇之后,也成为了一个标的统制,麾下庆阳营升格为标,标下又有营,原本营中的将校官佐一下子都跟着升了官。

    而经受住了木速蛮之‘乱’的考验,以及流贼围城考验的庆阳兵,也从此鸟枪换炮,装备上了新任监军御史倪元璐带来的全新装备,手里原本粗制滥造的简陋火绳枪,也换成了武备院监制出品的崇祯一式前装燧发滑膛枪。

    只不过,三千营在水洛城驻足整编成为近卫军第四镇之后,不光是被整编的庆阳兵熟悉新的编制和装备,而其他几个标的营头,也需要按照近卫军第一镇、第二镇的标准,进行训练和教导才能真正成军。

    特别是整编之后,原来三千营中那些并不满编的营头,还需要陕西移民之中就地招募补充和选练一批人马。

    就这样,到了九月初,新编近卫军第四镇才算是总计勉强选编了一万两千人。

    比起近卫军第一镇、第二镇来说,也还是少了三四千的员额。

    随后的几乎整个八月和九月间,武安伯王廷臣和监军御史倪元璐等人就率军在庄‘浪’水洛城一带,按照近卫军都督府给的编制和‘操’典,将新编近卫军第四镇给因陋就简地拉了起来。

    与此同时,之前一直担任甘肃巡抚节制约束甘肃镇军队的梅之焕,也在五军都督府改制重组的时候,被崇祯皇帝一道旨意调回了京师,担任了边卫军都督府的左护军,而甘肃巡抚也从此罢而不设。

    此外,甘肃镇的监军御史刘之伦带着自己的监军标营,沿着北方塞上长城的各边口,护送和安置北上出关屯垦的甘肃汉民。

    甘肃巡抚梅之焕调走之后,监军御史刘之伦又一时不在军中,使得甘肃镇的军纪就出现了问题。

    再加上,张嘉谟率军夺取了靖宁州城之后没有多久,三边总督袁崇焕南下抵达了靖宁,袁崇焕随即命令张嘉谟率领甘军西进会宁驻守。

    随后没多久,朝廷令三边总督府收编六盘山各地乡兵民勇,尔后招为团练的旨意也到了西北。

    袁崇焕当即派了自己麾下参议‘毛’羽健出任三边总督府团练副使。

    一方面将之前甘肃镇收编的乡勇民军补充给甘肃镇节制。

    另一方面将朝廷旨意发为文告,广招三边乡勇来投,只要接受朝廷整编,朝廷就给予粮饷支援。

    就这样,到了九月份,‘毛’羽健这个新任三边团练副使麾下的乡勇团练队伍,短时间内就迅速地壮大了起来。

    等到人马队伍壮大了之后,这些人就难免想着要立些功劳。

    尤其是那些刚刚接受朝廷整编不久的西北乡勇头领们,也想尽快给拿出点成绩,给上官看看,给朝廷看看,以便证明自己的用处,巩固自己的地位。

    就在这个时候,河州伪指挥使马进忠等人,迫于闯王高迎祥等流贼各部不断西进的巨大压力,突然弃城北上。

    本来就期盼着能够尽快西进、尽快收复甘肃失地的甘肃镇军队,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

    甘肃镇总兵张嘉谟很快就在部将张天礼的进言之下,以及新收编的六盘山汉人团练武装头领张五桂等人的劝说之下,决定衔尾追击,想着乘势将北逃的数万木速蛮歼灭在黄河之南岸。

    而新任三边团练副使的‘毛’羽健,这个时候也与甘肃镇总兵张嘉谟一起,坐镇于静宁州城以西的巩昌府会宁县(后世甘肃会宁)。

    袁崇焕派‘毛’羽健前来,也有让他监军甘肃镇的意思,毕竟之前他也是三边总督府的参议。

    但是‘毛’羽健这一个进士出身的书生,麾下突然收编了附近山区的上万名良莠不齐的团练武装,自己约束这些新收的乡勇团练都费劲,根本没有‘精’力和权威去约束甘肃镇的军队。

    张嘉谟听说马进忠率部北逃,决定率军追击的时候,跟‘毛’羽健一说,‘毛’羽健还没有下定决心到底要不要去,其麾下收编的那些团练队伍,却已经鼓噪起来,要跟着甘肃镇的军队一起追击木速蛮‘乱’军去了。

    一来张嘉谟等甘肃镇将校的想法也啥大错,毕竟木速蛮这个时候只想着逃跑,自己们衔尾追击,赢面占大。

    而木速蛮‘乱’军的前面还有一道大河天险拦着,也不怕追不上。

    而最重要的是,有了大河天险,自己们率军追击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半渡而击的机会,那可是必赢的局面。

    二来兰州城虽然只是一座孤城,但是毕竟还在官军的手上,就算是追击到了黄河的岸边,没有取胜,自己这些人马也还有机会就势退入兰州城中。

    也就是说,即使追击失利或者说打了败仗,自己这些人马也没有太大的危险。